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上神道

第两百九十四章 再相见

    晴雪附在楚枫的耳边一阵低语,这让他的脸色也跟着变化,听完后不禁以疑惑的眼神看着她,道:“这样真的能行?恐怕会有些难度吧?”

    “之前与她相见,我仔细观察,发现她这的这种隐疾一部分来自本源一部分来自肉身,以你的真龙本源加上《无上霸体真经》应该没有问题,至于如何才能让她同意,这就要看你自己了,相信你可以的。”

    “这……”楚枫的神色不禁有些尴尬,道:“你对我也太有信心了,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吧。这个方法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妥,但毕竟关乎到她和孩子将来的生命安全,我必须得竭尽全力,希望她看在孩子的份上最终能同意。”

    “你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晴雪伸出手掌,掌心中有神纹闪现,交织成一个符篆,而后与楚枫手心相贴,将符篆烙印在他的手心中,道:“我悄悄在苏曼的身上留下了烙印,这个符篆可以让你在一定范围内感应到她的位置。”

    “看来你早就将一切都布置好了……”楚枫起身走出幽冥古殿,对于晴雪做的这些事情非常的感动,无论什么时候她总是在为他着想。

    在晴雪的目送下,楚枫消失在了这片山林间,很快就远去了,数个时辰后便靠近了太古荒域的边沿。他并没有就这样走出去,而是催动了虚空神珠,同时收敛自身气息,绕过那些守在外面的人,悄然离去,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远离了守在太古荒域外围的秦族和太虚圣地等人,楚枫回身望去,低声自语:“看来秦族和太虚圣地还是不死心,时隔一个多月竟然还派人在这里守着,担心我并未真的死去。”

    楚枫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秦族和太虚圣地与他之间的恩怨越来越深,永远都不可能化解,将来注定要来一次彻底的清算。

    以往的时候,想到这两个大势力,楚枫的心中的压力非常之大,而今随着境界越来越高,信心也越来越强。目前尚无法与他们正面对碰,但他相信只有再给自己一定的时间,等境界提升到道主境的时候,届时便不用在时刻隐藏。

    楚枫冷冷地看了秦族和太虚圣地的留守者们一会儿,随即转身离去,激活晴雪烙印在手心中的符篆,开始感应苏曼的位置。

    太初荒域的边沿辽阔无垠,即便只是相对安全的这片荒域边沿也都有着非常广阔的面积,而且四周都是绵延的高山,覆盖着茂密的植被,古木狼林遮掩了大地与山体,想要寻找一个隐藏着气息的人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楚枫知道,倘若苏曼真留在这片地域等待着自己的消息,避免被秦族和太虚圣地的人发现,肯定不会靠近那些守在荒域外面的人所在的地方。

    他在这片地域四周寻找,同时不断以手心中的符篆感应苏曼的气息,就这样足足过了两日,终于在一片隐秘的山谷内感应到了气息波动。

    “苏曼就在山谷内,她真的守着这里等着带我的消息……”

    没有找到苏曼的时候,楚枫的心中很着急,而今找到苏曼了,心情却有复杂难明,非常的矛盾,他不知道见到苏曼后第一句话该如何开口,而她又会是怎样的反应,会不会什么都不说而直接离去?

    楚枫尽量收敛自己的气息,悄悄靠近前方那座隐秘的山谷。这里的位置很难被人发现,倘若不是晴雪在苏曼的身上留下了追踪的印记,根本不可能寻得到她。

    山谷在一座巨大的山峰腹地内,入口是一条生在山壁蔓藤间的狭小石缝,刚好只能容下一人通过,就算是站在石壁前,也很难看到被藤蔓遮盖的石缝,即便是看到了石缝也不会有人想到里面会有山谷。

    楚枫也是通过苏曼身上的烙印才知道里面别有洞天,有着一个天山的腹地山谷。他顺着狭小石缝而行,七转八拐,深入了数千米,前方才逐渐开阔了起来,最后来到了腹地山谷中。

    腹地山谷并不大,只有方圆百米的样子,里面长满了植被与花草,山壁上还有清泉奔流而下,在石壁下形成清澈的水潭,水潭边上不远处有个宽阔的山洞。

    楚枫来到山谷中便仔细寻找,却没有见到苏曼的身影,手心中的符篆所感应到的气息却来自前方那面石壁下的清潭,他快速走到清潭边,看到了粉色的衣衫与一套性感的内衣裤,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这种香味对于楚枫来说半点都不陌生,这是苏曼的味道,成熟的体香味,非常的诱人。

    泉水流入潭中,水波荡漾,却没有苏曼的身影,楚枫的脸上露出疑惑,此刻的他都有些难以判断手心中的符篆感应到的气息到底是来自苏曼本人还是她的衣物了。

    “她是在这清潭中沐浴么,可是为何却不见她的身影……”楚枫皱着眉头,以手心中的符篆仔细感应,发现除了清潭边的衣物,潭中也有苏曼的气息,这不禁让他心中猛跳。

    “不好,莫非她在沐浴的时候突然想不开从而……”

