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所有招数都失败

    野蛮娇妻宠不得,所有招数都失败

    过了几天,亚当古伯勒还真的出现在南宫集团。‖ ?.爱夹答列

    南宫莲华抬眸看着眼前棕发蓝眸的外国男人,放下手中的杯子,嘴角勾勒一抹笑,“堂堂古伯勒家族的掌门人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亚当翘着二郎腿看着南宫莲华,“我来为了什么,你不是应该很清楚?”

    南宫莲华轻笑一声,“很抱歉,我还真不知道。”

    亚当也不跟他耍嘴皮子,直接开口道,“我要斐尓,我知道他在你的手中,我尊重你,我才没有直接上门去抢,我也相信你不想跟我为敌,那么,把他交给我。棼”

    南宫莲华挑着眉看着他,“他跟我没关系,你要直接将他带走就行,别顾忌我。”

    “这么说,你是要跟我斗了?”亚当眯着蓝眸目光危险。

    “你言重了,我可没想过要跟你斗,我只是说事实。”南宫莲华当然不会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癸。

    亚当冷笑,“南宫先生,我不是不能带他走,而是给你面子没直接抢人。如果我抢人,你根本就留不住他。况且,他是我弟弟,是我们古伯勒家族的人,你现在将他藏起来,于情于理都不合!”

    “所以我说没关系,你要将他带走那么你就去,没必要事先告诉我。”南宫莲华脸上依然噙着淡笑。

    他知道,亚当古伯勒是个有原则的人,他要斐尓跟他走,就是要他心甘情愿跟他走,就像他虽然知道斐尓在慕霄家待着,却没有直接上门去将人带走,一切都是原则问题,还有最重要的是不伤害无辜,慕霄家里人就是那无辜的人。

    亚当看着他,良久,沉声说道,“你现在把斐尓带出来吧,我要见他。”

    南宫莲华还是那句话,“你要见他可以直接去见他,我相信你也知道他在哪里,你直接去绑人就行,反正你上次不是一样将他弄晕带走?”

    只不过,这样子依旧换来斐尓的强烈挣扎与逃跑***罢了。

    亚当掏出一根香烟点燃了起来,当着南宫莲华的面抽了起来,“你这样子帮他,不过就是想要跟我谈条件?说吧,你想要跟我谈什么,你才愿意帮我让他心甘情愿的跟我回去?”

    别人都说亚当冷酷无情,就算是对待亲人都一样,斐尓都说亚当对他就像是对条狗,毫无感情可言,但是南宫莲华却懂他。

    亚当古伯勒这个人,对亲人残忍的同时却在暗处给亲人最好的待遇,所以说,他是一个矛盾的人。

    现在就南宫莲华看来,他不是把斐尓当条狗,而是把斐尓当兄弟,只不过是不成材的弟弟罢了。

    “怎么,这不是你要的么?为什么不说话?”亚当古伯勒眯着蓝眸盯着他。

    南宫莲华垂下眼梢轻笑了一下,再次抬眸,眼眸中已经噙着自信的笑容,“我要的,你一直都很清楚。”

    亚当古伯勒冷笑,摇了摇头,“你胃口还真大,你真的相信单凭斐尓那厮,我就会答应你这个无礼的要求?你让我帮你疏通各方面,打通所有的关系,让你大摇大摆的进入欧美市场,你不觉得你在做梦么?”

    南宫莲华无所谓的耸耸肩,“我也没求着你帮我,这是你在跟我谈条件,能够帮我的人也不是只有你,但是能帮你的只有我。”

    斐尓一定会听他的话,这一点南宫莲华还真的非常有自信。

    尽管他有时候对斐尓的态度很冷漠,也总是嫌弃他,没有承认过他是自己弟弟这个事实,但是他相信斐尓还是会听他的。

    南宫莲华又说,“我倒是想要看看斐尓在你心目中位置够不够重要。”

    如果这话被斐尓知道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南宫莲华是在搞笑,因为他一直都觉得自己在亚当的眼里什么都不是,更不要说重不重要了。

    但是,亚当现在却没有反驳南宫莲华的话,而是一脸沉思。

    如果被斐尓看到这情景的话,一定会吓一大跳。

    南宫莲华很满意他的反应,嘴角笑意漫开,“我可以保证,我能让斐尓心甘情愿的跟你回去,怎样,要跟我做交易么?”

