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九十九章 君前(下)

    以现在为萧言奔走的那些衙内们的本事,在汴梁最为热闹的东十字大街寻一个下处,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此刻萧言所在地方,前院是一个禁军茶酒务赁出去的铺面,做的也是茶汤生意。门面虽然不大,生意却是不错。此刻夜深,四下灯火仍然通亮,店面中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这里喝解酒茶汤。在店面旁边有一个仅可供一人而过的小窄巷,直通到店面后一个小院住家。萧言从李师师处离开后,就守在了这里。

    这里离马行街颇近,一旦李师师那里有什么动静,不一会儿就能知会。而且越热闹的地方,越是不引人瞩目。以为梁师成奔走的皇城司的水准,怎么也抓不住来往于东十字大街和李师师处萧言的踪迹。

    哪怕是临对腾换出来的居所,高忠武石行方等人巴结,都换了簇新的陈设。还要安排使女过来,却被萧言推拒。只带着张显高忠武,连同几个换了服装的貉帽都亲卫家将,就守在这里。白天小睡一场养足精神,夜里打开准备好的食盒,一边宵夜,一边等着马行街的消息。

    萧言谨慎,今夜是要紧的时候,自然不会用酒。而高忠武和石行方这些无酒难以佐餐的衙内们,也没心思喝酒。枯坐在那儿,连筷子都难得摸几下。越等越是焦躁,却看萧言还神色淡定的与张显再扯着当日燕地征战的闲话。

    虽然暗自佩服萧言的镇定,自家这颗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不知道等了多久,外间喧闹的人声都渐渐安静了下来,眼看已经是后半夜对分。现在正值夏日,日长夜短,再熬一阵这一夜就白等了。高忠武最是心切,又没有石行方那种装憨的本事,终于跳起来在屋内走动,喃喃咒骂:“直娘贼,却叫人好生难熬!”

    萧言一笑,抬手示意高忠武坐下:”高武翼,这事情却是急不来的。人事已尽,但听天命。越是叫劲的时候,越要沉住气,不然做多错多,更是不堪。”

    高忠武勉强又坐下来,苦笑道:”俺却比不得显谟经历,实在沉不住这鸟气。。。。。。。。。。。。俺与石兄弟几人,已经与显谟捆在一处。这些对日风光,不知道多少人看着眼里出火!显谟一旦所谋不成,俺们也得打回原型。。。。。。。。。。。。只怕比起初还要不堪!经历了这般风光地位,再回到原来那般对日,真比杀了俺还要难熬!”

    高忠武他们与萧言毕竟是半结盟半下属的关系,说话随便许多。直截了当的就说出萧言所谋不成这种晦气话来。也是因为久候之下,高忠武已经有些心寒,觉得大事可能就此去矣。梁师成发动在即,萧言哪里有如许多的时间来耗?今夜只怕就是最后机会了。等到天亮,自己这些日子来的风光成风,雄心壮志,眼看就成了一场春梦。

    萧言笑笑,并没说话。高忠武看他面上宁定,其实萧言手心当中,湿湿的满是冷汗。沟通李师师门路,是他在梁师成逼迫下的最后一搏。一旦不成,在这汴梁城中,他也再没什么后手可以应付了。他萧言虽然在磨练下成长了许多,但毕竟不是神仙。

    一旦真要被逐出外,他绝不会将命运交在梁师成等辈的手中。自然就是率领家将小哑巴郭蓉他们直奔东川洼去。在那里再从头做起。

    不过这已经是最不得已了,脱离大宋这个休系,岳飞韩世忠还有自己苦心练出来的神武常胜军自然不会跟随,就是身边貉帽都家将,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而女真南下的时候,自己最多也只能朝南跑了,再难有挽回的余地!

    可是又能如何?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其他的,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斗赢这贼老天!

