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时归

第三卷 补天裂 第七十五章 阻狂澜(五)

    哕哕一声嘶鸣响起,一骑河西走马就扑倒在尘埃当中。马上骑士正是形貌颇似韩世忠的都如虎,他本来在马上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坐骑突然倒地,亏得都如虎身手敏捷,下意识的就摘镫跳开,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翻身爬起。

    那匹不过才六七岁口的河西走马已然侧卧道旁,口鼻都在喷着粘液,肚腹拼命起复,再也挣扎不起来了。

    与女真战事持续到现在,对双方军中坐骑的伤害都是极大。冬天没有如何上膘就役使作战,现在双方坐骑都拼到了元气大伤的地步,没有几个月的将养,是怎样也恢复不过来。

    都如虎所乘骑的这匹走马,虽然并不用来上阵,只是平日代步所用。但也是萧言通过马市买来的青唐地产的好马,补充到神武常胜军中的。筋骨强健,行路又快又稳。现下这样反复奔袭,再强健也支撑不住了,终于倒卧道旁,湿润的马眼睛只是望着自家主人。

    看着毛色黯淡,瘦骨嶙峋的无言袍泽耗尽最后一分气力,都如虎也是眼睛一热,走上前去摸着坐骑鬃毛,感受坐骑的呼吸渐渐微弱下去。

    在他身后,数十战士也停住了脚步,翻身下马,静静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都如虎喃喃祷念两句,拔出佩刀,扎入坐骑颈项之中,让这陪伴自己不少时日的爱马少受一点垂死的痛苦。

    马血溅出,一名都头叹息一声:“又倒下一匹。俺们人辛苦,马也辛苦,其他大宋军马,现在到底在做鸟什么?”

    这话语当中。怨气颇重。都如虎这支南下去稳定局面的小部队,走静乐穿宪州。最后直入楼烦。沿途当中,就看到纷纷流民于途,都在拼命向着太原府方向逃亡。沿途寨堡,要不就是寨门紧闭,要不就是见不到几个墙头戍守的人影,也不知道守军逃到了哪里去。

    萧言遣军经营河东,时日毕竟短暂。能拉出两支野战主力,并将河东北面缘边之地防御体系好好整建经营一番,已经算是尽了最大努力了。现下从窟谷寨向南,甚而太原府内。都是未曾整练的河东本地驻泊禁军在分散守御。

    这些军马,让他们看护一下道路,转运一下粮草,还能勉强做得。真正打硬仗,是不大派得上用场的。岢岚军被破边,女真大军狂流一般南下的消息已然传来。岢岚军那边所谓折家军都是不战而避,被河东路上下视为长城的神武常胜军侧翼暴露。局势已然恶劣得无以复加。这样的消息传来,让这些零散分布的驻泊军马,如何还有死战到底的勇气?

    都如虎这一支军马疾驰南下,往往马蹄声远处响动,就能惊散堵满道中的流亡军民,跑得漫山遍野都是!

    这慌乱恐惧,已经从岢岚军完全弥漫到了东面。现下太原府中。还不知道是什么一番景象!

    都如虎这一部数百骑人马,就要和可能继续南下的女真军马拼行程。拼速度,吃睡都在鞍上。纵然看到这幅慌乱恐惧的景象,也没有功夫停下来安定民心军心,搜拢流散。只能不管不顾的继续赶路。

    ~~~~~~~~~~~~~~~~~~~~~~~~~~~~~~~~~~~~~~~~~~~~~~~~~~~~~~~~~~~~~~~~~~~~~~~~~~~~~~~~~~~~~~~~~~~~~~~

    将那匹惯乘的河西走马了,都如虎满身尘泥之外,又沾上了坐骑的血迹,吐了一口长气便走向自家备马。

    所谓备马,其实就是上阵时候换乘的战马。还是当年从萧干大军那里得来的辽东骏马。马鞍后还驮着都如虎的甲包,虽然不曾为人骑乘走路,也轻松不到哪里去。

    都如虎迟疑一下,拔刀又割断了绑着甲包的皮绦,将几十斤分量的甲胄抛弃于途。翻身上马,狠狠擦了一把脸:“减轻负重,继续赶路!”

    他身旁甲士,都学了都如虎模样,将能丢的东西尽量丢掉。抛弃甲包的人也不在少数。再这样负重赶路,坐骑真的是支撑不住了。如果能在女真鞑子之前先赶到楼烦,兵刃甲胄还有补充的机会。要是让女真鞑子抢先一步,就算装备完全,又派得上什么用场?

    一名亲信都头凑到都如虎旁边,低声道:“将主,现下燕王北上大军在哪儿了?”

    都如虎不耐烦的道:“俺如何知道?”

    离开大军轻兵南下,不眠不休的赶路。什么样的军情都收不到了。都如虎现在连韩世忠主力都不知道在做什么,萧言身在何处,他如何又能知道?

