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今天回家有赏

    野蛮娇妻宠不得,今天回家有赏

    被问话,大家互相对视了一眼,何美凤简直不敢将事实告诉她。~ ??1

    那么残忍的话,又怎么能够说得出口?

    气氛骤然间沉寂了起来,谁都没开口,仿佛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过了一会儿,殷穆琦的眼泪就从眼角流下,模样可怜。

    她的双手按在自己的腹部,张口,声音都在颤抖哽咽,“我知道,他没有了。榕”

    何美凤的眼泪也跟着女儿一起流下来,紧抓住她的手,哽咽着跟她说,“没关系,你还年轻,你还会怀孕的。”

    “但是他不要我了。”殷穆琦又静静的说出了另一个事实,心痛得想死。

    何美凤瞪大眼眸,“什么?谁,谁不要你了?詹天?孥”

    殷穆琦闭上眼眸,却阻止不了眼泪的流淌,整个人都笼罩在悲伤之中。

    何美凤还在不停的追问,神情异常的严肃。

    一旁的殷庭山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拉开,“好了,她才刚醒来,你就别烦着她了,给她时间好好休息吧!”

    但是何美凤却一把将殷庭山的手推开,抬眸怒瞪着他,“殷庭山,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琦琦,现在就不要给我装出一副慈父的样子,恶心!”

    殷庭山忍了忍,深呼吸一口气,这才开口,“美凤,我现在不想跟你吵架!”

    何美凤冷笑,“难道我就想跟你吵架么?谁敢跟你吵啊,我一吵你不就是说要跟我离婚么?”

    “你!”殷庭山指着她的鼻子,被气得不轻。

    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一辈子,真的是一场折磨。

    何美凤继续冷笑,“现在,我们琦琦要休息,你们都给我出去!”

    话音一落,她又转过头去,继续询问殷穆琦,“琦琦,到底是怎么会事?谁伤害你了?为什么孩子会流掉?你告诉我啊,你不告诉我,我怎么帮你讨回公道?”

    殷穆琦依旧紧闭着眼睛,摆明了就是一副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

    或者说,她还没有从流掉孩子的打击中回过神来,面对母亲的询问,她只能一直沉默,来掩饰自己的悲伤。

    殷庭山真的看不过去,难道她没发现自己的话对女儿来说是一种折磨么?

    她让他们离开,他们当然不会听她的。

    殷庭山又忍不住开口,“你就先让她休息一下不行么?”

    “你为什么还不滚?不是都让你出去了么?”何美凤瞪着他。

    殷庭山没当她这话一回事,自顾自的跟她说,“琦琦现在心情想必很不好,你先给点时间她缓冲一下吧。”

    “这是我们母女的事情,你们给我出去。”何美凤现在直接指着门口。

    殷庭山额头青筋都要露出来,“何美凤,琦琦也是我女儿,你别说得好像她是你自己人似的!”

    何美凤冷笑,“可不是么?我刚才都已经说了,你根本就不在乎她的死活,你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我什么时候不管了?还不是你这个疯婆娘一直在搞鬼!我们琦琦小时候明明很听我的话,都是听你的鬼话,害她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你高兴了?”

    “殷庭山,你说反了吧?我们琦琦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就是你害的!如果你没有把那对母女带回来的话,我们一家人一定很幸福!”

    “我跟你这女人说不通!就算没有翠仙,我跟你也没法过一辈子!”

    “殷庭山你这个没良心的,没有我你会有今天么?”

    “哼!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成功!”

    “够了!”殷穆琦终于忍不住睁开眼对着正在对骂的父母低吼了一声,“都给我闭嘴!”

    何美凤瞪了殷庭山一眼,恨不得将他煎皮拆骨。

    殷庭山同样不给她好脸色看,他认为女儿会变成这样都是她这个当母亲的错!

