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一章 大婚(一)

    塞外雪冷刃寒,而在东京汴梁,却是春意浮动。

    仲春汴梁,自然是美不胜收。汴河碧波荡漾,从宣德门直到南熏门的御街两侧,白墙黑瓦,柳绿桃妍。三街六市,熙熙攘攘都是人潮,马前街侧,浪子簪花楼前而过,迎来楼上各处瓦子中小娘子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二月二那夜太上去位,都中将门世家为之一空的血腥,在这充满脂粉香气的仲春时节,早淡去没了踪影。

    现在最热闹的话题,哪里还是太上如何,现今禁中那位没什么存在感的官家如何,老公相府前又有什么升迁调转的流言。早就转成了再过两日,新鲜出炉的燕王,就要迎娶大宋最美的那位帝姬!

    正常来说,在大宋这个官僚体系成熟得近乎腐朽的制度内。一个尚帝姬的驸马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在宦途上更没了前景可言。而赵家在汴梁繁衍生息这么多代。有天家血统的女孩子估计要以千为统计单位。早在几十年前,连商人都能一打一打的朝家里娶县主,环卫官也早就在汴梁城值不了二两香油钱。

    可这场就在眼前的大婚的两位当事人,又岂是平常的天家女儿,和每日只能屏息以待河东狮吼的驸马都尉可言?

    茂德帝姬自长成起就被誉为有宋以来帝姬美貌第一,极受太上宠爱,养在身侧,就算不是朝夕见面也差不多了。其他帝姬如茂德这个岁数早早就已然议嫁。而太上却一直将茂德如珍宝一般深藏禁中,在宫变之前就没听闻过要为她找婆家的传言。对这个女儿的宝爱可想而知。多少贵戚家的少年郎。都曾经幻想过迎娶茂德。拥此美女,为驸马都尉富贵一生。就算在仕途上从此就再无寸进的可能,但是能迎此天家珍宝,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二月二那场宫变之后,市井中竟然还有传言。当今燕王在行应奉天家差遣之时,无意得遇茂德帝姬,从此倾心。但以他辽地出身。南归之人身份,自然不会为天家驸马都尉备选。燕王主导了那场宫变,固然是各种因素杂凑,倒有一半,是为了能迎娶茂德帝姬!所以太上退位,燕王才无论如何也要迎奉在自家别业当中,并且迫不及待的求娶。而茂德帝姬为了太上安危,也只得答应委身下嫁。不过有个条件就是觑得机会,燕王一定要迎太上复正大位!

    如此清丽绝伦的天家帝姬。还牵扯到爱情,政变,阴谋,简直就是市井传言的最爱。这些日子甚是传得沸沸扬扬。原来茂德天家帝姬美貌第一的名声,不过在汴梁流传。现在为往来汴梁的客商,贬逐出京的官吏。简直传得整个大宋都是。而且隐然就变成了大宋女儿美貌第一。

    至于当事人中的男方,更不必说了。有宋百余年来,何尝又这般枭雄人物?出现在人们眼前不过短短数年时间,所有经历已然到了传奇的地步。经过一场大宋未有的宫变,直是将大宋天家在手中盘弄。坐拥强军虎视汴梁,以老公相为首的文臣士大夫团体一时间只能勉强与之分庭抗礼。天下郡县长吏只能侧目而已,就是各处强镇一时间都没有发声只是坐观而已。随着时间推移,地位眼看着越来越稳固。

    对于大宋统治体系的文臣士大夫,甚而还有武臣团体。萧言这等人自然是眼中钉肉中刺。就是现在暂时敷衍,不过是摄于他手中强兵。还有天家也在他掌中握着。明眼人都知道,终有一天,双方还是要摊牌分个高下的。

    可是对汴梁寻常市井百姓而言,每日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过得久了,汴梁繁华富贵,小民日子也就是那般,只能分润到一点权贵的唾余,图个温饱而已。整个汴梁民风,早已轻软颓沉得不像个样子。随着国势日非,大宋财政体系崩盘,末世气象逐渐显现。都门百姓,渐渐的感到时日艰难——比如说物价越来越贵,拿到手里的钞陌越来越不值钱。隐有所感却对这日子无法抗拒,只能随着大宋朽劣得差不多的统治体系一起沉沦下去。就如温水煮青蛙那般,终有一日决裂,大家跟着一起沉沦在血海之中。

