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八十四章 阻狂澜(十四)

    数百骑士,匆匆自北而来。看打起的旗号,正是神武常胜军左厢一个骑军指挥认旗。

    数百骑士,全都是满面苍灰疲惫之色,同样还有掩不住的焦灼。

    这正是韩世忠遣来回援太原府的一部人马。

    神武常胜军主力被钉住不能骤撤,而还有漫长侧翼需要掩护。而女真军马南下速度又太快。这个时候,韩世忠竭尽所能,除了遣都如虎往援楼烦之外,还在竭力抽调军马,去充实太原城防。

    领军之人,是韩世忠亲卫中军之中,与都如虎并称双壁的后起之秀。名字叫做魏大功,是环庆军败后,愤然投效到神武常胜军中的年轻西军军将,当时投效的理由就是怎么样也要入一支常打胜仗的军队去!

    虽然在神武常胜军中资历甚浅,可魏大功能带兵能临阵厮杀,本事只要有眼睛的就看得见。现在只是为韩世忠亲卫中军一个骑军指挥使而已,可谁也不怀疑,如果燕王再选一轮军将如进貂帽都一般培养,魏大功必然是要走一遭的。将来军中前景,也不可限量!

    新建之军,就是有这个好处,没有那么多盘根错节的将门世家占住位置。但有本事再加上命大,就能出头。所以神武常胜军龙卫军甚而神卫天武等军,多的就是这些英气勃勃的壮盛之年军将!

    可今年才二十六岁的后起之秀魏大功,此刻却满脸都是焦灼加上万分疲惫神色。

    遣出都如虎之后,魏大功就跟着出发,去向太原府。这一指挥骑军,已经是韩世忠此刻竭尽所能才挤出来的了。于途辛苦。也不差似都如虎多少。

    可是在临近太原府的时候,昨夜却撞上了从太原府逃奔而出的多少难民百姓!

    不比河东一路官吏。一门心思就向南出奔。太原府中逃散的百姓,除了向着楼烦方向之外,走向北面西面的也到处都是。或者有亲友在彼,或者觉得靠近神武常胜军和龙卫军更安全一些。总而言之,在夜色之中,这一支竭力支撑着向南赶路的往援军马,就被眼前场景惊得目瞪口呆!

    万千百姓哭嚎在途,奔走流散。此刻太原府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拦住一干难民细细询问,得来的消息都差不多。女真鞑子兵锋已然抵达楼烦县。眼见就要直扑太原。城中官吏先走,百姓们惊惶之下,也跟着出奔,满城一时为之皆空!

    听到这样的消息,魏大功以降,数百甲士人人如坠冰窖。

    楼烦丢了?那往援楼烦的都如虎如何了?女真兵马已经杀向太原,满城官吏皆逃。百姓跟着动摇崩溃逃散,则留守的李忠又在做什么?坐镇安抚帅司的吴敏又是干什么吃的?

    太原若陷,这一仗还怎么打?孤悬北面的神武常胜军,说不定就是全军覆亡之局!

    俺们这些神武常胜军健儿还未曾死绝,怎生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魏大功咬牙,命令麾下健儿又加快了速度,哪怕累死。也要头冲着太原府方向!数百骑抛弃一切能丢下的东西。除了兵刃甲胄,连干粮都丢了个干净。

    哪怕冲过去的时候太原府满城大火。女真鞑子正在肆虐,哪怕是飞蛾扑火,也要拖着几个女真鞑子一起死!

    数百健儿,人人都下定了必死决心。满腔忠愤的疾驰而向太原城。暗夜之中,逃难百姓于途,纷乱之中,李忠遣出的传骑哨探,不知道怎么的,也跟这支军马错过。

    到得午时左近,魏大功和几百已经疲惫到了极处的儿郎们冲到太原城左近。却赫然发现,城外北面后路大营虽然有焚烧痕迹,可驻守的还是自家人马,乱纷纷的尽是修补寨防的人潮。除了军中辅兵民壮之外,还有不知道多少百姓,也挑土担石伐木,参与了加固寨防的劳作之中。

    看到魏大功他们突然掩至,大营慌乱了一下,从军士到百姓,却没一个人惊惶逃散的。而不知道有多少人涌上寨墙,张开弓弩,准备应对一切来敌!

