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36章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墙上的黑影停止了放大。黑影的主人止步在楼道拐角处。

    显然,他被方毅给吓倒了。他似乎没有想到,方毅居然会一点事儿都没有。

    方毅看着黑影笑了笑,说道:“你真是一个恶趣味的人,一直都没有出现就等到我们差不多离开了才出现,你一定很享受打破别人希望的感觉吧?”

    在这个世界上,打破别人希望的方式有很多种,其中一种最残忍的,就是当你以为快要得到的时候,就出现一个人将你快得到的东西拿走。

    通常这样做的人,不是背负着血海深仇,就是心理变态。

    黑影听罢哈哈大笑,说道:“方鸿儒真是教出个好孙子……在公在私,你都非杀不可!”

    “想杀我的人多海里去了,就是没一个人成功……”方毅看着逐渐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黑袍人,伸手指着他,说道:“包括你,毒王!”

    黑袍人阴森的嬉笑着,他把帽子摘下,露出下面烂了半张的脸。那半边脸布满着网状纹的腐肉,不知是因为炼毒过度还是其他原因,反正看起来,就十分的恶心。

    这是方毅第一次跟毒王本尊见面,虽然他已经想象过毒王的样子有多么的丑陋,但往往现实总是超乎你的想象。

    在看到毒王的脸蛋时,方毅真有种五内翻腾的感觉。

    真他妈的丑!这还是人的脸吗?

    方毅眉毛挑了挑,说道:“你有两个选择……一,自己说出一切然后我送你进监狱。二,我把你虐得生死不能再从你口中问出我想要的。”

    黑袍人看着方毅的脸,寻思了片刻,再次大笑起来。

    他甩了甩袖,说道:“狂妄!你以为逃过我的麻痹毒就等于赢了?你真是没有搞清楚你的处境!你以为我毒王任风流是浪得虚名吗?”

    任风流有着足够的自信。他为了这一天,做了足够的安排。

    在岳赫男身死的时候,他隐忍不发,暗中布局两个月。其中,暗杀市长就是他的局中局。

    他早就知道堂本秀与唐人杰有着一些私怨,于是他就利用了堂本秀的报复之心,一步步的把棋子走到了这一天。

    事实上,如果任风流亲自出手,唐人杰早就该死了。但是他没有这么做,目的就是要等待方毅跟唐人杰接触,然后一网打尽。

    当然,其实他可以分散击破,但是考虑到平时方毅身旁的综合战力太高,反而在这个时候是最佳时机。

    而且,他想省点力,做到一石二鸟的功效。

    不过,任风流即使是算无遗策,但还是功败垂成。方毅,还是一个无法预测的人物。

    但是,这对于任风流来说只是一个有趣的小插曲或者是调味剂,只是增加了一点游戏难度而已。方毅再强毕竟不是方鸿儒,他就不信这个毛头小子能够斗得过自己层出不穷的奇毒攻势。

    就在他刚刚一甩袖的那一下,就已经扬出了毒粉,并且粉末已经渗透了空气。毒量虽少只够一人用,但是这毒性,却是连大象都能毒死。

    在任风流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又阴笑了起来。他很想看到方毅毒发而亡的样子,好为自己的孙子任擎天报仇,也为自己的徒弟报仇,也同时能在组织面前抬头领功。

    他有太多太多的理由要杀方毅了。不仅仅是受了公家的任务,还有数也数不清的私仇。

    本来他是不能杀方毅的,但后来收到了上头组织的通知,要活捉唐人杰,方毅则是生死不论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得到了这个指令,任风流是兴奋得睡不着觉。

    他敢保证,今天笑的次数,是他前半生笑的次数的总和。

    尤其现在,他的笑声更大更浓,仿佛吞天灭地一般。

    任风流看着缓缓倒地的方毅,大笑道:“哈哈哈你要是能交出华佗残卷,我还能让你死得痛快一些!放心,你不会孤单,我很快就会送你所有的亲朋好友来陪你!”

    方毅掐住自己的喉咙,满脸痛苦的指着任风流,说道:“你!你!”

    说着,他一扑一倒的走到任风流面前,抓住那黑袍领,一副快要挂掉的模样。

    任风流那半张网状烂脸在抖动,仰天大笑,说道:“你只有1分钟的时间了,但是这一分钟你会过得像一万年那么久,想痛快,就交出残卷!”

    嗖!

    话才刚说完,任风流只听到一道破空声和看到一道寒芒,接着,他的半边身麻痹了!

    身体一后倾,就倒在了墙边。

    他指着方毅那张嬉皮笑脸的脸蛋,怒斥道:“混小子!你敢阴我!”

    方毅笑着揉了揉鼻子,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会那么天真的啊,还真让我接近你,你以为我刚刚快死了是不是?”

