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错乱时空,战场任务

    用毒,不管是百年前还是百多年后都没有任何门派能够比得上星宿派。

    这本是一个出自天下最神奇门派丹道传人在天下毒物最多的地方创立的门派,这个门派从创立开始就已经选择好了自己的道路,那便是用毒为主。

    丁春秋在逍遥派和苏星河一样都是以学习杂学为主。

    逍遥派讲究的是学究天人,若是杂学没学好却是不可能学到上乘武功,所以丁春秋从进入逍遥派到叛出逍遥派,唯一学到的便是丹道,以及偷学来的丁点北冥的皮毛。

    然而,此人却的确是一个天才,仅凭皮毛却创出了化功**,而且通过丹道推衍出了天下无双的毒术。

    此刻子钦施展的便是星宿派的喜功,不得不说星宿派的毒功当真比欧阳锋的神奇无数倍,什么流毒千里和星宿派毒功比起来的的确确是不如甚远。

    欧阳锋下奏还需要从毒物体内提取,星宿派的毒功年已经融入内功当中。

    子钦一手展出,不管是一灯还是他的那个师弟脸色都已经苍白起来,便是瑛姑也骇的不轻,这等毒功的的确确已经有点耸人听闻。

    没有人怀疑这种毒若是用来污染大理的水源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一灯的眼中已经闪过一丝凌厉,老和尚秉承段誉一脉,脾气却是温和的紧,这辈子绝对没生过多少回气,但是这一次老和尚却是已经怒到极致。

    子钦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则本身这事情很简单,老和尚翻译九阴,子钦走人,顶多加上那个天竺和尚再帮忙翻译下圣火令武功。

    可惜,一灯非得纠缠什么正邪魔,搞的子钦不得不在下做一次。

    “施展难道以为凭借一卷九阴就可以独霸天下不成。”

    一灯愤怒的开口,目光愤怒的看着子钦,后者却是不悦的皱起眉头,子钦本不是喜欢啰嗦的人,何况,那许许多多的小说和影视早已经说明,啰嗦绝对是坏人最大的致命点,也不知道多少坏人是死在啰嗦这一条上。

    “看来一灯大师是不准备合作,那就准备为大理所有的百姓收尸,忘记说一句,我这毒不仅仅能够污染水源,更是能够随着空气传播,只要我耐心点,总归会让大理变成鬼蜮。”

    子钦冷冷开口,这话落下的时候竟已经转身,看起来似乎是打算离开,一灯和天竺老和尚纷纷愣住,随即慌张起身。

    且不管他们是在拖延时间还是在犹豫,但是若是子钦当真这么决绝却是他们不能承受的,一灯曾经是大理皇帝,自然不能看着大理变成鬼蜮,天竺老和尚却是天生善良,同样见不得这样的事情。

    “施主这话未免有点过分,要知道天下苍生皆有生存的权利,却不是施主一人可定生死。”

    便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大殿外响起,一灯和天竺和尚的嘴角浮现淡淡笑容,两人竟有坐回了原来的地方,子钦的脸色却已经难看起来。

    这声音是从大殿之外响起,很显然,此人已经来到大殿之外,但是子钦的感知中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此人的存在。

    这是一个武功不在南宋皇宫老太监之下的高手,比之射雕五绝都要强的多,即便是子钦也绝不敢说必胜的一个人。

    子钦的目光看向大殿之外,那儿,一个白衣如雪的小和尚安静的站立着。

    和尚有很多种,古大侠世界的老实和尚,子钦未曾谋面却已经听说很多次的无花神僧,见面远不如闻名的一灯,这些都是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却都比不上眼前这个和尚给子钦带来的感觉。

    这样一个和尚,明明他站在那里,但是仔细去感觉却又丝毫感觉不到气息,就好像那儿只是一个虚影,而并非当真站着一个人。

    子钦觉得眼中的和尚似乎微微晃动了下,他眨巴下眼睛,再看过去却发现和尚竟已经不在那儿,他的心中猛然间一颤,身后却已经响起一个极为平静的声音。

    “妙法见过一灯师兄,见过这位大师。”

    很平静的声音,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便是子钦这等任性妄为的性格听到这声音也忍不住有一种放开一切常伴青灯古佛的念头。

    然而,这个念头才生出却已经被子钦掐断,随即冷汗从子钦的额头冒出。

    这个和尚刚才还在他前面,眨眼的时间已经到他后面,这轻功却已经到惊世骇俗的境界,要知道子钦的武功绝对不弱,在射雕世界能强过子钦的人不多,而子钦的轻功更是已经强到极点,但是这样却依旧没发现和尚是如何从他身边过去的,仅这一点便能看出和尚的轻功到底已经强的多么离谱。

    “你俗家可是姓段。”