    从魏大功到麾下军士,都目瞪口呆。没想到那性子有些绵软的李忠,居然有这等本事。在满城军心士气都已经崩溃的情况下,还能将后路大营稳固成这等模样。

    寨墙之上,匆匆奔上一名军将模样的人物,远远的就向着这在寨前喘息不定的几百疲惫军马扬声大喊:“来者何人?”

    魏大功又是庆幸又是糊涂,更兼万分疲惫,直没什么好心情。听到这般问话就压不住火了。要是女真鞑子,能从韩将主镇守的北面来么?俺们须还没有死绝!且没看到俺们身上大宋军中赤袍,还有打出的军中认旗么?

    当下魏大功就吼了回去:“俺乃韩将主中军指挥使魏大功!奉韩将主号令往援太原府!李将主何在?”

    那寨墙上出现的军将不是神武常胜军中人,此刻但凡是神武常胜军中军将士卒,能动的都整军而出,往援楼烦县。这军将是原来安抚使衙署节制下的河东旧驻泊禁军之中的,跟着吴敏一路逃,然后又为燕王威势所慑,跟着北旋回返。看着南门护城河外砍下那么多头颅,被差遣到后路大营中修补寨防,抢运物资,尽心竭力奔走,不敢稍有懈怠。

    不过以前这厮都在城中纳福,还真对神武常胜军军中旗号不熟。

    这个时候见来的军将气昂昂的报出自家军号,顿时就松了一口大气,在寨墙上就挑起拇指:“神武常胜军都是好汉子!满城官儿都向南逃,就你们冒死前来往援!没得说,快请厮进寨子来歇歇…………虽然还有些乱,好酒肉汤却是管饱!俺沈秀业虽然没大本事,可是招待友朋,却是太原府中都闻名的爽利人…………”

    魏大功老大不鸟耐烦,这厮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军中人问一答一,事关军务更是半点差错不得。夹七夹八说上半晌却没一句落在着实处。误了军机,脑袋就要换个地方安家!

    “直娘贼,夹紧你的鸟嘴仔细听着俺的话先!问什么便答什么。俺没那么多鸟耐烦和你撕扯!李将主何在?”

    那叫做沈秀业的河东军将吃了这一吼,赶紧收拾起油滑。匆忙朝南一指:“李将主奉燕王号令,往援楼烦县去了。神武常胜军的弟兄,尽皆为其统带而出,这里就是俺们河东军守备。”

    魏大功失色,张开嘴巴:“燕王已至?”

    不等那沈秀业答话,周遭停下手来看着热闹的军士百姓纷纷七嘴八舌的答话。

    “昨夜满城都朝外跑,安抚使都入娘的跑了!燕王突然就在蒙山出现。挡在路口,不知道砍下了多少官儿的脑袋!”

    “燕王带着俺们回返太原府的,结果一个鞑子毛都未曾看见。还有消息说,楼烦未曾丢!不知道哪个鸟官儿张着一张鸟嘴放屁!”

    “有燕王在,这太原府丢不了。鞑子也进不来!”

    自魏大功以降,几百神武常胜军健儿,在听到燕王已至这个消息。就只觉得满心的焦灼,恐惧,四下没有着落,对战事前景的惶惑,全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燕王漏夜兼程亲至太原,一下就安定了这河东路最要紧的所在!更组织起军马,去封堵楼烦那里缺口。只要有燕王在。这天就塌不下来!

    这个时候还不赶紧向燕王请战。在他面前显显本事,还等到什么时候?直娘贼的就和鞑子杀一个痛快也罢!

    魏大功拨马便走。几百儿郎也都迫不及待的跟上他。哪怕此前看到后路大营无恙,大家就想着要是能进寨中喝点热汤,稍稍喘息一下也好。实在是疲惫得撑不住了。这个时候还要什么直娘贼的入寨休息?去领燕王号令,去楼烦与袍泽并肩而战,与女真鞑子厮杀个痛快要紧!

    几百骑直奔南面太原城下而去,道路中络绎于途,都是从大营转运粮秣军械的车队。军士辅兵不足,则加以百姓。这些百姓追随萧言回返太原,不曾归家收拾家当,就出来做各种夫役,帮助守城。

    在太原四门,也出现了四座依托城门而布置的军寨雏形,多少百姓忙忙碌碌的伐木挖沟,打夯垒墙,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更有多少妇女在城头上支起用来守城烧开水的大锅,熬就一锅锅的热汤,蒸出一笼笼的饼子,老弱担着,摇摇摆摆的朝各处送饭。

    整座太原府城,昨夜还是慌乱总崩溃的景象。但是随着燕王亲至,人心就一下安定起来。军民一心,宛然就是不可攻拔的气象!

