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必败无疑

    第一百二十章必败无疑

    di du,东临家族,东临海撞开东临傲的书房大门。

    书房内,东临傲脸se一变,几十年来他甚至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人敢在他的面前大声说话,便是当今帝国皇帝面对他的时候也是客客气气的,这个胆敢踹他门的人若是不将其剁成十七八段怎可消他的气。

    只是抬起头的时候东临傲的怒气却是陡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看着推门而入的东临海,他仅有的两个儿子之一,他的大儿子。

    “你不知道为父的这扇大门是用的极渊深处的不朽木打造价值连城吗,若是撞坏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东临傲玩笑道,不朽木固然价值连城,哪怕数个平方也足以让一家普通人家旬月的开销不愁,但是在他东临傲眼中却好似路边的石块一般寻常,他这句话只是为了缓和下自己大儿子的怒气。

    他两个儿子小儿子已经不堪造就,仅剩这个大儿子,虽然习武的天赋远不如小儿子,却也是万中选一,且又不像小儿子那般胡闹,在他心中却是自己唯一的继承人。

    “你遣小弟去了东陵秘境。”

    东临海却没有领会东临傲的意思,或者说即便领会却不想按照东临傲的想法去做,他的怒气半点没有平复,和东临傲说话的语气极冲。

    “怎么,你有意见。”

    东临傲将手上的一卷古籍丢到桌子上,语气也冷下来,哪怕面前是自己的大儿子,是自己唯一的继承人,东临傲也实在不能够容忍其在自己面前的过于放肆。

    “你知不知道这是对小弟多大的侮辱,东陵秘境,那种垃圾地方值得小弟去吗,你去看看,di du十大世家,帝国百大门派,这些有资格前往东陵秘境的势力还有几个会派遣家族弟子去哪里,唯独会派遣的那几个势力哪一个不是派遣家族中废物一般的子弟前往那边碰碰运气,打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主意。”

    东临海咆哮起来,怒吼中忍不住朝前连跨几步伸手指向东临傲的鼻子,后者的呼吸猛然间粗重起来,看向东临海的目光也开始燃烧起怒火。

    “首先,东临沧在家族你以为还有多少地位,其次,你似乎忘记我是你的父亲,你没有资格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质问。”

    东临傲的声音低沉起来,他缓缓按着桌子站起来。

    “小弟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还不是当初你硬行拆散他和海蓝月,我是你儿子,我是没资格指着你质问你,但是你自己为何不想想你这个做父亲的又是怎么对待自己儿子的。”

    东临海放下手指,语气悲哀起来,说话的时候他看着东临傲,他只希望看到这个做父亲的流露一丝一毫的懊悔,懊悔那样对待东临沧这个弟弟,然而,事实让他很是失望,东临傲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我所做的都是为他好,可惜,他却是烂泥扶不上墙。”

    东临傲的声音极为冰冷,东临海心中那丝遐想也随着这句话散去。

    “小弟xing格不好,你最好希望他在外别出事,否则我这辈子都会怨恨你。”

    东临海恨恨的握紧拳头,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忍不住想要转身离开,对于这个父亲他再没有丝毫的话好说。

    “xing格不好,哼,根本就是疯子一个,这样的儿子就算死在外面又怎么样。”

    东临傲冷哼着,伸手拿起桌子上的古籍,似乎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如此冷漠的态度和行为却是让东临海脑门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东临海带着悲意怒吼一声,愤愤一拳捶在桌子上,转身大踏步离去,东临傲沉默着看着东临海离去,待到东临海一步踏出东临傲书房的时候那张被东临海捶过的桌子好似粉末一般化为无数的粉尘飘落地面。

    “来人,帮我重新换张海月石书桌。”

    脸se数变,东临傲接连深吸几口气大声冲着书房外喊道,顿时,几个仆人飞快的小跑进入书房收拾起地面,而又有几个飞快的去搬东临傲所说的桌子。

    东陵秘境之外,子钦跌跌撞撞从通道内走出,这通道的出口却是那扇大门的顶端,大门在山壁之上,顶端距离底下也足足有十多丈的高度,不过,这种高度对于这个世界的武者却不是多大问题,同样对于无相功大成的子钦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从顶端一跃而下子钦落地之后接连踉跄了好几步,这种高度跃下居然如此,这让四周众人极为讶异,对此子钦无奈的苦笑起来,他之所以踉跄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被饿的。