    这种沉闷颓废得让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汴梁轻软空气,突然就有一日被一个横空出世的强人撕破。宫变之夜,以数百具装甲骑踏碎数万乱军。圣人为太上,太子被囚系,三大王正位禁中。原来台上兖兖诸公,不知道多少一夜倒台。

    虽然那夜血火不知道让多少人闭门度过了提心吊胆的一夜,可也就是这个人,将这沉闷颓废的空气一举撕破!

    小民们虽然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却能感受到变化。这大宋,再不如以前那样了。这等时代的变动,原来的体系就要开始被完全打破。不知道多少人会丧失权势,一蹶不振,而多少人又要趁着这个时势,腾跃而起,成就功业!

    而给大宋所有人突然带来变化,打破这沉闷空气的萧言。在市井百姓中名声就不像士大夫口中那么不堪。固然不少人反感他的跋扈强势,以都门百姓特有的高傲蔑视的他那南来子的身份。可萧言此人,谁也不能否认他传奇一般的经历,还有大宋百余年来未见的枭雄身份!

    对这场即将到来的大婚,不知道有多少都门百姓在八卦着关于萧言所有一切,期盼着这场婚事的到来。或多或少的期待着随之而来的大宋一切变化。关于这场大婚盛典的点点滴滴,都受到市井传言的热烈追捧。到得后来,竟然是万众期待!

    ~~~~~~~~~~~~~~~~~~~~~~~~~~~~~~~~~~~~~~~~~~~~~~~~~~~~~~~~~~~~~~~~~~~~~~~~~~~~~~~~~~~~~~~~~~~~~~~~~~~~~~~

    百姓们以看热闹期待的心情居多,可是这场大婚真正牵扯到的大宋方方面面之人。身处局中。各有滋味,各有筹划。

    今日马前街上,一处看起来已然略微有些荒废的小院中,在这数十天来,第一次传出了隐隐约约的人声。

    这处小院,对于汴梁中人而言,也是耳熟能详的所在了。

    这里自然就是李师师曾经居所。也是现今太上曾经的外宅。在二月二那场宫变之夜。太上就是居于此处,然后在一夜之间,就从大宋至高无上的皇帝,变成了退位避居的太上。

    而那位女史李师师,也是那场惊心动魄政变中的一个略微带着点香艳色彩的背景注脚。据说也同样被迎到了南熏门外。有人说她还是侍奉在太上身边,不离不弃。有人却说她为燕王强行收入内宅,色笑承欢新主。

    不管李师师到底归于何处,从那夜起,反正这处小院中就无人居住了。镇日门户深锁。只有人路过时指指点点。才让人想起此间曾经有这么一个遭际奇异的女子。

    不过在今日,这马前街两旁,却布置上了皇城司的使臣,封锁了两边通路,行人只得绕道。谁都知道,现今皇城司名号虽在。可主持之人早就是燕王身边心腹那位锦张显。而这位锦张显从球市子的明星。燕王潜藏时的家臣,一跃而为禁军御前诸班直副都提点,带御器械,兼提点皇城司,本官也早成了禁军殿前司副都虞侯使的横班重臣。为燕王监看现今延福宫中那位没什么存在感的新皇,燕王真正的心腹爪牙!

    皇城司在这边行事,自然就是燕王在这边行事。路上行人喜欢议论燕王的八卦,可不代表燕王行事他们也非要去凑一下热闹。这南来子杀起人来可不手软,都门禁军将门世家,可是被燕王杀得人头滚滚。

    穿着青衣的皇城司使臣两边街口一站。行人纷纷绕路。只是免不得心中好奇。今日这马前街中,又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发生了?

