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天才神医

第四章 不要怀疑我

    今日林国章难得地准时下班,抓住方毅就往自家大院奔。

    方毅虽然是个容易害羞的人,但实际上也是老实不客气,半个晚上的时间就摸熟了林家大院。

    当然,作为一个尽责的医生,他第一时间是观察夏如霜。

    虽说心理疾病不是方毅拿手的范畴,但是他心细,他能看出夏如霜因为心理问题,导致脾肺不是很健康,甚至再拖下去,会影响肝。

    没错,这并不是会危害生命的疾病,但病从小治不是?

    因此,方毅在整个晚餐时间,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夏如霜。

    在一旁的林国章乐了,他虽然也知道方毅在关心自己外孙女的病情,可是这年轻人啊,朝夕相处的难免会擦出一点火花,要是一个不小心闹出了人命,他就可以抱曾孙了,自己的一桩心事也就了结了。

    想着三人吃饭一言不发有些尴尬,林国章笑着打开话匣子,说道:“今晚你俩随意,我一会儿约了老朋友谈点事。”

    这小老头,人前是个魔鬼,人后却像个媒婆一样,故意制造机会给这两个年轻人,恨不得今晚就把事办了,明日就设宴,后日就生娃了。

    没办法,夏如霜不小了,而且性格太冷清太孤僻,这样下去会变剩斗士的,身为老人家,自然希望后辈幸福的,即便这个人是林国章,也不能免俗。

    但可惜的是,方毅好像一点心思都没有,反而是放下筷子,调侃道:“林爷爷,我还以为你和我家爷爷一样,都会板着脸说食不言寝不语呢。”

    夏如霜好像聋哑人似的,对这两个男人的话题置若未闻,自顾自的小口吃着饭,很均衡地将鱼肉青菜夹入碗中,吃得是慢条斯理。

    对比起夏如霜的淡定,林国章倒是老脸一红,忽然觉得老中医这个身份还真是很碍事,想在养生上装下糊涂都不行。

    不过他毕竟老成了精,就笑说道:“这哪能什么都按着医书来活,这多没情趣,人啊,最重要的还是享天伦,就像现在。”

    方毅小脸一红,心里面在想,这林爷爷是不是把自己当孙女婿了?

    如果是,您怎么不直说?我肯定不会不答应的啊!

    现在的老人家啊,就爱拐弯抹角!

    林国章捕捉到方毅羞涩的一瞬,笑着指了指后者,说道:“你看你,这脸皮怎么跟姑娘家似的。”

    方毅就委屈了,真想把脸给递过去,让林国章摸摸这张百分百的男人脸!

    不知是忍不住这一老一少在卖相声或是其他原因,夏如霜突然放下碗筷,推开椅子,说道:“我吃饱了。”

    说完,她把椅子一复位,就转过身子回到了房间。

    林国章尴尬一笑,说道:“方毅啊,她的性子是有些冷,你别见怪。”

    “我没有怪她。”方毅倒是很大方,他看了看夏如霜那粒米不剩的饭碗与摆放整齐的筷子,笑着说道:“她不是耍性子,而是真吃饱了。”

    一个小事都做得尽善尽美,并且爱惜粮食的女孩子,人品又能差到哪里去?

    而她的语言与行为那么不一致,那是因为生病了。

    看着方毅如此大度,林国章更是喜欢这个小伙子了,他拍了拍前者的手腕,饶有深意地说道:“今晚我不回来,如霜就交给你了。”

    幸好方毅嘴里没有含着米饭,不然又得喷他一脸了。

    这个老家伙,什么话到了他嘴里都会变味,好好的一句话,非要用一个鬼鬼祟祟的表情来衬托,这都是在暗示些什么?

    都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

    我是一名医生,怎能趁着行医的时候去占患者的便宜?

    想到这里,方毅就放下筷子,正襟危坐,认真道:“林爷爷,你不能怀疑我的专业!”

    林国章懵了,这孩子什么都好,怎么就有些怪怪的?不过自家的孙女也是怪怪的,说不定他们俩一拍即合呢!

    想到这里,林国章美滋滋的,他没有回答方毅的话,而是转过头对保姆说道:“陈嫂,我今晚不回来,你今晚也放假吧。”

    得到陈嫂回应后,林国章就拿起台面上的钥匙转身离去……

    饭后一小时,晚上八点半。

    方毅合起手上的医学杂志,开始为自己的银针消毒。

    消毒过后,方毅便一手捧着银针,一手挽起长袍下摆,往着二楼走去的房间走去。

    他记得,夏如霜就是进来了这房间。

    方毅吸了口气,手在门上悬空了几秒钟,然后敲了下去。

    咚咚咚。

    连续敲了三次都没人回应,方毅有些担忧了,莫非出事了?

