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一百一十五章 杀声咽(五)

    易县城墙之上,刘保忠身形如一座山峰一般,默然挺立。

    北面南面女真攻势,就如一重重巨浪一般,拍击在城外军寨组成的防线之上。城墙护城河外,军寨防线内侧,则是数百骑盔缨火红的甲士,也在默然等候着出击的那一刻。

    女真东路军将攻势集中在易县城,而且从一开始就拿出了破釜沉舟的架势。其间原因,刘保忠有点弄不明白。

    不过对于河北战事而言,这样反而是好事。女真顿重兵于易县城之前,只要余江的援助能源源不绝而至,双方就在这易县城下对耗就是。拖的时间越长,对于整个战局越好!

    只是女真人攻势如此凶猛,纵然自己下定决心要凭借此城消耗女真军马,这样的攻势下,却不知道能坚持多久?直娘贼,这些女真鞑子不仅野战不凡,攻城也能打得这般硬这般狠!

    不管了,直娘贼的想那么多做甚。女真鞑子要拼命,俺们就陪着他们拼命就是!

    刘保忠定定的看了一阵战局,突然大声下令:“让城下骑军准备!让杨再兴这厮卖力一点,无论如何城外军寨不能这么快就丢掉!”

    ~~~~~~~~~~~~~~~~~~~~~~~~~~~~~~~~~~~~~~~~~~~~~~~~~~~~~~~~~~~~~~~~~~~~~~~~~~~~~~~~~~~~~~~~~~~~~~~~~~

    城北六处军寨前的战事,已然进入了短兵相接的惨酷局面。

    最大的主寨处,一两百把长矛沿着寨栅不住吞吐。每一进退,都带出了大蓬污血,就有多少尸身重重的倒在寨栅之前。

    而围着军寨的女真辅军与部族军。同样拼命的将手中兵刃递入寨栅缝隙之中。寨中也不住传来痛呼闷哼之声,不时有步战甲士倒地。然后被民夫们扯入草厂之中,射士丢下弩机抓起长矛又补上空缺,然后拼命的就将长矛朝外捅刺。

    留给刘保忠经营易县城防的时间的确太少,虽然匆匆赶建起来拱卫城墙的军寨。但是寨栅不高不厚,并且没有床弩等重型守具,各种辅助防御设施也来不及赶建。女真军马只要舍得拼出人命,就能越过壕沟直薄寨墙之前,开始对守军造成杀伤!

    双方怒吼着叫骂着对刺着,隔着寨栅双方猬集在一处,都红了眼睛。尸身层层堆叠而起。在某些地方已经有了半人高度。

    突然之间,女真军马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一段寨栅处,在双方互捅了一阵之后,几名宋军甲士都倒地不起,而一时间补位之人也没来得及赶上!

    几名部族军中勇士怒吼着攀住寨栅,被后面人推挤翻越而过。落地之后就砍倒了两名过来救援伤号的民夫。更多女真步军翻过寨栅。想抢下更大的立足之地。

    寨中那名指挥使正在旁边杀得浑身是血,发现这边防线溃了一角,顿时大呼着带领身边几名甲士迎上。

    四五把长矛逼过去,转眼就将两名翻入寨内的部族军勇士捅了个对穿。而那些部族军战士哪怕被长矛捅了个透心凉,还圆睁着双眼死死抓住长矛,让宋军甲士抽拔不得。

    在这个指挥使带领之下,更多的甲士甚至民夫都捡起长矛朝着这边逼过来。围成一个半圆阵型。就是一阵 不分青红皂白的长矛乱刺。

    翻越寨栅而入的女真军马。在这样的长矛阵下纷纷惨叫倒地,可后面人潮还在源源不绝越过寨栅而入。后来落下之人。落足之处,都是软绵绵的尸身!

