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上神道

第两百一十章 绝望中的希望

    众人的心中都非常不安,尤其是楚枫,心情忐忑的同时又充满了愧疚。因为整件事情都是因他与娘亲而起,若因此而连累这么多关心与帮助自己的人,就算是死也不会安心。

    “不行,我们得想个办法,不能坐以待毙!”踏炎乌骓蹬动着炎火腾腾的蹄子,愤怒而无奈地说道:“妈的,偏偏是在这个时候,若是再等十年二十年,本座能将那些什么狗屁图腾全都踏出翔来!”

    熊孩子闻言撇了撇嘴想要讥讽,但突然想到踏炎乌骓并不是人类,完全不受荒域的规则压制,将要说出口的话生生咽回了肚子里。以踏炎乌骓强大的神兽血脉,十年二十年有着无限的可能,或许已经修炼出许多个大秘境了,到时候真的可以叱咤风云。

    “现在说这些有何用,想要挡住那些图腾妖实在是太难了……”楚枫眉头紧皱,说完便看向守在村外的那些军队与修者,道:“不如趁着图腾妖还未来到之前将那些军队与修者全都杀光,然后我们所有人都离开这里,找个偏僻的地方躲起来,或许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众人闻言相继点了点头,目前也只有这样的办法了,至少也算是有一线生机。然而老槐树下的楚芸汐却摇了摇头,道:“没用的,我们的人太多,先天秘境以下的都不少,即便是远离这里,以图腾妖的本事,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寻来,根本逃不掉。修炼多个大秘境的强者,其手段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可是眼下只有这个办法,除了离开这里,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黎山叹息,他也觉得这个办法不一定能保住性命,但却是眼下唯一的出路。

    “孩子,你与国主还有黎山族长他们带着你娘亲速速离开吧,我们就留在村里,毕竟这里是我们的根。再说,我们的实力太弱,跟着你们只会成为累赘,到时候所有人都活不了。”老村长佝偻着身体,他与虎易等人商量后达成了一致,在这种情况下决定牺牲村中的人保全楚枫等人,留下希望。

    “不行,不能因为我而牺牲你们,这些年来我们娘俩已经为村子增添了许多麻烦,如今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连累你们了。”楚芸汐摇了摇头,目光充满坚定与决绝,对楚枫说道:“枫儿,你与大家带着村中的人离开,娘要留下来应付敌人与图腾妖。毕竟他们的目标是我,而且三大古国与各大部族的重要人物必须死,否则你们都无法真正安全。”

    “不行!”楚枫的双眼立时就红了,近乎咆哮了起来:“娘要是一心寻死,枫儿也不活了,要我将你留在这里,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枫儿,你不听娘的话了吗,这么多年来你在娘的面前可都是乖孩子,你若陪着娘一起死,那么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娘在九泉下也不会瞑目的……”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枫儿绝对不可能置你于不顾,即便是死也要死在娘的身边,说什么都不可能改变!”楚枫的双眼通红,体内血气疯狂奔涌,在其身周形成气浪,冲击得周围的人全都站立不稳,蹬蹬退步。

    “自六岁那年开始,枫儿与娘相依为命,你将枫儿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枫儿又何尝不是。这个世上,枫儿可以放弃任何人,但永远不可能放弃娘,你为什么要做这么残忍的决定……”

    楚枫眼眶逐渐湿润,蕴着的泪水带着淡淡的血色,此刻的他感到深深的无力与恐慌。自从在灵境第五区域修炼到先天秘境肉身极境,他以为自己可以纵横荒域人族地域,可以保护娘亲与身边的人,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图腾会成为最恐怖的威胁,如今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娘何尝不想看着你慢慢长大,看着你变成一代天骄,叱咤风云。可是现在的情况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的性命,保住这里所有人的性命,不至于断绝了希望。”

    “不!我不同意,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不同意!”楚枫低吼着,咆哮着,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疯狂,满头黑发蓬飞,体内精气滚滚沸腾,仿佛体内有一头蛮兽复苏了似的。

    “黎山,西陇国主,枫儿就交给你们了,带着他与村中的人离开这里,我为你们创造突围的条件。”楚芸汐平静看着黎山等人,当目光落在楚枫的身上时,眼底深处闪过深深的溺爱与不舍,她何尝愿意与自己的孩子生死分离,只是眼下的情况真的不允许她有活命的打算。

    “楚仙子……”

    黎山满脸悲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真的没有办法了,他与西陇对视,而后同时走向楚枫,欲将其强行带离。

    “谁敢过来!”楚枫的眸光刹那间冷冽如刀,那股子冰冷的气息让黎山与西暝顿时一震,不由自主连退数步。被这样的目光盯着,他们只觉得血液都要凝固了,心中像是压着巨石,竟然有种呼吸不畅的感觉。

    “我楚枫不想走,莫说你们两人,就算所有人一起上也没用!”

