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黑道太子爷

第两百六十九章

    这个晚上注定有很多人在等待,整个s省混黑道的无论是大佬还是小混混,都在等待两个庞然大物最后的战斗结果,因为结果直接将关系到他们这些人的生死。

    孟青祥跟丧彪在等,他们在等待手下们传来胜利的捷报!可惜的是做为老牌势力冰鉴会,底蕴一点也不比强盛差,虽然这两年在孟青祥的手上强盛的发展更进了一步,但一口想吞掉冰鉴会似乎还是太勉强了……!

    “万子强那老狐狸搞什么鬼,一直在被动的防御,似乎是想拖时间啊!”丧彪皱着眉头,今时今日他跟孟青祥的利益早已经纠葛在一起,两者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管他做什么,今天晚上都必须让局势明朗化,一鼓作气,再而衰,趁着今天晚上的拼劲最少也要把冰鉴会的底牌给逼出来!”孟青祥轻敲着桌面说到。

    “要不现在把剩下的兄弟全部派出去,一股脑儿把他们全端了,我就不信了,就算他万子强有隐藏实力,能有咱们隐藏的这么深?”丧彪扶了扶自己的金丝眼镜,有些狰狞的说到。

    “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看万子强现在这是想把咱们拖入僵局,咱们现在就是打个气势,论人数,战斗力两边都是相差不大。现在关键的是看谁能忍的住了,看谁先逼出谁的底牌!”孟青祥没有丧彪那么急躁,安静许多,现在的情况就如同下一盘棋,大家摆在明面上的棋子都是一清二楚,但还有暗地里的棋子,都隐藏的很深,强盛这边,还有一批死士没有出动,而冰鉴会那边,则还不清楚……。

    “mlgb的,实在不行派几个人去把万子强给做了。”丧彪一拍桌子说到,思考了一会,孟青祥终于说到:“你去安排,人数不要多,要高手,听说万子强跟那个胡瓜当年挺能打的!”孟青祥丝毫不认为随便派几个人去就能把那个脸上有刺青的男人给干掉,但不管干不干的掉,给他找点麻烦似乎也不错……。

    整个c市风起云涌的时刻,秦哲文却一个人独自离开了,只是交代蒋峰严密的掌握好动向,随时向他汇报之后,便一人悄然的开着车离去。

    天台上那亮如繁星的灯终于亮了,女主人有些日子没回来这里了……。秦哲文坐在车里透过灯光看到那道身影……。

    平复了一下心情,秦哲文拿起副驾驶位置上放着的花走下了车。熟悉的过道,熟悉的楼梯,唯一有些不一样的是感应灯坏了几个,要是以前万玲早就找人来修好了,可惜她已经有些日子没回来这里住了。

    自从强盛跟冰鉴会发生冲突之后,万玲就很少来这里,万子强让她搬回了家里住,万子强只是说想要女儿陪陪,但万玲知道其实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问题,所以也没有拒绝。

    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万玲突然很想念一个人,虽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想念,但她知道那个人现在离自己不远,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来见她……,说实话她心里是有点生气的,等了三年,一个女人有多少个三年可以等呢?

    趁着晚上万子强没回来,万玲便一个人偷偷的溜回了天台,此刻的万玲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但却只有雪花点,没在这住了,连有线电视都没交了……。看到熟悉的环境,万玲想着跟那个人在这个屋子里发生的一切,那些缠绵,那些欢乐……。

    万玲觉得自己有点想哭,但还是没有哭出来。‘笃笃……!’两声敲门声吓了万玲一跳。“谁?”万玲警惕的看着门口,虽然隔了一堵门,但万玲能感受到外面站着一个男人。

    “遭了!”万玲心中一惊,该不会是对头摸上门来了吧,但转念一想似乎如果是对头的话,应该不会这么温柔的敲门。

    门口没有任何的回答声,只是敲了两下就没有再响了。万玲从厨房摸了把水果刀来,从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了,而且闲暇里有兴趣的时候,还会缠着胡瓜教两手,所以万玲心里并没有多害怕。

    万玲慢慢的走到门口,凑到猫眼上看,却发现什么也看不到。“谁?”万玲又问了一句,还是没有任何的回答。

    为了以防万一,万玲拿出了手机,准备有什么不对劲就把电话打出去……!

    ‘吱呀’一声,万玲将门打开了一条缝,还没等她看清楚门外的情况,就感觉门被一股大力推了开来,紧接着她整个人就被一个强有力的臂膀搂进了怀里……。

    “啊!”万玲一声轻呼,就要把手中的水果刀刺出去……。刺到一半,一束鲜艳的玫瑰挡在了刀的面前……。

    万玲一愣,花后面躲藏着的男人露出了真容……。

    “不乖我,一来就这么招呼我!”秦哲文笑着晃了晃手中的一百九十九朵玫瑰……。

    万玲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确定了眼前的是真实的之后,手中的水果刀悄然掉落在地板上……。

    没有什么责怪,原先内心的不开心,不痛快,在这一刻都统统的被丢到了九霄云外,此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的男人终于回来了……。

    感受到怀中的人儿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激动,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秦哲文轻抚着万玲的脑袋,原本一头齐肩的短发,现在已经长到了腰部……。

    抱着抱着,万玲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傻瓜,不哭了,我不是回来了?”秦哲文轻声的安慰到。

    “你坏蛋,走的时候不告诉人家,回来了也不来见人家。你是混蛋……!”话是责备的话,但听起来怎么都像是撒娇……。

    “好了,再哭就不漂亮了。”秦哲文任由万玲那没用什么力气的拳头在自己的胸膛上捶打着,他也想眼前的女人,在西伯利亚出任务的时候,多少次生死关头他都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了,多少次生死搏杀的时候,他都想再见这个女人最后一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