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男人对女人有反应那是天经地义

    野蛮娇妻宠不得,男人对女人有反应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宋唐虞只是开玩笑而已,没想到她如此的认真!

    而且,在她扑过来之前,他一脸惶恐,无比担心自身的反应啊!

    而赵紫槐是毫无顾忌的直接扑过去了,都不等宋唐虞反应,她伸手去掏他的口袋裤袋,就是要将他的手机掏出来。「 ?!1

    那种屈辱的照片,又怎么可以留下?而且还是留在宋唐虞这厮的手机,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她赵紫槐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她仿佛也忘记了自己的是女人,而被她扑倒的可是个男人,男女有别啊樯!

    虽然他们两个是未婚夫妻,但是那关系她不是都不认可么?

    赵紫槐后来回想,总是觉得自己当时是魔障了,不然又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兢!

    宋唐虞觉得自己的身体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非常的敏感,即使像现在这样子隔靴搔痒都能让他的身体非常的兴奋,一点点的刺激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男人对女人有反应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很正常。

    如果一个女人对你这样又那样,你还没有反应的话,那么你就是有毛病!

    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是他一直都不待见的女人啊!他又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有感觉?

    这是天要灭了他的节奏吧?他拒不承认!

    所以,宋唐虞推着她,赶紧跟她说,“赵紫槐,你给我别闹!赶紧给我滚开!”

    他在做垂死的挣扎,觉得自己真的病了,而且还是病得非常的严重!

    不然,为什么他的身体总是对她这么有感觉?

    太多的有感觉就让他非常的恐惧,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想他宋唐虞一代风流才子,在女人当中一直都游刃有余,哪里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一天!

    这不科学啊,他应该早练就不坏金刚之身才对的,怎么可能才稍微的撩拨一下就不可收拾?

    赵紫槐哪里知道他现在正在备受煎熬当中?只知道要赶紧将自己的屈辱照找出来删除掉而已!

    她是下定决心要赖定在宋唐虞身上,除非他赶紧将照片拿出来!

    既然现在都不愿意拿出来,那么就别叫她滚,她不滚!

    宋唐虞就觉得自己要疯了,赵紫槐就是来惩罚他的!

    他不想再被她这样子暧昧的纠缠,下意识一用力,就大力的将她一推,却又是太大力了,将她整个人都往门那边甩了过去,瞬间就撞痛了她。

    宋唐虞也一脸吃惊的模样,他只是想要将她推开,可没想过要伤害她的。

    所以,这不是他的错啊!

    赵紫槐都想要骂脏话,宋唐虞这个混蛋!

    她捂住脑袋,那疼痛的感觉还在,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她真的很想呼他巴掌来报仇!

    不管他说他故意的也好,不是故意的也好,反正在她看来,他都是错!

    女人,其实就是霸王!

    她喘了一口气,这才咬牙切齿道,“宋唐虞,你找死啊!”

    宋唐虞赶紧整理了一下衣衫,见她底气十足的样子,也就放下心来。

    如果不是没有事的话,她又怎么可能这么中期十足呢?

    所以,他就跟她说,“我只是开玩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绝对不承认刚才那一推是自己的错!

    其实严格说起来,错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如果不是她总趴在他的身上找手机的话,那里会出现这种情况?

    不是她的错,还能是谁的错?

    “什么?!”赵紫槐立即瞪着他,就知道他是混蛋,但是没想到他这么混!

    真是够了,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男人!

    还是他根本就不是男人?不然又怎么可能总是将错推到女人的身上?

    如果不是她好脾气,努力忍住的话,宋唐虞早就遭殃了。

    “我是说我刚才说给你照了相的事情是开玩笑,不是真的,你不用紧张!”宋唐虞给她解释。

    赵紫槐真想翻白眼,真心够了,这个世界上怎么就有这种男人了?

    她咬了咬下唇,这才开口,“开玩笑很好玩么?还是你现在的话才是开玩笑?目的就是为了要将我屈辱的照片藏起来?”

    “怎么可能!我才没有那个美国时间去做这件事情!我是说真的,我没照,你也没流口水,一切都是我编的,我现在跟你道歉,所以,我们一笔勾销!”

