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79章 都是动物怎么登机?

    翌日清晨七点,经过方毅的召集,数十名医生已经被集中到了花城军区。

    由于正值隆冬,大家都很抱怨这个新来的家伙为什么突然间在这么早就喊人集中,那种感觉实在太难受了。

    一些比较年轻的医生,干脆就活动起来并且打起了嘴炮,就当暖暖身子。

    “听说新来的连30岁都不到,架子倒是不少,让我们都在这里等着。”

    “你别说,听说迟大夫他们都着了他的道,听闻都被取消了资格。”

    “是啊是啊,我听说这次那个叫方毅的医生是要取代队长的职务,这次来是要筛选掉咱们啊!”

    “我去!他以为他是谁啊?什么人都能坐上队长的职务?”

    一个面相颇为老成的青年缩了缩脖子,朝着他们冷喝道:“好了!都别吵了!你们以为这是菜市场啊?”

    这个老成的青年看似在这帮医生里面颇有威望,他这么一说,大家也都立即静了下来,而那些年纪比较大看起来资历比较老的也开始帮忙维持着秩序。

    老成青年微微叹了口气,甩了甩手表。从他看手表的神色来看,他似乎也十分的不爽,因为方毅居然还一直没有出现。

    时间,就在等待之中一分一秒的过。

    半个小时,眨眼就过去。那些医生再也忍不住了,纷纷表示要撂挑子了,而这时候,远处约有十个身影浩浩荡荡的走来。

    在这十个身影的最中央,一个身着青衫的短发青年正面带笑容的看着那些医生。

    老成青年比较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回头跟同袍们使了个眼色,说道:“来了,还带着他的亲信,大家醒目些。”

    医生们一听,个个都绷紧了神经。他们心里面,都有着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次要有很多人被淘汰。

    虽然说,他们都可以说是钦点的,但是这东西可不好说,毕竟最顶头的人都被换了,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小鱼虾?他们现在唯一奢求的,就是能够保住这个名额,毕竟这个出国经历可以给他们带来升迁的机会。

    都这么想着,大家的神情就变得认真了许多。

    方毅刚走近,就被这帮人的神色给怔住。没想到,这帮人倒是意外的要听话。

    大家不吵,他就将来人都给介绍了一遍。这些人都是从燕京的国医馆和中医馆过来的,分别是胡静胡臻胡光英、张崇曦与张馨,其余的都是这南北泰斗两家子点名出来的干将。

    胡光英以及张崇曦的名字在医学界也是享誉盛名的,听到他们都来了,这些年轻医生个个都傻了眼。这个叫方毅的年轻人到底是有什么本事,居然连这样的大人物都能叫过来?

    这时,他们看向方毅的神色都变了。看来迟嵘亮他们下马,也并不是空穴来风啊,看看,那些老家伙对待方毅的态度是多么的温和客气,简直就是对待自己家中晚辈一样。

    老成青年眉头微微一皱,他能感觉到现场气氛的一些微妙变化,同时看向方毅的时候,也多了几分敌意。在他眼中看来,方毅就是一个不学无术,靠着这些关系网来撑着自己的臭小子。

    他环视了现场一周,然后上前一步,说道:“方医生,大清早叫我们来不是要开茶话会吧?请快入正题。”

    方毅眉头一挑。看来,还是有些刺头在的,不过也对,毕竟这么多人嘛。

    他微微一笑,正要说话,那个穿着粉色大毛衣和短裙丝袜的胡静却上前抢了话:“你这人说话真不好听,方毅得罪你什么了吗?”

    一年多未见,胡静留起了长发,配搭起她的衣着还真是一个斯文清新的姑娘,不过她一开腔,却是暴露了她的性格。

    方毅咳嗽了一声,佯怒道:“叫方老师!”

    胡静又想反驳方毅了,不过她嘴巴刚打开,就被胡光英拉了回去。

    看着胡静又被胡老念叨责骂,方毅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初涉燕京的时光。

    他微微一笑,暂时撇去这些回忆,回头看着老成青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老成青年明显在发呆,没有听到方毅的问话。他直勾勾的盯着胡静,脸上还有些微红,似乎是一见钟情了。

    方毅愣了愣,随着老成青年的目光看去。

    少顷,他笑着回过头来,伸手在青年面前叩了个响指:“醒来!”

    老成青年怔了怔,干咳一声,说道:“我叫徐永成。”

    方毅点点头,回身说道:“胡臻,他是你的对手。”

    胡臻愣了愣,不过很是听话的上前一步,凝视着徐永成。

    徐永成眼眸微眯,盯着方毅,冷笑道:“这么快就找我开刀了?怎么着?想杀鸡儆猴?”

