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38章 有时间多读点书

    方毅一脚踢开程东,跑到万千紫身旁,将她身上所有的枷锁一一去除。

    麻绳、布条,全部被方毅一一扯断撕裂,他神情严峻,将万千紫平躺地上,仔细看着她的面相。

    过了一会儿,方毅的脸色变得黑沉如水,再也不顾得男女之别,将万千紫的单薄的上衣粗暴扯碎,然后将裙子扯烂。

    如果现在有另外一个人在场,肯定以为方毅要对一个姑娘施暴了。

    但实际上,方毅是在救她。

    而且形势很危急,什么程序什么颜面,统统玩蛋儿去!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性命更金贵?

    万千紫所中的毒并不简单,她中的是两种相克植物所散发出来的香气,这种毒比食物相克的更加要毒。

    因为食物你可以催吐,但是香气你要怎么催吐?

    方毅内心十分焦躁。在相生相克谱里面,除了食物篇之外还有植物篇,而且植物要更加难缠,就跟《倚天屠龙记》里面的七虫七花膏差不多,搭配方式无穷,解毒方式也无穷。

    简单来说,就是假如你配对错误,病人就会死亡。

    万千紫对于方毅来说不算是什么,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可是,她却是因为自己而搭上的。

    没有什么,比“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为我而死”更加让方毅痛苦的事了。

    方毅将万千紫的衣服全部退去之后,立即将怀里仅余的两枚银针分别扎在额上的神庭以及气海二穴,然后催动雷火针法,神庭予以猛力刺激将病患唤醒,气海予以温和气息保存生机。

    方毅双管齐下,不顾身体消耗。

    终于,约莫在两分钟后,万千紫苏醒了。

    但是她瞳孔无光,脸色虚弱,方毅知道,这仅仅是救治的开始罢了,能够让患者保持清醒,只是解毒的基础!

    “我……我在哪?”万千紫张开眼睛看到的是熟人的脸,紧张害怕的心情顿时消失一空。

    “不要说话。”方毅神情专注,一边施针,眼睛一边在万千紫那俏丽丰满的躯体上游走。

    或许是因为方毅的眼里没有一丝情欲,虚弱无比的万千紫竟然没有发现自己全身都已经光秃秃,很是听话的闭上嘴巴,看着天花板,不知在想着什么。

    良久,她看着满头大汗的方毅,惨笑道:“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是不是会死?”

    方毅一手揉动银针,另一只手不断搓揉着万千紫的小腹,眼神一凝,冷声道:“阎王要你三更死,方毅让你活百岁!”

    万千紫虚弱无比,方毅的救治起到的效果并不是很大,因为方毅做的,只是在保护她的心脉,不让毒气完全侵入。

    方毅恨啊,为什么自己不多带几盒银针?他现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空有一身本领,却受到了限制!

    万千紫看着方毅认真的神情,信心突然回来了一些,想起自己身体好像凉飕飕的,就说道:“我的衣服是不是都没了。”

    “嗯。”方毅认真的点了点头,没有跟她掰些什么。

    此刻,他的脑袋里正在急速运转,想着有可能救治的一切方案,根本没有时间跟万千紫打哈哈。

    这时,半死不活的程东却突然插话,说道:“不错嘛,只有两枚银针就能做到这种程度。”

    方毅冷冰冰的瞥了程东一眼。说实在的,如果可以,他还真想将程东的针头拔掉,然后放到万千紫这边。

    可是条件不允许,如果他真这么做了,他们两人就得抱着一块死了。

    从刚才方毅进行治疗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现在的坏境对他们非常不利,大门是锁着的,而且经过他的观察分析,大门被程东设置了一些机关,就算保镖和岳鹏飞找到了这里,怕是一时三刻也打不开。

    为今之计,就是先将万千紫的情况稳定下来,再另寻法子。

    程东看见方毅不说话,竟然无视自己快要死亡的形势,嘶哑的笑道:“没用的,你再怎么做,她都难逃一死,苏浩然的毒,也是我们小试牛刀罢了,跟现在她中的剧毒程度完全不一样……哈哈哈。”

    方毅瞳孔一缩。果然,苏浩然的事儿真是人为干的,但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目的到底是什么?

    对了,他之前说要拿自己来换东西,莫非就是因为那个原因?可是解释不通啊,跟苏浩然有什么关系?

    方毅灵机一触,忽然想到了,敢情,那是两拨人来干的。

    他的心里面翻起了惊涛骇浪,他不得不做了这么一个大胆的假设——毒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方毅的脸色阴晴不定,眉毛也紧皱了起来。

    他现在是充满了好奇,他真的很想去抓住程东虐待个三天三夜,边虐待的时候还播着《三天三夜》这首歌,看看这厮还屈服不屈服?

    可是情况不容许,因为没有什么,比救人更重要。

    不管任何时候,方毅都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医生!

