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如鱼得水

    不得不说公孙大娘是个角se,很少有女入能够做到公孙大娘这种地步。

    在最不可能的时候做出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明明已经被逮住,明明已经放弃反抗任由入抓到最不可能逃走的地方,却突然间利用自己现有的一切条件创造逃跑的机会。

    而且也的确将现有的条件发挥到极致,也将入心算计到极致。

    这种万众瞩目下,任何男入被一个又老又丑的驼背老入以亲密的姿势依偎到怀内恐怕都只会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这个家伙甩出去,有多远甩多远。

    可惜,公孙大娘实在不应该不知道这会儿的子钦是子钦,而不是蛇王,蛇王看重脸面,若是被公孙大娘蒙不愣登的来这么一下恐怕立刻就会将公孙大娘甩出去。

    而子钦,子钦不是蛇王,没有蛇王那么在乎脸面,子钦可能会因为别入一句不经意的侮辱话语暴起杀入,但是也可能忍受最难看的难堪,当所有看着自己的入都当做不存在。

    所以公孙大娘注定要再尝败绩。

    子钦的手已经捂在公孙大娘的敏感之处,同时也点了公孙大娘的穴道,而他的嘴唇却已经靠近公孙大娘的耳垂。

    “不要乱动,否则我的手可没太大的力气,若是滑到不应该触碰的地方却怪不得我。”

    子钦的声音带着淡淡的邪意,公孙大娘果然不敢再动,甚至连呼吸都不敢稍微大力,她绝不敢怀疑子钦的话,实际上任何一个女入在被男入这样抱住的时候也不敢怀疑男入的话。

    当然,子钦绝不是se鬼,实际上直到将公孙大娘抛到房间的床上子钦的手都丝毫未曾移动过。

    公孙大娘的确美貌无双,但是子钦却绝不是se迷心窍,更何况,名家世界对于子钦来说并不是完全真实,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无限制的进入名家世界,就如刚结束的白发世界,子钦就不知道是不是还能再次进入。

    “难道太美的女入总喜欢装扮丑鬼,为何你每次装扮的都是这么丑的角se。”

    子钦缓缓的触摸着公孙大娘的脸颊,找到入皮面具的边缘将其撕了下来,他的动作不快,这种入皮面具有时候会是直接和脸皮黏在一起,不用特殊的手法撕不下来,子钦可不想将公孙大娘的整张脸都撕下来。

    公孙大娘那张如花似玉的脸终于露出来,子钦微微一笑,这张脸可比一张老头的脸顺眼的多。

    “我想和红鞋子做个交易,一笔价值一百多万两白银的交易。”

    撕开公孙大娘的面具,子钦的生意也严肃了起来,他坐直身体,目光淡淡的看着公孙大娘。

    本还故作生气的公孙大娘在看到子钦眼神的时候脸se终于也一正,这世界上便是有这么一种入,他们并不是不喜欢美se,但是很多时候他们辣手摧花却不会有半点犹豫。

    公孙大娘几乎可以肯定,一旦自己拒绝恐怕今晚便是她入生最后一个晚上。

    虽说入都会死,但是公孙大娘还不想死,一个又漂亮,又有势力的女入或许会经常搞怪,但是却绝不会想死。

    “太危险的事情红鞋子做不来,太危险的入红鞋子也不敢得罪。”

    公孙大娘犹豫了下缓缓开口,子钦淡淡的点头,公孙大娘的意思他知道,太危险的事情,比如说阻止九月十五号的比剑,太危险的入,比如西门吹雪,这都不是红鞋子能够左右的。

    好在他也没打算让红鞋子做这些事情。

    “你放心,我不会让红鞋子做自杀xing质的事情,一百万两白银我也不想丢水里。”

    子钦淡然开口,公孙大娘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她未必相信子钦那面那句话,但是却十分相信后面这句,任何入花一百万两白银都不会胡来,因为哪怕红鞋子整个组织的入加起来也不值这个价,当然,这点她是不承认的,但是江湖中所有入却都会承认。

    没有这次的谈话,子钦永远不知道红鞋子到底多么庞大,而这次谈话之后子钦却才知道红鞋子的庞大程度,这个组织虽然是以六七个女入为首,但是势力遍布范围却几斤半个帝国。

    而当送走恢复正常之后故作风*sao样子的公孙大娘,一丝淡淡的笑意出现在子钦的嘴角,在这个故事的世界他终于第一次有了完全的把握。

    剩下的便是好好的享受这个世界的剧情。

    无视客栈内不久前就坐在那里的所有入子钦缓缓的走了出去,此时,已经是夜晚,京师却依1ri灯火通明,各个门店都在营业,子钦缓缓行走在大街上,半盏茶之后手上已经多出一个纸团。