    眼前,就是一场闹剧。

    “殷穆琦,别难过了,孩子现在一定是上了天堂,等着下一次能够成为你孩子的机会,他一定会再次回来的。”殷溪桐看着殷穆琦,适当的表达一下自己的关心之情,毕竟失去了孩子,真的是一件打击很大的事情。爱夹答列

    这时候,殷穆琦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仿佛闪着恨意,一字一句的说,“殷溪桐,我不需要你假惺惺!如果不是你,他不会不要我,我的孩子也不会没了,都是因为你!你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哪些事情?为什么?”

    殷溪桐眉头紧锁,就知道好心没好报,现在她竟然还反过来责怪她?

    如果不是她,她现在或许连命都没了。

    何美凤也赶紧抓住机会大嚷,“我就知道一定是你这个女人害我们琦琦变成这个样子的!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狠毒?我们琦琦哪里得罪你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她?你,一定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当好人还不得好死?那么多人怎么就不见她这个老巫婆死了?

    南宫莲华护在殷溪桐的面前,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被人抛弃,孩子没了,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别把过错扯到我女人身上。”

    殷穆琦根本就不在乎南宫莲华说什么,她带着恨意的目光一直瞪在殷溪桐的身上。

    “怎么就不是她的错了?她如果不把那些事情说给我听的话,我怎么会去找詹天理论?詹天怎么会不要我了?他又怎么会把我推开?我的孩子又怎么会没了?”说到孩子,她终于忍不住哭得撕心裂肺的,“我的孩子啊,我的孩子就这么没了,没了啊!”

    这是一个很值得同情的女人,但是,殷溪桐现在一点都不同情她。

    同情她,却是把所有过错都推在自己的身上,她真的太无语。

    果然,狗屎改不了吃屎!

    林翠仙都听不下去,紧蹙着眉头反驳,“那话我们可不是说给你听,明明就是你自己偷听到的!而且,就算那个男人一时没跟你分手,最后还是要跟你分手!长痛不如短痛,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放屁!我现在只要我的孩子!快把我的孩子还来!殷溪桐,把孩子还给我!”殷穆琦突然像是疯了一样,从病床上扑了过来,直接往殷溪桐扑过去。

    殷溪桐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没反应过来,还好有南宫莲华,他赶紧将殷溪桐拉到自己的身后,挡在了她的面前,紧蹙着眉头看着被殷庭山死死抓住的殷穆琦身上,冷声说,“你要发疯是你的事情,敢伤害她,我就要你十倍奉还!”殷穆琦还在殷庭山的怀里挣扎,丝毫不顾吊针插头脱落,血都从血管流出来,染红了衣服,依旧大喊着,“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啊!”

    “疯子!”南宫莲华搂住殷溪桐往后退,早知道的话他该将她早早带回家。

    殷溪桐按住南宫莲华的手,让他停下来,然后转头看着还在那边叫嚣着的殷穆琦,沉声道,“你的孩子,不是我弄没了,而是你那所谓的爱人也就是孩子的爸弄没了。要找人赔,你就去找该找的人,别在我的面前嘟嚷,很刺耳!还有,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该对我表示你的感激而不是在这里发疯!”

    殷穆琦还真的像是疯了一样不停的叫嚷着要还给她孩子,殷庭山如果不是死死按住她的话,她真的会扑过来咬殷溪桐。

    何美凤也被吓坏了,眼泪不停的掉,也跟着女儿一起对着殷溪桐叫嚷,“你不得好死啊,你一定不得好死!”

    简直就是一群疯子!

    殷溪桐撇撇嘴,目光看向一旁的林翠仙,跟她说,“妈,这里都是疯子,你还是跟我们走吧,我们送你回去,这里是疯子待的地方,不是我们这些正常人待的地方。”

    林翠仙看了看一殷庭山,殷庭山跟她点点头以后,她才跟着殷溪桐离开。

    殷庭山也在担忧,如果自己抓不住殷穆琦的话,怕她会伤害到人。

    林翠仙现在已经怀孕七个月了,不能有所闪失。

    当他们离开以后,病房里还是没能安静下来,殷穆琦一直都在挣扎,嘴里叫嚷的从来都没有停止,整个人就像是疯了。

    何美凤也不停的哭,眼泪一颗颗的掉,“怎么办啊?我们琦琦怎么办啊?”