    看到这一支北来军马风尘仆仆直抵城下,多少正在奔忙的军士百姓,都朝着他们大声欢呼。直让魏大功觉得,唯有燕王,才有这般魔力。这才是大宋中流砥柱应该有的模样!

    城墙上早就见到魏大功这支人马到来,北面城门顿时涌出七八骑。一个奇胖的军将气喘吁吁的在队伍当中,看他面色蜡黄,也是累极了的模样。但是凹在肥肉里面两只小眼睛却是莫名的极有光彩。远远的就扬声喝止:“来者何军?奉燕王号令,来军不得入城。有一指挥算一指挥,有一都算一都,有一伍算一伍,尽皆向楼烦方向发进,听李忠号令,将南下女真鞑子堵在西面!”

    来人自然就是那位戴罪图功的江都监。

    他身子虚,体力弱,来回跑了这么一遭。已经是前所未有的疲惫。但是燕王一至,雷霆风行的砍掉几百颗脑袋,包括一路帅臣,前西府执政吴敏在内。顿时就巡视城中,安排城防,并发进李忠之部,去楼烦迎着女真南下军马死战。整座太原府军心士气顿时昂扬起来,上至古稀,下至垂髫,不论军民都在为河东战事奔忙出力。他江伟既有逃将身份要戴罪图功,又自觉有一颗人心,本乡本土自然也要出一把气力。如何能不豁出这二百多斤,拼命将燕王交代的差事做好?

    萧言给他的差遣,就是暂且巡视四门。只要有北面东面赶来援军到来,就传萧言号令。尽数赶往楼烦方向,将女真鞑子击退,稳住太原府西面侧翼战线!女真南下如此之速,兵力也不可能集中,楼烦要点,女真鞑子自然也要拼命争夺。这个时候就是打烂仗了,看哪一方在一定时间内,投入到这个要点争夺的兵力多!这个时候,哪怕是用添油战术,萧言也顾不得了。

    同时还要组织起对楼烦一线的补给线,完善太原城防,重新建立起军情传递体系和指挥体系。自萧言以降,只有人不够使的,江伟再累,也只能咬牙顶着。要知道吴敏之首,还在南门悬挂!

    听到燕王号令这四个字,魏大功再无什么说得。马上躬身领命,不及太原城墙,掉头就要朝楼烦方向而去。几百麾下骑士,也都齐齐掉头。

    亏得江伟在后面追着招呼:“北面大营,有甲有马,军资器械粮秣都可以在那里补充!此刻手续从简,领了便是。要是实在疲累,燕王号令,可以休息半个时辰!”

    魏大功回头冷笑一声:“用不着这半个时辰,能给俺们点干粮饮水,换几匹实在走不得的马就成!”

    江伟看到这南下救援太原的年轻军将一身泥尘,一身疲惫,却仍是一身的傲气。勒马摇摇头,突然又像是想起什么,朝着南面一指。

    “河东路一路帅臣,前西府执政之一,吴敏的脑袋现在就悬在太原南门!跟着他的脑袋一起荡秋千的,还有河东路文武官吏数十!燕王有令,但为军将士卒,领了军令,就有守土之责!若是丢了楼烦,就自己把脑袋挂在太原南门罢!”

    这一番话语,森严酷烈无比。魏大功身后士卒都张大了嘴巴。吴敏居然弃城而逃,而燕王突然而至坐镇太原,不知道怎么就堵住了逃官逃将,还砍下了吴敏的脑袋!

    这样消息传出,还怕大宋不举国震动?如此战时刚烈手段,大宋开国以来未曾之见!

    而大家要是往援楼烦战事不利,也真的不用退回来了。就死在阵中也罢。

    对这句号令,魏大功却像是受到了莫大侮辱,朝着江伟冷笑:“烦将军回禀燕王,不用拿别人的脑袋来吓俺们!南门没地方挂俺们的脑袋,要不鞑子死,要不俺们死。哪里还等着燕王来动手?”

    “走!去楼烦,将鞑子杀回去。让燕王看看,他久矣未曾亲临的神武常胜军现在有什么样的本事!”(未 完待续 ~^~)

    PS:  …………以上省略一百万字在开年第一天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