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三章 大婚(三)

    燕王府邸花厅之外,燕王直亲卫层层密布。这个临时府邸中此刻半点也没有此间主人两日后就要大婚的喜庆气息,反而肃杀森严,有如阵前万千大军军中大帐。

    花厅之内,一张西府职方司精心制作的木图正摆在中央。这木图还是雍和年间大宋还有志于北上,禁军五代延续下来的精兵良将还未曾死光那个时代制作的。职方司投入了相当人力,历时数年,才打造而成。云内山川地势,城池村落,在上历历在目,巨细无遗。

    云内进一步的消息终于传了过来。在云内女真突入的消息传来,萧言应对可称果断。云内本有神武常胜军挑选出来的精锐两千余,檀州方向又提供了一两千熟悉北地气候,装备完全的前辽精兵,加上裹挟云内本地豪强私兵,有河东为后盾,这实力本来已经不算是弱了。

    而萧言又毫不犹豫的让韩岳提主力北上,没有半点犹豫不决的作态。就是打着雷霆万钧一举扫荡深入云内这几千女真人马的主意。这事情越拖越是糜烂,而萧言现在要争取的就是时间!

    而这关门打狗,一举荡平云内女真孤军,关键就在于应州。应州不下,则西京大同府女真西路军主力就无法援应绕路翻山而来的女真孤军。

    应州城塞小而且坚,正常而言,几千孤军深入的女真军马,想打下应州城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西京大同府女真军马主力,想大举深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几万军马在天寒地冻中出动。动员集结,筹集粮秣物资,动作比起几千人的行动不知道慢上多少。

    而道路的通行能力也是有限,一支数万人的大军,连同辅兵民夫,只能论起的陆续前进。等到大军主力齐集,更需要时日。

    就如岳飞提二千精骑北上已然直抵应州左近之时。韩世忠主力的前锋才抵近武州,大军齐集,更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综而论之,应州城塞保持到援军大举而来,还是把握甚大的一件事情。也是预料中云内之地这场速战速战的扫荡战的基础!

    决断是做出了,军马是北上了。可是女真人的动作,却比萧言想象中更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最新传回的军情,是深入云内之地的女真军马飞速向着应州方向收缩。而应州已然被女真军马占领!

    西京大同府女真军主力南下深入云内,甚而河东的通途,已然被打通!

    虽然进一步的消息还未曾传来,但是萧言绝不敢做什么自欺欺人的奢望。既然拿下这个要隘,西京大同府的宗翰绝不会就只有先期那点冒险深入的兵马。怎么样也会动员大军,控制好这个要点。始终将战略优势牢牢抓在手中。到时候是趁势进一步南下直逼河东。还是等着天气暖和一些再大举南下侵宋,都只能看他的心情了。

    不过若萧言是宗翰,绝不会只满足于用大军停留在应州,等待天候变暖再有所行动。战略主动权既然抓在手中,就绝不能给对手弥补的机会,一定会克服一切困难挥军大举南下,席卷云内诸州,至少要南下深入到将河东沿边如雁门关,瓶形寨之类的险要掌握在手。大宋河东路在女真兵锋之前完全敞开,将战略主动权扩大到对手再也无法弥补的地步。才有可能停下脚步!

    如果指望宗翰这等名将犯浅尝则止的错误,还不如相信自己下一秒就能穿回二十一世纪继续去当小记者来着。女真灭辽,就是以快打快,护步达岗一战,奇迹般获胜,取得战略主动权之后,女真兵锋就飞速席卷整个大辽帝国,绝不给大辽帝国喘口气的机会。直到整个大辽帝国在这样连续的打击下轰然崩塌。凭什么指望女真军马对着大宋就突然犯了脑残?

    局势之劣,已然无以复加。

    如果单纯只是女真入侵,倒也没有什么。可偏偏萧言现在在汴梁地位,看似权倾天下,一时莫敢谁何。可真实却是暗流汹涌,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势力,就等着萧言露出破绽,然后将他粉身碎骨!

    从退位太上赵佶和他身边那些失势之人,到以蔡京为首的现在尚在位上的官僚士大夫集团,到盘踞陕西四路的西军集团,甚而那个在延福宫中没什么存在感的新帝,还有那支在河北诸路的永宁军,广而论之,整个旧体系,都视萧言为敌!