    宋唐虞还怕她不相信似的,赶紧将手机拿出来,打开相册翻了翻,给她看看里面真的没有她的照片。

    原本就只是想跟她开玩笑,骗着她玩儿罢了,却没想到她这么认真,他也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现在,该是证明他的清白的时候了。

    宋唐虞的相册里面是没有她的照片,但是眼尖的赵紫槐却见到了别的照片。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她分明就是见到了他跟某个不认识的女人的亲密照,都脸贴脸的靠在一起了。

    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还是能够看清楚是很亲密的举动。

    如果不是关系特别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拍这么亲密的照片,所以,那是他交往中的女人?

    虽然她是早就知道他这个人很花,这辈子都不知道跟多少女人交往过,或许现在都还有很多,但是真的见到这么一张亲密照,她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怎么说她现在都是他的未婚妻呢,她都还没有跟男人交往过,而他这个身为未婚夫的却已经身经百战,真的很不公平!

    而且,还有一种她说不明白的原因,反正现在心情就是忒么的不爽,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难受!

    想到这,赵紫槐就很想掐死他!

    一切都是因为他,所以她才这么难受的!

    宋唐虞是大混蛋!她不给他好脸色看就是应该的,哼!

    宋唐虞见她还瞪着自己,就有些诧异,“难道你还不相信?”

    他都已经把手机里的照片都翻了一遍了,真的没有,她不应该不相信才对的!

    还是,这个丫头觉得他一点都不可信?

    靠!他宋唐虞怎么就不可信了?他绝对不会骗人的好不好!

    赵紫槐当然不可能将自己心里所想的告诉他,不然这个男人以为自己是在嫉妒他怎么办?她才不是嫉妒呢,她就只是觉得很不公平罢了。爱夹答列

    她说,“你刚才把我甩到这边,害得我整个背都在痛!”这也是事实!

    刚才没说的时候不觉得,但是一提到这件事情,她的背就开始隐隐约约的痛起来了。

    其实,刚才那一下也不轻,她敢担保她的后背现在一定是淤青了!

    宋唐虞也是这个时候才记得自己刚才匆忙的时候似乎将她甩到一边去了,顿时心存愧疚,“怎么样?现在不痛了吧?谁让你总是吃我豆腐,我这只是正当防卫!”

    愧疚归愧疚,但是嘴巴还是不饶人!

    宋唐虞就算是关心她,他也不会表现出来,不然会觉得自己好像傻*逼!

    “你这叫做正当防卫?”赵紫槐都要吐血,这个人就是有能力把她气死!

    算了,她都懒得跟他这个混蛋计较,免得自己越来越生气!

    她决定了,她也要找个男人来谈谈恋爱才行,不然总觉得自己很吃亏!

    没道理她的未婚夫继续跟女人逍遥过日子,而她却过上清心寡欲的生活!

    她又不是圣人,她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女人罢了!

    而且,那么重要的初吻都被这家伙夺走了,越想越气啊!

    她从前可是一直都在幻想,自己的初吻对象一定是自己最爱的人,但是结果呢?

    越想,赵紫槐就越觉得委屈,她怎么就这么悲催?

    呜呜,还是桐桐好,嫁了一个对她宠爱有加的男人!

    什么时候,她才会遇上自己的真命天子了?

    当然,她现在是绝对不会相信宋唐虞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如果真的是宋唐虞的话,她马上去死!

    有时候,人就总喜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时赵紫槐不知道,但是很久之后,她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了……

    当然,这是后话!

    宋唐虞见到她继续瞪着自己,都觉得莫名,难道要他说对不起?

    虽然不怎么愿意,但是怎么说都是自己害她受伤的,他只好将面子放下,认认真真的跟她说,“我说对不起还不行么?反正我又不是故意的。既然你想听这一句,我当然也会说给你听,喏,对不起。”

    赵紫槐立即哼了一声,“如果你是故意的,你以为你还可以在这里说话么?”

    宋唐虞一头黑线,敢情她还能将他干掉呢!

    他也不跟她啰嗦了,提醒她,“现在都已经到了,你还不下车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赵紫槐一听,这才记起这件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下车的时候,她还是不满的抱怨着他,“如果不是你骗我的话,我早就回去了!等下我迟到的话你就死定了!”

    宋唐虞看着她快速消失在他面前的身影,深深的吁了一口气,他想,他真的应该去看医生了!

    赵紫槐回到课室的时候,教授已经在讲台上讲课。

    还好不是像欧阳老头那种管得严的教授,她偷偷溜进去都没有发现。

    等她一坐定,夏乔就将她的课本推过去给她,小声跟她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跟你未婚夫甜蜜到不愿意离开啊?”