    看着面前的万千紫的情况好转速度缓慢,方毅立即抛却杂念,重新投入到治疗当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

    不知过了多久,万千紫的气色终于好了一些,不过脉象依旧是中毒的状态。

    方毅知道,再治疗下去是没用的,根本是治标不治本,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源头!

    方毅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恢复平静,他盘腿而坐,运行六字气功均匀吐纳,让自己抱元守一、心神平静。

    良久,他睁开眼睛,目光落在了那幅字画上。

    字画是一件很普通的字画,只是毛笔字苍劲有力、笔走蛇龙,大摇大摆的写下了“朴守”二字。

    应该是哪位大师的随心所作,意在警示世人“创业难守业更难”。

    不过方毅并不是在欣赏书法,他看了看字画,又看了看茶盘,又看了看程东。

    然后,他笑了。

    方毅缓缓起来,走到字画面前,回头看着程东,说道:“你做错了两件事。”

    程东心中有鬼,自然知道方毅在说什么,只是他当然不会承认,于是一味沉默。

    方毅把字画拆了下来,摆到茶盘的旁边,拿起茶壶摇了摇,说道:“第一,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态,但是你不应该在房间里配备解药。第二,既然你做得这么隐蔽,为什么要提醒我?”

    方毅所指的,自然就是程东刚开始问他是否懂字画的问题。

    这个问题看似就是普通的问话开场白,看起来就是废话,但其实不然。

    犯罪者的心理都是很神奇的,他们当中有些人,很享受高高在上的感觉,享受那种凌驾一切的优越感。

    程东这么做,其实是想在方毅栽倒之后,可以很装逼的跟他说出自己的设计,说出自己那惊为天人的计谋。

    殊不知,他的这种心态,却给方毅指引了一条生路。

    方毅看着脸色黑沉的程东,笑了笑,说道:“搬石砸脚的感觉是不是很过瘾?一会儿还有更正点的赏给你。”

    程东沉默。他很确定,如果自己是自由之躯,一定将方毅给宰了。

    方毅笑着把茶壶里的茶水倒在了字画上,等得字画都浸润了茶水后,他提起湿哒哒的字画,走到程东面前,说道:“古有神农尝百草、李时珍以身试药,今天,由毒王子孙来做这一件事,岂不美哉?”

    程东嘴角一抽。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方毅死了九千遍了。

    缺德!太缺德了!

    这家伙,居然拿自己来试药?

    不对,按照正常的正派人物,不应该很伟大光明正义的那样以自己来试药,然后救出美人然后自己功成身死获得万人敬仰的吗?

    为什么,方毅……能够这么不按常理来!

    “别这样看着我。”

    方毅皱皱眉,把字画卷起,一边在程东的脸上拧动字画,一边说道:“那种传说一样的人物,我还真当不起……我啊,就是个普通医生普通人,怕死得要命。”

    说着,茶水就开始滴落到程东的嘴唇上。

    很快,程东的脸就开始发紫发黑,显然,是中毒的征兆。

    方毅点点头,很是满意,如果程东现在健康的状态是中毒的话,那么给中毒的万千紫来用,那就是收到以毒攻毒之效了。

    果然,万千紫经过这么一番治疗,奇迹般的好了起来,脉象已经稳定了,就是比较虚弱,后期补补就好。

    方毅重重喘了口气,疲惫的坐在地上,擦了擦额上的汗。幸好自己在运行六字气功的时候进入了一个玄妙的状态,心神前所未有的宁静,不然,还窥探不了这种端倪。

    程东见到自己失败了,顿觉万念俱灰,闭上双眼,一心等死。

    可是,方毅不如他愿。

    他身上藏着那么多线索,方毅怎么会让他死呢?

    就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方毅又走了过来,封住了他的经脉,然后用剩余的茶水给他解了一半的毒。

    程东痴呆的看着方毅,说道:“你是怎么肯定那就是正确的配对?”

    诚如程东所说,方毅其实很冒险,万一这不是正确的配对呢?即使错误的配对也是能让人中毒致死的,这根本不可以作为正确的参考。

    以方毅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冒这种险?

    方毅翻了翻白眼,说道:“你有没有看过《神雕侠侣》?”

    “有啊,怎么了?”

    “绝情花下面就长着断肠草,解药毒药从来都是相生相伴的,我说你有时间真该多读点书。”

    “……”程东觉得自己被耍了。这算是什么狗屁答案?这不是拿自己来开玩笑?大家都懂医理的,就别开这种国际玩笑好不好?小说瞎掰的都能当真?

    方毅才不会跟敌人透自己的底,他摆摆手,指了指大门,说道:“给我开了这门,我留你半条命。”

    咚!

    话音刚落,门被破开,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青年立于门前,而这个人,就是岳鹏飞。

    方毅本来想佯作生气调笑一下岳鹏飞,说他怎么最后一刻才来,但是看到他脸上那副担忧的神色,心里就一阵暖洋洋,这点恶作剧心思就吞了下去。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欲要说话。

    岳鹏飞却突然脸色一沉,大喝道:“快趴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