    在此刻的楚枫眼中,任何想要靠近他的人都成了敌人,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与冰冷简直浓烈到了骇人的地步,隐约间还有淡淡的血雾在身周缭绕,那是因为杀人过多而沉淀下来的血煞之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惊。

    “枫儿!你若再不听话娘可要生气了!”见楚枫不肯离开,楚芸汐满脸怒色,心中却焦急万分,既不舍又暖暖的,自己的孩子如此在乎自己,哪个做娘的不开心呢。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不离开就等于没有活路。

    “你生气吧!杀了枫儿也没用,就算枫儿变成一具尸体也要躺在你的身边!”楚枫状若疯狂,可是那双血红的眸子中却早已溢出了眼泪,将整张脸都湿透了,他无法接受自己的娘即将面临死局的事实。

    楚芸汐闻言张了张嘴,然后缓缓闭上了眸子,眼泪湿了倾城的容颜,近乎哀求道:“枫儿,娘求你,你跟他们离开好不好?”

    村中似乎只是属于楚芸汐与楚枫母子的空间,其余的人尽皆不语,默默站在原地,谁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心情沉重到了极致。许多的村民们更是忍不住抹泪,鼻涕娃、二虎子、二愣子等孩子早已经泪流满面。

    “娘!”楚枫轰然声中跪在地上,道:“枫儿不走……”

    “枫儿……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不在了,娘的希望也就断绝了,就算是死也难以瞑目!还有晴雪,她还在外面的世界等着你,她又该怎么办?难道你想让她带着不存在的希望永远没有尽头的等下去吗,你的生命里不能只有娘,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无论如何也要活下来……”

    “此时此刻,枫儿的生命中只有娘!至于晴雪……”楚枫伸手抓住胸前的玉坠,一滴淡红色的眼泪滴落在玉坠上,道:“枫儿此生只有辜负她的情意了。若有来生,生伴她左右,死亦不分离,以报她似海深情……”

    “枫儿你……”

    楚芸汐深深叹息,她是真的拿楚枫没有办法了。从小到大,楚枫什么都听她的,可是这在这件事情上,他不再那么听话了。

    “有办法了,我想到办法了!”

    就在众人心中沉重无比,感到深深绝望的时候,熊孩子突然大声叫了起来,连口头禅“大爷”都没带,所有人的目光“唰”的向着他看去。

    “小子,我们都急糊涂了啊,竟然没有想到最强的后盾,我想你若肯去求援,并将事情详细说清楚,多半能得到他们的帮助,到时候要对对付图腾妖应该不会有问题!”

    熊孩子唾沫星子乱飞,神情非常激动,见楚枫有些呆滞,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赶紧补充道:“小子你还没有想到我说的是什么吗?难道你忘记那头被你骑过的狻猊神兽了?”

    众人尽皆呆滞,全都以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楚枫,熊孩子的声音还萦绕在耳边,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

    别说其他人,就连楚芸汐都睁大了美眸,以惊愕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孩子——楚枫,将狻猊神兽当坐骑,这简直要逆天了。神兽代表着什么,没有人比楚她更清楚。

    在那久远的岁月,最强的神兽可是能与神灵争锋的存在。这种血脉高贵无比且强悍异常,在其族中绝对拥有无以伦比的地位,人族修者想要让其成为坐骑,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自古以来也只有几位盖代天骄能做到。

    “神曦姐姐……”楚枫神情呆滞,不禁轻声呢喃,随即无比激动,伸手一抹泪水,仰天长笑了起来:“哈哈哈!我竟然忘记神曦姐姐了。南风老贼他们回古国至少需要两三日,想要与图腾达成协议还得需要时间,如此算来我们应该还来得及!”

    “小子,洪荒神岳距离这里太遥远了,我现在精气亏损得厉害,速度大打折扣,时间上来说怕是会很紧迫!”熊孩子面露担忧,赶回来的时候燃烧了本源精气,如今还很虚弱,而洪荒神岳又太远了。

    楚枫微眯着眼睛斜睨熊孩子,看到他一脸担忧的正经的模样,有种给他一巴掌的冲动,相处这么久,他当然了解这货的心中在想什么。

    “放心吧,你不过就是想要我的生命精气来补充自己的亏损罢了,我成全你!不过,你若不能在一日之内到达洪荒神岳,我拔了你的皮!”

    “嘿嘿,小子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熊孩子涎着脸,话音刚落,一枚元灵果“嗖”的落到了他的手中,这家伙的脸顿时就笑开了花。

    “接住我的精血!”楚枫快速提炼蕴含蓬勃生机与精气的血液,凝聚成数滴,接连打入熊孩子眉心中,他立时就变得虚弱了数倍,喘着粗气,道:“速度恢复身体带我去洪荒神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