    楚枫来不及多想,“噗通”一声跳进了水潭中,快速向着潭底潜去,也不知道往下潜了多深,一个洞口出现在视线中,他游到洞口前,发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潭底竟然有个洞府,里面非常的干爽,还有着一张长约两米有余,宽一米多的寒玉床,其上有床半透明的丝质锦被,锦被下面盖着一具柔弱无骨,一丝不挂的玉体,她侧身卧睡在那里,枕着自己的手臂,眼角挂着浅浅的泪痕,满脸的凄伤。

    看着这样的画面,楚枫的心中不禁一颤,一种负罪与愧疚感袭上心头。这样一个骄傲的女人,如今却是如此的凄伤难过,连睡梦中都在流泪,那微微隆起的小腹,让他的心中渐渐融化了,里面怀着的是他的亲生骨肉。

    楚枫本想直接进去,刚准备动身便停了下来,想到清潭边的衣物,显然苏曼并不知道这下面还有洞府,多半是偶然发现的,否则不会将衣物留在上面。

    他返身回到岸边,将苏曼的衣物收起,而后才重新游到潭底,进入了洞府中。

    苏曼睡得有些沉,或许是因为心力交瘁的缘故,这戏日子以来实在是太累了,加上这里太过隐秘,根本没有想到会有别人发现此处,于是便没有任何防备,以至于楚枫进入洞府,来到了寒玉床边都没有发觉。

    楚枫将苏曼的衣物放在寒玉床里边,而后坐在床边俯下身来看着她熟睡中那张带着凄伤的脸,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娇艳动人,也难怪太虚圣主会对她那般迷恋。

    他的心情是复杂的,同时也是内疚的,他知道对于一个眼高于顶的骄傲女子来说,守了数百年的处子之身有多重要,可是他却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夺取了她的身子,还让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

    “无论如何,我都应该做个有担当的男人,我楚枫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楚枫低声自语,从小到大娘亲便告诉他,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遇到任何的事情都不能退缩,属于自己的责任都不能逃避。

    先不说这些,就算是为了尚未出生的孩子,他也要负起应该负的责任,让孩子有更好的成长环境,有一个完整的家,享受到父爱与母爱。

    楚枫伸出手贴在苏曼那张如玉的脸庞,感觉到有些冰凉冰凉的,他轻轻摩挲着,眼中充满了疼惜与歉意。不知道为何,他发现自己这次再见苏曼,心中突然充满了怜惜,或许是内疚也或许是想要补偿曾经对她的伤害,也或许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除了与她好好相处,真的没有别的选择,而且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去弥补。

    就在这时候,苏曼微微动了动,或许是感觉到有人在现在抚摸自己的脸庞,紧闭的眸子轻轻颤动,缓缓睁开,入眼的是那张熟悉的,让她伤心难过却又无数次出现在脑海中的脸。

    “我竟然又梦到你了,为什么你总要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你这个无情的男人,你毁我的清白,占有了我的身子,让我怀上了你的孩子,却那般无情地对待我,我为什么还要梦到你,是我苏曼自己作践自己么……”苏曼的眼神充满了痛苦与凄伤,似乎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中,口中自言自语,而后缓缓闭上了美眸,晶莹的泪水自眼角悄然滑落,湿了娇艳的脸庞。

    一只温热的手掌在她的脸上轻轻摩挲着,温柔地逝去了眼角的泪水,手掌上传来的温度是那么的真实,顿时让苏曼又睁开了眼角,她凝视着楚枫,眼神有些迷茫也有些幽怨与凄伤,伸手抓住了抚摸着自己的脸庞的大手,突然间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你……”

    苏曼呆住了,她本以为自己是在迷迷糊糊的梦境中,此刻方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梦境,而是现实,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别再难过了,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楚枫充满了自责与愧疚,捧着苏曼的脸,看着他的眼睛,心中很不忍。

    “你走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苏曼的反应突然变得非常激烈,一下子就将楚枫的手给推开了,冷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没有死在太古荒域中!”

    “你真的想我死在太古荒域中么?”

    “我恨不得你立刻死去!”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冒着生命危险跟进太古荒域,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等待我的消息。”楚枫凝视着她,伸手去抚摸着她的脸,却被苏曼躲开,她将目光移向别处,冷漠地说道:“我只是想看看你在秦琴的面前死得有多么凄惨而已。”

    “我要是真的死了,孩子生下来怎么办,他要是问起自己的父亲是谁,你又如何回答,难道你这个做母亲的真的想让孩子还未出生就没有父亲吗?”

    “你胡说,孩子不是你的,不是你这个无情之人的!”苏曼使劲推着楚枫,却被楚枫紧紧抓住双手,道:“我都已经知道了,晴雪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而且刚才你也亲口说过孩子是我的,以前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做了伤害你的事情,也说了让你伤心的话,只希望你能原谅我,给我补偿的机会,就当做是为了孩子着想,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