    赵紫槐立即给了她一抹白眼,“你觉得可能吗?”

    夏乔呵呵的干笑,“那你们有打起来么?”

    赵紫槐继续给她白眼,“你觉得呢?我又不是母老虎!”

    夏乔掩嘴偷笑,她常常看着他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总是有这种感觉啊,总觉得他们两个人会打起来呢!

    说道这个,夏乔就很好奇了,“我说,你们俩现在住在一起,那每天到底是怎样过的?你们不是很不对盘么?真的没有吵起来或者打起来?”

    原本赵紫槐也不想跟她聊这个的,但是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也不想别人胡思乱想,还是由她来说清楚吧!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虽然我们是住在一起,可是我们的作息时间都不一样,跟他能够碰上面的时间还真是少之又少,我可没那个兴趣抓住他跟他吵架!”

    这就是事实,他们两个人只是住在一起而已,生活根本就没有交集,而且她也常常回娘家去。

    “是这样子啊!”夏乔单手托腮,一脸沉思,“可是这样子好么?我说你们两个人怎么说都是未婚夫妻了,一点交集都没有怎么行?难道你们真的只是在做戏?难道你们就不怕会入戏么?还有,你未婚夫也挺抢手的,被人抢走怎么办?”

    “我跟他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他爱跟谁在一起跟我有什么关系?”赵紫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底那种郁闷被她故意忽略,“他还最好就是找到他想要结婚的人,那么我就可以解脱了!”

    夏乔轻笑着摇摇头,“你们啊,都把婚姻当儿戏呢!”

    赵紫槐撇撇嘴,“反正一开始我也不是自愿嫁给他的,我们的开始就是一场协议罢了!”

    所以,她才不会入戏呢!

    宋唐虞也不会,他不是每天都出去寻欢的么?

    说到这个,赵紫槐就忍不住跟她说,“乔爷,我觉得我应该要拍拖了!”

    夏乔一脸诧异,“你想谈恋爱?跟谁啊!你都有未婚夫了你还要跟别人谈恋爱?这样子好么?”

    赵紫槐哼了一声,“这有什么不好的?宋唐虞那厮都不知道谈了多少次了,而我却一次都没有谈过,太不公平了!”

    夏乔有些哭笑不得,“这种事情都要讲究公不公平的么?”

    “当然!不然我总觉得我吃亏了!”

    本来这种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说就是比较吃亏的,所以她一定要谈恋爱才行!

    “那你想要找谁谈?”自从宋唐虞上次来过以后,大家不是都知道她已经有了一个未婚妻了么?还会有谁来想要跟她谈恋爱的?那不就是小三么?

    说到这个,赵紫槐就觉得头痛,因为她也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能够让她有动心的男人,因为在这学校里,她还真的还没有遇上让她有感觉的男人。

    曾经是有那么一个让她心动的男生,可惜人家对她没意思,而对于她来说,那也已经是悠远的过去了,那种感觉也早就消失不见。

    她是真的很想再找到一个能够让她有这种悸动感觉的男生,可是为什么总是那么难呢?

    夏乔继续说,“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有未婚夫了,估计你在学校里面也不好谈恋爱吧?就算现在不知道,以后总会有风声传到他的耳中,所以我说,你要在学校里找对象真的很难!”赵紫槐立即泪汪汪的看着她,“乔爷,那你说我怎么办?我总不能一辈子当个老姑婆吧?”

    夏乔立即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跟她说,“阿紫,你放心好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男朋友的!请相信我吧!”

    赵紫槐立即抓住她的心,“这是你说的,真的哦!我就等你打救我了!”

    夏乔做了个ok的手势,一切抱在她的身上,她一定会让她非常满意的。

    只是要对不起宋唐虞了,她要给他未婚妻介绍男朋友了啊!

    这时候刚回到办公室的宋唐虞莫名的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赶紧擦擦鼻子,这是谁在说他的坏话了?

    今天又是南宫家一星期一次的家族聚餐,南宫莲华带着殷溪桐回去,而宋唐虞也把赵紫槐带来,一家大大小小的聚在一起。

    赵紫槐跟宋唐虞进来以后,两个人就分道扬镳,各自去自己的小团体里面。

    赵紫槐当然是去找殷溪桐,跟她一起逗着妞妞玩儿。

    妞妞已经八个多月了,殷溪桐正在努力的教她说话,总是对着她不停的重复着妈妈两个字,非常希望她会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而不是爸爸!