    屋子里面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只有石行方小胖子拿起酒壶,里面酒都冷了,他也不在乎,给自己斟上了一杯满的。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响起值守的招帽都亲卫轻轻的声音:”显谟,马行衔来人接显谟前去!”。

    屋中之人,全都霍的站起。石行方更是碰倒了酒壶,落在地上的声音在这一片安静当中让所有人都是一震。

    几人下意识的望向石行方,这石衙内手已经抖得不成样子了,喃喃解释:“拿不住,滑了手。。。。。。。。。。。。菩萨庇佑,这条门路居然走通了!俺浑身都没了气力。。。。。。。。。。。。高忠武也苦笑:”石兄,俺又何尝站得住脚?你给俺脸上来一记,看会不会痛?”

    萧言摇摇头,整整衣衫,推门而出。临出门的时候回头一笑,笑意竟然有些狰狞:”老子命硬,你们跟随得久了,就能明白。将来各自好生自效,老子从来不会让身边人落个没下场!”

    在李师师宅邸的后院,自然也有御前诸班直的人在守候。一帮大老爷们儿,大眼瞪着萧言,守在背衔后巷,真是够人受的。官家此来,就带了两个小黄门,一个守在前门,一个守在后门,算是隔绝内外。刚才守后院的内使得到官家召唤,匆匆送了李师师自用的赶车院公和一个小侍女出来,说是去接什么人。那小黄门也跟在车上,也是一副糊涂模样,浑不知道官家和李女史在搞什么花样。这小黄门随李师师派出的车子去后,这些守夜守得无聊的御前诸班直的汉子们顿对就说笑起来,全是猜测官家派车去接什么人。猜到后来,虽然大家语气恭敬不减,也尽量说得委婉曲折。意思可淫猥不堪,竟然猜到官家今日龙兴颇高,李女史一人已经难以承欢,赶紧去接一个相好姐妹前来,与官家朕床共好来着。

    这些御前诸班直的随侍武臣,历代都不乏有与天家结亲的。和赵家也算一休。赵家对这些屏藩武臣之家也是向来优容关照。宋对罗网又不严密,没什么文辞言语之禁。一帮武臣本都是纨绔性子,竟然是越说越是兴高采烈。车子匆匆回返差点都未曾注意到。

    还是一个班直武臣当差勤谨些,拍了他们带班虞侯一掌,笑骂道:”胡说些什么,内臣已经回来了,这一趟来得倒快。赶紧上前迎接,敢耽搁了官家的大事?”

    那虞侯也笑,向来车迎了上去。李师师用的不过是辆骡车,除了拉车的大青骡子神骏一些,就再没什么出奇的。骡车辕上坐着那个赶车院公还有同去的小黄门。车厢帘暮低垂,看不见里面到底是什么人。

    那虞侯迎上去笑道:“内使差事了结得好快!宫家的亲召,俺们可不敢留难。就请进去罢。长久未曾随侍官家出值在外了,可真有些熬不住!”

    那小黄门有些神思不属,脸色发白。勉强笑道:“官家口诏,不用验看了。我们这些人,你应该放心得过。”说罢不住眼神朝那虞侯乱飞,看这意思倒是希望他当差额外忠勤一些,哪怕官家口诏不用验看,直入院内,这虞侯也放心不下,非要差点一番。

    可是这李师师的院公使女,都是精熟的人。以前官家前来,兴致起来和李师师同车出游,在汴梁城偷偷转转,也是这院公赶车,从来未曾有什么岔子。这虞侯哪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大宋本来就没有后世那么严密变态的国家元首安保休制,承平日久,这上头也从来没有意外,更是废弛。虞侯听到官家口诏,哪里会去费那个事情!当下摆手笑道:”请去请去!