    “为什么!不可能!这是我从蒙古深山里亲自炼制的奇毒!不可能失效的!”比起给方毅耍了一把,任风流还是更加关心自己的药为什么会失效。

    说起来,他要使出这种毒还真的是心痛无比。这种毒是在深山老林里面采取各种奇珍异宝来炼制的,数量是非常有限,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还真不想用。

    这一次,他为了万无一失,是真的下了血本了。但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落了个血本无归!

    急怒攻心,任风流猛地吐出一口血,摇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的!”

    “让你觉得不可能的还有很多。”方毅笑了笑,一脚将任风流踢倒在地,然后在他的要穴处刺了几针,开始逆行雷火针与五行针。

    任风流半身麻痹动弹不得,只能活活承受这种非人的痛苦。

    想当年,他为了苦练毒功,可是受过不少的苦头,但是与这种痛苦比起来,那又是另外一件事。

    这种痛苦不能说凌驾在毒功之上,但绝对是很新鲜的。这是他以前没有尝试过的痛苦。

    但是他知道,这是逆行针法,在古代的时候,就有一个郎中为了报仇而钻研出来的。这样的黑历史,按道理不会流传,但是方家就是一个藏经阁,关于医学的一切,基本都有。

    方毅从小闲来无事,该学不该学的都学了,只是有些告诉了爷爷,有些自己隐瞒了。比如这逆行针法,他虽然之前也有用过,但也是偷偷摸摸的使用。

    任风流知道古流医术界的规矩,他气喘如牛,盯着方毅,沉声道:“停手!这是杀人医术,你就不怕被中医界唾弃?你不怕医圣方鸿儒晚年都在辱骂中度过?”

    “怕。”方毅点点头,然后继续催动逆行针法。

    任风流痛得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方毅一直说害怕,但又一直加重力度。

    莫非,他已经跳脱了“医生”的框架,彻底做到我行我素的境界了吗?

    如果他真的做到了,那么他就更加不能存在了。他会引发第二次的医界革命,就如当初《药皇古典》创始人那样,中医会在全世界崛起。

    任风流不是很关心这一些,但是组织很关心,他不能坐视一个强敌彻底成长起来,然后将组织捣毁。

    任风流不是一个多么忠诚的人,纯粹是他儿子的尸首,被组织挟持了而已。他不希望自己的任务失败,然后看到自己儿子的尸体遭到别人的糟蹋。

    是的,他需要活着。只有活着,任务才有可能完成。

    任风流强忍着一口气,看着方毅,继续劝说道:“你是医生,医生是不能杀人的!这一点方鸿儒应该有教过你!”

    方毅眼眸微眯,冷声道:“我本来不想杀你,但是不杀你我会死,我一死,我身边的亲戚好友就会跟着死!谁都不能动我的人,谁都不可以!”

    任风流知道自己刺中了方毅的逆鳞,顿时话锋一转,说道:“我愿意说出一切,我不求你放了我,但你可以把我交给警察……这样你又能不杀人,又能掌握重要情报,这不是两全其美?”

    方毅听到任风流这番话,伸手就要给任风流一个耳光,他觉得任风流这么说话,简直就是侮辱自己的智商。

    可是,当看到他那张破脸时,就打不下手了。

    方毅冷冷一笑,说道:“你想得真是两全其美!第一,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第二,将你交给警察?他们能不能防住你的毒药,那还是未知数。你用假情报获得一个绝处逢生的机会,你说美不美?”

    任风流老脸抽了抽,憋了半天,说道:“你脑筋比你爷爷灵活。”

    “你的赞美我不接受!”方毅双手一拍,就将扎在任风流丹田和气海的银针给拍了进去。

    任风流再次吐出鲜血,边咳嗽边说道:“你不能杀我!你是医生!”

    方毅愤怒了,他一把抓住任风流的衣领,怒斥道:“为什么你能杀我我就不能杀你?因为我是医生我就要当好人我就不能报复?这是什么狗屁定律?便宜都被你们坏人占了去,我们这些人不是太委屈了吗!我今天还就真宰了你!”

    说着,他就抬起手掌,准备将扎在任风流眉心的银针给拍进去。只要一拍进去,任风流就会立即死亡。

    任风流看着方毅那只白嫩的手掌,惨笑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我真是羡慕方鸿儒。”

    “你浪费了你的遗言时间。”方毅冷声说着,同时一掌拍了下去。其实,他不是跳脱了医生框架,他只是觉得四下无人,杀了也没人知道罢了。

    就在方毅的掌心将要触及银针时,任风流闭上了眼睛,说道:“曲柔,我先走一步了。”

    话音一落,方毅的手掌就来了个急刹车。

    他脸色铁青,抓住任风流的衣领,大喝道:“曲柔?我奶奶曲柔?”

    曲柔是方毅的祖母,许多年前就因为意外而进入假死状态,一直在方家的秘密后院躺着,根本不可能认识什么外人。

    但是……但是毒王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又跟自己的祖母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