    最终,还是被医生打了一针之后,殷穆琦才安静下来,躺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医生建议他们送她去精神科检查一下,怕会受到刺激精神受损。

    那一刻,何美凤懵了,傻了,呆了。

    一直都在期待着,或许好日子已经要来了,但是结果却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如果真的疯了,那要怎么办?

    殷庭山也不跟她计较刚才的失格,看着现在这样子的她,还有女儿,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他也不能走,要充当丈夫,要充当爸爸,陪在她们的身边。

    另一边,南宫莲华将林翠仙送回去以后,他也开车带殷溪桐回家。

    殷溪桐一直都侧着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南宫莲华睨了她一眼,沉声道,“桐桐,你不需要也没必要自责,那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殷溪桐回神,将目光落在他的侧脸上,“我知道,我也没有自责,只是觉得有点可惜,孩子就这么没了,一个生命,原本再过一天就会看到他笑的了。”

    南宫莲华抽空伸手握了握她的手,“一切天注定,那是她的劫,就该由她来承受。还有,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有时候女人疯起来,就是一个神经病,我可不想见到你受伤。”

    殷溪桐点头,反正她也没想过要好傻乎乎的去充当好人!

    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就是傻*逼!

    “对了,我有件事情想要你帮忙。”殷溪桐突然跟他说。

    南宫莲华问,“什么事?”

    “搞死那个叫做詹天的男人!”殷溪桐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眸都泛着狠光。

    南宫莲华蹙着眉说,“不是说让你别管的么?”

    “我是不想管,但是那个男人真的太可恨了,我现在一想到他的嘴脸我都想扇他几巴掌!”殷溪桐紧握住拳头,是有这个冲动,“看他那种不可一世的恶心样,仿佛所有女人就该围着他转!不就是富二代么?哪有什么演技可言?凭什么渣了?南宫莲华,你绝对不能让他好过!”

    不搞死那个男人,她都不解气!

    南宫莲华点头,抿嘴冷笑,“搞死他,很容易!”

    原本他也不想理会的,但是既然那个男人让他的女人这么生气,那么他这当丈夫的当然会帮她,一定会让詹天知道,得罪什么人都好,就是不能得罪他的女人!

    听到了他的应允,殷溪桐这才觉得顺心一点。

    刚才所受的委屈也发泄了不少,她就等着那个男人变成乞丐的一天!

    两个人回到家以后,南宫莲华就给安于打了电话,告诉他让他别担心,今晚的饭局取消。

    然后,他又打了电话,让人处理之前的事情,他可不愿意自己成为报纸杂志的主角,而且还是跟自己的女人一起上那无聊的新闻。

    殷溪桐一回到家就回卧室睡觉,经历了那么多,心身都有些疲惫,是该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南宫莲华就先进去浴室洗澡,即使之前在医院,殷溪桐已经很努力的帮他洗,仿佛是闻不到血腥味,但是他还是有那种感觉。

    别的女人的血,他可不爱闻。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殷溪桐已经睡着了,只是眉头依然在紧蹙,明显睡得不好。

    南宫莲华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眉峰,想要将那皱褶抚平,然后轻轻的将她搂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让她睡得安心。

    而殷溪桐仿佛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安全感似的,原本紧蹙的眉头,满满的放松。

    ********

    南宫莲华答应殷溪桐的,从来都没有食言。

    她讨厌詹天,他当然不会让他好过,正好,他手头上有一份足以将他们詹氏弄垮的文件。

    那份文件,罗列了詹氏这些年来官商勾结的一些犯罪事实,只要提交出去,詹氏就算不垮,也会重创。

    南宫集团最近与另一家国内数一数二的企业谈合作的事项,而那企业跟詹氏是死对头,正好,他可以拿这份文件来跟对方谈条件,一举两得。

    原本他也没想做到这么绝,对方没得罪他的,他一般都不会对他怎样,但是,现在是詹天让桐桐不好受了,他当然也不会让他好受。合作方一听到他所提的条件,原本是死都不答应,因为南宫莲华那条件太过苛刻,好处全都他占了,但是当南宫莲华拿出那份文件的时候,对方立即就改口。

