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上神道

第两百三十二章 青云门中天罗地网

    南风古国的王城非常安静,也可以说是因为气氛紧张而显示出一种另类的安静,不管是王城的军士亦或是王城内的子民,心中都很忐忑,只不过这两种忐忑存在着很大的区别。

    军士们因为恐惧而忐忑,王城的子明们则因为矛盾的心情而忐忑。这段时间得知了国主南风吟的所作所为,人们自然是愤怒的,不再如以往那般忠于这个王朝,但毕竟世代都是南风古国的子民,心中又割舍不下。

    南风古国的子民们既希望南风吟得到报应,同时又担心这个国家因此而灭亡,那样他们将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民,从此过着漂流不定的生活。

    王城雄伟壮阔,一座座高大的建筑物鳞次栉比,宽阔的街道纵横交错,延伸至城池的每一个角落。这样繁华的一座城池本该是车水马龙,人来熙往,可是现在却变得萧条而冷清。

    街道上几乎没有几个身影,平时叫卖的小贩也都不见了踪迹,街道两边本该营业的店铺早已门户紧闭。只有某些高层建筑的楼上偶尔能看到一些打开的窗户,里面探出一颗颗头来,紧张地观望着外面的情况。

    南风古国的皇宫坐落在西城,因此东城的大街小巷都变得无比空旷,而南城与北城则汇集了十余万军队,他们奉命埋伏于,防止楚枫败后逃走。

    楚枫踏炎乌骓从东门而入,没有见到一个守卫,而街道上也是空无一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空城,曾经的喧嚣与热闹早已不见了,显得非常冷清。

    “看来南风吟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等着我们往里钻呢。”踏炎乌骓边走边打量四周,城池内安静得可怕,街上虽然没有人,但是街道两边却有紧张的心跳与沉重的呼吸声,却也逃不过它那双敏锐的耳朵。

    “没有了图腾守护,南风古国就是爪牙都被撕碎了的纸老虎,无论南风吟他想用什么计谋都是没有用的。”楚枫骑在马上扫视四周,对着那些微微开启一条缝隙的窗户,道:“大家请放心,在下此行只找南风皇室,于你们无关。以后南风古国覆灭了,会有黎山部族来统治这片土地,治安会更好,赋税也会减轻很多,你们的生活会比现在更轻松。”

    街道两边的房屋内,人们面面相觑,楚枫的声音萦绕在耳边,如同给他们打了一针定心剂。楚枫的寥寥数语掷地有声,虽然面对这样的说辞大家还有一些疑虑,但既然有人来接管就必然可以继续安稳的在此生活下去。

    内心最大的担忧放下了,南风古国的子民对南风吟这个国主更加不满,甚至有许多人期待着这个王朝立刻覆灭。不然,以南风吟的行事作风,将来指不定还会因为什么利益而做出疯狂的事情来,那时或许就不会如这般幸运了。

    人们的要求很简单:活着,丰衣足食,不愿意时刻都提心挑担。三大国主与族长请图腾兽的事情才过去不久,那种忽如其来的恐怖在人们心中埋下了抹不去的阴影。

    数百万的尸骨,那是深刻的教训,也给活着的人带来了深深的恐慌与不安。倘若没有洪荒神岳中走出来的老人出手,后果不堪设想,整个人族怕是都得死亡殆尽。而罪魁祸首,正是平时屹立在人族金字塔顶端的国主与族长们。

    踏炎乌骓的四蹄缓慢有力,踏在王城街道上传出有节奏的嗒嗒声。两边房屋中的人们,透过窗户缝隙看着在空旷的街道上渐渐远去的背影,一阵失神。

    短短两年多的时间,这个少年改变了太多,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被各大古国与部族逼得几乎走投无路的孩子。如今的他屹立荒域人族的绝巅,雄视八荒。一人一骑震慑天下,矛锋所向,部族与古国尽皆胆寒。他护住了渊龙古村,护住了黎山部族,他的肩膀足够宽厚,曾经消瘦的背影现下如山般沉稳。

    人们充满期待的同时也忍不住为楚枫担忧。毕竟这里是古国王城,他要对抗的是古国的精锐,这是那些大部族不能比拟的。

    “皇宫内早已布下天罗地,不知道楚枫会不会有危险,能否成功……”

    “我倒是真希望黎山部族统治这片土地,黎山的为人比南风吟强上许多,在他的治理下,我们绝对会比现在过得好,也不用担心日后会有什么人为的灾难突然降临……”

    ……

    东城门通往西城的街道上安静得可怕,见不到城中居民,也见不到城中的军士,即便是已经可以看到恢宏的皇宫,仍旧没有一个人影出现。

    直到楚枫与踏炎乌骓来到皇宫城墙脚下,踏炎乌骓自然的停下了脚步,就好像只是散步走到了目的地。

    此时,南城与北城两边布置的十余万人终于开始行动了,分出了数万人前往东城区,而后呈三面合围之势向着西城区推进,目的就是要将楚枫彻底困死,不让他有任何逃走的机会。

    “里面埋伏着大量的人手,他们呼吸缓慢,气息悠长,都有着不弱的修为,估计都在先天境界以上,看来这古国的底蕴果真不是那些大部族能比拟的!”