    而赵紫槐当然是在一旁添乱了,殷溪桐在教妞妞喊妈妈的时候,她就在教妞妞叫姨姨。

    殷溪桐故意闹她,取笑道,“难道不是表舅母才对么?”

    “桐桐,你别乱说话!不然妞妞以后学会了那就惨了!”赵紫槐拒绝表舅母这个称呼,她只接受姨姨。

    殷溪桐继续调侃,“那你直接嫁给虞美人不就得了?”

    “桐桐!”再给她开这种玩笑的话,她真的要生气了!

    殷溪桐吐吐舌头,当然知道这已经是她的底线,再取笑下去的话,她是真的要生气了。

    她们两个人将这些事情放下,继续教妞妞说话。

    殷溪桐说,“妞妞,我是妈妈啊,来,叫一声妈妈给我听听好不好啊?”

    妞妞都不理会她,自顾自的坐着玩毛公仔,捏来捏去的。

    这是南宫莲华买给她的猫咪毛公仔,这丫头还那么小,却像是知道这是最喜欢的爸爸给买的,所以她一直都抱在怀里,有时候还咬上一口,留下一滩口水。

    教了她一会儿,可她都不理会她们两个小女人。

    赵紫槐就忍不住提出疑问,“桐桐,妞妞八个月大,真的会说话了么?”

    殷溪桐也一脸纠结,她一直都在教妞妞喊妈妈的,但是每一次这丫头都不理会自己。

    听说有些孩子开口比较迟,难道妞妞会是其中一个么?

    她不死心,于是就将妞妞抱了起来,自己就与她面对面的对视,和蔼可亲的说,“妞妞啊,来,跟妈妈说一声,妈妈……”

    妞妞却在她的怀里挣扎,仿佛是在告诉她她拒绝叫妈妈!

    殷溪桐顿时很失落,心里总是有一种感觉,妞妞以后第一个会的称呼一定是爸爸!

    一想到这,她就觉得特别的委屈,怎么女儿就这么喜欢爸爸而不喜欢妈妈呢?到底是谁那么辛苦将她生出来啊!

    她们在楼上的房间逗留了一会儿,南宫莲华就出现在门口。

    妞妞在见到爸爸的时候,立即对着爸爸笑得欢,还深处胖胖小手,表示她要抱抱了呢。

    南宫莲华嘴角噙着微笑,弯下身将妞妞从殷溪桐的怀里抱到自己的怀里,亲昵的亲亲她的小脸,表达了自己对她的无限宠爱。

    殷溪桐眼巴巴的看着,真是无比的羡慕啊!

    跟女儿亲热了一番以后,南宫莲华才侧头看向剩下的两名女人,“要开饭了,下去吧!”

    说着,他就抱着妞妞出去。

    殷溪桐撇撇嘴,但还是站起来,与赵紫槐一起跟着他下去。

    就在这时候,被南宫莲华抱着走的妞妞突然大声喊了一下,“粑粑!”

    不只是后面的殷溪桐跟赵紫槐,就连南宫莲华都怔了怔,目光落在怀里正对着自己笑得灿烂的小丫头。

    “妞妞,你刚才喊什么了?”南宫莲华有些不敢相信的对着小丫头询问。

    也不知道妞妞有没有听明白,她只是一脸欢喜的伸手啪的一声摸上南宫莲华的脸,粑粑两个字再次从她长得两颗门牙的口中说出来。

    这一次,他们都非常确定,妞妞是喊爸爸了!

    南宫莲华一脸惊喜,立即又亲了亲小丫头的小脸,“真是爸爸的好女儿,爸爸真的爱死你了!”

    殷溪桐撅着嘴觉得非常不公平,痛恨自己的第六感为什么总是这么准了?妞妞还真的先学会喊爸爸啊!这怎么可以?!

    南宫莲华像是怕她不知道似的,立即转过身来跟她炫耀,“桐桐你看,妞妞会喊爸爸了!我就知道她会的第一句话一定是爸爸。”

    殷溪桐哀怨的看着他,他这是故意的对不对?

    明知道她这阵子都很拼命的教小丫头喊妈妈,小丫头为什么先学会的是爸爸啊?这不科学!

