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既定的命运

    大殿内,镜明犹在念道易筋经的经文,当最后一字念完镜明抬头看向子钦,却愕然间发现子钦竟已经盘膝坐在那儿进入入定状态。

    镜明一下子从地上跳起,修了一辈子易筋经的他却是如何看不出子钦此刻已经进入修炼易筋经的状态,镜明并不知道系统的存在,在镜明看来子钦是只听一遍经文就进入了修炼状态,这天赋已经不能够再以人来形容,不要说百年前的张丹枫,就算是自古往今包括达摩祖师和张三丰真人在内恐怕也及不上。

    小心的站起镜明朝着外面走去,子钦的天赋堪称古往今来世所罕见,镜明在原先的情绪外有多处爱才之心,打定主意是绝不让任何人打搅到子钦。

    来到大殿之外,镜明盘膝坐在了门口,远远的尊胜想要过来却被镜明挥手止住。

    镜明守门,仅这一点就让尊胜和白石忍不住惊诧万分,两人也随同想到估计是镜明点拨下子钦大有所得,却是谁都没敢想子钦能够瞬间顿悟易筋经。

    镜明盘膝坐在大殿门口,立刻发现岳鸣珂不见踪迹,但是此时镜明对于子钦的关注已经超过岳鸣珂不知道多少倍,所以即便看到岳鸣珂不见踪迹心中也没有丝毫其他想法,只是一门心思的为子钦守门,这一守便是一整个夜晚。

    第二天,所有前来大殿做早课的少林弟子都被镜明阻挡在外,少林竟破天荒的在没有任何特殊事情的情况下少做了一天的早课。

    到中午时分子钦总算从入定中醒来,不同于修炼内功,易筋经却是给了子钦另一种感觉,在入定的时候子钦能够感觉自己的心境完全平息下来,然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产生改变,极为清晰的感觉,身体每一个细胞的改变他似乎都能够触摸到。

    而随着身体的改变则是他体内内力的加深,那些多出的内力却也并不是易筋经产生的,而是他本身体内的内力自行衍生出来的,那种感觉很是神奇,就好像他体内的内力突然间多了无数年的沉淀一般。

    当然,好处远不止此,更多的好处却是他体内的经脉,自从进入这个世界以来子钦便能够感觉到经脉的闭塞,毕竟凌霄并非多厉害的高手,而白发世界本身也不是内功称雄的世界,所以子钦扮演的凌霄体内的经脉倒有一大半是闭塞的。

    然而,在修炼易筋经的时候子钦能够感觉体内经脉被一条条的打通,在某方便来说易筋经实在有不逊se于乾坤大挪移激发潜力的特se。

    张开眼的时候子钦忍不住微微叹息一声,不是因为对易筋经失望,而是因为易筋经太强,一夜之间起码让子钦的内功比原先强悍了数倍,这让子钦忍不住想易筋经的后续功法洗髓经,若是能够修炼成洗髓经又该是何等一番景象。

    从蒲团上站起子钦拉开殿门立刻就看到盘膝坐在殿门口为他护法的镜明。

    “小子,多谢大师。”

    抱着剑子钦深深的弯下腰去,原著中白发世界要说子钦最钦佩的人恐怕便也是这个镜明禅师,先从胡迈骗取小还丹时候此老所说‘小还丹仅能救人,多给一粒无妨’,乃至后来指点岳鸣珂内功,此老的胸襟气度都让子钦钦佩不已。

    而现在子钦更是身受此老的大恩,若不是子钦后面的计划可以说和现今的江湖为敌子钦连拜师的心态都有。

    “无妨,小友即已闭关完毕当先去看看岳鸣珂施主,昨ri岳施主听闻卓一航所言从金独异那儿得到师门秘籍的下落独自出去搜寻却是受了重伤,此刻正在鄙寺的僧舍内。”

    镜明淡然起身开口,对于传授易筋经的事情竟是没有半点居功,这更让子钦心生敬佩。

    岳鸣珂受伤。

    子钦微微苦笑起来,一切似乎又回到原著,岳鸣珂到底还是遇上了铁珊瑚,不过,这也好,岳鸣珂和铁珊瑚的爱情本是原著中最让子钦遗憾的事情之一,原本子钦被系统所逼不得不改变剧情,却也是遗憾岳鸣珂估计遇不上铁珊瑚,不想最后两人的缘分竟还是奇迹一般的来临,这也让子钦心中忍不住有点喜悦。

    “大师,小子且先去探望下岳鸣珂,ri后大师若是有所差遣只需一纸诏书,小子绝不敢辞。”

    子钦再次抱拳对着镜明鞠躬这才起身朝着少林的僧舍而去,尊胜赶忙让一少林弟子跟上去带路。

    “师兄,我们是否可以…………”

    看着子钦远去的背影尊胜开口就想说什么,镜明却是一举手止住尊胜的话,老和尚的脸上露出笑容。

    “你认为小施主心中没有存过这个想法吗,只是,你想想小施主现在的处境,再想想小施主接下来要做的事,你认为小施主能够成为我少林俗家弟子吗。”

    镜明的笑容微微苦涩起来,的确,一夜之间可以领悟易筋经,这样的弟子哪怕是俗家弟子也绝对可以传授洗髓经,只不过,子钦却绝不可能成为少林弟子,哪怕是俗家弟子也不行,且不说子钦和武当的恩怨,按照子钦现在所做的事情,他忧国忧民,为国为民,那么接下来必须要入京保护当今皇帝,甚至有可能为官。

    少林却是绝对不可以牵连到这场关系到国家的战斗中去的,少林参与不起,或者说任何一个门派都参与不起,因为这种关系国家存亡的战斗但凡参与的门派不管输赢都会被灭门,只是时间早晚的关系而已。

    这也是为何大部分的武林门派都超然物外的原因,只因为若不这样就算再大的门派也早被国家灭门。

    子钦走入僧舍的时候岳鸣珂已经醒来,只是脸se却是一片灰白,子钦也不知道金独异都废掉武功,又是谁能够伤到岳鸣珂。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然而,便是如此样子岳鸣珂第一句话问的却依旧是出发的事情,显然对泰昌皇帝的安危极为关心。

    “待你伤好以后,此事也急不来,你我就算进入京师也见不到皇帝,要想阻止李可灼还得从长计议。”

    子钦皱眉看向岳鸣珂,没有卓一航通行仅凭他和岳鸣珂还的确见不到泰昌皇帝,在这封建社会见皇帝却绝非武功高就可以。

    “我可以领你们去见皇上。”

    便在此时,一个声音突然从外传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