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把妹的最佳招数

    野蛮娇妻宠不得,把妹的最佳招数

    南宫大宅最近一派喜气洋洋,殷溪桐的小日子也过得很舒心,跟着赵紫槐跟夏乔两个人一起上学的日子真的很快乐。∷ !?1

    跟她们在一起,让她都见识了很多她从前都没见识过的事情,也让她八卦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八卦。

    一切都很好,按照轨道生活着。

    只是有一点让殷溪桐很困扰,那就是那叫做席见的男生总是出现在她的面前对她献殷勤。

    而且赵紫槐跟夏乔还一起跟着起哄,害她头越来越痛榻。

    夏乔让她不用想太多,有人对她好,给她好吃的,她接受就是了,又不是接受了就非要跟人家在一起。

    只是殷溪桐会觉得非常有负罪感,那根本就是欺骗,是犯罪啊!

    让别人陷得太深,那不就是害了别人么彬?

    这天,课间休息时间。

    她们三个人坐在大课室聊着天,殷溪桐不想见的人又出现了。

    席见嘴角亲着淡笑出现在她们的面前,给她们三个人带来了三罐果汁,“hi!”

    夏乔一见到他,立即笑呵呵的调侃,“席见大帅哥,你是不是都把我们的课调查得一清二楚啊?怎么我们在哪里你都能知道呢?”

    乔爷还真的说出了她心中的疑问,他还真的每天都能够准时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呢!

    他们有不同系,他怎么知道她的课程的?难道真的去调查了?

    席见耸耸肩,淡笑道,“因为我想见桐桐,当然要把你们的课程调查清楚了,不然我怎么能见到桐桐?”

    “哟,还真是痴心啊!我们桐桐呢?有什么感受呢?”夏乔已经开了果汁喝了起来。

    自从出现这大帅哥之后,她们蹭殷溪桐的光,每天都能够有免费的果汁跟点心吃呢。

    殷溪桐就吃不下了,眼前这一切都是负担啊!

    她没理会夏乔的调侃,决定跟眼前这男生说实情,“真的很对不起,请你以后都不要再这样子做了,因为我已经有爱的人了!”

    席见一脸不在乎,“我知道,我只是在尽自己的努力对你好而已,你只要接受就行,我没有想过要你回报什么,别觉得有负担。”

    怎么可能没有负担?她知道他还不明白她的话,她不只是有爱人这么简单,她还是有丈夫的人啊!

    “桐桐,人家愿意对你好,你就接受人家的好意呗!别觉得有负担啊!”夏乔又笑着调侃。

    殷溪桐立即瞪了她一眼,都是她胡言乱语造成的结果!

    夏乔被瞪,立即无辜的看着她。

    殷溪桐才不理会她,抬眸看向席见,认真跟他说,“你对我再好我都不可能对你有什么的,我已经结婚了!”

    知道她是已婚的身份的话,估计他也就打退堂鼓了吧?

    可是席见只是微笑,“是么?”

    他这是不相信她的话?

    殷溪桐紧蹙着眉头又重复一次,“我真的结婚了,我是有老公的人,所以请你不要对我好了!”

    席见还是微笑,将买回来的点心放在她的面前,“吃吧,很好吃的。”

    殷溪桐忍不住泄气,他竟然还不相信?!

    没错,席见就是不相信,认为这只是她要他放弃的手段而已。

    他觉得殷溪桐根本就不像是已婚的女生,而且才大一,怎么可能结婚了?

    勇往直前,是把妹的最佳招数!

    夏乔都忍不住偷笑,殷溪桐立即偷偷的捏了她一把,都是她惹起来的祸!

    她想,如果被南宫莲华知道的话,那就惨了,她可答应过他的啊!

    这时候,夏乔靠在她耳边跟她耳语,“好啦,你别把他当一回事不就得了么?反正你都跟他说过你结婚了,不相信那是他自己的问题,跟你没关系!”

    殷溪桐又瞪着她,靠在她耳边咬牙切齿耳语,“你还敢说!都是你乱说害的!如果被南宫莲华知道的话我可是要死定的!我告诉你哦乔爷,我死定的话,你也死定了!”

