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天天免费看裸男

    野蛮娇妻宠不得,天天免费看裸男

    原来,是这件事!!

    殷溪桐底气顿时不足,头更低了,嘴里嘀咕着,“这个嘛……其实,学设计的都这样的……”

    “是么?”南宫莲华抱着手臂,挑着眉看着她,“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是不是看得很爽了?还是你学这个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天天免费看裸*男?”

    “怎么可能?!你别污蔑我!”殷溪桐竭力反驳,就算有那么点意思也绝对不能承认,她又不是笨蛋!

    南宫莲华轻哼了一声,摆明了就是不相信,“真的不是?那好,现在就给我转系。( ~#1榭”

    “不行!”殷溪桐想也没想直接摇头说不,见到南宫莲华眯着眼睛瞪着自己,她赶紧解释,“我都已经开学了,而且我就对这个有兴趣,还有我要跟阿紫跟乔爷在一起!”

    但是绝对不是为了看裸男!

    南宫莲华等她说完以后才开口,“桐桐,我很不高兴。坨”

    殷溪桐撅撅嘴,走过去,站在他的跟前,低着头,伸手拉拉他的衣摆,“别不高兴了,我都有乖乖听你的话的,反正都是我看别人又不是被人看我,我又没吃亏……”

    “可是我会很不安。”南宫莲华打断了她的话。

    殷溪桐抬眸,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不安?为什么?他们都只是模特,又不会对我怎样,为什么要不安?我会保护自己的……”

    “我不安,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我在害怕,怕你回被那些青春的肉体吸引,怕你不要我了。对你来说,我不是老男人了么?”

    南宫莲华说得认真,殷溪桐还真的看不出来他究竟是开玩笑的还是说认真的。

    但是他既然认真的跟她说,那么她当然也认真的回答,“我之前只是开玩笑的,你怎么可能是老男人呢?你身材比他们可有看头了,他们连你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我爱你啊,很爱你,怎么可能不要你,我还怕你不要我呢!”

    说着,她又讨好的伸手抱住他的腰,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听着他的心跳,“我那么爱你,你赶我走我都不走!”

    “可我就是很不安,我没自信。”

    听到这话,殷溪桐忍不住抬眸看向他,一脸狐疑,“你真不是开玩笑的?你没自信?你没自信的话,谁有自信了?”

    他摆明了就是开玩笑的吧?南宫莲华会对自己没自信?杀了她她都不相信。

    南宫莲华搂住她的腰,认真的点头,“对,我就是没自信!你越是离我远,我越是没自信。所以,我应该要把你带在身边才行。”

    敢情他说了这么多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她回去上学?

    殷溪桐立即跟他撒娇,“别这样子嘛,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我最爱你啊!”

    “哦,只是最爱,不是唯爱。”南宫莲华噙着笑意盯着她。

    殷溪桐赶紧补充,“当然是唯爱!唯一最爱你了!好了,南宫莲华,你别耍我了,我知道你很生气,你在吃醋,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上学,很喜欢跟阿紫她们在一起的感觉,很享受属于我的青春,更享受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我现在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南宫莲华微微叹了一口气,“你当然幸福,每天都有看不完的裸男!”

    “都说我上学不是为了那个了!”殷溪桐撅撅嘴,不满的反驳,“我看你就够了,干嘛还看别人的?别人都没你好看!”

    “这话是哄我的,还是骗我的?”南宫莲华凉凉的询问。

    殷溪桐认真回答,“当然是真的!都说了他们连你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可是当模特的不是身材都很好?我老了,怎么跟年轻小伙子比?”南宫莲华就是有意要逗她。

    殷溪桐赶紧摇头,“谁说都是身材好的?你都不知道我们上次画的可是一头猪啊一头猪!那一身的肥肉,我现在回想都很想吐!”

    “你现在是在拿一头猪跟我比?”南宫莲华挑着眉看着她。

    “怎么可能!”殷溪桐被他搞得有些疯了,“都说了不是这个意思了,你别再误会我了好么?而且我们上次又不是要跟那些模特接触,都是远远的看着,你不放心的话你来看一次就知道了!而且又不是每天都有素描课,又不是每一个都是帅哥,有时候还是美女呢,你不能不相信我!”