    亚当这时抬眸看着南宫莲华,半眯的蓝眸依旧发出危险的光芒,“斐尓那家伙,在我心中还真没有这个价值!”

    话音一落,他就站起来,冷笑着看着南宫莲华,“或许我是不该守着原则,就像你说的,我直接将人绑回去就是了!今天,谢谢你的咖啡招待了!”

    他指了指那杯没有喝过一口的咖啡,说完以后就与随从一起离开。1

    南宫莲华也跟着站起来,目送他离开。

    只是,门刚打开,亚当的脚步都还没有迈出去,就被人一股脑撞了进来。

    他没感觉,肉厚着呢,倒是撞他的人悲催了,捂住脑袋痛得呻吟。

    而那个悲催的人就是殷溪桐,有很重要的事情来找南宫莲华,所以才跑着过去开门,却没想到门倒是先她一步开了,而她也仿佛撞在墙上,很痛!

    亚当低着头看着怀里的人,有些眼熟。

    而殷溪桐也抬眸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对上了他那双蓝眸,蓦地睁大眼,也就想起了这个人是谁。

    南宫莲华在见到那女人是殷溪桐的时候,眉头紧锁,立即走过去,将殷溪桐从亚当的怀里拉了回来,紧搂在自己的怀里,看着她的目光都隐含着责备,“跑什么呢?跌倒了怎么办?”

    殷溪桐有些委屈的看着他,“你在骂我撞到人了吗?对不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南宫莲华当然不是真心想要责备她,只是她撞到人,他也就意思意思一下,立即捧着她的脸端详了起来,看着有些微红的额头眉头紧锁,“疼么?”

    殷溪桐赶紧装可怜的点点头,就算已经不是很痛,她也要装作很痛,博取同情。

    但是南宫莲华马上又变黑脸,伸手敲打了她的脑袋一下,“所以我说让你走路要小心!以后都不准给我随便乱跑!”

    殷溪桐立即又露出委屈的神情,还以为他会心疼自己,谁知道结果还是被骂。

    南宫莲华轻轻的给她揉揉以后,才抬眸看向还站在原地的亚当,“对不起,她不小心撞到你了,没把你弄痛了吧?”亚当似笑非笑的往殷溪桐睨了一眼,殷溪桐被吓一跳,赶紧往南宫莲华身边躲一躲。

    他这才将目光收回来,落在南宫莲华的身上,“没事,我还担心你妻子受伤了。”

    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在殷溪桐的身上,跟她说,“很抱歉,把你弄痛了。”

    别人都跟她说对不起了,她总不能还一直躲在南宫莲华的怀里,只好怯生生的睨了他一眼,然后立即将目光垂下,轻声说,“是我要说对不起才对,我不是故意撞你的,对不起。”

    亚当竟然跟她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身跟随从一起离开。

    殷溪桐在他离开以后,紧张的心才慢慢恢复平静。

    果然,这个人很可怕的感觉!

    南宫莲华紧蹙着眉头看着亚当的背影在自己的眼前逐渐消失,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殷溪桐抬眸,就发现了他的异样,伸手拉拉他的衣摆,询问道,“你干嘛了?”

    南宫莲华将目光收回来,低头看着她,伸手又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敲,“以后你走路都给我小心一点,绝对不能乱跑乱撞!”

    殷溪桐捂住自己被打了的额头,哀怨的看着他,“我那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么?谁知道那个人会在你办公室。不过,话说回来,他找你做什么?跟斐尓又关吗?”

    南宫莲华原本是要敲她脑袋,但是看着她额头还红红的,最后还是算了,变成轻轻的揉揉她的秀发,“跟你没关系,那么八卦做什么。”

    “我就很好奇嘛,你不能告诉我么?我还以为你跟我无话不谈没有秘密呢!”殷溪桐不满的看着他。

    南宫莲华闻言,轻哼了一声,“你不是有很多秘密瞒着我么?”

    “哪有!”殷溪桐立即反驳,才不承认。

    南宫莲华挑了挑眉,明显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以后你见到亚当那个人给我兜着走!”