    子钦缓缓转身看着这个白衣胜雪的和尚,他心中已经隐约的有了一个猜测,却依旧不敢肯定,然而,若是哪个猜测属实子钦却知道自己到底揭穿了多大的一个绝世隐秘。

    未来的路途又该多出多少变数。

    “小僧俗家正是姓段。

    和尚的脸容平静,没有半点愤怒,小小年纪,这份休养却是已经超过一灯。

    “你修行的寺庙可是大理天龙寺。”

    子钦咬着牙再次开口,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中挤出的一般,一灯没有前往天龙寺,射雕世界也没说天龙寺,子钦却几乎忘记大理还有一个天龙寺,曾经大理的国寺,后来却诡异消失的寺庙。

    “不想施主还知道天龙寺,莫不成施主当真是出自那个门派,只是施主难道就不惧天山上的那个所在。”

    和尚低声喧了个佛号,语气却丝毫没有任何惊讶,反而淡然的开口询问子钦。

    “凌波微步,果然天下无双。”

    子钦叹息一声,目光炯炯的看着和尚,后者的嘴角浮现了然的笑容。

    “施主果然是那个门派的人,百多年前丁春秋施主被人从少林救走,终究还是留下了一脉传人。”

    和尚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子钦却是心中猛然一颤,丁春秋当年被人救走,这个老怪物没有老死少林寺,子钦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似乎恍惚中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

    “施主的来意,以及这段时间的所谓我们已经清楚,九阴的总纲并非不能给施主翻译,只不过,施主就算得了九阴的总纲却也不一定能够守住燕云十六州。”

    和尚的声音淡然,说完这话之后又转身看向一灯。

    “一灯师兄,师傅的意思是帮这位施主翻译九阴的总纲。”

    和尚的声音依旧带着云淡风轻的味道,天殿内一灯毫无异议的点头。

    子钦心中的疑惑更多,他不明白这和尚的师傅,那来自传说中天龙寺的高僧,段誉的后人为何要让一灯帮他翻译九阴。

    然而,心中虽然疑惑,子钦手上却是毫不迟疑的抛出自己临时写出的九阴总纲。

    九阴乃是天下奇学,且不论原本子钦已经丢给黄老邪,就算原本还在子钦也是绝不会全部交出去的。

    一灯开始为子钦翻译九阴总纲,和尚依旧淡然的站在那儿,眼中带着一种莫测高深,似乎就算子钦得到九阴总纲也完全不被他看在眼中一般。

    不可否认,有时候平淡的目光也很让人讨厌,此时子钦便极为讨厌这种目光,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傻子。

    当然,子钦绝不会为一时之气做什么不理智的举动,丸阴总纲到手才是正事,其他的,还是另论的好。

    一灯翻译九阴总纲,子钦缓缓走到一边,取过小沙尼准备的纸笔,子钦不会波斯文,但是却已经记下圣火令上面每一个花纹。

    子钦的绘画虽然不算好,但是画出来的东西总归还没有过于出格,很快,子钦已经将画好的东西抵到那天竺和尚的面前。

    “大师帮忙,我想大师一定和一灯大师一样善良。”

    子钦的笑容也极为温和,那天竺和尚怒视着子钦,随即恨恨的抓过子钦手上的那些鬼画符。

    “这些武功我会送一份给南宋的皇帝,呵呵,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小和尚,你觉得我做事情是不是很公道。”