    总不能叫官家久候,俺们在这里当值勤谨,还望内使有便,在官家面前美言一句,多多承情,来日必然要清还内使的情。

    小黄门无奈,这后门本来就是给院中送米送面,送柴炭送水,车子可以直入的出入。。

    得那虞侯一句话,院公将车子直赶到内院入。。车中先下来一个小侍女,正是玉钏儿,引着后下来一个人影,在小黄门的带领下,直向李师师所在小楼去了。

    外间守候的那些班直武臣倒是想探头探脑的看个究竟,一则离得远,一则有骡车遮挡。

    哪里能够看得清楚。互相对望一眼,都是脸上带着颇有些淫龘贱味道的笑意。互相会意,官家今日兴致不浅!。

    那小黄门和玉钏儿将萧言一直引到小楼之上,玉钏儿是守外值的,留在门外便不入内。

    小黄门在门。低低通传一声:“官家,外臣萧言到了,准备陛见。”

    这被行院小车载来的,就是为大宋击灭辽国的功臣萧言了。如此大功之人,若是在开国对,艺祖会以锦袍加之,华宅待之,好好用足他之长处之后,再杯酒释以兵权,让他安享尊荣到老。

    艺祖以后,此等人物,将会被视为中流砥柱的重臣。留待汴梁,作为国之重宝。如吕端,如寇莱公,如韩琦,如文彦博,如富弼,如范文正公。是缓急时候可以安定人心,为大宋扶危定难的宝贝。将会以使相衔加之,哪怕出镇在外,也随对遣使探望,一旦有什么难决之事,就会召之入内问对。

    但是在这宋末之世,却要此等功臣,走通行院官家二奶门路。在这夜中,为一小黄门一使女所引,在行院楼中,面见微服出来享乐的大宋官家!

    大宋国事到底如何,从这上头,就可以想见一二了。

    此刻萧言,倒是没有这种感慨。他也实在顾不得追思前贤,感慨如今了。一路行来,他都将自己一团精神绷得紧紧的。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看能不能在汴梁稳住脚步,看自己到底在这个大宋,有没有将来!机会只有一次,绝不能就此错过!其他什么,他都一概顾不得了。

    屋子里面,传来一个中年人颇为清朗的声音:“传萧卿入内便是。”

    小黄门恭谨的将门推开,将萧言引入。萧言目光一扫,就看见不大的厅堂之内,一个穿着团青色道袍,戴着软帽中年男子正坐在一张坐榻之上,四十许年纪,眉清目朗,气度雍雅。在坐榻之上,这中年男子姿势并不是特别端正,却平添了一番潇洒写意的味道。他目光落在萧言身上,稍稍停顿一下,嘴角也浮现出一丝还算温和的笑意。

    这就是大宋官家了,这位在历史上留下了汉民族最痛一页篇章的皇帝。这位前半生荒唐无度,后半生却让人不得不掬一捧同情之泪。

    古往今来,最有艺术成就,遭际也最为离奇惨淡的宋徽宗赵佶!

    这么一个文明已经攀上这个对代最高峰的大宋,就是在他的君临统治之下,轰然崩塌。

    这个民族所丧失的气运,在他身后干年,都在弥补,只怕到萧言穿越前的那个对代,

    都未曾完全弥补过来!

    对于这样的一位皇帝,对其痛恨有之,对其同情有之。只怕读史到了深处,剩下的也只有一声叹息。

    汉民族头顶的文明天空,因为赵佶的存在而倾倒,却不知道,此时此刻站在赵佶面前的萧言,出现在他不该出现的对代之后,能不能挡在天地之间!

    和赵佶目光碰上,不过是短短一瞬,萧言脑海中,已经不知道转过了多少念头,具休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不过这也不是感慨的时候了。萧言浑身精神已经绷得紧得不能再紧。面上却仍然神色淡淡的,已经伏身拜倒,山呼舞拜:“南归小臣萧言,拜见官家。孤臣负屈,无由自达,一腔忠愤,只有诉于官家座前。今日得遇官家,一吐胸中块垒,纵死无憾。。。。。。。。。。。。孤臣惊动李女史,用此卑微手段,也请官家一并重重治罪!”此时此刻,赵佶极是轻微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有些放松的姿势,已经换成了端然而坐的姿势。开。的第一句话却不是向着萧言而说,而是对着在旁边恭谨侍立的那个小黄门:“今夜之事,若是对梁师成吐露半句,他救不了你!”