    总觉得那人刚才看着自己女人的目光很不对劲,让他心存不快。

    当然,任何男人打量他的女人,他都心存不快。

    殷溪桐听了他的话,撇撇嘴,“我才不想再跟那个人见面了!”

    只因为亚当古伯勒长得太魁梧了,特别又是一双冰冷的蓝眸,一个字形容,可怕!

    还是她家亲爱的最和蔼可亲,从他的眼眸中只看到对自己的宠溺。

    南宫莲华轻哼一声,想到她刚才的话,开心询问,“你不是说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么?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说,也就是说其实根本就没多重要,”

    殷溪桐经他这样一提才想起来,“对哦,差点都忘了!”

    “那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南宫莲华搂着她一同坐在沙发上,让她窝在自己的怀里,而他,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嘴角都忍不住微翘。

    殷溪桐搂住他的脖子,认真的跟他说,“南宫莲华,暑假要来了!”

    南宫莲华闻言,眉头一挑,“所以?这就是你所谓的很重要的事情?”

    南宫莲华可不知道这究竟哪里重要。

    殷溪桐重重点点头,“暑假当然很重要!要想着要怎样利用暑假的时间好好去玩呢!”

    南宫莲华真的不想敲她的脑袋,但是她真的很欠揍的样子,所以还是给了她的脑袋瓜一下,“你这当了妈的人还天天想着去玩怎么行!难道你不觉得你暑假的时间就该待在家里好好照顾孩子?”

    “难道我要一个暑假都在家里带孩子?”殷溪桐瞪大眼眸反驳,“我才不要呢!当妈了也是要去玩的!”

    南宫莲华微微叹息,“那么,这到底有什么重要的?”

    说了这么久,都还没有说重点。

    殷溪桐闻言,立即抓住了他的衣领,眼眸亮晶晶的,“我想要跟阿紫她们一起出国旅行!”

    长到这么大,她都还没有跟闺蜜一起出国旅行过,之前都听同学们几个人结队去玩,没有男友,只有闺蜜,很幸福,她也要试一次。

    只是南宫莲华想都没想直接说不,“不行!”

    殷溪桐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不见踪影,立即追问,“为什么不行?我就只是出去旅行,都是女生有没有男生,怎么就不行了?”

    南宫莲华轻哼一声,“就是因为有她们两个人在,所以不行!”

    他最信任不过的就是那两个丫头,他可不想让殷溪桐跟她们待在一起,不然都不知道会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南宫莲华……”殷溪桐立即露出可怜兮兮的神情哀求他,拉拉他的手,摸摸他的脸,就答应她呗。

    但是南宫莲华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男人,说不行,就是不行,就算她现在哭,他都要说不行!

    反正,这一次他是要硬下心来,不能轻易被她说服。

    殷溪桐见自己不管怎样撒娇都没用,最后没办法了,只要用杀手锏,那就是哭!

    她还真的能硬挤下几滴眼泪,在他的面前哭哭啼啼的,“我不管,我就是要去!你不答应我就哭!呜呜……”

    南宫莲华顿时觉得头痛极了,这才发觉,自己还真的对她的眼泪没辙。

    他试着跟她讲道理,“桐桐,不是我不愿意让你去,而是我担心你。你们几个女孩子去一个这么远的地方,都是外国人,很危险的你知道么?你这样子让我怎样能够放心?如果出了什么事,你要我怎么办?妞妞怎么办?”

    殷溪桐还真的被他说得一愣一怔的,差点就被他说服了,眼泪都忘了掉。

    但是,她很快回神,立即摇摇头,“那是你紧张过度了!那么多人出国旅行,怎么可能我就这么悲催会出事?我不管,我就是要去!你不让我去,我就哭死给你看!”

