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套着一环

    子钦一脚踹开牢门的时候云燕平和金千岩还在里面分析着卓一航对于满清jian细的事情知道多少。

    两人虽然是卖国求荣,但是心中也是有鬼,在说这话的时候被子钦一脚踹门的声音震惊却是无比的惊慌,两人立刻紧张的站立起来戒备的对着子钦。

    “卖国求荣,杀人夺宝,没想到世界上还有你们这种败类。”

    子钦的声音愤怒的呵斥起来,他的声音极响亮,没有丝毫顾忌自己这会儿是在府衙之中,话语落下的时候已经一摆长剑朝着云燕平和金千岩刺去。

    子钦所用长剑本是路上从盗匪那边打劫来的劣质长剑,然而,此刻子钦一剑刺出却陡然间带起阵阵寒芒,丝丝森寒的剑气经由剑尖冒出,这两月的时间子钦的剑术却已经比初到这个世界用基础剑术融合反天山剑法之时高明太多。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子钦一剑刺出云燕平和金千岩的脸se已经变的灰白起来,这一剑两人深知自己无论如何是接不了的。

    两个家伙也不商量,甚至不互相打眼se,已经分别朝着两边的窗户蹿出去,竟是不和子钦做丝毫的争斗,直接甩开脚丫子逃跑。

    牢房本不大,两人的速度也极快,这一逃倒是出乎子钦的预料,实际上这里也显示出子钦的经验不足,三个名家世界以来子钦所遇到的人里面却还没有逃跑的,这两人却是给子钦开了先例。

    看着两人逃出牢房子钦微微一阵犹豫,随即朝着牢内而去。

    子钦这段时间有感觉他似乎又要升级,第二点技能点即将到手,子钦却是忍不住想杀掉金千岩和云燕平,只是,却又担忧卓一航,所以犹豫下子钦还是选择先救卓一航。

    对卓一航此人子钦没有半点好感,但是一想到白发结局中练霓裳孤身天山之上数十年子钦便感觉一阵心酸,六十年优昙花以及岳鸣珂剃度晦明大师是子钦在白发中作为哀伤的两点。

    牢房之内,卓一航的脸se甚是难看,此时的卓一航显然还处在怒火当中,子钦也不记得原著卓一航后来是如何出来的,当下一脚踹开牢门。

    “是你。”

    看到子钦进入牢房卓一航极为惊讶。

    “你们可是将事情告知了当今皇帝。”

    对于卓一航的惊讶子钦却是毫不客气的逼问,这句话出口卓一航的脸se也微微放下,本来卓一航对于子钦的救援还是很感激的,但是子钦开口说当今皇帝的时候很是无礼却让深受儒家文化荼毒的卓一航心中极为不喜。

    “时也命也,你们却是做了极大的错事,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整个大明皇朝。”

    子钦剑鞘可在卓一航的穴位上,解开卓一航的穴位之后子钦转身朝外而去,后面卓一航眼中闪过焦急的神se,无奈穴道才解开却连走路都困难。

    子钦一路朝外而去,才走几步便听到外面传来人声鼎沸,他知道应该是王照希和练霓裳领兵攻了进来,也不做丝毫的山壁,路上但凡见到明军便是一剑,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子钦只感觉一阵舒畅,脑海内同时出现提示,他知道自己应该又升了一级。

    两个月的时间,升两级,获得两点属xing点,这远比不上she雕那一次战场厮杀,不过,这两月的时间对于子钦心境的磨练却是远胜过she雕那一次的战场厮杀。

    行不多远,子钦便看到练霓裳领着一少年飞驰而来,两人隔着老远也见到子钦,当下速度慢下来。

    “卓一航在哪。”

    王照希是第一次见到子钦,练霓裳却是第二次,她也了解子钦的武技,所以毫不怀疑子钦已经救出卓一航。

    “他在后面,你自可以去寻他,但是我想你还是关心另一件事情的好。”

    子钦话才说到这里,背后却已经传来卓一航的声音。

    “你刚才所说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大明皇朝却是什么意思。”

    话音落下卓一航已经蹒跚着从牢房之内走出,原来刚才子钦解开卓一航的穴道,卓虽然暂时行动不便,却始终放不下子钦那句也害了大明皇朝,他虽然已经谨遵自己祖父的话绝不为官,但是数十年儒家教育养成的忠君爱国却是改不了,所以不管自己行动不便硬生生的蹒跚追了上来。

    好在子钦一路上赶尽杀绝,所以卓一航虽然是行动不便却没有碰到任何的惊险,只是本才解开的穴道,浑身血脉不活,又走出老大一段路,卓一航气息却是极不稳定,这句话问完整个人靠在墙壁上剧烈的喘息起来,只是一双眼睛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子钦。

    “什么意思都已经不再重要。”

    面对卓一航的问话子钦却只是苦笑起来,似乎微有不忍,想了想子钦却还是开口。

    “那人不但对付的你们,同样也对付的当今太子,我恐怕当今太子命不久矣,可惜当今太子却也是难得的明君之选,却恐怕要成为历史上登基时间最短的皇帝。”

    子钦的话语依旧对当今皇帝没有什么敬重,只是卓一航却已经无暇理会那些,他的眼睛瞪得老大,心中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只是却犹不肯相信。

    “你和太子有交情,郑洪台本是那些人派遣在太子身边的,只待太子上位便能够获得高权借而瓦解大明,当今皇帝便只有那么几个适合接位的儿子,现在太子身边的jian细被你们除掉,且除掉这人的还是你这个和太子有交情的人,你猜那些人会怎么想,会不会想太子已经知道他们的存在,会不会动换一个太子的心。”

    子钦一句句道来,虽然话语未必多么华丽,但是卓一航背后的冷汗却已经如浆一般涌出,子钦的那些话很糙,但是却说的又是人之常情。

    卓一航已然信了子钦的话,嘴巴一张就想说什么,子钦却是微微摇手。

    “这事先不急,现在急也没用,暂时却有另一件事更加重要,练霓裳,你师父可曾留下剑谱。”

    子钦看着练霓裳淡然开口,此话才出口练霓裳的脸se却已经巨变,她原已经后悔未取走自己师父的剑谱,却还认为是被岳鸣珂取走,此时乍然见听到子钦这样一问立刻知道只怕自己师父的剑谱出了事情。<dd>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