    那都头苦笑摇头:“折家那些家伙,实在是坑害得俺们不浅。一下子局面就败坏了!现下韩将主就能抽调俺们这点兵马南下,就算赶到,要是南面大军不至,俺们又能支撑多久?”

    都如虎所部,都是军中老卒。现下局面之劣,心中明白得很。

    神武常胜军侧翼完全暴露,必须将主力撤下来。要是野战主力覆灭,那什么都不必提起了。可钉在第一线还有女真一部牵制的守边主力,如何就是轻易能撤下来的?

    韩世忠必须钉在窟谷寨一线,一边做反击洪谷寨方向之势,一边掩护主力南撤。一段时日之内,北面神武常胜军是指望不上的。而他们这支小小军马,想堵住楼烦这边缺口,能指望的援军,只有南面的燕王大军!

    可燕王誓师出征未久,现在还在西京方向组织大军渡河,行程说不定比韩世忠方向还要来得慢!

    折家放开岢岚军方向入口,恶果已然完全显现,完全将此前战局败坏无遗!

    这支小小的人马,自都如虎以降,最可能的命运,就是在女真大军南下狂潮中被淹没。

    都如虎看着那都头,森然道:“怕了?”

    都头苦笑一声:“俺有什么好怕?只怕拼了性命,也是白费。俺们在苦战,一群厮鸟在拆台。俺们就直恁般命苦!”

    都如虎马上直起腰来,环视左右,停顿一下大声道:“管别的厮鸟作甚!北面还有自家弟兄要撤下来,南面有燕王上来。俺们就是死,也要将楼烦这个缺口多挡上几日!那些厮鸟不肯打,俺们打到底!到了地下,直起脊梁清清白白的见祖宗!到时候不管是鞑子,还是那些厮鸟,燕王都会将他们收拾得干干净净,给俺们报仇!”

    他锐利的目光逼视左右:“难道你们不相信燕王不成?”

    神武常胜军上至将主,下至小卒。又有谁不相信萧言?南归孤身一人,经营起这么大一支力量,在大宋到了一时权倾天下的地位。比起那些不肯战让百姓们被屠戮的厮鸟来,燕王带领大家到如今地位,只让人觉得心安理得!

    在女真大军如此狂潮之前,在折家军避战,在河东慌乱成一片之际,只有燕王,让麾下健儿想及,才是这个大宋的中流砥柱!因为从始至终,燕王在燕地,在汴梁,竭力挣扎,与这贼老天争斗,九死一生两鬓如霜,就是为了迎接这一场天崩地陷一般的战事。

    纵然全天下都在冷眼旁观,可燕王正在赶来!

    天下皆不敢战,唯燕王所部敢战。这一仗之后,就算是这天下气运更易,大家也只是问心无愧!那时候生者自然上凌烟阁,就算死者,同样香火万代而不替!

    为了北面的弟兄,为了正从南面赶来的燕王,就是在楼烦战死,又直得什么?

    “走!就算是死,也要挡在女真鞑子前面!”

    数百孤军继续向南涌动,人马都疲倦万分,但是速度却丝毫未减!

    ~~~~~~~~~~~~~~~~~~~~~~~~~~~~~~~~~~~~~~~~~~~~~~~~~~~~~~~~~~~~~~~~~~~~~~~~~~~~~~~~~~~~~~~~~~~~~~~~~

    夜色如漆。

    道路之上,无数杂胡骑士正在山间道路上涌动,无数火把闪耀,照得大宋土地一片血色流动。

    银术可就在队列之前,这些时日,这位女真大将仿佛将全部精力体力都激发了出来,不眠不休的赶路,同时用怒吼,用悬赏,用一切能用上的手段,让这支杂胡军马毫不停歇的向南卷动。

    几十名同样疲惫的女真骑士,涌着银术可上了一处土丘。这些女真骑士脸上,已经看不到往常对银术可的轻视,仿佛就如他一手带出来的谋克亲卫一般。

    就是银术可,打开了胜利的道路。让南朝的花花江山,在他们面前敞开!

    眼前远处,就是坐落在岚水河谷中的宜芳县城。这里已经是过了岢岚山,而入了吕梁山区向北延伸的余脉当中。

    宜芳至楼烦,正是从岢岚山与吕梁山之间,可以通行大军,直入汾河河谷,直逼太原府西面的要路所在。

    从春秋时期晋国在此设汾阳邑之后,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只要有一支精强军马守卫,则太原府西大门就稳固无忧!

    可展现在银术可这些女真鞑子与杂胡骑士面前的景象,却是宜芳县四下,火光闪耀,正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连夜从这里向四下逃散!

    银术可猛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声过后,举手前指:“此处无忧,越过此间,拿下楼烦,南人就败定了!”(未 完待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