    她一直都认为,只要自己耍赖哭泣,南宫莲华就会心痛她,那么就会答应她。

    但是,今天显然她所有的招数都失败了,南宫莲华不仅没有心疼她,而且还拉下脸,明显的不悦。

    殷溪桐心里虽然胆怯怯的,但依旧在努力掉眼泪,就不相信他的心真的那么硬!结果,南宫莲华今天的心还真的很硬,而且还直接不理她,丢下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而他就过去办公桌前继续工作了。

    殷溪桐眼睛上还挂着泪珠,难以置信的瞪着他。

    这时候,南宫莲华转过头来看着她,跟她说,“那边有纸巾,自己去拿,哭完了你再跟我说话。”

    殷溪桐被他气得涨红了脸,紧握住拳头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而南宫莲华,还真的是不再理她,自顾自的工作。

    殷溪桐欲哭无泪,是她想得太美好,南宫莲华根本就不上当!

    一想到阿紫跟乔爷两个人已经在构思要去哪里玩,要去背包旅行,要慢慢的将自己没有去过的地方全都去一遍,殷溪桐越想就越羡慕。

    难道她当妈了就不能有这种追求了?这是看不起当妈妈的么?她就是要有追求怎样?

    原本已经假装的泪水不再掉下,但是霎时间就抵挡不住,滴答的掉下。

    她抬起泪眼婆娑的眼睛看向南宫莲华,那厮根本就不管她,悲从中来,殷溪桐直接趴在沙发上抽泣了起来。

    她的人生,她还以为见到了光明,但是谁知道,原来才是黑暗的开始……

    南宫莲华全神贯注的进去工作中去以后,就没再理会过外界,等他终于忙完以后,时间的指针已经指向五,也就是说准备下班。

    他放下钢笔,抬眸往那边长沙发上的殷溪桐瞥了一眼,就见她已经躺在上面睡着了,一动不动的,即使睡着了,那挂在眼角的泪珠还没有消失,南宫莲华心里紧了紧。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往她走了过去,蹲在她的身边,抽出纸巾,轻轻的帮她擦拭眼泪。

    真是个让人头痛的丫头,却又是个让人心疼的丫头,存心来折磨他的。

    这时候,她还没有醒来,紧蹙着眉头嘟嚷了几句。

    南宫莲华挑眉,就算听得不太清楚,但是仍然知道必定是在骂他的话了。

    南宫莲华失笑,无奈的摇摇头,就小心翼翼的将她打横抱在了怀里。

    原以为这样子她就会醒来,但是显然是他太低估她的睡功,根本就没有醒来的迹象,而且还自动自发的在他的怀里找寻最佳位置。

    南宫莲华有些哭笑不得,都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在装睡。

    “你啊,真是不让人省心!”

    南宫莲华叹了一口气以后,就抱着她出去。

    如果殷溪桐知道她被南宫莲华抱着离开公司的事情被公司里的人都看到的话,她必定会挣扎着醒来,不然,都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子了。

    传得最多的当然是她被南宫莲华好好疼爱了一番,累极了只要被南宫莲华抱着走。

    当然,这话她没有听到,不是没有人说,而是南宫莲华不会让她听到这种话,这丫头脸皮薄着呢!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以后,殷溪桐就醒了。

    醒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糊里糊涂的,发懵的样子很可爱。

    南宫莲华忍着笑意,侧头看了她一眼,跟她说,“醒了?饿了么?要回家吃,还是在外面吃?”

    殷溪桐呆滞了那么几秒钟才回神,也就想起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脸立即拉下,“没胃口,不吃!”

    既然吃没用,那么用绝食来威胁,看看能不能行。

    南宫莲华闻言挑眉,嘴角明显就是嘲弄的笑容,“真的不吃?”

    殷溪桐重重点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回了他两个字,“不吃!”

    如果不是在开车,南宫莲华还真的想要给她鼓掌,真是有骨气!

    但是,这时候立即传来了一阵咕噜的声音,殷溪桐尴尬了,因为是从她肚子里传来的。

    南宫莲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还不想吃么?”

    殷溪桐只想找个洞将自己埋起来,太丢脸了!

    这不争气的肚子啊,你干嘛要在这时候叫啊!

    南宫莲华笑着摇摇头,没有理会她的自我唾弃,直接将车子开往附近的餐厅,先把小女人喂饱再说吧。

    直到车子停下来,殷溪桐都觉得没脸抬起头来了。

    南宫莲华解开安全带下车,迫于现实,殷溪桐最终还是灰溜溜的从车上下来,跟在他的身后进去。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