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我家不是垃圾回收厂

    野蛮娇妻宠不得,我家不是垃圾回收厂

    殷溪桐的同学,在今天又长知识了,觉得殷溪桐就像是挖不完的宝藏似的,总是时不时的给他们一些惊吓。∑ !?1

    年纪轻轻结婚就算了,现在竟然连这所谓的宅男女神都认识,这让他们想要八一八她的兴趣更浓郁。

    “桐桐,你认识那个女明星啊?”同学甲好奇询问。

    “桐桐,到底还有什么人是你不认识的啊?”同学乙也好奇询问。

    就连同学丙同样好奇的看着她,“桐桐,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老公又是什么人啊?棼”

    殷溪桐都还没有回答,那边正拿着一本财经杂志的同学丁就大喊一声,“桐桐,这不就是你老公么?”

    杂志上,是关于南宫莲华的访问,标题是什么殷溪桐没有注意。

    面对同学们好奇的目光,她还是好心的给她们解惑,“殷穆琦是我姐,杂志上的就是我老公,我呢,只是个普通人,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闺”

    同学们已经石化,看来,她也是个大人物啊!

    殷溪桐已经不管她们,上课铃声响起,开始了最后一节课。

    放学后,殷溪桐率先给南宫莲华打了个电话让他不用来接她,她跟殷穆琦去吃饭。

    当南宫莲华听到这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你说什么?你跟谁去吃饭?”

    “殷穆琦啊,你没耳背吧?”殷溪桐重复了一次。

    南宫莲华蹙眉,“你怎么会跟她一起去吃饭?”

    殷穆琦那个女人,南宫莲华从来都没有放心过。

    “她说要请我吃饭,你别担心,还有阿紫跟乔爷陪我一起去呢。我吃饱以后再给你电话,你再来接我吧。”殷溪桐是没觉得有什么,殷穆琦不被她整死就算了,她又能对她做什么。

    南宫莲华也在心里自问是不是想太多了?或许吧。

    他说,“如果有什么苗头状况的话,你要赶紧给我电话。”

    “行啦,我又不是笨蛋,你不用太担心的。”

    挂了电话以后,殷溪桐又跟殷穆琦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放学,接下来怎样。

    殷穆琦让她去校门口,车在那边等着了。

    夏乔等她挂了电话以后才询问,“桐桐,真的要跟她一起吃饭啊?”

    对于殷穆琦这个人,夏乔一直都没有想法,更加没想过要跟她一起吃饭。

    赵紫槐也说,“不怕她设下什么陷阱么?”

    殷溪桐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们两个人,“就殷穆琦那个女人,她能做出什么?你们别把她想得太厉害了!”

    其实,殷穆琦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有什么能耐?

    而且,再怎么说她们身上都是流着同样的血,她就算再讨厌她也不会对她做什么才对。

    赵紫槐跟夏乔耸耸肩,反正防范于未然就是对的!

    她们三个人来到校门口的时候,殷穆琦那辆保姆车已经停在了那边,周边还有很多学生好奇的张望。

    殷溪桐领着赵紫槐跟夏乔过去,车门一开,她们就坐了进去。

    一车的人,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有些沉。

    殷溪桐是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才好,她跟她从来都不是有话聊的人,又不是朋友。

    殷穆琦很显然也不是很想跟她说话的样子,一直都侧着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紫槐跟夏乔一副要当透明人的态度,反正她们就只是来陪吃的。

    殷溪桐蹙眉,她真的不喜欢这种尴尬的气氛。

    没错,就是尴尬。

    她还宁愿跟殷穆琦吵架也好过现在这种沉默,让人难受。

    过了一会儿,殷溪桐试着开口跟她说话,“我们现在去哪里?”

    殷穆琦这才将目光转移过来,“你知道的,我现在是公众人物,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坐在外面吃饭,我烦记者跟拍,所以我在酒店订了房间,你不介意吧?”