    女真军马在寨中抢下的这一块落脚之地,怎么样都无法扩大,还在不断的消耗着奋勇先登勇士的性命。寨栅之外,已经有苍头弹压上前,用粗绳拴住了一根根木头,几十名女真步军,不分是苍头弹压还是部族军,红着眼睛拿着吃奶的气力就拼命朝外拉拽!更有人操着鹤嘴锄和不拘什么器具,在拼命的刨着寨栅下的基土,眼见着一根根深深埋入土中将半的木头,就这样被拉扯松动!

    领兵堵御缺口的指挥使看着寨栅就要被破开一个大缺口,眼睛也红了。大呼一声:“拼死了也罢!就这样丢了军寨,没脸回去见刘将主!”

    呼喊声中,他挺着长矛,率先上前。一矛就将一名挥舞着长刀接连磕开两把长矛的部族军壮汉钉在地上。不及拔出长矛就撒手抽剑,剑光卷动,没头没脑的就杀了进去!

    在这指挥使的带动之下,周遭甲士民夫也纷纷舍死忘生的上前。长矛乱捅,短兵乱挥。血光飞溅之中全是女真军马的惨叫之声,翻越抢入寨中的数十名女真军马被刺得砍得如血葫芦一般,地上尸身转眼又高了一层。

    眼见得就已经将这些抢入寨中的女真军马就要绞杀干净,那指挥使已经抢到寨栅之前,弯腰就要捡起一把长矛,继续将围攻女真军马捅开去。这个时候,就见泥土翻涌,在女真军马的大声呼喊之中,十几根寨栅生生从土中拔了出来,向外飞散!

    无数女真步军顿时就从这个缺口涌入,无数把兵刃拼命的递过来。那名指挥使已然拾起长矛,狠狠的捅翻了一人之后,就这样被淹没!

    ~~~~~~~~~~~~~~~~~~~~~~~~~~~~~~~~~~~~~~~~~~~~~~~~~~~~~~~~~~~~~~~~~~~~~~~~~~~~~~~~~~~~~~~~~~~~~~~~~~~~~~~~~~~

    在军寨之后约两三百步的距离之外,杨再兴一直在按捺着性子等待着出击时机。

    依着他的性子,早就在女真步军涌上来之前,就要冲杀而出。多杀一个女真鞑子就是一个女真鞑子。

    不过包括他在内的今日城外作战的大约一个指挥的骑军,都只能按照城上旗号行事。刘保忠虽然终于交给了杨再兴一个骑军指挥。却也狠狠的叮嘱了杨再兴。要是他敢于擅自行事,不管易县城打得多紧。多么缺人手,也要派人将他押送回代州大营去,让他运一辈子的粮草辎重!

    所以今日不管杨再兴再怎么临战之际就热血上涌,也只能死死勒住战马,站在骑阵前列,看着守寨弟兄们浴血苦战。

    女真鞑子大军半围易县城之后,从一开始就打得极硬。今日攻势更是猛烈。立马寨后,就看见女真人步军凭借着简陋的攻城器械,就这样一浪接着一浪的涌来。

    战场之上,伏尸处处。污血将土地都染得猩红。而女真鞑子步军就靠着血肉填出了过壕道路。直薄寨墙之前。在六处军寨之外,又想用性命填开这些军寨!

    军寨内外,喊杀声接地连天响动,惨叫哀嚎之声响彻云霄。而女真大阵中的鼓声又将这所有一切声响淹没,战场上血腥味已经浓烈得让人都喘不过气来。杨再兴只觉得眼睛里面都要喷出火星来,无数次的回头而望城北敌楼处高悬的旗号。

    直娘贼的什么时候才该俺们冲杀上去!

    就在最大那处军寨一处寨栅被毁,女真步军欢呼着蜂拥而入。而守寨指挥使战死之际。城北敌楼上旗号终于前倾,而天鹅声也在城楼处响动,一时间穿破女真人擂动的鼓声,直响彻战场!

    杨再兴大呼一声,猛踢马腹,也不看身后甲士是不是跟上,率先就冲杀了上去!

    而在战场对面。那大队森然而立的女真铁骑。距离军寨距离差不多也就是四五百步的样子。与杨再兴几乎同时动作,上千铁骑也催动战马。拼命涌动而前!