    徐永成的舅舅是迟嵘亮,所以在这层关系之下,他知道了方毅这次召集人们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而行进的过程又是什么。

    方毅这次来,就是想要进行一个无差别的比赛。让这里所有的医师随意选个患者进行治疗,并以疗效为成绩评定一个人的去留。

    本来,这些事情也不值得让双方之间产生太大的矛盾,但是徐永成在廖顺邦的诱导之下,对方毅的敌意很是浓厚,他认为舅舅会这样,完全就是方毅的错,廖顺邦被取消资格,也是方毅的错。

    总而言之,方毅就是一个靠着阴谋诡计和各种人脉关系将自己这边的亲友都挤下台的终极大反派。

    方毅不知徐永成的事,不过他向来不喜欢在这种场合这个时候有人来挑事。

    他揉了揉鼻子,笑眯眯的说道:“杀鸡儆猴?你的意思是你是鸡,他们是猴了?都是动物怎么上飞机?”

    徐永成的胸膛当场就中了一箭。这个家伙说话怎么那么毒,难怪舅舅都别气得心脏病发作,看来有必要教训一下这个人了。

    徐永成忍住盛怒,笑道:“方医生言语真是风趣,不如让我来挑战一下你,看看你的医术是不是也跟你的嘴巴一样犀利。”

    “你不配当我师兄的对手。”胡臻上前几步挡在方毅的身前,冷冷的盯着徐永成。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方毅没少在电话里给胡臻指点五行针法,胡臻的医术大大提升,对方毅的好感度也是直线攀升。

    胡臻虽然年轻,可是天赋悟性不亚于方毅,技术水平也是有目共睹的,徐永成不管是什么水平,交给他来处理,方毅是很放心的。

    他上前拍了拍胡臻的肩膀,然后就开始给剩余的医生安排对手。

    很快,医生和他带来的人很快就散开,各自寻找自己的病患了。胡静是属于实习一样的角色,所以没有安排对手,所以就一直缠着方毅在瞎聊。

    徐永成看到方毅居然直接无视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尤其看到胡静好像很黏方毅的样子,心里面更是妒火中烧,可是他被胡臻死死的挡住去路,根本就无法靠近方毅一步。

    被迫无奈,他只好和胡臻对战,打算赢了之后就再去打败方毅并且和胡静交流交流。

    可是他想错了。胡臻的医疗水平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不管是比试诊疗还是针灸,都没有办法占到一丝便宜。

    唯一让徐永成感到庆幸的是,胡臻在五行针法的运用上面还算不上是炉火纯青,在用药方面也不是比自己厉害多少,总结下来可以勉强算是败得不难看。

    不过就算败得再好看还是败了,徐永成还是想去一头撞死。这个胡臻比方毅看起来还要小个一两岁,并且还叫方毅师兄,自己连他都赢不过还想跟方毅斗?这不是自找虐吗?

    更让他感到痛苦的是,连同他在内的28名医生,居然全军覆没。徐永成实在是搞不懂,方毅到底都是找了些什么样的怪物?他们这些医生可都是很厉害的啊!

    忽然间,他想起了《南征北战》里面的一句话——不是我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了啊!

    这帮人实在太厉害了,除了南北泰斗之外,个个都是其貌不扬年纪轻轻,可是实力是厉害得不得了。

    徐永成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厉害的高手居然都潜伏在民间?如果这些人都进了系统里,那不就都逆天了吗?如果由他们去组队出海外,那简直就是要踩其他国家的医疗团队啊。

    徐永成虽然想不明白,但他还是懂了一件事。那就是方毅他们是有真材实料的,因为一个没有真材实料的医生,是不可能领袖这些实力高强的医生的。

    众所周知,有才的人都是骄傲的,他们只会听命于自己以上的人。也就只有比自己厉害的人,才有资格驱使自己。

    胡臻这帮人,不仅是甘愿给方毅驱使那么简单,看他们的态度,简直就是愿意当方毅的马前卒。

    这一刻,徐永成有种很凌乱的感觉。至于其他人,则是个个垂头丧气,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他们个个看着像是在看着判官那样看着方毅,在等待“死刑”的来临。

    方毅在聆听过胡臻交上来的全部战果之后沉吟片刻,然后上前问道:“你们服了吗?”

    全场沉默。都成这个样子了,还能不服吗?

    方毅点点头,说道:“汰弱留强是很正常的事,里面综合成绩最差的十位将会被剔除出名单。”

    说完,胡臻就上前公布了名单。

    能够留来的人无不欢声雀跃,但是徐永成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觉得无比的羞耻,接下来在东洋的日子,还要继续羞耻下去,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这时,一个年级约莫40岁的络腮男人凑到徐永成身边,轻声道:“徐少,咱不争朝夕争春秋,这面子,等上了飞机我替你讨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