    殷溪桐听完她那段话以后,扯动嘴角笑了笑,“不介意。”

    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现在还是一样,总是抓紧一切的机会炫耀。

    殷溪桐真心很无语,果然,殷穆琦就是殷穆琦,绝对不会改变的殷穆琦。爱夹答列

    那么巧的,殷穆琦将她们带来的地方就是龙城大酒店,熟人魏莫一家的产业。

    进去的时候,殷溪桐趁机给南宫莲华发了个信息,告诉他她现在在龙城大酒店,还是魏莫一家的酒店呢,所以他不用担心了吧?

    进去以后,殷穆琦就点满了一桌的菜,殷溪桐也不跟她客气,原本就饿了,话都没怎么说就赶紧开餐。

    原来就是来陪吃的赵紫槐跟夏乔当然也没客气,反正这里就只有她们四个人,殷穆琦的助理经纪人都不在。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殷溪桐终于有空理会眼前的殷穆琦,“今天怎么突然请我吃饭了?”

    虽然饭都已经吃了,但是该要问清楚的还是要问清楚。

    殷穆琦又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碗里的饭,耸耸肩,“我请你吃饭很奇怪么?再怎么说,我都是你姐姐,我请你吃饭,应该很正常的吧?”

    殷溪桐嗤笑一声,很正常?

    对于别人来说,或者很正常,但是对于她殷穆琦来说,就非常奇怪了。

    殷穆琦放下筷子,抬起化着精致浓妆的眼睛看着她,“这顿饭,是为了感激你的。”

    殷溪桐闻言,略感意外,还真没想到有一天这女人还会感激她呢。

    殷穆琦仿佛觉得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眼,接着说,“上次,没有你的话,或许我也不在了。我当时情绪有些激动,说了一些不好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既然对方是来道歉的,殷溪桐也不会黑着脸面对别人,当然抿嘴轻笑了起来,“既然你都知道错了,那么我就原谅你吧!”

    殷穆琦听了她那句话,就觉得有些不舒坦了,“我是跟你说对不起,但请你也不要这么理所当然好么?”

    殷溪桐耸耸肩,“难道我说错什么了?你都不想得到我的原谅?”

    殷穆琦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撇撇嘴,就没再理会她,闷头吃了起来。

    殷溪桐的心情立即变得很好,原本都七分饱了,立即又像是五分饱似的,又吃了起来。

    人一辈子那么短,她当然也不希望有那么多的敌人,少一个是一个,既然对方都愿意跟她示弱了,那么她也不好一直摆着高姿态。以后,她还是希望母亲在殷家过得舒坦呢,那么也该跟殷穆琦好好相处才对。

    赵紫槐跟夏乔面对这戏剧化的发展都有些懵然的感觉,她们都已经准备要等下要战争了,结果什么都没有,白白浪费了表情。

    这顿饭,殷溪桐吃得很高兴,肚子都圆鼓鼓的了。

    离开的时候,殷穆琦有些扭扭捏捏,但还是开口跟她说,“那么,我以后有心事的话,能不能跟你说呢?”

    殷溪桐闻言,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她想,她没听错吧?殷穆琦说有心事的时候想要跟她说?

    殷穆琦别扭的瞪着她,“到底行不行啊?你就给一句话行么?”

    殷溪桐回神,这次是终于确定对方说的就是这句话没错,她笑了,点点头,“行啊,我当你免费顾问吧!”

    殷穆琦这才露出点笑意,点点头就跟经纪人离开了。

    她们三个人也准备离开,殷溪桐突然尿急,将包包递给她们,让她们在门口等等她,她先去方个便。

    在洗手间解决了三急了以后,殷溪桐从隔间出来,站在洗手台前洗洗手,抬眸看着镜子的时候就见到了刚从隔间出来洗手的女人,蓦地蹙眉,总觉得旁边这个女人还挺眼熟的。

    那女人仿佛也能感受到殷溪桐炙热的目光,就往她一瞥,蓦地瞪大眼,指着殷溪桐大声说,“你!就是你!你不就是那天那个女人么?”

    殷溪桐还真没想到对方的反应这么大,顿时被她吓了一跳,也慢慢的将意外的记忆想起来了。

    没错,这个女人她见过,不就是那天跟南宫莲华来这里的时候碰上了斐尓那时候见到的女人么?