    “行啊,我明天跟你一起回去上课!”南宫莲华接着她的话说。1

    殷溪桐满目诧异,“你说真的?”

    她只是开玩笑而已。

    南宫莲华点头,搂住她的腰,认真回答,“我从来不开玩笑!”

    殷溪桐想了想,去就去呗,所以,“你应该不生气了吧?”

    “你觉得呢?”南宫莲华再将问题抛给她。

    殷溪桐撅撅嘴,“要我说,当然是不生气了!南宫莲华,你就别生气呗!”

    南宫莲华双手捧住她的脸,认真的在脑海中描绘她漂亮的脸,“桐桐,我真不放心把你放出去,除了今天那个人,还有没有人追求你?”

    他像天底下所有的男人一样,对自己的女人有着超强的占有欲,不喜欢有别的男人窥视自己的女人!

    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他不希望再碰上。

    殷溪桐赶紧搂住他的脖子,亲亲他的脸,“没有了,我也不是那么受欢迎的。”

    “真的?”南宫莲华话音一落,就轻轻的咬了她的下唇一下。

    殷溪桐吃痛,不服气的咬回去,“当然!我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追我,你就让我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吧,以后都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而且这都是乔爷搞出来的破事!”

    她一直都不愿意的,其实她的罪也没这么大!

    南宫莲华轻笑,“什么第一次被人追?难道我没追你么?”

    “你追我?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你那是追我么?你那是挖了个陷阱给我跳,你什么时候有追我了?”殷溪桐非常不满的吐槽。

    她一点都没感受到被追的感觉,都是被耍的感觉好不好!

    南宫莲华闻言,认真的看着她,“那你现在是想要我再追你一次么?”

    殷溪桐撇撇嘴,“那也不用,我只要你很爱很爱我就行了。”“好,我很爱你!特别爱在床上爱你!”话音一落,他就将她抱起来,扔在了床上。

    殷溪桐都还没缓过神来,人就被他压在了身下,热吻随即落下。

    “你干嘛突然发情?!”殷溪桐推着他压下来的胸膛。

    “因为我想要你了。”南宫莲华边舔吻着她的耳垂,边呢喃。

    殷溪桐被吻得有些腿软,“这个时间点好像很不对好不好!你别闹了!我们快把话说完!”

    “不是已经说完了么?”南宫莲华的手已经给她脱衣服。

    “什么时候说完的?根本就没有好不好!你快让我起来!”殷溪桐在他身下挣扎,怎么可以说着说着莫名其妙的就到床上去了?

    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野兽!

    南宫莲华啵的一声亲吻落在她的脸颊上,“我不生气了,原谅你了,所以,现在你也该满足我受伤的心了。”

    他这是哪门子的受伤?!

    殷溪桐挣扎了一下,也就放弃了。

    他说的,他不生气了,说话要算话!

    南宫莲华是迫切的想要在她的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他刚才说的话不是百分之百真话,但是里面也藏了他的深意。

    是有些不安的,毕竟外面的世界那么美好,而且她还很年轻,诱惑太多,他担心她会被迷惑。

    这是属于他的女人,一辈子都只能属于他的女人,他又怎么可以给别人有半分机会?就算只是一分都不可以!

    两人浓情蜜意,都已经快要进入正题,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硬生生的将两个人不得不停下来。

    ***被撩拨起来的时候被打断,那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啊!

    特别是男人,简直就是痛不欲生!

    南宫莲华深呼吸一口气,这才不情不愿的起来,下床,走过去,开门。

    殷溪桐也从床上坐起来,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现在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门外,是南宫安晴,怀里正抱着妞妞。

    妞妞见到南宫莲华,立即伸出小胖手,要抱抱。

    南宫莲华将她抱过来,亲亲脸,南宫安晴开口跟他说,“刚才还在闹呢,一说要带她来找你,她就不闹了,看来是想爸爸了。”

    南宫莲华微笑,宠溺的眼神看着女儿,又亲了她一口。

    女儿,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存在!