    ~~~~~~~~~~~~~~~~~~~~~~~~~~~~~~~~~~~~~~~~~~~~~~~~~~~~~~~~~~~~~~~~~~~~~~~~~~~~~~~~~~~~~~~~~~~~~~~~

    无数女真步军沿着打开的缺口涌入寨中,还有更多女真军马猬集在寨外,拼命的摇动着其他寨栅,想开出更多的缺口来。

    沿着这个突破口,双方已经拼杀在一起。寨中守军竭力从三面围上,挺着长矛想将女真军马戳回去。而女真军马就硬挺着这样的矛阵,也拼命想抢前杀散守军,彻底将这座军寨淹没。

    双方已经狠狠撞在了一处,互相捅刺着,扭打着,咒骂着。性命就这样在狭小空间内飞速的消耗。尸体层层叠叠纠缠在一处,落脚之处已经满是血泥。

    几名女真部族军勇士挥舞着盾牌冲杀在前,将一丛丛的长矛掀向高处,然后抢步杀入。转眼间就斩倒了几名甲士与民夫,大队涌入的女真步军吼声如雷,拼命的朝前涌动。而更多长矛刺过来,将那几名抢在前面的女真部族军勇士捅穿,但是尸身都被推挤得无法倒地,就如人肉盾牌一般顶在前面!

    双方步军都死死的挤在一起,已经拼杀到了最要紧的时候。而女真军马毕竟人多势众,眼看又有几处寨栅又要被掀开,这座军寨再也坚持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寨栅之外的女真步军突然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惊惶呼喊之声,就连女真大阵中的鼓声,都压之不住!

    在这惊惶呼喊声中,是马蹄如雷轰鸣。宋军甲士浑身血污,越过寨栅望去,就见数百盔缨血红的甲骑已然奔雷掣电一般赶至,马蹄翻飞,溅起的都是殷红血泥。正从侧面狠狠撞在这大队女真步军上,战马将人体撞飞踏倒,马上甲士兵刃飞舞,卷起一层层的血浪。女真人乱纷纷猬集在一处的步军,就这样一层层被摧垮!

    本来拼命涌向寨栅的大队女真步军,在付出了如此惨重伤亡,眼见胜利在望之际。突然遭到这样的骑军凶狠侧击,原本提着的一口气就彻底垮掉。无数步军哭喊着掉头就跑,不知道多少人自行践踏,又填入寨外壕沟之中。

    而在他们还未曾完全退过壕沟之际,从南面而来的女真铁骑大队又轰鸣而至。这么多退下来的步军又是被自家铁骑一阵践踏蹂躏,转眼间又多丢了百余条性命下来!

    杨再兴一次冲击之后。就已经血满甲胄,他一杆大枪最是灵活。冲阵之际左右翻飞,别的骑军最多踏翻一两个步军,再刺翻砍倒一两个。他大枪盘旋,冲杀一路却是挑翻了至少十四五名女真步军!

    这一次冲杀犹自觉得不过瘾,转头望去,女真大队铁骑又轰鸣如墙而至!

    杨再兴对着寨内大声呼喝:“准备弓弩!”

    不等寨中反应,杨再兴又招呼左右杀得浑身是血的甲骑:“俺们先当一阵!”

    数百甲骑调转马头,顿时就迎向南面。此刻一条围绕军寨的长壕,已经被土囊和血肉尸身填得战马可过。女真铁骑毫不停顿的越过长壕,而杨再兴率性带领宋军甲骑也迎了上去。在双方步军在军寨内外血战一场之后。现在又换了骑军对撞在一处狠狠厮杀!

    人喊马嘶之声,战马对撞之声,兵刃入肉之声,呼喊叫骂之声。沿着长壕又更为剧烈的爆发出来。双方甲骑纠缠在一处,也没有多少盘旋对冲的空间,就这样硬碰硬的厮杀,不时有人落马。让已经布满战场的尸身又更多了一层。

    而这个时候被骑军掩护住的军寨之中,伤损惨重的守军顾不得修补寨栅收拾死伤,忙不迭的又捡起弩机上弦,支架在寨栅之上。这短短时间内,外间拼死厮杀的双方骑军,已然是互相又消耗了几十名甲骑的性命!