    夏乔根本就不以为然,难道还不准有追求者呢!

    她拍拍她的肩膀,让她安心啦,一定不会有事的!

    殷溪桐深深叹息,她一点把握都没有,别看南宫莲华那样子,其实他很爱吃醋的!

    而席见这时候还在给她献殷勤,殷溪桐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爱夹答列

    赵紫槐吃着糕点,看着眼前的大帅哥询问,“席见大帅哥,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我们桐桐啊?”

    席见抬眸看着她,微笑道,“喜欢,那是一种感觉,喜欢就是喜欢了,要说原因的话,我也很难说明白。”

    赵紫槐只觉得晕晕的,那到底是为什么啊?

    殷溪桐跟夏乔也一脸无语,他是学文学的啊!这么文绉绉的话也能说出来,还是政治家?都是哲理!

    反正,殷溪桐是放弃了跟他沟通了,他爱干嘛就干嘛吧,别惹火她就行!

    接下来的几天,席见大帅哥还是每一天准时出现,分明就是想用行动来征服殷溪桐。

    只可惜殷溪桐早就名花有主,不然如果只是个普通小女生的话,估计就被他的攻势沦陷了。

    被人追得很烦这种话当然不能跟南宫莲华说,殷溪桐都只说说在学校的一些趣闻而已。

    还好南宫莲华最近也忙,没什么时间去管她,她被人火力追求这事情南宫莲华才不知道。

    他不知道,但却被另一个人撞见了。

    那天,学生餐厅,席见又出现,给她们三个人买了饭,非常勤劳热情啊!

    赵紫槐跟夏乔是很享受别人这种服务,反正他要追求的人又不是她们。

    殷溪桐都麻木了,刚接过席见递过来的餐盘,那边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桐桐?”

    殷溪桐抬眸,就见到很少会在学校遇上的段澜景迎面走过来。

    很明显,他的目光盯在那背对着他的席见身上,眉头紧蹙,满目的疑惑。

    殷溪桐心里顿时漏了一拍,扯动嘴角干笑几声,“澜景……”

    卧槽!竟然碰上澜景了!

    段澜景已经走了过来,往坐在殷溪桐对面的席见瞥了一眼,就将目光意向殷溪桐,“桐桐,他是谁?”

    席见刚才对她的照顾他远远的都看在眼里,所以才很疑惑。

    “他?他叫席见。”殷溪桐瞪大眼眸看着他跟他说。“你跟他什么关系?”段澜景追问。

    “什么关系都没有!”殷溪桐赶紧回答,然后站起来拉住了他的手臂,靠在他耳边轻声说,“澜景,我们过去那边说几句吧!”

    绝对不能让澜景回去以后跟南宫莲华提起这件事情,绝对!

    段澜景蹙着眉头狐疑的看着她,越看越可疑。

    席见在见到段澜景的时候也紧蹙着眉头,看着他们两个人的互动,握住筷子的手也放下。

    段澜景被殷溪桐强迫着拉到了一边去,距离够远了,她才讨好的看着他,“澜景,事情绝对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的!”

    她这样子说,段澜景就更疑惑了,“桐桐,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跟那个男人到底什么关系?你别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小舅的事情吧?”

    “怎么可能!”殷溪桐赶紧否认,于是就将这人死死的追她缠着她的事情告诉他,最后补充,“我答应过南宫莲华绝对不会跟别的男人靠近的,如果被他知道我被人追的话,他一定会生气!澜景,你帮帮我呗,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他!”

    她双手合十,哀求着他。

    段澜景揉揉太阳穴,叹了一口气,“桐桐,你都知道我小舅知道会生气,你为什么还要做这种让他生气的事情?”

    殷溪桐很委屈,“我什么都没做啊!别人硬是要追我,我能怎样?我都跟他说我已经结婚了,是他不相信而不是我没说!”

    段澜景看着她,良久,才开口,“那你想我怎样?”

    “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南宫莲华!”殷溪桐赶紧跟他要求,“然后,你假装我男朋友吧!让他死心,那么他应该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段澜景看着可怜兮兮的哀求着自己的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勉为其难的点点头,“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桐桐,你要记住,绝对不能给别的男生任何的机会,不然小舅不让你上学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殷溪桐赶紧点头,对着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就知道澜景你最好了!”