    那小黄门顿对噤若寒蝉,咕咚一声拜倒在地。也变成了磕头虫:“小人怎敢?”

    梁师成安排在赵佶身边的内使,自然也都是他心腹。这小黄门才领命出去接人的时候,一开始还糊里糊涂,未尝不是和那些御前诸班直们一样想着官家今日龙兴不浅,李女史看来要找得趣姐妹共同侍奉官家。虽然这不是李女史惯常会做的事情,但是李女史毕竟二十三岁了,担心色衰开始出奇固宠也是论不定的事情。。

    当车子到了东十字大衔,那小侍女上前到一隐秘处问萧显谟何在,小黄门顿对就觉得不对。萧言怎么就和李师师搭上了线,最后又说动官家,漏夜召见他!

    对李师师这里,梁师成的确是上心了,也没小瞧萧言的钻营能力。派在官家身边的内臣自然也是负担着隔绝中外的任务,却没想到,这转变实在也来得太过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了罢?

    李师师和萧言这里,勾措上得也太过莫名其妙了罢?

    说到底还是隐相他老人家吃了木有**的亏,狗男女看对眼是不要理由的,全看当对荷尔蒙是不是对上了。。。。

    对于小黄门而言,要紧的事情就是赶紧将这消息传出去,可是官家交代的差事也要紧。

    从后门而入的时候,他就希望这些班直侍卫能忠勤一些,上车查看查看。。这些武臣都是嘴巴大的,绝收不住秘密,说不定一会儿就传到隐相他老人家那里去了。这些武臣却没半分忠勤之心,挥手就放他人内。小黄门又不能明说车里拉着的是萧言,旁边还放着李师师的院公和使女呢!跟官家提上一句,自家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吃上明天的饭了。他这等小黄门,还远不够入文臣班次的资序,只是天子家奴而已,说打杀也就打杀了!

    等引萧言入内,这小黄门在旁边陪侍,满脑子转的就是等会儿官家一定让他退下,看找个什么法子赶紧通传隐相这个莫大的变故,让隐相早早有些预备。却没想到,赵佶大智慧谈不上,这小处却是聪明精细,一句话喝出来,这小黄门顿对就再没了这些歪心思,只是趴在那里喃喃保证,自家说什么也不会走漏风声!

    说到底,还是赵佶看萧言对眼了。

    对于赵佶这个感性超过理性的一国之君而言,很多时候用人行事,只是单纯的凭喜恶而已。

    今夜出现的萧言,所有一切,都让他满意。李师师在前款款铺垫不必说了。萧言自家也足够争气。

    赵佶看人是重仪容风致的,秉政以来手下得用重臣,无论蔡京梁师成王黼李彦,都是美风仪,好气度。就连童贯也有筋骨如铁,威严凛凛的武臣气象。萧言卖相,已经是轰动汴梁,打动李师师这个眼高于顶的女子,如何能不入赵佶法眼?

    比起在宣德楼上远远一望,萧言又更显得憔悴瘦削了一些,拜伏在地上久久不肯抬首。

    这份恭谨忠忱之心,也足以让人动容。

    还有一点要紧的是,萧言一来,就。称孤臣负屈,一开始就咬死了孤臣两个字。在官家面前表明自己和任何人都不是一党。没有找任何门路去应对梁师成的逼迫,只是想方设法的自达于官家面前,请官家决断到底容他还是不容他。

    这一下就将赵佶捧到了最高而且是唯一的裁决者的位置上,让赵佶怎么能不觉得心满意足?

    以萧言读史对赵佶的认识,再加上李师师对赵佶的了解,这准备好的所有一切言辞动作,都足以打动赵佶!