    要弄垮对手,一直都是他们企业的宗旨,即使要有所牺牲,那也是在所难免的。

    一手交出那份文件,一手签下合作,皆大欢喜。

    合作方看着那份文件,满意的笑了,跟南宫莲华说,“南宫总裁,我们副总想邀请你今晚到金悦吃完饭,希望你能赏脸,我们大家合作愉快。”

    这种商业上的应酬,南宫莲华很少参加,都是让宋唐虞或者其他部门高管参加,而且,他现在都是有妻女的人,一般都是准时上下班,回家陪老婆女儿。

    那人也看出了他的犹豫,接着说,“如果南宫总裁为难的话,我们也不强求,只是我们副总很赏识南宫总裁你,早就想跟你见一面聊聊天,今天不行的话,我们再约吧。”

    南宫莲华淡然一笑,“真的很抱歉,林经理,今天恐怕我要失约了,时间我们以后再约吧,麻烦你回去帮我跟韩副总说一声抱歉。”

    林经理点点头,站起来跟他握手,“我回去会跟副总报告的,那么,我先走了,下次再见。”

    南宫莲华将他送到了门口,跟他点头道别。

    回到办公室以后,南宫莲华就拿出手机给殷溪桐打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开口跟她说,“桐桐,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好了,今天回家有赏么?”

    一瞬间,殷溪桐还云里雾里的。

    这时候,她正在课堂上,教授还在讲台上铿锵有力的诉说着,而且这教授是出了名的严厉,当他的学生绝对不能开小差,也不成睡觉,总之就是只能认真上课,更加不要说讲电话了。

    一般同学们上他的课总是会把手机调成振动,不然被他听到了手机铃声,那个人就该有课被当掉的领悟。

    殷溪桐现在接通这通电话,都是用生命在接听,趴下身子,竖起课本,小心翼翼的嘀咕,“什么意思啊?赏什么?赏你两巴掌么?”

    南宫莲华轻笑着摇摇头,他当然不知道殷溪桐现在在用生命在跟他聊电话,靠在椅背上,一派休闲,“你不是要我弄垮詹天么?我已经做好了,你就等着看他变成一无所有,所以你说,你是要赏我两巴掌呢,还是要赏我一个吻?”

    “真的?”殷溪桐一脸惊喜,总算吐了这口怨气。

    只是她太过激动了,声音都不由自主的变大,当她意识的时候都已经来不及,在这安静的教室里很明显。

    果然,不只是学生们偷偷往她的方向看过去,就连原本在讲台上铿锵有力的讲课的教授都将目光刺在她的身上,殷溪桐顿时觉得头皮发麻。

    南宫莲华可不知道她现在的境况,笑意在嘴角漫开,“当然!我什么时候有骗过你了?总之,你就等着看那个人的下场就对了。今天晚上,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这一刻,殷溪桐真想对着他大喊表现你妹!她现在就要死了啊!

    “你,站起来!”教授已经很不留情的对着殷溪桐大喊了一声。

    殷溪桐受惊,都没来得急跟南宫莲华说再见就赶紧挂了电话,站了起来,却不敢与教授对视。

    一旁的赵紫槐跟夏乔一脸苦瓜干的表情别开头,眼前这一幕太残忍了,她们不忍心看。

    教授姓欧阳,都已经上了年纪,所以大家都叫他欧阳老头,而他丝毫不介意。

    但是,他就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上课必须要认真。

    现在,不认真的殷溪桐分明就是倒霉的撞上了枪口。

    “手上拿着的手机,交上来!”欧阳老头丝毫不在乎对方是女孩子,就算是让人丢脸,他也不在乎,只在乎自己的教学质量而已。

    殷溪桐一脸倒霉相,终于抬眸睨了他一眼,讨好道,“教授,我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欧阳老头不说话,直接从讲台上下来,向她走去。

    这一刻,殷溪桐的心里就只有那两个字,惨了!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