第一百九十六章 君子藏剑

    晚宴之后,赵王挥退所有人,独留子钦,这一番更是引得赵穆心中对子钦的杀机大盛。

    然而,从打定主意要夺得赵王信任开始子钦便已经做好和赵穆为敌的准备,是以对于赵穆的这种目光却是丝毫无惧。

    当大殿内仅剩赵王和子钦的时候,赵王的脸上顿时露出了贪婪的神se。

    “久活之法连晋此时可以说了。” ..

    赵王或许昏聩,但是当真严肃的时候却有几分君主的样子,错非这样,这赵国的王也轮不到他来做,要知道这年代还不存在嫡长子继位的说法,各国大王大多非嫡长子。

    “多说无益,且让连晋为大王表演一番。”

    子钦起身,恭敬的冲着赵王行礼,随后转身走向宫殿门口。

    久活之法子钦自然没有,但是他有参丸,这东西绝对比兴奋剂好的太多,便是将死之人都能吊命。

    大殿门口,子钦看着之前被自己借走长剑的士兵,心中暗自道一声抱歉,却是抱拳请求此人帮忙。

    此时,子钦已然被赵王亲口赐封御前剑士,地位之高远超这守门的卫士,莫说子钦这般有礼的请求,哪怕是直接喝令也无问题。 ..

    在子钦的请求下这个卫士走入殿内,刚才大殿zhong yang站稳子钦已经猛然间一拳砸在这个卫士心口。

    子钦扮演的连晋不算力大,但是却也绝非无力,这一拳之下卫士顿时软软的倒下去,口鼻中溢出血液,眼见得却是不活。

    赵王目光瞪大看向子钦,他虽昏聩。却也知道子钦这般做定有自己的用意。

    在赵王瞪的若牛眼一般的目光中子钦平平的伸出手,一个jing巧的瓷瓶无中生有的出现在子钦手掌心。

    这自然是子钦直接从系统提取参丸,然而,赵王哪里知道,在赵王的眼中,子钦似乎是凭空变出的那瓶参丸。

    对于赵王的骇然子钦也没有多加理会,只是从瓶中倒出一枚参丸塞入那卫士口中。

    按照系统的说法参丸是恢复生命和内力的,这卫士不过是被子钦一拳击出内伤,即便是寻常医师也是能够治疗,用这参丸当真是浪费至极。但是效果却也奇佳。

    在赵王的注目中这个卫士的脸se由之前的苍白快速恢复红润,不到盏茶的时间已经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目光带着一丝愤怒和惧意看着子钦。

    “你可是愤怒我偷袭于你,现在给你机会,出剑攻击我。”

    看着卫士愤怒的样子。子钦大喊道。

    “这不是挑衅,这是命令,莫忘记我乃是御前剑士,你很有可能便是我的属下,若你胆敢抗命我定斩杀你。”

    子钦的声音斩钉截铁,赵王露出若有所思的神se,也跟着开口。

    “从今天起,你便是连晋的下属,务必要听从连晋每一个命令。”

    王命已下。这个卫士再没有丝毫的选择,只是,心中对于子钦的恨意却越盛,打定主意哪怕是死都不让子钦好过。

    当下拔出之前还回去的长剑狠狠朝着子钦劈砍过去。

    卫士不过是普通的军人,且长期处于赵王宫。未经历过战火,剑法虽然也算纯属,却无甚威力,子钦双手握着金光剑负于背后。双脚踏着玄妙的步伐轻巧的山躲着这卫士的攻击。

    一连数十招,卫士龙jing虎猛的紧随子钦挥剑,赵王的眼中已经露出惊喜交加的神se,之前子钦那一拳赵王可以肯定卫士绝对身受重伤,但是仅一枚丹药却足以让卫士恢复原样,对于子钦所言的久活之术赵王却是第一次产生莫大信心。

    子钦虽然闪避着卫士的攻击,目光却无时无刻不在留意赵王,此时见着赵王的表情顿时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让赵王对自己充满信心。

