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六章 你得负责任

    夏如霜面颊绯红,沉默不语。

    方毅神情呆萌,不知问题在哪。

    孤男寡女,就以这种有些近乎滑稽的方式独处着。

    过了一会儿,夏如霜忍不住,说道:“我先去洗个澡。”

    “洗澡?”方毅懵了,说道:“这扎针不用洗澡啊,很快的。”

    夏如霜心里有种想把方毅宰掉的冲动,但是她又不能说出原因,于是瞪了这小男人一眼后,就快步冲进了自己独立的洗手间。

    约莫五分钟后,夏如霜就出来了。

    方毅更百思不得其解了,这不是洗澡吗?这怎么洗的?水龙头不开,头发身体没有沾湿过,这女人是干嘛?

    他当然不知道了,人家夏如霜是跑去把内衣内裤给穿上了。

    “好了,可以开始了。”夏如霜缓缓吐了口气,坐回了床上,然后平躺了下来。

    方毅哭笑不得,将那白色的睡裙给缓缓掀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纯白色的小内裤……这个女人,是有多喜欢白色呢?

    目光上移,看到的是毫无瑕疵的粉嫩肌肤,平坦无赘肉的腹部,以及,那圆圆的肚脐。

    方毅的心头又被敲动了,这女人的皮肤很紧致,腰臀位置毫不松垮,目测还是一处女,一个27岁的处女,在现今社会来说简直是国宝了。

    稍稍欣赏了一番,方毅收起无谓的心思,拿起银针,一根根的往重要的穴位刺去,同时催动气功。

    雷震子是雷火针法之中霸道的一手,它的作用不是压制,而是碾碎,以最直接的方式,将病灶给捣烂,不过,由于夏如霜的病在心理,这次的成果再好,也只是治标。

    但即使是治标,方毅也要用尽全力,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医者该有的道德,更重要的是,不能让夏如霜感到自己在敷衍,不然,这种刚建立起来的信任感就会迅速瓦解。

    很快,在方毅全力催动气功,手持银针七进七出的情况下,原本潜伏在夏如霜体内的一些小病小痛都被一一驱除,她的身体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畅。

    作为针灸的受惠者,素来挑剔冰冷的夏如霜也不得不在心里由衷地佩服方毅,像一般这个年纪的男生,根本就不会身怀这样的医术,他们还在忙着泡妞、旅游,活得行尸走肉。

    就在夏如霜默默为方毅评分时,她突然汗如雨下,不消片刻就打湿了床单以及身上的那件丝绸睡裙。

    她的呼吸有了些许急促,脸上也染上了可爱的红晕。

    这样的女人,是让人心动的,尤其是但冰一样的女人出现这种神色,更是让人迷醉。

    但是方毅不会,因为他知道,这是雷火神针的功效,现在他已经完全进入了治病状态,就算夏如霜这个天赐尤物一丝不挂,他也……有心无力。

    事实上,就算夏如霜真的一丝不挂他也做不了什么,他现在很累,而且根本无法分神,在以气运针的情况下存有杂念,那是在找死。

    看着方毅满头大汗,脸上染上苍白,夏如霜怜惜的道:“不如暂停吧,我听说这套针法对你损伤很大。”

    之前林国章早就跟夏如霜说过这件事,不过她向来信奉眼见为实,所以没有太往心里去,但现在亲眼目睹了,她就信了,而且,还有点心疼,那种感觉就好像这人在拿命来救自己一样。

    方毅没有说话,只是井然有序地在收针。

    是的,这治疗结束了,但是方毅的感觉很不好,这是第三次运针了,他到极限了,但是出于不想在美女面前丢脸的心思,他要拼着最后一口气,将银针收回。

    然后呢?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晕倒。

    然而生活不是拍电影,这身体情况,哪轮得你说勉强就勉强的?

    在方毅很有范儿的将银针全部收回,啪嗒一声合上银针盒时,他顿觉眼前一黑,在他失去知觉之前,他感到有两团柔软的肉肉夹住了自己的头,还有一股子女儿香涌入了自己的鼻孔之中……

    翌日。

    “唔。”方毅缓缓张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这觉睡得太好了。

    方毅坐了起来,看了看窗外的风景以及一尘不染的房间……接着,脸色一阵铁青。

    这不是自己的房间!

    这是夏如霜的房间!

    莫非自己昨晚睡在这儿了?

    心头一惊,立即掀开被子往自己身体猛看。

    这一看,完了,什么都完了。

    自己的一身长袍没了,穿着一套老气的睡衣,看起来是林老爷子的,但是林老爷子昨晚不是不回来吗?陈嫂也被支开了,那么这衣服是怎么换上去的?