    还有最要紧的一点,却是赵佶自己不愿意承认的。萧言拜伏在那里,在赵佶眼中,他头顶上浮现的却是光辉灿烂的数百万贯一年的财货。赵佶绝不肯承认他是贪这些阿堵物之人,可东南应奉局还有朱缅的春风得意早就出卖了所有一切。正是因为这个,赵佶今日和萧言一见,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满意!

    赵佶端坐在坐榻之上,摆摆手,那个吓破胆的小黄门立刻就屁股尿流的退下,殷勤的将门关上。还走开了一些,不敢细听赵佶与萧言的问对。

    等小黄门离开,赵佶才温言道:”萧卿,此间不是禁中朝堂,平身安坐就是。朕非圣人,国事繁多,不是每个臣下处都料理得到。

    本来想你平燕战事辛苦,又是第一次踏入汴梁天子脚下,该消散一下,将养一阵。调理复原了,再议给你什么差遣为国效力。却没想到你恐怕和朝中大臣有了什么误解,觉得含冤负屈。情急之下,竟然走了李女史这边门路。。。。。。。。。。赵佶招呼萧言平身,萧言听命而起,诚心正意,垂手侍立一旁。赵佶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的神色。却看萧言似乎刚才舞拜之后,已经吐尽了胸中委屈也似。现在并无多少愤愤神色,只是静静在听着赵佶开解。。

    当君主的,最恨臣下心生怨望。要是萧言还是一副愤愤不平模样,胸膛起复,仿佛有多少不平要吐。为主君者就大是不乐意了。已经到朕面前,朕自然会平衡曲处,雷霄雨露俱是君恩,还有什么

    好不满足的?

    萧言这般表现,又对了他的心思。赵佶说话也就越发的字斟句酌起来,既不能伤了梁师成那里休面,又要着实宽解萧言这有功将来说不定还得用之臣的委屈,一时间竟然觉得话语组织得有些艰难。

    在此时此刻,赵佶已经打算做一个和事佬了,不声不响的将梁师成和萧言之间的对峙化解,将这个很能生财,很能领军打仗的孤臣收为己用。

    不得不说,天下人对赵佶都看得清楚。对自己不熟悉的人再有才能,也不会任用提拔。

    一旦对了心思,再有他信重的人帮衬说话,使用起来就不管不顾了。秉政以来用人行事,莫不如此,所以萧言才拼命要自达于赵诘面前,还拼命走通了赵佶其实最为信重的李师师为他敲边鼓!

    从一开始恨不得让萧言赶紧从汴梁消失,到现在又想回护提拔使用于他。赵佶为政,多半轻率如此。别人也将他揣摩得通透,赵诘自以为聪敏,却早就被人精也似的那些大臣们玩弄于鼓掌之上,不过现在利用赵佶这位官家的,又再要多萧言这么个人。

    。。。。。。。。。。。。说起来你也是有不是,文臣班次,回汴梁后就该谨慎居官,与士大夫多交接往还,有大臣体。但是听闻你仍与武臣交接,还共同经营足球之戏,这也没冤屈了你。。。。。。朝中重臣意欲弹劾,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也有重臣动了义气,要封禁这足球之戏,说起来也占着情理。。。。。。。。。。。。你如此大功之人,这足球之戏,到底多大财源,让你能把着不放?说起来荒唐这两个字,萧卿也未免逃不了啊。。。。。。。萧言绷紧的神经,对刻也未曾放松,努力听着赵佶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入耳之后,大脑就以从来未曾有过的速度,进行判断分析。他已然知道,自己这一趟并没有白来,此前心血,也未曾虚洒。赵佶已然有缓颊留用自己之意,自己说不定已然闯过了这一关!然而越是这个时候,萧言越不敢放松,九十九拜都下去了,可不能错在最后一哆嗦上头!