    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无非就是萧言大婚在即,李师师就再也不愿意留在萧言府中,准备飘然远去。

    纵然李师师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可是既然是女孩子,要搬家离去,家当就少不了。许多东西,还留在马前街居所,自然要回来收拾一趟。以李师师如今的身份,贸然抛头露面,那怎么样都是一件麻烦事。只能宛转请小哑巴遣些护卫来照应。

    而小哑巴能遣动的护卫,无非就是貂帽都中燕王直。貂帽都这支精锐,现今早就分成两支,一支就是随侍萧言在神武常胜军中为中军,这个小哑巴是绝对使唤不动的,萧言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对军中精锐呼来唤去。而另外一支两百余人就转为燕王直,作为燕王护卫家将,这是不用上阵的侍卫。

    就算是燕王直,轻易入汴梁也动静太大。以萧言和蔡京达成的默契。就是他麾下掌握的军马轻易不得入汴梁城一步,维持着萧言主军蔡京主政的局面。所以小哑巴就干脆转求了张显,让他从皇城司中拨出点人手,照应今日李师师的行事,让她不要被不相干的人搅扰到。

    小楼之中,李师师倚窗而立,娇媚容颜这些时日有些清减了,不着钗环,一身素淡的道姑衣衫,飘飘然有出尘之意。美目流转,只是看着自己呆了十余年的熟悉居所。

    每处摆设,无不是李师师亲手装点布置。在这个地方,李师师度过了少女时代,结识了赵佶,又在这里遇见了萧言。

    那个南归汴梁的年轻人,现今已然是权倾天下。而李师师却觉得,自己仍然如前一般,无处所依。

    李师师对自己归宿,并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望。在很小的时候,就为父母卖入瓦舍,所受教育,无非都是色笑承欢那一流。纵然曾经君王宠爱,为汴梁花魁之最。她也知道,这点地位也是转瞬即逝,赵佶从来都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物。宠爱衰退的时候,自己如何还能维持这种遗世独立的安静?

    纵然以前那种遗世独立,也不过是假象而已。

    李师师只想找到一个强势的男人,静静依附在他的身边,美丽只为他一人绽放。而赵佶,纵然曾经贵为君王。可从来不是那种强势坚韧的男人。

    那个南归之人,从初见起。李师师就感觉到了他的坚韧骄傲,貌似恭谨的面目之后,却是那种天塌下来也咬牙扛住的倔强。而他的表现,也说明了一切。没有任何东西,能压得倒他!在他身边,才能找到李师师一直渴求的安全感。哪怕这个南归之人,从始至终,都一直面对着无边的惊涛骇浪!

    所以李师师义无反顾的为他做了能做的一切。

    可是身在他的府中,纵然自己闭门读书,他几次前来都没有敞开门扉。可他为什么不硬闯进来?

    等到最后,却是他就要大婚迎娶帝姬的消息。

    也许这个南归之人,带给自己的安全感,也全是虚幻吧…………

    想到这里,李师师忍不住嘴角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意。

    楼下传来了玉钏儿招呼下人搬动东西的声音,这个从小跟随自己的小丫鬟,也找到了自家良人。那锦张显倒不是负心之人,如今身居高位,仍然就要迎娶玉钏儿进门,还是正房之位。

    这也是玉钏儿陪自己的最后一程了…………

    李师师美目流转,顾盼屋中最后一眼。本来还念着这里自己那些心爱之物。但是现在,却一件也不想带上了。就和过去彻底告别也罢,从此天地之大,江湖之远,总有自家一个弱女子容身的所在罢?

    秋波流转之间,似乎看到门口处有一身影悄然而立,如今心如死灰的李师师却随意滑过。

    突然之间,李师师一双明眸又猛的转回来,紧接着抬袖掩住小口,发出一声低低惊呼。

    门口珠帘卷起,一锦袍男子报臂而立,玉带紧紧束腰,越发显得他身形挺拔。他未曾戴冠,只是一领方巾束发。鬓边星星点点全是白发,略有萧然之色。可一双眼睛,还是那般明亮锐利。

    不是如今大宋燕王萧言,又能是谁?(未完待续。。)

    PS:  这一个大章节,牵连极广,伏线又多,构思起来极费心力,昨天又没肿么睡好…………这一章就这么多了,抱歉则个。还是厚颜求一下保底月票。激励奥斯卡这个月奋发努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