    “桐桐呢?你们在干吗?”南宫安晴往里面张望,殷溪桐赶紧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她傻笑。

    南宫安晴挑着眉打量了他们两个人一眼,掩嘴偷笑,“该不会是我打扰到你们两个人了吧?”

    “没有的事!”殷溪桐赶紧摇头,脸颊正不明原因的泛红。

    “哦,是么?”南宫安晴那笑意,分明就是什么都懂。

    殷溪桐顿时觉得尴尬极了!

    随后,妞妞把她爹霸占了,殷溪桐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家亲爱的坐在一旁逗着孩子玩儿,都没时间理会她老婆。

    她撇撇嘴,是有些吃味,但是很显然南宫莲华心情不错,所以,他是真的不会生气了吧?

    回想刚才席见那受伤震撼的眼神,她就觉得很抱歉。

    她们可是伤害了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心啊,真的太对不起人家了!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乔爷害的,所以就该让乔爷肉偿才行!

    她在那边胡思乱想,而被她要求肉偿的可怜人夏乔无缘无故的打了个喷嚏,是有谁在说她的坏话了吧?

    隔天。

    南宫莲华果然如他所说的,今天要跟她一起回学校,跟她一起上课。

    殷溪桐瞪大眼眸看着身边的男人换下了他平常穿着的西装,换上了普通的衬衫牛仔裤,既年轻又帅气。

    殷溪桐很少会有机会见到他这种穿着,就算平时周末他都经常穿一整套的西装,现在这样子的他,让她非常的心动。

    南宫莲华侧头睨了她一眼,“看着我做什么?快点吃早餐,不然你都要迟到了。”

    殷溪桐这才将目光收回去了,随便扒拉了几口就不吃了。

    南宫莲华蹙着眉看着她,又看看她那还剩下一半的粥,沉声道,“早餐很重要,你给我全部都吃了。”

    “可是我饱了。”殷溪桐委屈的看着他,然后将那半碗粥推到他的面前,“浪费是可耻的,所以亲爱的,你懂的。”

    南宫莲华叹了一口气,认命的将她的碗拿过来,将剩下的粥全吃了。

    殷溪桐立即在一旁狗腿的给他按摩,“就知道亲爱的对我最好了!”

    “下次你不能给我有剩饭!”南宫莲华可不愿意天天帮她吃,才吃那么点,怎么可能会饱。

    殷溪桐都没把他的话放心上,反正下一次吃不完,还是麻烦亲爱的帮她吃光光。

    老爷子在一旁逗弄着曾孙女,抬眸瞥了他们夫妻一眼,就跟南宫莲华说,“莲华,你今天怎么穿这样?”

    “我今天陪桐桐回去学校。”南宫莲华回答。

    “哦?”南宫老爷子明显很好奇。

    但南宫莲华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宋唐虞在一旁不满的嘀咕,“表哥又偷懒了!可怜我跟澜景,累得像条狗!”

    话音一落,南宫安晴就给了他脑袋一下,“我都让你多点跟阿紫约会呢!你去约会的话莲华肯定给你假期,都是你自找的,你还好意思说!”

    “妈,很痛的好不好!你别总是揍我了!”宋唐虞控诉。

    南宫老爷子也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唐虞,你跟阿紫丫头的婚期也近了,两个人就该多点在一起,好好培养感情。”

    宋唐虞撇撇嘴,小声嘀咕,“都是被强迫的,还想要怎样培养感情!”

    南宫老爷子横了他一眼,他立即闭嘴!

    南宫莲华抬眸看着他,“我今天要陪桐桐,你要不要去陪你未婚妻?我给你假期!”

    宋唐虞都不用想就直接拒绝,“谢谢你的好意,还是免了,我比较喜欢工作!”

    这话马上又惹来了南宫安晴的拳头,都让他把握机会,他就是总放弃机会,可恨啊!

    南宫莲华耸耸肩,不要就算,他也不强求。

    等殷溪桐吃完早餐,他就开车送她去上学,当然,这一次他要陪在她的身上,了解她在学校的一天。车子停在了学校停车场,殷溪桐看着身边解安全带的男人,再一次询问,“南宫莲华,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上学啊?”