    当下身体一转,一只手按在卫士肩头,金光剑连鞘击出轻易的将卫士的长剑卸下。

    “你既是我的属下,我方才对你所做却也不算过分,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你刚才所做很好,我若不赏未免让人觉得我不公,刚才那丹药你已亲自尝试,想来当知其价值,现在我便赐你一枚,望你好生珍惜。”

    子钦的声音威严响起,那卫士初时还想要挣扎,然而,当子钦话语落下的时候卫士心中却再无半分对子钦的怨恨,只剩下满满的感激和对子钦的忠诚。

    那枚丹药的价值卫士自然清楚,所以子钦做出的赏罚分明的感觉却是无限强烈,这便足以任何一个麾下的士兵为其效死。

    放开手,从瓶内倒出一枚参丸递给卫士,后者立即跪地接过,大声给子钦道谢。

    带着温和的笑容子钦令这个卫士离去,然后才转头看向赵王。

    “大王想来已经见到此丹药的效果,只是,这丹药却还不是最上乘的丹药,下臣这边有可延长人寿命的丹药,虽不能长生,但是多增三五十年寿命却是易如反掌。”

    子钦淡笑着,无限‘风sao’的看向赵王,之前直接从系统内取出参丸,加上参丸的神奇功效,赵王对子钦的话再无一丝怀疑。

    不能长生虽有点遗憾,但是多增三五十年寿命却也是极大的诱*惑。

    赵王从王座之下走下,来到子钦面前一把拉住子钦的双手。

    “连晋当真是我赵国的大贤。”

    从卫国的强大剑客,到豪杰,到大贤,到现在的赵国大贤,却是赵王对子钦的一种接纳过程,从看不上眼到现在将其依为心腹,子钦却终于在赵王心中抢占自己的地位。

    “大王,你可曾仔细的看过邯郸的景se。”

    不着痕迹的从赵王手中抽出自己的双手,虽然想要成为赵王心腹,然后借此成就自己的名声,但是对于赵王这种龙阳之好子钦却是敬而远之。

    故作深沉的走到大殿的窗口,子钦看向窗外。此处并非赵王临朝时候的大殿,却是宴请众臣时候的大殿,修建的倒是不矮,从这里看出去却能够看到大半个邯郸的景se。

    此时虽然已是夜晚,但是通过朦胧的月se邯郸却比白ri要美的多,子钦这句故作深沉的话虽半是假装,却亦有半句真实。

    “这却是寡人的邯郸,寡人又怎会未仔细看过。”

    赵王的语调竟也微微的有点低沉,说起来赵王也是个悲剧,他的祖父武灵王胡服骑she天下无敌。父亲虽不再有祖父的武勇,但是麾下却有蔺相如,廉颇,李牧等等名臣猛将,国力之强举世无匹。

    到他的时候本来凭着父亲留下的廉颇。李牧也应该可以让赵成为不逊se大秦的强国,谁想长平一战脑子发热临阵换将导致赵国四十万jing锐军队的覆灭。

    乃到后来,不甘心割地赔城的他又被秦国六十五万大军欺上门,要靠着自己王叔平原君的帮助才请到信陵君带领八万魏军前来救援,终将邯郸解救。

    只是此事之后赵王的威望跌到世上最低,若非后来平原君身死,恐怕这赵王谁属尚是两说。

    “我王可知君子藏器于身这句话。”

    子钦目视窗外,依旧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却是缓缓道出一句话。赵王微微一愣,眉头皱了皱,对子钦这句话有点不悦,却还是站到子钦身边,同样看向窗外。

    君子藏器于身。这句话的解释本是君子在默默无闻的时候休养自身,等待实际来到,若姜尚逢文王便可一展才华,但是换句话说也可以理解为你差劲的时候就乖乖的躲着。好好的学点东西,这摆明是说赵王不行,赵国不行,是以赵王才有点不悦。

    “我王定然不喜我这话。”