    他不知道已经进去多久,从名家世界出来后在里面却又是领悟内功,又是领悟武技,后来又参悟那部万元归宗,不管是体力还是脑力都消耗不少,巨大的消耗最直接的反应便是饥饿,极端的饥饿。

    “你没事。”

    海蓝月迎上去关心的问道,羽矢和力诺基紧跟而上,和诸葛家兄妹全进去不同,不管是海蓝月,力诺基还是羽矢都是手下进去,而自己并未进去。

    “你们有带食物吗。”

    子钦喘息着问道,饥饿的感觉实际上比什么都让人难受,那种揪心的感觉没尝过的人是绝对想不到的,子钦相信这会儿若是有一份食物摆在他的面前,他立刻就会变成一个强盗,小偷,用尽一切办法去获得这份食物。

    “你是被,饿的。”

    海蓝月神se古怪的看向子钦,羽矢和力诺基也是神se古怪的看着子钦,后者却是眼中闪过不耐烦的神se,这眼神让海蓝月立刻取出食物递给了子钦。

    一边啃着食物,子钦却才从海蓝月那里知道自己闹了什么笑话,原来这东陵秘境必须要参悟获得的秘籍才能出来,所有历来进入其中的人都携带着足够的食物和水,更因为参悟武技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坐修炼,所以大部分的人携带的食物都足够使用一两个月之久,像子钦这样饿的连走路都踉跄的人却是从东陵秘境建立以来从未出现过。

    “我给你两天的时间调整,两天后,西方洛目崖上你我一较高下,到时候希望能够看到你帮我改进的归元气海。”

    正在子钦进食的当口,东临沧却缓缓走近子钦身边淡然开口,留下这句话后也不待子钦回话已经转身走远。

    一个傲然若孤峰独松,一个抓着食物,却好像上顿难接下顿的流浪汉,即便是死鸭子嘴硬的海蓝月此刻都没有勇气再喊类似子钦可以击败东临沧的话来。

    “我大哥,二哥,三姐他们还没出来吗。”

    将肚子填饱之后子钦看着四周没见到自己两个哥哥一个姐姐的身影,忍不住开口问向海蓝月。

    “他们还没出来,不过你也无需担心,东陵秘境自建立以来只在最初的几百年有人进去后再没出来,其后却只是时间长短而已,毕竟里面留下的高深武技已经不多,大部分武技就算天赋再差的人总归都是能够领悟一二,打开离开的那扇门的。”

    海蓝月淡然解释一下,随即话语一转。

    “你这次在里面获得了什么,对于两天后和东临沧的比试可有把握。”

    海蓝月说话的时候羽矢和力诺基的目光也同时盯着子钦,要知道,东陵秘境就算再没有什么好东西,但是那里面毕竟曾经是数千年前帝国那些已经存在于传说中的英雄们存放收集而来的天下武技的地方,就算数千年来被人取走十之**,但是谁也不能保证是不是会有一两样遗留的旷世绝学被人偶尔获得。

    “一柄剑,一套剑法。”

    子钦淡淡开口,除非他不使用,否则的话玄钢铁剑和夹刀剑却是藏不住的东西,这些东西不像内力可以隐藏,他们毕竟使用的时候是需要暴露在阳光底下的。

    说着这话子钦已经取出玄钢铁剑,海蓝月三人的眼睛瞬间亮起来。

    好武的世界必然好兵器,海蓝月三人即便不能完全看出玄钢铁剑的价值,但是质地却还是看的出来的,仅需要一眼三人就可以肯定玄钢铁剑的质地绝对是上上成的。

    “好剑,想来那套剑法也绝不是等闲剑法。”

    海蓝月赞叹道,子钦微微斜视了海蓝月一眼,缓缓起身,他懂得海蓝月这句话的意思,很显然,这个女人是想见识见识他口中的剑法。

    和东临沧一样,子钦并不怕自己的武功被人学去,暂时来说除去内力之外,他的武功都是随时随地在改进的,每时每刻都在变的更强,所以他没有必要为了一套夹刀剑而恶了和海蓝月三人的关系。

    玄钢铁剑缓缓挥动起来,子钦一招一式将夹刀剑施展开来。

    然而,随着子钦的施展海蓝月三人的眉头却已经锁起来,夹刀剑本是子钦根据名家世界的武功融合而成,带着深深的名家世界烙印,和主世界的武技决然不同,海蓝月三人却是看不出这套武技的奥妙。

    是以看着子钦挥舞玄钢铁剑海蓝月的心却慢慢的沉了下去,在她看来子钦两天后却断然是要败给东临沧无疑。(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