    寨中一名都头,提起一面染血的铜锣猛然敲出金声响亮。而在外间厮杀的大队骑军之中。杨再兴已经又刺翻了四五名女真甲骑落马。并挑落一面女真谋克认旗。听见金声响亮,他大声呼喊:“走!”

    大枪翻飞之间。杨再兴已经冲开一条血路,一路之中,他不断挑翻逼退女真甲骑,马前竟无一合之敌。在他的援护之下,儿郎们越聚越多,最后形成洪流,撞开阵列斜刺里冲杀了出去!

    而在杨再兴他们大部脱离战场之际,军寨之中弩机牙发扳动之声又响成一片,木羽短矢飞射,当面一排女真甲骑又纷纷中矢落马!

    轮到消耗真女真铁骑的时候,女真军将就没这么大方了。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法再打了。当面有弩机如林,冒死冲击的话侧面还有杨再兴所部随时会回身侧击。领军女真谋克们纷纷呼喝,大队女真铁骑调转马头便撤,只留下战场上一片尸身狼藉。

    而杨再兴他们脱离战场之后,稍稍回顾一下,杨再兴大枪一指,这些宋军甲骑又鼓起气力,扑向另外一个眼看就要被攻破的军寨!

    今日厮杀,尚未结束。而来日厮杀,只会更加惨烈!

    ~~~~~~~~~~~~~~~~~~~~~~~~~~~~~~~~~~~~~~~~~~~~~~~~~~~~~~~~~~~~~~~~~~~~~~~~~~~~~~~~~~~~~~~~~~~~~~~~~~~~~~~~~

    夕阳如血,映照在易水之上,照得滔滔易水,一片血红。

    易县城外,一日厮杀终于结束。女真军马从南面和北面掀起的强攻之势终被打退,一日之中,女真苍头弹压和部族军这些步军伤损至少一两千人之上,真女真铁骑消耗也有二三百。

    战场之上,伏尸处处,到处都是歪七扭八的橹车丢弃在那儿。无数木羽短矢让血腥战场上似乎像是长了一层草出来。

    而城北六处今日作为女真人攻击重点的军寨,壕沟基本都被填平,寨栅破损大半,弩机损坏近半。近千守军能战之人仅剩四五百,一个骑军指挥也折损了近百骑。同样是损失惨重。

    双方只有哨骑还在战场上往来,互相都隔着两三百步距离,掩护着各自军马收拾战场。

    刘保忠在城墙上,就这样站了整整一天。

    虽然满心希望将尽可能多的女真军马吸引在易县城下,可是今日一战下来,损耗之重仍然超乎刘保忠的想象!

    易县毕竟不是防御设施完善的雄都大邑,而女真鞑子攻城之填性命之冷酷无情,打得之狠之硬,也不愧他们击灭辽国的威名!

    夕阳之中,女真人的军阵重重,直似无穷无尽。今日一天的伤亡损耗,对于这样一支大军,似乎只是无足轻重的事情罢了。

    而自己麾下军马,又经得起多久的消耗?

    更不用说女真人军阵深处,那一座座还在拼命赶制的巨大投石器械了!

    一时间刘保忠真有些想放弃易县,向南退去,依托河北雄城据守。

    可易县却放弃不得。

    对女真南下军马之战,最重要一点就是要隔绝女真东西两路军。太行八陉是重中之重。易县一边掩护着南面河北缘边,一边掩护着飞狐陉。如何能够舍弃?

    只有在这里拼死也罢!要让余江抽调援军上来,和女真鞑子耗到底!只要自己这条性命在,女真鞑子就别想越过易县一步!

    刘保忠暗自打定了主意,却又忍不住向西而望。却不知道燕王主持的对女真西路军的战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了局?

    燕王啊燕王,俺们能够阻挡这一支女真东路大军的时间,终究有限!(未 完待续 ~^~)

    PS:  第二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