    她瞪着南宫莲华追问,“南宫莲华你给我老实说,是不是在我睡觉以后,你总是教妞妞喊爸爸?”

    南宫莲华有些哭笑不得,“我有这个美国时间的话还不如多陪陪你!”

    “说谎!”殷溪桐想,她才不相信呢!

    她不相信,南宫莲华也无可奈何,事实就是妞妞先学会的就是爸爸!

    殷溪桐又哀怨的看着南宫莲华怀里流着口水的妞妞,她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妈妈了?真伤心!

    “好了,先学会喊什么都没有关系,妞妞很快也学会喊妈妈的。”南宫莲华搂住她的肩膀,安慰着她一颗脆弱的心。

    殷溪桐哼了一声,现在跟她说什么都没用了,她已经深深的受伤了!

    下楼以后,南宫莲华就将妞妞已经会喊爸爸的话告诉众人。

    众人立即来兴趣,纷纷想要教妞妞喊他们,妞妞都要被他们搞晕了,将小脸埋在南宫莲华的怀里,不让看。

    南宫安晴感叹道,“我们妞妞啊,还真是喜欢爸爸!去哪里都粘着爸爸,第一句会喊的话还是爸爸啊!”殷溪桐越听越不是滋味,为什么妞妞就不喊一声妈妈来给她听听呢!

    南宫冷情看她这表情,立即安慰她,“桐桐,没关系,妞妞既然学会喊爸爸了,那么很快就会学会喊妈妈的。”

    殷溪桐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现在也就只能是这样子了。

    不然她还能怎样?根本就不能怎样!

    殷溪桐走过去捏了捏妞妞的脸,谁让她不听话,都说好了要先会喊妈妈的。

    妞妞却对着她傻笑,口水还继续流啊流,殷溪桐就觉得这丫头现在这是在得意啊,得意将她妈妈逼急了。

    大家纷纷入座,准备开饭。

    南宫莲华舍不得让妞妞离开自己,所以他都亲自抱在怀里,也给她吃一点点小米粥。

    每当南宫莲华亲自照顾妞妞的时候,殷溪桐总觉得他是绝世好爸爸,都把女儿宠上天了。

    所以啊,她这个当老婆的,真的很羡慕跟嫉妒!

    多了女儿以后,就多了个人跟她争宠了!

    原本以前专属于自己的宠爱,现在是要分一半给女儿了,她好不愿意的!

    南宫莲华一侧头,就对上了殷溪桐哀怨的眼神,他轻笑,伸手推了她的额头一把,“别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赶紧吃饭吧!”

    殷溪桐撇撇嘴,那是当然了,把肚子填饱是每个人都必须要做的事情!

    饭桌上一派和谐,大家都在闲聊着,大家庭自然有大家庭的乐趣。

    当南宫莲华将妞妞喂得差不多以后,他就让佣人将妞妞抱走,女儿吃饱了就会想睡觉。

    等女儿离开以后,他就跟南宫老爷子开口说道,“爷爷,我有个提议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南宫老爷子闻言,抬眸看着他,“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开口说的么?”

    意思就是他从来都是口没遮拦,就算不能说的他不是都照样说,什么都不怕的么?

    南宫莲华挑了挑眉,笑着说,“那我就放心说了,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我们家的人口是不是少了点呢?妞妞以后长大一点点都没有玩伴,所以,我想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老爷子打断,“你的意思是你要跟桐桐生第二胎么?”

    如果是的话,那当然好了,他可是举手举脚赞成!

    殷溪桐听到这话,差点没被咽住,都咳嗽了起来,眼泪都要流了。

    南宫莲华赶紧给她拍拍背顺顺气,而目光,就落在了对面的宋唐虞跟赵紫槐的身上。

    宋唐虞跟赵紫槐同时有了不安,挺直腰身坐立不安,怎么觉得这话是针对他们的?

    没错,南宫莲华的话就是针对他们的。

    他说,“爷爷,我说的是宋唐虞跟紫槐。然后他们只是订婚,但是总得结婚,所以就从现在开始为生孩子做准备也不为过了。你说对吧?”

    南宫老爷子当然觉得对,只要是曾孙,不管是谁生他都很高兴!

    而宋唐虞跟赵紫槐只不过是听了这话,他们两个人的脸色已经变得超级难看。

    他们怎么觉得,已经离死期不远了呢?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