    这不是莫名其妙的担忧,情绪引起的疾病其实是可大可小的,急火攻心晕倒或者是忧伤过度拿起水果刀扎自己一下,这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想到林国章和陈嫂都不在,方毅情急之下退后几步,抬起脚想要破门而入。

    这时候,门打开了一半,露出了半个夏如霜,她换了一套白色的吊带睡裙,将大片白嫩的肌肤露了出来,那种堪称完美的肤色,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摸上一把,看看质感是如何的。

    方毅傻傻地看着夏如霜,其实她居家的装扮更漂亮,漂亮得让人觉得当医生是不是有点浪费,以她的姿色与气质,绝对可以胜任小龙女那样的角色——清冷、孤傲、不食人间烟火。

    “有事?”夏如霜依旧没有把门全打开,说话的时候依旧目无表情,语气冰冷。

    方毅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会诊时间到了。”

    夏如霜眼中的不耐烦一闪而逝,说道:“我记得我今天说过,我没事。”

    说着,她就想关门。

    方毅眼疾手快,把手架在门边,眼睛盯着夏如霜,说道:“让我试试。”

    夏如霜看着这个一身青衫,面容清秀,眼神清澈又带点倔强的小青年,表情起了一丝的变化。

    过了一会儿,夏如霜侧开身子,说道:“10分钟。”

    方毅微微一笑,侧身而入,说道:“那可由不得你,治病这事,有时5分钟都不用,有时半个钟都嫌短。”

    夏如霜没有回答,只是坐在了椅子上,双手下意识地将裙子往下拉,似乎害怕裙子不够长,会泄露春光。

    方毅对夏如霜的这点小动作不以为意,因为他被这个御姐的房间给吸引了。

    如果说一个人的房间等于这个人的内心世界,那么不得不说,夏如霜的内心处于一种很孤独和很压抑的状态。

    首先,房间里的灯光色调采用的是冷色系,四周挂的不是明星海报,而是一些壁画。

    其次,房间很整齐,没有一点杂物,也没有凯蒂猫或者轻松熊这类毛绒公仔。

    总结来说,就是整洁有序、一尘不染。

    但是这种整洁干净,却是有些过分了。

    方毅曾经看过一些心理书籍,根据现场的观察,夏如霜不仅情绪过分压抑,还有着不重不轻的强迫症。

    “看够了吗?”夏如霜有些烦躁,烦躁的原因是,这个小男人从第一次见面时,就让自己的情绪起了波动,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方毅并不生气,坐了下来,沉吟片刻,说道:“你跟林爷爷的感情好像比一般亲爷孙还要好,自小就是住一起吗?”

    心理病跟生理病不一样,切入口不是把脉,而是先进入患者的情感世界,他相信夏如霜的冰冷只是一种伪装,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

    “你进来就是想聊天吗?”夏如霜眼里的愠怒一闪而逝,站起身子走到门边,说道:“如果是想聊天,那我累了,你自便吧。”

    方毅微微眯了眯眼睛,缓缓起身走到门口,在快出去的时候突然顿下身子,回身道:“我以为你是个懂事的好女人,但没想到我看走眼了。”

    “你什么意思?”夏如霜怒了,这男人有病不成,大晚上的跑进人家的房间,人家不欢迎,就要骂人家一顿?

    “不是么?你搞自我封闭是你的自由,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会伤害到关心你的人?”

    方毅眼神一沉,冷声道:“自己病了却讳疾忌医,为了逃避现实而罔顾亲人的感受,像你这种自私的女人,我还真不想治。”

    夏如霜被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直古井不波的面容也有了变化,粉拳也微微的握紧了起来。

    方毅瞥了夏如霜一眼,回身离去。

    “等等。”夏如霜轻喝一声,然后又小声道:“你……”

    夏如霜真的很久没有跟人用心沟通过了,后半句话愣是憋了半天都憋不出来,只能用着眼神去传递自己的想法。

    方毅看着面前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疑惑道:“怀疑我治不好?怀疑我进你房间图谋不轨?”

    夏如霜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后拉开房门,身子侧过了一边。

    她没有做出“请”的姿势,但是意图很明显。

    方毅没有回到房间,而是认真地说道:“你欠我一声道歉。”

    夏如霜愕然地盯着方毅,她不知道这个小男人指的是什么,是指自己的态度吗?自己的态度一向这样啊,也从没有男人要自己道歉,他们都好像是不会有感觉一样,不管自己怎么冷眼相待,他们都是笑容满脸的。

    但是,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比起那些男人的笑脸,反而方毅的臭脸要……可爱一些呢?

    夏如霜有些懵了,但嘴巴还是不受控制地说了声对不起。

    方毅闻言,阴沉的脸色迅速消散,又像个孩子一样笑着进入了房间,把银针摆在一边,说道:“这就对了嘛,来,我给你治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