    子钦转头,笑嘻嘻的看向赵王,夜se中,烛光中子钦的笑容灿烂无比,竟有种强烈的渲染感,赵王本来微有不悦的情绪顿时也散去。

    “历经长平之战,邯郸之围,我赵国现今国力处在百年来最弱的时间段,这点我王想来是清楚的,但是,我王不妨反过来想下,眼下另外六国却又是怎样看我赵国的。”

    子钦的笑容越发的温和,却带着一丝深藏不漏的自信光芒。

    “当年邯郸之围,仗信陵君之力我赵国方才保全,是以其余六国断然认为我赵国已经衰弱,这也是燕国敢于挑衅我赵国的原因,然而,此却也未必是坏事,秦一贯有统一天下的意向,然其实力不足,是以会在六国之内找寻弱国相交,以保证顺利灭亡强国,此时我赵国已然势弱,却无需担心进入强秦的眼中,这是我赵国第一个优势。”

    子钦的声音极为慨然,赵王的目光微微一亮,关东六国皆恐惧秦国,赵王亦不例外,然子钦这句话却让赵王觉得似乎当真就是这么回事,强秦暂时不会将注意力再放在赵国身上,顿时心中有种轻松的感觉。

    子钦一直观察着赵王,在看到赵王这表现的时候一边是喜,一边却是叹,喜者赵王接受他的这些话,则代表他不管是在私还是在公都已经取得赵王的信任,然而,叹息却又是因为赵王的不堪,一国之王尚且恐惧至此,你还能指望他能治理出一个足以对抗秦国的强大国家吗。

    好在没准备押宝在赵国,子钦暗自叹息一声,却又继续开口。

    “然我赵国举国尚武,只需十来年时间定能恢复全盛,彼时只需一员名将便能将赵国拉回巅峰,这天下的大旗未免不能下下去,当然,这十来年却是关键时期,休养生息四个字却是包罗万象,若我王有暇连晋可慢慢为我王道来。”

    不到赵王心中的轻松扩散,子钦再次抛出更大的画饼。

    至于休养生息四个字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子钦随意挑出几条后世史上有名的改革方案,什么府兵制,什么均田制等等的,虽然语焉不详,但是用来哄赵王这个小白却是完全足够。

    说完这些子钦又挑选了一些水利农耕之类的话题和赵王解说了一番,不得不说,赵王虽然昏聩,但是子钦引导的却当真巧妙,用久活二字引起赵王兴趣。增寿让赵王激动,然后帮赵王分析秦国不会再关注赵国让赵王心境宽松下来,这才细说治国之道,且论及方方面面,这一番言语下来在赵王心中子钦嫣然已经是无所不能。

    当月过中天的时候赵王对子钦的称呼已经由赵国大贤改为先生。

    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得以被一国之王称呼为先生,仅此可见子钦的忽悠是多么的成功。

    “乌家堡我只怕是再也回不去,此时的乌家恐怕恨不得杀掉我,大王是否为我准备一间下榻之所。”

    眼看着月过中天,赵王虽然依旧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却已经忍不住哈欠连天。子钦及时的收口,有才而不炫耀,这才能得上位者所重,否则的话便只能是杨修。

    “乌家敢动先生。”

    赵王的神智似乎在听到乌家的时候猛然间清醒一点,他故作愤怒的爆喊一声。然后才假意不解的看向子钦问道。

    “乌家一贯忠心,先生已然是我赵国大贤,乌家怎么可能为难先生。”

    大王毕竟是大王,哪怕再昏聩,也是会演戏的,子钦暗自笑起来,只是赵王的戏演的忒假,若非实在不适合他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

    “大王莫要装作不知道,你明里暗里做出收拾乌家堡的准备难不成不是发现乌家堡私通秦国。”

    子钦似笑非笑的看向赵王。当然,亦是在假装,他知道赵王想要收拾乌家,但是却也知道赵王并不知乌家私通秦国。

    “什么,乌家私通秦国。”

    果然。子钦这话出口赵王整个人都蹦了起来,他的脸se顿时犹如六月的雷雨天一般变的无比yin沉起来。

    “该死的乌氏,我赢家世代对其乌家不薄,他竟要背叛我赢家。”