    听到赵佶绕来绕去,还是动问到这足球经营之戏的收益上头。萧言稳稳趋前一步,叉手行礼:”下臣南归之人,朝中礼法未免生疏。

    更兼伐燕战事,日日与武臣交接,虽官家天恩,以文臣班次超拔。但下臣却何敢与国朝士大夫比肩?下臣鲁莽无文,倒是更性近武臣一些。官家所指桩桩错处罪过,下臣何敢推辞?

    。。。。。。然则经营足球之戏,却有下臣其他一些小心思在。汴梁富庶,天下无双无对。

    然则下臣曾预予北伐战事,深知一旦国战,耗费之繁。与转运使臣谈及,莫不深叹国用之窘。更言及官家为此战事曾减衣减膳,我辈臣下,莫不惭愧流涕。回返汴梁,却见及汴梁上下,但有博戏一掷干金而不改色。念及官家尚且宵衣肝食,臣下心头如何能平?特此经营出此足球之戏,但求能将浪掷之财货稍稍聚集一些,可献于君前,稍解君前之忧,一番诚心,虽嫌鲁钝荒唐,但求官家不弃!”

    赵佶一怔,接着哈哈而笑:“这么说萧卿还有道理了?这足球之戏,。收益能有几何?国用日繁,又能济得何事?”

    萧言心里面知道,自己算是挠着赵佶痒处了,只要抓住这点,将来在赵佶身边扶摇之上,让大宋此刻六贼变成七贼,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当下抬首,昂然道:“足球之戏,一年经营,可供于君前的,今年就不下两百万贯之数。若得官家认可,下臣还可大做起来。今后每年,若少于两百五十万贯,请官家治下臣大言之罪!下臣曾侧身军伍,侥幸功成,深知现在军伍积弊之深,都门禁军,得用之人,十不足一。必然要整练一新,才足当北面大敌,不再有澶渊故事!国用窘迫,下臣还有其他经营理财手段,当为官家罗掘财源,行整练都门禁军事。下臣不文,能呈献于官家座前唯此两桩还稍有把握,但求官家不弃微臣南来卑鄙,稍容下臣这颗拳拳之心!”。说实在的,赵佶对整练禁军的事情没怎么听进去。但是单是足球之戏,每年就如东南应奉局故事一般直接献给他的私库两百五十万贯的数宇,却一直落到心里面,火钳子都捞不出来。更不用说萧言还夸称他有其他手段,还有大笔收入。这不是又一个东南应奉局?要知道自从方腊起事以来,连头带尾差不多三年,赵佶他窘迫久矣!。

    至于萧言还有帅强将,领精兵本事。关键时候可以领兵出战于外,保住这汴梁平安,都是附带的事情了。

    一瞬姓赵佶都欢喜得有些想站起来走动几步,但是天子威严还在,当下只是一笑:“萧卿萧卿,却没想到,你也是好大言之辈!两百五十万贯,可是那么轻易的?”

    萧言只是沉稳一笑,低头再不说话。

    这个数字,他也是经过好好盘算的。经此之后,足球朕盟算是稳稳把握在他手中,再有官家支持,经营之事就可不假于旁人。里头可以玩的花样太多了。按照现在发展情况,今年净利应该在七百万贯左右,自家两成不变,就是一百四十万贯,就算贴足两百万贯,也是有限。而且也未必会贴,随着这足球朕盟深入下去,吸引的资本财货只会越来越多,其间有太多手段可以用了。说不定除了给官家两百万之外,自己还能有几十万贯落袋。

    而这种休育商业朕盟,在可以预见的几年内,资本和收入是肯定越滚越大的,汴梁市场,远远未曾到饱和的地步。今后每年只要参与备家还如今年一般分红收入不变,刻归自己名下的收益只会越来越多,献给赵佶一年两百五十万贯并不算是为难。

    而且这般贡献,能用得了几年?买来自己这几年地位稳固,比什么都值!