    踏炎乌骓双耳微微颤动,里面的动静透过宽厚高大的城墙传到了它耳中。他微微有些吃惊,虽然埋伏在里面的那些人境界不算高,但有这么多先天秘境以上的人却足以让人感到惊讶了。

    “青云门……”楚枫微仰着头看向城门上刻着的几个古字,眼神逐渐冷冽,道:“据我所知,通往皇宫必须经过这青云门及下一个古关门。以我推测,南风吟多半将所有的精锐都布置在这青云门内,真是让我期待……”

    “东城、南城、北城,这三方都有大量的军队正在向这里推进,我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与战甲摩擦声,还有攻击器械推动的声音。”

    “都在我的意料中。”楚枫对此并不觉得奇怪,嘴角泛起一抹弧线,道:“南风吟是想将我们绝杀于此,永绝后患。如今我们来到这里,他自然是要用尽所有的力量来对付我们,以保证万无一失。”

    “绝杀他妈!一个小小的国主,他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本座将这皇宫踏成废墟!”踏炎乌骓说完直接冲向城门,双蹄高扬,其上炎火沸腾,神纹迸射,轰然声中一下就将宽厚的精铁城门给踏飞出去。

    厚重的铁门“唰”的飞过数百米的距离,方才轰然坠落在地上,溅起满地的尘土,地面都随之震了震。

    城门里是一片宽阔的场地,方圆足有数千米,紧挨着城墙的地方有许多相对低矮的墙体,方便士兵驻扎与防守。楚枫身骑踏炎乌骓来到这片场地的中央,青云门内一下子就充满了冰冷的气息,有股浓烈的肃杀之气在激荡。

    “轰隆隆——”

    青云门的城门被关上了,虽然被踏炎乌骓崩飞了一扇,但这里是双层的城门,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南风吟,你还不出现吗?”

    “哈哈哈!姓楚的小子,你竟敢独身杀入我南风古国的王城,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行!”对面城墙上建筑的房屋内走出十余人,其中两人正是南风吟与古河,围绕在他们身边的是有着肉身极境的王侯与强者。

    “你要是真有自信,也不至于摆出这样的架势,这是在给自己壮胆吗?”

    “小子,本国主何须壮胆,今日布置的这些就是为了将你绝杀于此!”南风吟仰天大笑,满头黑发飞扬,显得非常的自信,道:“你自诩实力强大,可与我大军抗衡,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凭你一人足以抵挡我数万精锐,于是今日本国主在这里准备了十万人,倒想看看你的血气有多么旺盛,是不是真的累不死!”

    “妈的!你这老货真他妈丧心病狂!竟然想要用十万精锐的命来活活累死我们,你将这些将士置于何地?”踏炎乌骓破口大骂,对于这种行为感到愤怒与不耻,它转身看向那些相对低矮的墙体,道:“你们都听到了,这就是你们的国主,这个老货完全是拿你们当炮灰,你们还为他牺牲性命,真是不值得!”

    “哗啦啦……”

    踏炎乌骓话音刚落,那些低矮的墙体后便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与盔甲兵器摩擦的声,一队又一队身穿黑色战甲的将士列着方阵走了出来,粗略估计大约有两百余个方阵,每个方阵五百人,很快就将整个青云门给围死了。

    就在这时候,四周的城墙上传来重物摩擦的声音,围着青云门的数千米城墙上都出现了大量的军士,他们推着攻城劲弩,弩箭早已上弦,锋利的箭矢锁定踏炎乌骓与楚枫,在阳光下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寒意森森。

    “如何?五千辆攻城劲弩,这是我们南风古国历代以来打造的战争器械,每一根弩箭长达四米,足以穿透三米厚的青石城墙,现在用来对付你们一人一马,你们觉得自己还有活路吗?”

    南风吟高昂着头颅,一副居高临下胸有成竹的姿态,他将双手背负在身后,上位者的气势一展无遗,脸上堆满了冷笑。

    “在你看来我好像死定了?”楚枫立马横矛,浓密的黑发在激荡的肃杀之气中飞扬,冷冽的眼神如严冬的寒风吹过,扫向哪里,那里的人便有种肌体生寒的感觉,仿佛有利刃降临到了脖子上,身体忍不住一抖。

    “如果这些还不够的话,再加上它们如何?”南风吟冷笑连连,挥了挥手,四周的城墙上顿时便有刺目的光芒绽放,数百肉身极境的强者催动灵术,一张张古旧的攻击古符“唰”的飞到了空中,其上灵纹缭绕,散发出凌厉的杀伐之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