    现在还能勉强维持着地位,并不是这些人和势力就与萧言和平相处了。而是一则大宋武力已然衰微到了一定程度,萧言手中强军不被分化瓦解,则一时间还有护身符在,各方势力还不敢轻举妄动。二则就是萧言主导的宫变,也带来了大宋统治体系的又一次洗牌,各方势力未尝不想先以萧言顶在前面,他们在后趁乱谋取新体系中更大的权势。比如说蔡京为首的文臣士大夫体系要将君权趁势消弱到更衰微的程度,而西军这种初具藩镇雏形的军阀团体至少要争取到陕西诸路由他们西军将门团体完全掌握的地步。所以一时间还能让萧言位于风口浪尖,等到争取的权势地位稳固了,再以萧言为替罪羊将这权势变动中所有罪责都承担了。

    这些人的算盘,萧言并不是不知道。而也正要借着他们这点心思,这点争取来的时间,养出更多强军,分化瓦解各方势力。就看萧言和那些敌对势力,谁能笑到最后了。

    可女真大举入侵,一下就将这脆弱平衡完全打破。正正打击在萧言势力最大依靠,河东神武常胜军之上!

    汴梁新军,虽有数万。有都中禁军将门世家的财货养着,一切供应配备自然都是最好。操练也甚是勤谨。比起原来都中禁军。自然是一支强悍武力。压得蔡京为首的文臣士大夫团体不敢妄动。可是萧言实力真正依靠,还是河东神武常胜军!

    单纯是都中军马,只要蔡京等做出足够利益交换,西有三路西军,北有永宁军,引而汇聚汴梁,就足堪压过萧言这支新军。不管是赶萧言去河东。还是干脆将其诛灭,都有足够底气。

    但是河东神武常胜军在,若引西军入汴,河东神武常胜军可以侧击。若引永宁军入汴,则可以抄尾。加之中枢汴梁萧言新军配合。就算不能战而胜之,也可以相持,那时候汴梁中人,到了这等撕破脸的地步,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正因为这支河东军马在。中枢蔡京之辈才不敢轻举妄动,而各路军头也在观望形势。

    萧言布局,可称国手,两眼则活,实是至理。

    可要是女真提前大举南下,河东神武常胜军覆灭或者受到极大削弱。则萧言哪怕编练新军坐镇汴梁。也是只有一眼的死局!什么样的势力都将趁势而起,将萧言撕咬得骨头都剩不下!

    ~~~~~~~~~~~~~~~~~~~~~~~~~~~~~~~~~~~~~~~~~~~~~~~~~~~~~~~~~~~~~~~~~~~~~~~~~~~~~~~~~~~~~~~~~~~~~~~~~~~~~~

    云内军情如此,让花厅中对坐的萧言方腾两人,都神色森然,哪怕以方腾机敏捷便,这个时候也不敢轻易开口。这绝对是萧言这个团体的生死存亡之秋!

    萧言突然起身,围着木图缓慢走动。目光不时落在应州那一点上,但是神色却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方腾沉吟良久,试探着开口:“若不让出河东与燕地檀州,将两处军马向南收拢。夹河拱卫都中?至少稳定了近畿之地,还能有展布的余地。”

    萧言摇摇头,咬着牙齿森然道:“失却燕地屏藩,失却河东表里山河,退缩近畿,将这些地方都让给女真么?”

    走到如今地位,不能有太多政治上的洁癖。操弄宫变,扰动汴梁,禁军将门团体被杀得人头滚滚,萧言绝对谈不上双手清白无瑕。

    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做。不能为了稳固自家权势地位,就将北中国要害,拱手让于女真!

    也许搜拢麾下军马汇于近畿之地,国中其他势力就又不敢轻举妄动了。可女真灭宋之势,却再也无法挽回!自己与这贼老天苦苦争斗,又有什么意义?又有什么脸面,去见那些在自己旗下战死的英魂?

    听着萧言森然的语气,方腾知道这位主上别看有的时候甚是和蔼,可心志之坚,早就磨砺成了金石。萧言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方腾沉吟一下,又轻轻道:“行款如何?只要宗翰不入河东,云内就暂畀予他。云内军马,收缩河东,固守便了。”

    这个提议,看似有点操作性。如果宗翰真是那等贪财好货之辈,金帛就能打发。萧言又何惜那点钱财?汉时大复仇,白登之围以后,尚和亲数十年,直到汉武奋发倬立,鹰击漠北。

    可那时时势,又如何能与自己这个南归之人骤然高位,内外交困所能相比?就算是宗翰脑子坏了,接受行款,不入河东。则神武常胜军用来威慑天下的常胜不败之名,就再也撑持不住。这军心是不是还能为自家如臂使指一般调动,再未可知。

    而且女真西路军稍稍南下,便得行款。那么东路军宗望部作为和宗翰明争暗斗的女真实力派之一,受此鼓舞,深入河北诸路,又行款么?

    就算两路女真大军同样中了弱智光环,全都行款能打发。那么自家能行款敷衍女真,朝中敌对势力如何又不能行款女真用来对付自己?