    而那边,席见的目光一直都落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越看,眉头就越是紧蹙。

    这时候,赵紫槐凉凉的开口,“席见大帅哥,其实,我觉得你还是放弃比较好,因为我们桐桐真的名花有主了啊!而且,还是一个了不起的对象!”

    席见闻言,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询问,“那个男生就是她的男朋友?”

    他指的是段澜景,脸色有点沉。

    赵紫槐微笑着点头,“对啊,他们俩是不是很般配?”

    席见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了。

    段澜景,那个人他认识,因为他跟段澜景同专业不同班。

    全优学生段澜景,在他们系无人不识无人不晓,只是没想到那是他想要追求的女孩的男朋友。

    “看在你对我们都挺好的份上,你还是听我们的吧,放弃吧,你是插不进他们之间的!”夏乔也来收尾了,不然等下桐桐就真的要掐死她!

    席见看着她,沉声道,“可你不是说了,我有能力的话,就能够抢回来么?而且,她跟那个男生在一起真的会幸福么?”

    夏乔跟赵紫槐有些诧异,“此话何解?”

    席见又将目光落在那边的两个人身上,“段澜景身体不是很差的么?我看他整天都是脸青口唇白的,这种病秧子真的跟桐桐相配?”

    赵紫槐跟夏乔在听完他的话以后,脸色已经变了变。

    夏乔突然大力拍了桌子一下,把席见吓了一跳,但更让他吓一跳的是夏乔的眼神,明显的愠怒遮掩不住,“请你不要再用病秧子这三个字来形容澜景!就算他的体质是差了一点,但他绝对不是病秧子!我也老实告诉你,你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再纠缠下去,吃亏的人绝对是你!”

    席见眉头紧锁,“我没有侮辱他的意思,你没必要这么生气!”

    “哼!那么你就先去学学该怎样开口说话吧!”赵紫槐也很不高兴。

    她们现在可是都当段澜景是朋友,怎么可以让别人侮辱她们的朋友。

    席见非常无辜的被喷了,不知道原来说实话都是错。

    但是……

    “我不知道放弃两个字怎样写,只要他们一天没结婚,我一天都还有机会的,不是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是么?”

    他的固执真是让赵紫槐跟夏乔大开眼界。

    夏乔也有点后悔当初乱说话,害得现在别人都收不住手了,怎么办?

    那边,殷溪桐已经跟段澜景商量好,暂时让段澜景当她的男朋友,瞒着南宫莲华这件事情,然后将这追求者吓跑!

    他们两个人走回来,殷溪桐就给席见介绍,“这就是我男朋友,段澜景。”

    所以,他应该懂的。

    席见站起来,伸出手,微笑道,“你好,段澜景,你的名字我可经常听到,我是你隔壁班的席见。”

    段澜景当然不认识什么隔壁班的人,他甚至连他自己班里的人都没有全部认识,对于他伸出来的手,他没理会,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席见也没觉得尴尬,脸上依旧露出微笑,将手收回去。

    段澜景看着他,直接开口,“桐桐是我女朋友,我不喜欢看到我女朋友身边有别的男人,希望你明白,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席见耸耸肩,淡笑道,“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桐桐只是你女朋友,可不代表她就是你的,每个人都有追求她的权利,不是么?”

    段澜景有些意外,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子说,看来是一个难缠的人!

    他看向殷溪桐,仿佛在责备她怎么招惹上这种人。

    殷溪桐哭丧着脸,她也不知道啊,这全都跟她没关系啊!都是乔爷的错!

    她瞪向夏乔,夏乔立即撇开眼,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段澜景将目光收回来,再次落在了席见身上,“她就是我的,请你自重!”

    席见淡笑,“等你跟她结婚以后你再跟我说自重吧!对于桐桐,我绝对不会放弃!”

    撂下这句话,席见端着餐盘站起来,微笑着跟殷溪桐说,“我们下次再见吧!”然后就转身离开。

    殷溪桐低着头躲闪着段澜景的目光,她真的是无辜的好不好!