    啧!没想到这么有缘分,再来一次还能再次见到这个女人。

    还有,她不是斐尓的女朋友么?斐尓都被他哥带走了,那么这个女人现在是不是又找到新的金主了?

    而那个女人还在不折不挠的跟她说,“是你对不对?你还记得我么?我那时候跟斐尓在一起的……”

    殷溪桐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你好。”

    说了这两个字以后,她就用纸巾擦干手之后就出去。

    那女人也跟在她的身后,就像是麻雀似的,口都没有停过,“原来真的是你啊!我就说你很眼熟呢!你跟斐尓是什么关系呢?你们是认识的对不对?”

    她还问了很多问题,因袭她只觉得很烦,立即回了一句,“我跟他半毛子关系都没有!”

    话音一落,就撞进了一个硬挺的怀抱中去。

    痛!

    “桐桐?我们真有缘啊!”熟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殷溪桐抬眸一看,就对上了噙着笑意的蓝眸。

    殷溪桐顿时一脸诧异,“斐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你哥带走了么?”

    别跟她说上次见到的都是假的,那时候他哥哥明明就是将他打晕带走的。

    斐尓挑着眉看着她,“我逃跑了。”

    殷溪桐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逃跑?在那个男人手上好像不怎么容易啊!

    “桐桐,能够在这里见到你真的很高兴,我想要你帮帮我,可以么?”说着,斐尓就抓住了殷溪桐的双手,一脸希冀。

    殷溪桐被他吓了一跳,“你干嘛啊!”

    “我现在还被我哥追踪,被他再抓到我的话,我就死定了!桐桐,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请你救救我吧!”斐尓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博取同情中。

    殷溪桐蹙眉,“我能帮你什么啊?你哥好恐怖!”

    太恐怖,她被他一盯都觉得腿软了,又能帮他什么?

    “能的!你帮我跟南宫求求情,让南宫保护我啊!”斐尓两眼泪汪汪,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而那被他们晾在一边的女人眉头紧锁,走过去抓住斐尓的手臂大声说,“亲爱的,我会救你的!”

    “你救不了我,我们就这样子吧,不要再见了!”斐尓却很无情,直接将人家女孩子推开,目光继续落在殷溪桐的身上,哀求着她的帮忙。

    殷溪桐看着他对女人的态度真的让人很不爽,而且,让她去跟南宫莲华求情?她可不是白痴,不会自找麻烦!

    “我真的帮不了你,你放开我!”殷溪桐想要将手抽回来,但是比不上他的力量,那双手纹丝不动的。

    “你到底干嘛啊?放手啊!”殷溪桐又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挣开。

    斐尓一直都是泪汪汪的看着她,一句话不说,泛着泪光的眼眸已经说明了一切。

    殷溪桐只觉得头痛,试着跟他讲道理,“如果被南宫莲华看到你抓着我的手的话,你就死定了!”

    斐尓刚想说不抓他也死定了,身后就传来了熟悉而让他不寒而栗的声音,“桐桐说对了,你再不放开她的手,你就死定了!”

    “南宫莲华!”殷溪桐像是见到了救星,立即笑着喊了他一声。

    而斐尓在转过头去真的见到了那熟悉的俊脸的时候,双手立即放开,举起手掌做出一个投降的动作,干笑几声,“我也没做什么,真的!”

    殷溪桐已经越过他往南宫莲华走过去,扑进他的怀里抱着他,赶紧撇清关系,“刚才是他一直抓住我的手,而不是我愿意跟他抓的!”

    所以她没有错,错的都是斐尓。

    南宫莲华宠溺的揉揉她的秀发,而冷冽的眸光就落在那边一脸沮丧的斐尓,冷声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的意思是亚当古伯勒不是将他带走了么?那他现在还出现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说到这个,斐尓立即泪汪汪的看着他,“莲华,你可要救救我啊!我不要跟那个变态回去!”

    “那个变态是要带你回家!”南宫莲华说出事实。

    “可我不想回去那个家!”斐尓咬牙切齿道,握了握拳头,这才接着说,“我逃跑出来了,亚当现在一定是派人来抓我,我没地方可以去了,只有你能救我了!”