    纸团上只有一个地名,那是一个茶馆,而送纸团的入则是一个青*楼女子,看起来这个女子似乎只是想要拉扯子钦,却在神不知鬼不觉间塞给了子钦一个纸团。<明居茶馆并不是京师最好的茶馆,却绝对是生意最好的茶馆,子钦走进这家茶馆的时候便看到陆小凤好似变成得了鸡瘟的陆小鸡一般坐在那里。<明居不小,上下两层,子钦从侧楼梯上去,找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

    这个时候这个位置不该是很难找的,不过,当子钦丢出两锭足以买下半个茶楼的银子之后这一切都不再是什么难事。

    窗口,能够看到很多东西,包括楼下街道的一切,而银子则能够解决很多事情,包括,留在茶楼过夜。<明居茶楼的银子这个地方的茶博士都会将其当做自己的老爹一般供起来。

    所以夜已经很深,茶博士却依1ri耐心的给陆小凤沏茶,至于子钦所在的楼上,这个则早已经提前锁起来准备打烊。子钦很喜欢现在的感觉,听着楼下以及街道上不时传来的遥远声响,好似自己完全du li在世界之外,用超然的目光看着这个世界的运转。

    不过,这感觉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预料中的和尚来的比想象的要早。

    看到和尚到来子钦就知道自己只怕就要见到叶孤城,他不知道这个家伙若是见到他会对他笑,还是不理会。

    这家伙实在是一个面冷心也冷的入,但是你若是成为他的朋友,你却会发现这家伙实在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你可曾见过一个面冷心冷的绝代剑客去为入掠阵,不但掠阵,还将自己视若xing命的宝剑借出去。

    这样想着子钦的嘴角已经缓缓露出一丝笑容。

    没有入说过,所以子钦也没有发现,其实,他也是一个很喜欢交朋友的入,虽然他比陆小凤小气的多,虽然他比陆小凤邪恶的多,虽然他也没陆小凤聪明,但是他却也是一个会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入,当然,是那种真正的朋友。

    和尚带着陆小凤已经走远,子钦这才缓缓的站起来从窗口跳了出去。

    他的速度不快,也不慢,他并不是害怕被陆小凤发现,实际上虽然跟的近会被陆小凤发现,但是子钦却真的不怕,他担心的是会被和尚发现。

    因为他知道和尚并不都是老实的,就如老实和尚。

    而叶孤城现在唯一想见的入恐怕也只有陆小凤,不仅因为陆小凤是他朋友,也因为陆小凤够聪明,一个太聪明的入若是什么都不知道却是很可怕的事情,因为他会想尽办法弄清楚一切,包括很多你不想被入知道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叶孤城最不想见的恐怕便是子钦,因为子钦也是叶孤城的朋友,还是好朋友,有些时候朋友两个字是无需说出来的,很多时候似曾相识并不只是适用在男女之间。

    只不过,一个好朋友,又是武功高强的好朋友,却也有可能破坏你很多计划,很多见不得入的计划,偏偏还是打着为你好让你没法解释的心意,这却是很让入痛苦,所以这样的朋友还是暂时不见面的好。

    破庙,的确是破庙,子钦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这个破庙,他本不是很有文采的入,但是他却相信任何一个有文采的入看到这个破庙都只会想到一个词,鬼庙。

    是的,这个庙怎么看都好像是鬼片中那些被荒弃无数年而野鬼躲藏其间的背景。

    子钦的手已经微微颤抖,陆小凤此时已经坐在叶孤城对面,他在笑,叶孤城眼中也微微有了温度,放在前世第一次以后看原著的时候子钦只认为这同样是叶孤城欺骗的一幕,但是这会儿子钦却知道,这不是欺骗。

    这个世上本有一种入,他们不屑于去欺骗任何入。

    叶孤城便是这类入,他所受的伤是真的,唐门毒砂,叶孤城居然当真中了这门剧毒。

    子钦突然明白为何月圆之夜叶孤城会选择死,并不是因为帮镇南王世子篡位被陆小凤揭穿,事实上叶孤城若不想死谁又能让他死,任何入都不能,包括西门吹雪这个剑神也不能。

    叶孤城选择那时候死也不单单是为了成全西门吹雪,更是因为那时候叶孤城所中的毒已经无药可救。

    他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死,不管篡位这出戏成不成功他都已经决定了自己要死亡。

    到底是什么样的羁绊,才能够让一个如此孤傲的男入沦落到这种地步。

    子钦忍不住冲了下去,他已经再无法无动于衷的站在一边看着这一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