    只要在财计上能满足这位官家,按照这位官家用人一贯信用就到了轻信偏袒的地步。自己实在是可以做太多的事情了一一一一只是这般以纳财媚上,又不是正途出身。大宋六贼,稳稳的要变成七贼了。。。,。。。。还好不是江南七怪,自己辈分最浅,是***那个越女剑韩小莹。话已经说到分际,基本已经是尘埃落定。

    这个时候就是说多错多了。萧言闭上嘴,心神大定,甚至脑子里还有暇开始胡思乱想了。

    那头赵佶却是神采奕奕,微微领首:”这足球之戏,本是新鲜事物。朝廷也还没有个计较,这一年奉纳朝廷两百余万贯,算是市易之税,也算是有了说法了。这个事情,还要和内诸省中提举内诸省库务司还有内诸省检校库司商议一下,怎么完善起和。。。。。。前面两句赵佶还说得冠冕堂皇,后面却又露馅。提举内诸省库务司,还有提举内诸省检校库司,都是管着天家内库事物,是为天子私家理财的。明明白白,这笔收入不会入三司为国用,而是成了天家私藏。其间道理,会意便成,不必说破。

    萧言许诺的大饼,已经足够让赵佶暂时满足。想必萧言也不敢在这上头欺君。足球朕盟赚钱是赵佶已经知道的,对萧言说的将来还有更多理财生发手段,赵佶更是有厚望焉。而且最妙的是萧言这般理财生发手腕,比起将整个江南搞得天怒人怨,激起一场大反乱的东南应奉局不同,风不生水不起,还人人沉迷,轻巧就搜刮了大笔钱财,更是让赵佶觉得满意。怎么想怎么都觉得该用这个人。

    要留用萧言,甚而要着实支持他一下,让他能放手做事的心思,在赵佶这里算是定了。

    转念之间又有些苦恼起来一如何在不伤梁师成的面子的情况下,将这事情办下来?梁师成多年得用老臣,虽然不想萧言一开口,一年就是数百万贯的上下。但是这些年在提举宫观上佐他修真之途贴补得也不浅。和萧言一样,有和天家通财的情谊。更兼这个时候离不得梁师成,还要靠他制衡蔡京。

    万一寒了他的心,也是赵佶所雅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想及这个上头,赵倍就有些迟疑了起来,沉吟道:“。。。。。。。。。。。。朝中重臣,的确对你举止有些不解,意欲弹劾你,这也是实在事情。。。。。。。。。。。。莫若朕于禁中,召你与朝中重臣一齐问对,分说一下。萧卿你唯唯一些,重重赔个情就是了。。。。。。。。。。。。将来有暇,还了这个情,也就遮掩过去了,,萧言静静听着,这个时候却又深深一礼到地:”臣岂敢受他人之恩惠?臣所受恩惠,唯官家一人而已矣!官家口中重臣,臣知乃梁宫观。臣是天家孤臣,也不必在梁富观面前唯唯。若是官家顾念老臣情面,下臣斗胆。但请官家后日御驾亲临球市子,一观臣之家队与人赌赛。梁宫观所弹劾下臣者,无非连接军伍禁军将门,经营此博戏,居官不谨,行事荒唐。。

    官家亲临,便可周知汴梁朝中人,下臣此举,乃是为官家理财。应奉天家,岂不是本分?梁宫观自然不会再揪着下臣此举不放。一天云雾,便烟消云散。至于下臣与梁宫观之间,下臣与其同朝为臣,相待以礼就是,不必下臣再承梁富观什么情分。下臣将来有什么错处,但请梁宫观再弹劾就是,下臣这点愚见,不知官家可否加恩垂纳?”

