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55章 人造幻肢疼

    巴图沉默不语。让他猜?怎么猜,反正是肉在砧板上就对了。

    是的,巴图一直以来就是装疯卖傻。少时就爱耍这一套,长大之后受到组织上的指令说要去引诱一个叫方毅的年轻人,于是就暗下毒手将孩子们都感染了。

    一开始的时候,巴图就已经是有目的调查过李素心,也根据组织提供的情报去有目的行事。当然,那个偷了巴林石的骗子老久却是无心之失,他的性格一向很畸形,不喜欢有人踏足自己的地方,除了其其格。

    不过,他对其其格的感情也是畸形的,是一种绝对的控制欲与操控欲,所以当他看到其其格对其他男人示好关心的时候,他的情绪就崩溃了,以致于做出之前那些荒唐的事。

    当然,他也不会后悔,他本就是一个觉得这样做才会爽的恶人。

    方毅看了看巴图那张丑陋的脸,摇头道:“有个这么可爱好看又纯真的妹子不好好珍惜,非要去当一个变态,我真服了你。”

    巴图愣了愣。他原以为方毅会跟自己说什么大道理,说自己什么丧心病狂讲一大堆教科书里面才会有的话题,但没想到第一句说的话竟然是这种?

    方毅冷冷一笑,拿出一枚银针,说道:“从现在开始,我没问一个问题你都要如实告知,我稍有不满意,你就会尝试到有多爽的了。”

    巴图看了看方毅,笑道:“原来你也会**供这一套,看到你不要命的救我大哥和保护其其格,我以为你是多么有正义感的人。”

    嚓!

    话才刚说完,方毅就一针刺到巴图的内关穴上,然后逆行运针。

    顷刻间,巴图觉得自己的手臂产生极度的痛楚,那种痛楚就像是手被人用刀砍断一样,疼得是眼泪直飙。

    方毅微微一笑,说道:“我还没有问你不能抢答,这是小惩大诫……当然,这只是试针,一会儿你会体验到真正的痛苦。”

    说着,他反手拿着八枚银针,将巴图脑门上的八门大穴跟扎住,然后正行运针。转瞬间,巴图发现自己的头脑和五感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敏锐。

    巴图好奇地看着方毅,他不知道方毅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那八针有什么作用?

    方毅笑了笑,说道:“你一定不懂,所以我先给你解释一下什么叫幻肢疼,幻肢疼就是被截肢之后,病人觉得自己的肢体还在的一种条件性反射的心理疼痛……说是心理,但生理上的感觉是真实的,是一种无药可医的病。”

    巴图噎了噎口水。他有点似懂非懂,但是他知道方毅接下来做的事情会跟这个有关。

    方毅拍拍巴图的肩膀,说道:“复杂的我也不多说了,我就给你讲述一下,疼痛性质有多种,比如电击、切割、撕裂或烧伤等等……表现为持续性疼痛,且呈发作性加重。”

    巴图很好奇,很想问问是什么原因,但是他不敢问,他刚刚才被方毅刺痛了,那惊魂还未定下来。

    方毅摸了摸下巴,拿起银针笑道:“我觉得说再多也没用,还是给你亲身体验一下会比较好。”

    嗖!

    银芒一闪,方毅就一阵刺在了巴图的伏兔穴上。巴图疼得整个人跪了下来。

    他终于知道什么是幻肢疼了……现在的脚好像被人用火给放在架上烤,然后又用电钻给生生截断,截断之后那种疼痛还冲击着大脑。那种疼痛简直是生不如死,让人想要当场昏厥。

    但遗憾的的是,方毅预留了八枚银针在他头脑上。这八枚银针就是让他保持清醒的同时还能最大化的感受这种幻觉性疼痛。

    巴图懂了。原来真正的恶魔不是自己,而是方毅……这个人,太狠毒了!

    方毅笑眯眯地将针拔走,说道:“刚刚是被火烧和被刀砍的,现在就给你试试点击和撕裂……放心,不会死人你也不会受伤,不过疼痛倒是挺真实的。”

    巴图开始恐惧了,神经都开始不自觉的抽搐,他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他抬头看着方毅,咬牙切齿地道:“你到底想问什么?你问我讲!我讲了之后给我一个痛快!”

