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大错铸成

    换做旁的时候岳鸣珂自然不会隐瞒自己的目的,只是今晚他的目的却是实在不宜多说,少林能够给予他一个机会,让他用偷的带走少林的典籍已然是破例中的破例,他又怎么能够将少林的这个不太好名声传播出去。

    所以当子钦问出为何他岳鸣珂在这里的时候岳鸣珂唯有沉默。

    沉默虽然不礼貌,但是在岳鸣珂想来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他和子钦也只是一面之缘,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他的所作所为自然没有必要事实告之子钦。

    只是让岳鸣珂想不明白的是得不到答案的子钦脸se却已经慢慢的yin沉下来。

    “你知道吗,岳鸣珂,作为熊廷弼元帅的左膀右臂我当真不想今晚在这里的是你。”

    子钦缓缓拔出自己的长剑,他的声音无比黯然,带着一种无言的失望,岳鸣珂眉头锁起,他听出子钦似乎话中有话,但是他来这里的目的还是不方便说出。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却是不知道你岳鸣珂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子钦叹息着,长剑已经刺出,剑刃破空带出尖锐的响声,这一剑竟似乎是全力击出,似乎是想要一剑就要掉岳鸣珂的命。

    面对子钦的这一剑岳鸣珂也怒起来。

    正如前文所说这个世界的人大多是傲气的很,除去卓一航之外武功越高的人越是傲气,岳鸣珂平时看似温文尔雅,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傲气。

    子钦的这一剑却是将岳鸣珂的傲气激发,同时不留情面的一剑也让岳鸣珂极为气愤,他腰间的长剑陡然间出鞘便顺着子钦的剑迎上去。

    子钦的剑法本脱胎反天山剑法,和岳鸣珂的剑法实在是一体两面,只不过原本霍天都对天下剑法的融合便比凌慕华的多一些,而反天山剑法经由基础剑法修改之后也已经和凌慕华的剑法全然不同,此时子钦和岳鸣珂战到一起却当真是将白发世界的剑法发挥到了极致。

    眨眼之间两人已经交换数十招,而原本在少林寺内等候的白石道人等却是已经心急,和镜明连同着卓一航等人赶到了寺外。

    刚到寺门口的时候几人便听到剑刃交击的声音,初时听到这声音白石还有心情嬉笑道‘却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这里和岳鸣珂动上手’,而当走出寺门见到岳鸣珂和子钦交战的时候白石的眼睛却蓦然间瞪大,脸上露出无比骇然的神se。

    “这世间竟还有如许剑法。”

    尊胜师忍不住惊呼出声,镜明等人失神看着子钦和岳鸣珂的比剑忍不住下意识的点头,轮到武艺镜明不敢说必胜子钦,却是比岳鸣珂要高的多,但是仅以剑法而论霍天都毕生心力创的天山剑法和子钦融合反天山剑法而成的剑法确实已经是这个世界的巅峰。

    “这二人却不知道为何在这里动手。”

    卓一航看了半天突然开口,对子钦和岳鸣珂二人卓一航不说有多大好感,但是一个是他的救命恩人,一个却是练霓裳的同门,在卓一航心中同是带着异样的感觉,此时看到二人剑光四溢随时有一会伤顿时忍不住开口。

    “此人可是凌霄。”

    然而,便在此时白石却陡然间开口,他脸上的惊骇已经散去,眉头深锁着看着交战中的子钦。

    镜明等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为难的神se,武当和子钦之间的恩怨他们也有听闻,只是,子钦刺杀魏忠贤的事情他们也有所听闻,依附武当的门派可以无视子钦所做的事情,但是少林却是无法无视。

    “一航,准备动手。”

    白石道人冷冷开口,同时他自己的手也握在了腰际的剑柄之上,然而,便在此时交战中的子钦却突然有所异动。

    “剑法果然不错,可惜,却是人面兽心,岳鸣珂,莫忘记你也是汉人,却为何偏帮外族,凌某虽然怜惜你的武功,却也唯有辣手除害。”

    交战中子钦的声音朗声响起,和岳鸣珂交手数百招他早已经摸清楚天山剑法,虽然还没有来得及一一体会,但是却已经深感获益,只需细心体味一番他的剑法当有长足的进步,而切好此时又看到卓一航伴着一道人陪同少林和尚走出,子钦明白和岳鸣珂恐怕只能战到这里。

    长剑剑势突然一变,子钦的攻势开始如流星赶月一般的快捷起来,每一剑都击在岳鸣珂必救之处,如此连续数招之后岳鸣珂已经是左右支拙,突然听到子钦清啸一声,长剑蓦然间点在岳鸣珂手腕处,仅一点,连皮都没擦破,岳鸣珂手上的长剑却已经脱手飞出。

    一剑点掉岳鸣珂的长剑子钦回手已经将长剑架在岳鸣珂的脖子上。

    “手下留情。”

    那边,镜明忍不住大声喊起来,随即快步走到子钦和岳鸣珂旁边。

    “施主,还请手下留情,虽不知岳施主何处得罪施主,但是还请容老衲做个和事老。”

    镜明客气的合十开口,白石却是冷冷一哼怒目注视着子钦。

    “他没有得罪我,我杀他也非为私仇,你可知道他为何来少林。”

    子钦冷声开口,镜明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岳施主是来本寺求取一步铸造兵器之书。”

    镜明淡淡开口,同时目光疑惑的看向岳鸣珂,似乎是在问岳鸣珂可是还有其他的目的,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岳鸣珂无奈的苦笑,他实在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何子钦会攻击他。

    “他不是来求小还丹的。”

    子钦却是失声惊呼,连握剑的手都微微一颤,他的剑术之前已经展现在众人眼中,拥有如许高超剑法的人手当稳若磐石,此刻他的表现无疑是告诉别人他内心是何等的吃惊。

    “什么小还丹。”

    尊胜师好似想到什么似的插口问道。

    “我得到消息有人想借少林小还丹做一件大事,似乎是和大明朝的安危有关。”

    子钦并未说出全部,不仅仅因为全说出未必让人感觉他知道的太多,也是因为就算说出也于事无补,泰昌皇帝本身体弱多病,就算没有红丸案也断然活不长,子钦若是改变了这个皇帝的命运以后未必有明军围剿陕甘绿林的事情,那他的计划也断然施展不开。

    反正他本也改变不了这个世界明朝的命运,所以这种改变一个皇帝命运的无意义事情他自然也不会去做。

    “一派胡言。”

    子钦的话才落下旁边白石突然冷笑着开口,说话的时候白石满是讥讽的看着子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