    从此以后,我萧言和蔡京等辈比着卖国么?

    不仅这个念头绝不可行,就算是稍有举动,就是自己败亡之始!

    在萧言锐利的目光逼视之下,方腾知道自己出的是个馊主意,只能低叹一声,自家摇摇头,轻声道:“大王还是欲行险么?”

    萧言点点头:“不然我们这些时候布置。我迎娶帝姬。不都是白费功夫了?于今之计,只有尚帝姬为天家之人一途,然后奉御驾亲征,都他妈别给我在汴梁呆着了。看老子怎么将这些女真鞑子打回去,如此兵势之下,看他们还敢不敢动什么心思!”

    萧言突然要尚帝姬,正是河东生变之后做出的决策。就是为了万一的准备。自己为赵佶女婿。赵佶又是退位太上,自家又有朝夕迎奉的差遣。挟太上亲征河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身在高位,玩弄政治游戏,有的时候必须要讲一点说得过去的程序正义。

    不说自家对新帝赵楷那里也有所布置,如果自家离开汴梁之后蔡京他们拥赵楷有所动作。击败女真之后,自己说不得就能再拥赵佶复位,杀回汴梁来!

    赵佶那里对萧言尚茂德帝姬之事如此起劲,就是觑出了萧言这个态度变化。对赵楷这个招牌从拥立变成了防范。打着还能就势复位的主意。对萧言拥而去河东亲征,就是赵佶胆子不那么大。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难道还能有什么选择不成?他要不听话,萧言就敢拥立废太子赵桓去。

    可如此行事,终究是行险。行军在外,若中枢有变,前线军心士气尚能维持否?赵佶又有什么小动作,该如何是好?毕竟不是在严密监看的汴梁腹心之地!

    而且关键的关键。能顺利的一举击败女真么?一战功成。则什么都好说。一战不利,哪怕僵持,都是萧言地位再无法维持下去的发端!

    而萧言做出这样的决断,方腾也不意外。每临凶险之际,萧言总是会亲临前阵,自家拼出一条血路来!

    跟着这么个雄烈锐盛的主上,有的时候真是压力很大啊…………

    方腾又轻轻叹息一声:“最好还是那位禁中的三大王,也能为大王拥而御驾亲征,那就有把握多了。”

    萧言冷淡一笑:“就看你所推荐的那人,是不是有那么大本事了…………就算他留在汴梁。想把这天翻过来,还要放着我再河东不死!”

    方腾苦笑:“有一分望头,就尽一分气力吧。事态紧急,我就去行事了。西府的差遣现在也塞给我,大军调动,要做的事情太多。更别说还要操办大王你的大婚事典了…………食少事烦,可得久乎?”

    萧言一笑:“给你个西府副枢的使相位置,总抵得过了吧?这场大婚事典,操办得热闹点,让天下人都以为我和太上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别吝惜钱财!”

    方腾哈哈一笑起身:“不及三十就备位使相,看来只能和大王同进退到底了。其余人等,还不觑着学生眼里出火?大王事败,学生也少不得粉身碎骨。至于大王大婚事典,都是大王囊中财货,学生又怎么会为大王吝惜?就请大王,静候着做这天下第一娇客罢…………”

    说到这里,大事就已经论定。萧言现在这个势力团体,具体办事领兵的人尚有不少,足堪驱使。但做决断的,也就萧言方腾这可怜的两人而已。一方面是羽翼单薄到了极处,充分体现出萧言根基之浅。另一方面则是断则事行,雷厉风行到了极处。而其他势力,在萧言做出决断开始行事之后恐怕皮还没扯完呢。这优劣如何,也难说得很。

    方腾行礼告退而去,而萧言仍沉沉的围着木图打转,目光只落在应州那一点之上。

    做出了决断,萧言就再无犹疑,一心朝下走就是了。现今心志,的确已然坚硬如铁。现今所思,就郭蓉一人而已。

    郭蓉就在应州啊…………这个长腿少女,究竟如何了?

    议事之时,方腾灵醒的一个字都未曾提关于郭蓉之事。萧言也绝口不曾言及。可是在萧言内心之中,却是翻腾起伏。

    若说自己在这个时代,有什么对不起的人,那就是郭蓉一人而已!

    在木图旁沉默良久,萧言突然狠狠一拳敲击在上,轰然巨震中,木图上摆放的那些小小旗号全都震起老高!

    一击之下,萧言已转身大步出外,对着闻声转来的燕王直亲卫下令:“召集诸将,赴大营议事!三刻不至,当行军法!”

    若是郭蓉有什么不幸,则自己要用整个女真西路军,为郭蓉殉葬!你这贼老天为证!(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