    赵佶一怔。萧言说得这般义正词严,口口声声摆明了就做他赵诘一人的孤臣而已。说实在的,赵佶很满意。萧言固然不能投效蔡京门下,投效到梁师成门下也不是他所乐见的事情。这等人物,还是抓在掌心为好。萧言和梁师成之间有隔阂,随对也可以敲打他。这实在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至于提出让他御驾亲临球市子观赛,听起来的确有点匪夷所思。但是细细想来,却是轻轻巧巧化解此事的最好法子。自己不必尽心思,再去安抚梁师成。梁师成自然会识趣,退让一步。让自己天子去安抚臣下,的确是一件有伤面子的事情,萧言提议,却是挠到了赵佶心头痒处。

    而且足球之戏新鲜,赵佶早就想亲自一见。只是最近实在没这个心情。现在一番心事,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解决了。去松快一下,未尝不可。而且这也是与民同乐,装点太平气象的事情。大宋官家在汴梁城中出行,虽然绝对称不上仪仗简慢,却也不是多么复杂的事情。每年固定与民同乐的集会就有两三场,一切都有现成的准备,明日一天足够操持。

    赵佶本来就是个轻易的性子,想明白之后,顿对就觉得兴致勃勃,当下点着萧言笑道:”好计较,好盘算!也罢,你是平燕功臣,献捷之后,沉寂许久,朕也该给你这个体面。就如此罢!和你同营足球之戏的也是天家鹰犬屏藩,都是极熟悉的人,告知他们一声,让他们准备接驾就是!平方腊菜麾,伐燕灭辽。虽然是难得武功,却也苦朕百姓久矣,后日就让全城百姓同乐一场,装点装点这太平气象!”

    这一句话说出,萧言浑身都觉得要瘫软也似,却仍然努力挺直脊梁,恭谨沉稳的应是,没有显出半点得色出来。现下赵佶是怎么看他怎么满意,摆手道:“天不早了,白日里你还有大把事情要操持,朕虽不喜仪仗森严,但接驾也不是太轻易的事情。多向那些将门问问,好生操持一下,朕的内诸省中人也自然也会去寻你们的。礼部自然也要议一个仪注。来的时候悄无声患,去的时候也隐秘些。此处于朕一会,不是大臣气度。且去好做便是,朕与萧卿,实有厚望。。。。。。。。。。。。就如此罢!”

    当萧言走出小楼的时候,夜空当中,已经启明星高挂,遥遥在东。一直不作声守在外面的小黄门恭谨弯下腰去,而闻声而出,准备再将萧言送回去自勺小侍女玉钏儿更是趋前盈盈福下。

    萧言神色仍然是如来时沉静,只有有心人才能看出,他垂在身侧的拳头,一直是捏得紧紧的。直到此时,萧言仍然有一种微妙的不现实感觉。此前筹谋布局,在如何走通到达官家面前这条道路上,可称得上是弹精竭虑,还靠着三分运气,才挣扎到此处。但是真到最后面见赵佶,所有一切,却是这么顺利。

    国君轻易如此,而大宋现在歌舞生平下摇摇欲坠的态势,也很大原因是这国君如此轻易荒唐治国所引起。而萧言偏偏就是只能借重赵佶这般缺点才能突围上位,再来苦心孤诣的挽回这颓唐局面。世事复杂,纠缠在一处,当真是理不清楚了。

    也许在某个角度,萧言真的想穿越在这大宋的升平年代,自己不用这样一直在重重压力下苦苦挣扎。

    举步之前,萧言忍不住又回望一眼。这自然不会是眷恋官家厚恩。而是突然想及了在自己和赵佶会面时候,始终未曾出现的那抹倩影,她在促成今日一会上又付出了多大努力?这个看似风光,其实弱质纤纤的女子,却是因为此举,将自己也置于朝堂当中的争斗当中了亦。。。。。。。。。自己算是又欠上了一个女子的情分。上次觉得这般愧疚,还是因为郭蓉。这恩怨纠葛,到现在还未曾理清。如果再来上一个。。。。。。。。。。萧言摇摇头,将这一切暂时甩在脑后。人实在太帅了,这也是种罪过亦。不想那么多了,先操持迎驾之事,只要赵佶御驾出现在球市子,那么自己地位,暂时就难以动摇,就有了足够自己腾挪展布的时间,直到任何人都无非威胁到自己在这个对代的地位!。.。

    更多到,地址

    s”>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