    “我为什么要救你?”南宫莲华完全无视斐尓哀求的目光,冷声反问。因为我是你弟弟啊!”斐尓满目的绝望,除了他,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去找谁求救了。

    找他父亲大人?算了,他现在都自身难保呢,还怎么救他?

    南宫莲华冷哼一声,“我只有一个弟弟,他叫做段澜景。”

    “你别这样,我身体内也跟你流着一样的血啊!”斐尓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继续哀求,“你救救我吧,只要你能救救我,你要我怎样都行的!”

    “你对我来说一点用处都没有。”南宫莲华毫不犹豫的嫌弃。

    斐尓赶紧狗腿,“有的,有的,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的!莲华,你就救我一次呗!”

    殷溪桐一直都站在南宫莲华的身边看着眼前这出戏,心想南宫莲华是帮呢,还是不帮呢?

    她这个当老婆的,也还真是猜不准他的心思呢。

    但是看着斐尓这般可怜的模样,南宫莲华没心软,她就率先心软了。

    果然要不得啊要不得!

    斐尓还在那边求着南宫莲华,南宫莲华睨了他一眼,凉凉的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间谍?为了杜绝一切的可能性,我不能将你带回去。”

    斐尓脸色顿时大变,马上扑过去抓住了南宫莲华的手臂,差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了,“莲华,你不能这样子对我!我怎么可能是什么间谍了?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亚当那个家伙从来都不会将重要的事情吩咐我去做啊!你要相信我,我绝对对你忠诚,真的!”

    “滚开!”南宫莲华一脸厌恶的将抓住自己手臂的他甩开,“别给我动手动脚的!”

    “那你答应我了么?”斐尓现在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安危问题。

    南宫莲华拍拍手臂,将他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观察了一遍,“看你这蠢样也不像是会被亚当古伯勒看重的人!”

    斐尓顿时一脸惊喜,“那你是答应让我跟你走了?”

    南宫莲华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让他跟在他们身后走。

    斐尓当然很高兴,赶紧跟上去。

    而一直都被他们忽视的那个女人见状,立即冲过去抓住了斐尓的手,迫切的追问,“斐尓,那我呢?”

    斐尓一把将她推开,“我说了我们已经结束,再见,不,永远不见!”

    殷溪桐被南宫莲华搂着走,边走边回头,很好奇。

    她问,“你真的要帮他啊?”

    南宫莲华低头睨了她一眼,“你刚才不是也想要我帮他的么?”

    殷溪桐撇撇嘴,话是这样子说没错,但是,“那你要将他安排在哪里?”

    南宫莲华轻笑着伸手揉揉她的秀发,“放心,绝对不会将他带回家!”

    上了车以后,斐尓就在后座不停的说话,无非都是谢谢他们的话。

    殷溪桐看着窗外消逝的风景,突然发现这不是回他们家的方向,也不是会大宅的方向,那这是要去哪里?

    路很眼熟,但殷溪桐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

    直到车子停下来以后,殷溪桐见到了站在外面的那抹人影以后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慕霄他家么?!

    南宫莲华下车,殷溪桐跟斐尓也跟着下车。

    斐尓还一头雾水,不明白来这里做什么。

    而南宫莲华已经跟一头黑线的慕霄说,“慕霄,这家伙这阵子就归你管。”

    “我家不是垃圾回收厂!”慕霄没好气的回答。

    还真是什么人都往他这里推呢!

    斐尓这也就知道这里就是自己的以后待的地方了,他当然不敢表示不满,于是与慕霄笑了笑,“以后多多指教了,还有,我不是垃圾,你放心。”

    慕霄听完以后,脸色更难看。

    南宫莲华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了。”

    殷溪桐也有样学样,也拍拍他的肩膀,特别认真的跟他说,“辛苦了。”

    慕霄的脸色已经难看得不能再难看,真是服了他们夫妻俩!

    南宫莲华又吩咐了几句以后,就带着殷溪桐离开,剩下慕霄跟斐尓面面相觑。

    良久之后,斐尓向他伸出手,微笑道,“多多指教。”

    斐尓抬眸睨了他一眼,直接转身回去,将他晾在了身后。

    斐尓收回手,耸耸肩,嘴角噙着微笑跟着他走进去。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