    想想就觉得很怪,难道他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么?

    南宫莲华侧头睨了她一眼,“真的,下车吧!”

    殷溪桐耸耸肩,既然他说真的,那么就真的吧,反正不好意思的人也不会是她!

    而当赵紫槐跟夏乔见到了陪在她身边的南宫莲华的时候,她们两个人都傻眼了,顿时拘谨起来,毕竟做了坏事啊!

    南宫莲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两个人,“还真谢谢你们两个人对桐桐的照顾了。”

    他话里有话,夏乔跟赵紫槐都不敢抬头看,害怕啊!

    殷溪桐立即拉拉他的衣摆,让他不要吓唬她的好朋友了!

    南宫莲华轻哼一声,没在出声。

    殷溪桐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她们两个人解释,“他想要了解我在学校的生活,所以今天他会跟我一起上课。”

    “……”赵紫槐跟夏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压力山大啊!

    夏乔瞥了南宫莲华,见他没注意她们,于是赶紧靠在殷溪桐的耳边跟她耳语,“桐桐,你老公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殷溪桐微微叹息,点点头,“全部都知道。”

    “!!!”她现在找个地方躲起来还来得及么?

    这时,殷溪桐又跟她说了一句,“昨天席见找上门来了。”

    “!!!”夏乔瞪大眼,那人真的是个傻*逼啊!是傻*逼就算了,为什么还总是去做傻事啊!做傻事就算了,别连累她们啊!

    这时,南宫莲华往她们睨了一眼,夏乔立即不敢跟殷溪桐说话了。

    她决定了,今天就当哑巴,什么话都不说!

    而好死不死的,今天竟然有素描课!

    赵紫槐跟夏乔都很想跟他们夫妻保持距离,免得躺着也中枪!

    殷溪桐也有些担忧,这男人虽说不生气,但是,她很不安啊!

    只是,当南宫莲华出现在这些学生面前的时候,立即将人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大帅哥啊,很养眼啊,不看白不看啊!

    这一次就轮到殷溪桐有些不高兴了。

    男人是她的,她也不爱让别人看他,而且还是用这种赤*裸裸的眼神盯着看!

    那些盯着她男人看的女同学,她立即瞪回去,不准看!

    平时跟她能聊上几句的那几位女同学非常好奇的过来询问,“桐桐,这是你男朋友?可你男朋友不是段天才段澜景吗?”

    对了,学校最近都在传她跟澜景是一对,这也有她们的功劳。

    面对南宫莲华询问的眼神,殷溪桐干笑几声,“我跟澜景不是那种关系,我们是朋友。”

    “那这位是你男朋友咯?真帅啊!”同学们羡慕的目光让她很有虚荣心,但南宫莲华的目光就让她胆怯的了。

    “那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啊?什么系的?”很显然,这些女同学们都把南宫莲华当做本校学生。

    本来南宫莲华跟他们就没有什么违和感,特别他今天穿着非常的年轻!

    殷溪桐还想着要怎样回答的时候,南宫莲华已经主动微笑着回复她们的问题,“我不是桐桐的男朋友,但我是她老公。”

    当她们听到前面一句的时候还来不及窃喜,就被后面那句话震撼得瞪大眼。

    “老公?!桐桐结婚了?!”

    面对别人这种难以置信的眼神,殷溪桐只好干笑几声,而南宫莲华直接握住她的手,一同举起,两枚闪亮的钻戒闪瞎她们的眼睛。

    顿时,众人议论纷纷了起来。

    殷溪桐可不愿意这么高调的成为别人讨论的对象,但是南宫莲华明显很享受这种高调。

    他就是要宣告主权,让人不敢再来撩拨他的老婆,因为,老婆是他一个人的!

    赵紫槐跟夏乔在一旁摇摇头,真是高杆啊,看来以后别再妄想有人来追她了。

    殷溪桐也没想过要别人来追她,她抬眸看着身边的男人,问了一句,“高兴了吧?”

    全世界都知道她属于他的了。

    南宫莲华非常满意的点头微笑,“很高兴!”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