    段澜景揉揉太阳穴,“桐桐,你麻烦了。”

    殷溪桐闻言,立即抬眸泪汪汪的看着他,“澜景,你不会告诉南宫莲华的,对不对?”

    “你觉得能瞒多久?”段澜景反问。

    “等那人放弃了就好了啊!”

    “你没看到他说我们一天不结婚,他都不会放手么?我跟你怎么可能结婚?所以你还是告诉小舅,让小舅帮你解决这种狂蜂浪蝶吧!”

    段澜景表示他无能为力,那男人分明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澜景……”殷溪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他不帮她的话,就没有人帮她了,告诉南宫莲华,那就是表示她不用上学了。

    不要啊!她觉得上学的日子很有趣,她不想回去继续当妞妞二十四小时的保姆啊!

    “你别看我。”段澜景撇开头。

    殷溪桐转过身子,继续站在他面前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澜景,我求你了!”

    段澜景沉默,殷溪桐都拉住他的手臂,哀求他了,“你不帮我的话,我真的会死翘翘的!”

    段澜景觉得头痛,“你老实跟小舅说的话,我相信小舅不会为难你的。”

    殷溪桐嘟嘟嘴,“他是不会为难我,他只会把我禁足而已!澜景,我们是朋友,你别见死不救啊!”

    段澜景叹息,“桐桐,我不是见死不救,我是不知道该怎样救你!”

    “你就继续假装我的男朋友就可以了!我就不相信他能给一直追着我这个没有回应的人跑!”殷溪桐都决定打长远战,久了,相信席见也就觉得厌烦了。

    段澜景叹息,“我真怕被小舅知道的话,连我都要被罚!”

    殷溪桐一听,立即嘻嘻一笑,讨好道,“呵呵,你放心,我会罩着你的!”

    段澜景斜睨了她一眼,心想到时她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还罩着他呢!

    “好啦,别瞪我了,这也不是我想的,是别人缠着我我真的没办法!你也饿了吧?今天我请你!”殷溪桐赶紧拉着他坐下来,这时候,就是要狗腿的时候了。

    段澜景撇撇嘴,心想希望能够如她所愿吧。

    不然,被他小舅知道了他也有份帮着她瞒着他这么重要的事情的的话,一定会连他都生气的。

    他看着眼前对自己献殷勤的殷溪桐,忍不住在心里反问,他这样子做,真的对么?

    殷溪桐对他微笑,讨好道,“澜景你还想吃什么?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段澜景摇摇头,“不用了,没心情!”

    殷溪桐只能傻笑,装不懂,这真的不是她愿意的!

    赵紫槐跟夏乔两个人特别的安静,自顾自的大口吃着自己的饭。

    殷溪桐瞪了她们两个人一眼,现在才来安静已经太迟了!

    如果她被骂,她们两个人也死定了!

    段澜景吃了几口饭就没什么胃口,放下汤勺,抬眸看着殷溪桐,询问,“对了,桐桐,你是什么专业的?”

    “设计的。”殷溪桐简单回答,躲闪他的目光。

    段澜景蹙眉,“设计?哪类设计?那家伙说是跟我同专业,那你是怎样认识他的?”

    “那是因为他当模特……”才刚开口,殷溪桐马上就闭上嘴巴,在心里大骂自己怎么就这么乖巧的说出来了?

    果然,段澜景立即抓住那重要的字眼,“模特?什么模特?他当模特?人体模特?”

    这四个字就这么顺口的从段澜景口中说出来。

    虽然他很少在学校,但是他也听班里那几个男生说过,缺钱用的时候就去当艺术系的人体模特,酬劳很多,所以,她是看了人家的裸*体,然后又跟人家认识的?

    殷溪桐在他说出那四个字的时候只能傻笑,不然该怎样回答?

    段澜景认真的看着她,“桐桐,被小舅知道你每天上学都看别的男人的裸*体的话,你就死定了!”

    他小舅应该是不清楚她这艺术系都学了什么,如果被他知道每天都有免费的男体看的话,估计他一定会黑脸!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