    子钦似乎是自言自语的看向白衣胜雪的和尚。

    和尚本极为平静的目光微微一变,随即再次平静下来,仅这一点变化让子钦放心起来,一灯和那天竺和尚明显的不会使出和洪七公教导郭靖对付欧阳锋的那招。

    片刻之后一灯和天竺和尚已经翻译完两门无上武学,要说天竺和尚还是很老实的,起码没有用我不懂三个字糊弄子钦。

    取得自己的两门武学之后子钦对着和尚微微一笑转身大踏步的朝着山下而去。

    门口,瑛姑目光苦涩的看着子钦,至始至终一句话没说。

    离开一灯隐居的深山,子钦开始沉下心思,他没有立刻修炼九阴总纲和圣火令武功,现在他最缺的绝不是武功,而是清晰的未来。

    从那白衣胜雪的和尚出现子钦便已经可以肯定这个世界因为某些事情而出现了改变,最有可能的便是因为战场任务。

    子钦犹记得第一次接触战场任务时候系统给出的提示。

    可能出现不属于本世界的人物。

    同样,白发的通关剧情中子钦也遇到了很多几乎消失江湖的绝代人物的后人。

    那白衣胜雪的和尚子钦可以肯定是段誉的后人,所学武功中当有凌波微步,至于有没有北冥和六脉子钦不敢肯定,也因此子钦没有得罪那个和尚。

    然而,和尚透露给子钦的事情却更多,第一,丁春秋并未老死少林寺,那偌大的世界又有什么地方最适合丁春秋躲藏。

    很显然,只有星宿海,在这一片毒物肆虐的世界,除去武功高出丁春秋数个档次,否则绝对没办法收拾丁老怪。

    若是丁春秋一直躲在星宿海到死,那么,星宿派的传承又怎么可能断掉。

    或许,星宿派一直都存在,而被自己所杀的人便是星宿派的弟子,只不过,星宿派不知道为何圈养毒物出现问题,养出一只不受控制的毒王。

    子钦脑海内推断出这样一个结果。

    他本不是很擅长分析,此刻却不得不分析,所以每分析出一个像样的答案他便用心的记下来,随即他的思维再次扩散。

    战场任务绝不是那么好完成的,错乱时空,出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物,现在段誉的后人,丁老怪的传承都可能已经出现,那么,没道理逍遥派不出现,要知道虚竹可是娶了西夏的公主,就算两人无后,子钦却是不信西夏既然能建立一品堂,却会眼睁睁看着这样一个武力值绝顶的门派而不用。

    而这些还不是全部,子钦犹记得萧峰的父亲,天龙四绝之一的萧远山,这汉子的武功可绝不是完全偷师少林,和慕容博一样,这老小子似乎一早就拥有一身强悍的武功。

    契丹既然能有这样的武功,为什么金国会没有,金国有是不是当真没有,只怕未必。

    前面似乎一片未知,都是迷茫,然而,不知为何子钦却不再是和以往一样觉得不安,反而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或许,未知才是人生的真谛,因为未知,所以对未来充满期待,当然,前提是你拥有把握未来的实力,而显然子钦现在已经拥有把握未来的实力。

    离开大理之后子钦再没有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北上,他已经决定前去会一会那个冰蚕。

    百多年前游坦之能够靠易筋经融合冰蚕之毒成为高手,子钦却不信加强版无相功加上完整版九阴真经却是比不上一本易筋经,何况,他本身也拥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易筋经。

    这一路,子钦开始苦修九阴总纲。

    原著中对于总纲没做过多的评价,只说一灯靠此将五年才能恢复的内方缩短到三个月,而洪七公本身武功被废,却靠着这个总纲恢复,郭黄二人更是靠这个东西成为绝顶高手。

    但是,当真正开始修习这总纲的时候子钦却才发现,这总纲实则和玄功要诀极为相似,他本身是极为高明的内功心法,但是却有并不是属性内力,而是帮助你解析内功的奥妙,让你知道该如何才能够修炼出更多的内力。

    然而,出此之外这总纲还有一点却是玄功要诀不曾有的,那便是这总纲可以让你的内力修为永无止尽,你若是本修炼的童子功,学到玄功要诀之后顶多不需要包身如玉也能学童子功,但是内力却终究是有上限的,也便是所谓的瓶颈。

    而到达瓶颈之后除非你创造出更高深的童子功,否则你这套武功也就修炼到头。

    但是九阴总纲却不同,这玩意最出奇的一点便是推衍出新,你只要学会这总纲,那无论你修炼什么内功,你都不需要担心自己修炼到瓶颈,在九阴总纲的帮助下你永远不会出现瓶颈,内力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高。

    这套总纲并没有如子钦期待的那样再来几种特性,但是却的的确确已经很让子钦满意。

    要知道这样一来便是子钦暂时不能够学到基础内功,能够融合无相功,或者暂时找不到其他内功替代无相功也没有多大关系,九阴总纲完全可以让子钦的无相功再用很久。

    这个时候,子钦却是不知他星宿海留下的那群人出了大事,那一日,子钦所杀的蛮族汉子并不是所有的蛮族人,在星宿海的深处更有着一个庞大无比的部族,整个部族全部都是这类似蛮族的人,而且,这部族中哪怕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孩子都是以毒物为玩具。

    在子钦杀掉那走出星宿海深处的蛮族之后不多久星宿海的蛮族竟似乎被什么东西感召一般成群结队的走出了星宿海的深处。

    而此时,明教总舵则从山脚缓缓走上一队人马,这些人每一个都是金发碧眼,看起来恍如胡人,但是他们的汉语却说的极好,只不过从头至尾这些人就说了一句话。

    “我们是波斯明教总舵的风云雷电四使,前来通知你们教主三日后山下迎接波斯明教总舵圣女驾临。”

    这一句话极其狂傲,自然引得明教总舵的人愤然不已,然而,所有因为愤怒而攻击上去的明教弟子却统统被这四个人用很奇怪的武功击倒,那是一种类似印度瑜伽,但是却胜过瑜伽数倍的武功。

    等自称波斯明教四大使者的人走后明教总舵的使者,护法和五个分部负责人集合在了一起。

    “这四人的武功极高,但是想来那个新教主应该能够应付的了,只不过,和灵鹫宫的约定已经到了紧要时刻,却不知道那个新教主是否能够抵挡得起灵鹫宫那位。”

    这一番对话子钦没有听到,否则的话子钦该想到自己又忽略了一个问题。

    明教和逍遥派同在天山,自大唐年代起便在天山的明教怎么可能不知道逍遥派的存在,而逍遥派便连名字都不愿意为外人知道,却又怎么能够容忍和其他门派同在一座山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