    方毅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蹲下来拍了拍巴图的脸,说道:“你是怎么培养虫子的?配方交给我。”

    对症才能下药,只要能够搞到配方,方毅就能救回那些孩子并且救回病况不明的其其格。

    巴图看着方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方毅点点头,说道:“很好,那你再尝试一下。”

    说罢,他就给巴图又下了一针。任凭巴图如何哀求并且表示自己愿意说,但方毅还是等到惩罚结束了才把针拔走。

    方毅握住留着眼泪的巴图的下巴,说道:“交了虫子配方之后,将那种药粉配方也交给我。”

    巴图哭了。那种感觉太痛苦了,亦真亦假的痛苦简直要将他的灵魂给烧死。

    他哭丧着脸说道:“我是真不知道,这些没有配方,都是他们把半成品交给我再去做的,我求你,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你杀了我,杀了我吧……”

    巴图生怕方毅不答应,连忙用眼神示意自己的衣兜里,说道:“在这儿,药粉和虫子的半成品配方都在这儿。”

    方毅冷冷一笑,将战利品拿出来扫了两眼,然后将它们塞入怀里。

    少顷,他眨了眨眼睛,说道:“哦对了,你刚说什么?杀了你?”

    巴图连续点点头,说道:“是是是,求你杀了我,我错了,是我不对,我是恶魔我是魔鬼我是人渣,我欺骗了所有人我伤害了所有人。”

    方毅点点头,指了指巴图,说道:“唔,看来你也是个懂理的人,也知道装疯卖傻伤天害理是不对的。”

    巴图被堂本秀钳制住无法活动,不然他真的有五体投地的心都有了。他现在只求来个痛快,刚刚的那几针,实在比下地狱还要痛苦啊!

    他回头看着堂本秀,说道:“前辈,求你杀了我,扣动板机吧。”

    方毅就笑了。一枪爆头死得那么痛快?你奶奶的你想得还真够美哉的!

    他将巴图的头给扭了回来,说道:“其实坦白说,我是很想杀你的,不过我答应了你的大哥不能伤你性命,而且你死了大概其其格会哭到瞎吧?”

    说着,方毅又拿出一枚银针,眼神阴沉地说道:“你记得这两个人吧?一个不要命地维护你却被你插了一刀的亲大哥,另一个是视你为兄长却被你欺骗被你的血虫入了体的纯真丫头。”

    “记得,我记得!”巴图嘴角抽了抽,猛烈地点着头。

    “不,你不记得……你不是精神有障碍脑子不好使吗?我得让你长长记性切身体会一下。”方毅摇摇头,连续插了巴图两针。

    巴图再次嚎啕大叫。这一次的痛苦,是被东西贯穿入体以及万蚁蚀心的痛苦……他知道,他知道方毅要给自己现眼报,他要让其其格和乌力罕所受的痛苦十倍地加诸在自己的身上。

    巴图很想昏倒,昏倒了就什么疼痛都感觉不到。可是那八枚该死的银针就插在自己的脑门上,强行刺激自己的大脑皮层不让自己昏倒。

    那些疼痛虽然只是幻觉,可是那是真的很疼。巴图现在才发现什么叫生不如死,才发现为什么有时候人们常说“不如死了算了”。

    巴图已经崩溃了,如果方毅现在让他趴下来学狗叫他都会立即这么做。

    方毅看了看满地打滚的巴图,掏了掏耳朵,说道:“好了,现在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最后?方毅说是最后一个问题了?

    巴图突然笑了。问完这一个自己是不是就能解脱了?

    他连滚带爬地走到方毅身边,抓住方毅的裤管,说道:“你问,快问,问完杀了我。”

    “杀了你?”方毅冷冷一笑,说道:“我之前是想过,不过你还是活着比较好,只是,可能要换一个活法。”

    巴图使劲儿摇头,说道:“不,我不活了,你还是杀了我吧。”

    方毅甩了甩袖,说道:“先别急嘛……来,我问你,你知道伊甸园的基地怎么去吗?”

    巴图就呆了。莫说他不知道怎么去,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敢说啊,这要说出来那也是死路一条,而且下场不会比这个舒服。

    堂本秀稍稍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不要说是他了,就算是我也不知道……我在组织这么久,也只见过老头子两次,而且都没看过他的真面目,每次的会议不是选个特殊地方就是视像会议。”

    方毅眉头皱了皱。看来苏若瞳没有猜错,对方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难怪要走她那种迂回的战术一步步钓大鱼了。

    巴图看到堂本秀帮腔,立即就抓住堂本秀的裤管说道:“前辈!还是你来给我个痛快吧。”

    堂本秀皱眉想要踢开巴图,方毅却突然叫他抓住巴图不要动。堂本秀不知方毅想干嘛,但还是照做了。

    方毅松了松拳骨,说道:“我说过要把你揍成一坨屎,说过的话怎能忘记?”

    于是,寺院里就传出了一道道巴图的惨叫声。这惨叫声约莫在五分钟之后才停止。

    狠揍完巴图之后,方毅擦了擦额上的汗,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接下来,你就可以换一种活法了!”

    巴图全身颤抖,捂住猪头般的脸,说道:“你……你想怎样?”

    “你不是很喜欢装傻嘛?我让你美梦成真……”

    方毅眼眸微眯,伸手握住巴图头顶上的其中两枚银针,说道:“你就用你的余生来赎罪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