    极端的愤怒下赵王甚至直接喊出自己的姓氏。可见乌氏背叛是何等的让赵王愤怒。

    “大王莫不是并不知乌家私通秦国。”

    子钦故作惊讶的站起身,随即又笑起来。

    “先生缘何发笑。”

    赵王微微有点不满的看向子钦,却是未生气。

    看着赵王的表现子钦心中暗喜,哪里还不明白他在赵王心中已然有了不一样的地位,是以即便是偶尔做出让赵王不喜的事情也绝不会引来赵王的怒火。

    “赵国势弱,自然有些人心不稳之辈想要离去,这等不忠不义之人我王又何必生气,但凡这类人无不是家财极多,岂不正好为我王的休养生息提供基础。”

    子钦自信而笑,虽然并无诸葛武侯的羽扇,那一份潇洒和一切尽在手中的神态却是学的十足十,这一份自信的杀伤力当真非同小可,赵王的脸se顿时也变化过来,一丝傲然的笑容出现在赵王的脸上。

    “连晋为何这般帮助寡人,休说对赵国忠诚或者寡人有识人之明之类的话,寡人要听实话。”

    突然,赵王脸上的笑容一滞,目光极为严肃的看向子钦。

    这一招却出乎子钦的意料,不过,子钦却明白这估计是他在赵王这里的最后一关,此一关过去,他在赵国的地位当再无颠簸。

    “赵国此时势弱,却有崛起的潜力,秦国势强,却已无我用武之地,魏国不错,然信陵君之威恐怕便是魏王亦不及,楚国亦有chun申君,韩国空有韩非而不用,某家便是去了也是无用,至于齐国,大王认为齐国还是齐王的齐国吗。”

    子钦嘴上泛着淡淡的笑意,将关东诸国一一道来,却是每句都在点子上,赵王的眼中神光四溢,越发觉得子钦不凡,然而,细思之后又不由的疑惑着开口。

    “连晋是否忘记了燕国。”

    “我王可知原本乐间是不同意燕王攻伐大赵的,可惜,现在乐间却已被软禁,这种国家又小,地理位置又不好,国王还如此昏聩的国家连某怎么会去。”

    子钦大笑起来,赵王微微一愣也随即大笑起来,燕国攻赵,虽然反被廉颇所败,却亦是赵王的羞辱,此时听得子钦将燕国和燕王说的一文不值赵王却着实开心。

    “好了,今ri先生亦是辛苦啦,寡人这便领先生去休息,只不知先生是否需要寡人安排两个宫女侍寝。”

    赵王大笑之后突然开口,听得赵王要亲自领自己去休息的时候子钦差点没恐惧的要拔剑杀出赵王宫,他虽是想成为赵王最信任的臣子,可使自己名震天下,却是未想过如赵穆一般做赵王的情人,好在后面赵王紧接着来了句安排宫女为其侍寝,这才让子钦心安。

    “呵呵,连某若是推辞恐大王会不心安,认为连某未曾真心投效,所以连某却是却之不恭。”

    本来子钦夜晚是需要练剑的,自然不想要什么宫女侍寝,但是未免赵王心中另有所想,子钦也唯有硬着头皮领下赵王的安排。

    在领下这安排的时候子钦似乎隐约察觉到赵王眼中一闪而逝的遗憾,更忍不住头皮发麻。

    好在赵王也算守约,安排好住处和侍寝宫女后便离去,只是,一想到赵王的那丝遗憾眼神子钦依旧忍不住寒战连打,这一晚却是子钦自穿越后唯一的一次放纵的夜晚,只为不引赵王的怀疑。

    然而,面对这等君王,子钦想要离开赵国的念头却越发的强烈,当然,首先需要名震天下,否则的话他却是无处可去,之前为赵王分析的六国情况也并非子钦胡言乱语,而是事实如此,这战国末期天才何其之多,他若是不能名震天下又凭什么参与到这场天地为棋盘,七国为棋子的游戏中去。(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