    这时候,一个身穿白色睡裙的尤物身影闯进了方毅的脑海中。

    他记起来了,他想哭了,他觉得自己被乘人之危了。

    其实乘人之危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守了24年的贞操,说没就没了。

    没了也没关系,反正贞操是用来丢的,但是,但是也不能这么个丢法啊,自己根本就是无意识的,这种感觉就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那样,根本食不知味。

    方毅很想跳起来然后抓住夏如霜,大吼道:“再来一遍,我要重做!”

    越想越气,方毅就真的跳了起来,往着楼下走去,然后……这偌大的房子空无一人。

    方毅嘴角抽了抽,敢情,这是把自己玩弄了然后就不负责任跑了?

    不行,方家的男人哪有这么好欺负的!

    满腔热血涌入喉间,方毅大吼一声:“夏如霜!你得负责任!”

    喊了出来,心里果然舒服多了,不过在下一瞬间,方毅很想自杀,因为林国章不知什么时候回了家,在大门傻傻的看着自己。

    “这,发生什么事情了?”林国章咣铛一声把钥匙扔到一边,快速走到方毅面前,急切的询问道。

    方毅很无奈,难道跟你说你孙女把我给强上了?这被患者强上的医生,恐怕在华夏国来说,自己是第一个。

    看着方毅一脸委屈不说话,林国章以为孙女的古怪脾气得罪人了,连忙补充道:“如霜那孩子招惹你了?唉,我得教训教训她。”

    话是这么说,表情也是给足了十分,但林国章想的倒是其他。

    他饶有深意地看着方毅,他知道方家男儿都穿青衫长袍,女子都穿素衣旗袍,一般都不会穿其他衣服。

    当然,穿其他衣服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身衣服是自己的衣服。

    莫非,他俩昨晚……

    就在林国章浮想联翩时,女主角出现了。

    夏如霜身穿一袭波西米亚风的碎花长裙,一头长发随意盘起,露出修长的脖颈,配搭她精致好看的五官,颇有一种知性小资的味道。

    她目无表情,从方毅原来的房间走出,一步步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方毅傻眼了。

    林国章也傻眼了。

    不过他们愣住的重点不一样。

    方毅傻掉的重点是,自己睡了她房间,她睡了自己的房间,不就是等于昨晚什么事情都没做过吗?那自己今天的咆哮,不是……太丢人了吗?

    而林国章不知昨日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自己的冰冷孙女从方毅的房间出来。

    一个女人整理好仪容从一个男人的房间里走出来,那代表什么?

    林国章笑了,自己的孙女有归宿了。

    方毅想哭了,自己是跳进银河也洗不清了。

    夏如霜看了看这一老一少的精彩表情,态度清冷地说道:“早安。”

    “嗯,早啊。”方毅拼命扯起嘴角在笑,但他知道现在的笑脸一定很僵硬,刚刚自己吼得这么大声,这女人究竟听没听得到?

    俗话说得好,你担心哪样,哪样就会发生。

    “我都听到了。”夏如霜神情平淡,缓步走到门前,回头说道:“我们逛街。”

    林国章眼睛瞪大了,如霜这个冰块脸,什么时候会约男人去逛街了?

    下一瞬间,林国章雀跃地推了推在发呆的方毅,说道:“去吧去吧,年轻人就是要多走动走动,晚上回来喝汤就行了。”

    也难怪林国章一把年纪还这么欢腾,夏如霜这孩子近三五年也变得奇怪了些,有些同事还私下里叫她“石女”、“绝缘橡胶”,每当想起这些流言蜚语、想到这孩子以往的经历,他的心就隐隐作痛。

    如今,这个冷冰冰的孩子突然约一个男人逛街,这让他的心忽然从地狱飞到了天堂,若不是他心脏保养得比较好,估计这会儿就得晕倒了。

    方毅看着林国章这张恐怖的笑脸,心里咯噔直跳,说道:“林爷爷,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你可以叫我爷爷或者姥爷,反正就不能叫我林爷爷,这太生分了!我可得生气了!”林国章嘴里在责骂,但盯着方毅的眼睛就像蜜蜂瞅着蜜糖那样。

    方毅更害怕了,回头对着夏如霜拼命使眼色。

    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害怕担责任的男人,只是……只是这根本什么都没干,这要是担起来,岂不是当冤大头吗,这种亏怎么能吃啊?

    夏如霜看了看方毅,说道:“我车上等你。”

    砰!

    说完,她一个转身就关上了门。

    潇洒、冰冷、仿若女王一般,由不得你反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