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信任

    野蛮娇妻宠不得,信任

    两个人耳鬓厮磨了好一会,殷溪桐就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那什么,你还要跟她逢场作戏多久呢?”

    虽说不在意,懂得体谅,但是再怎么也总得有个限度吧?

    都这么久了,难道还要再搞一头半个月?

    想到还要继续分离,而他还要跟女人暧昧纠缠,她心里就忒么的不舒服。∥ !。爱殢殩獍

    南宫莲华揉着她的秀发,目光含笑,“桐桐,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不愿意,不希望的话,那么我放弃,另外想办法。纡”

    殷溪桐赶紧摇头,捂住了他的唇,“别,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难办!而且这事情不是已经开始很久了么?现在放弃的话不就是浪费了好多时间么?我就只是想知道还要多久你才能回来而已。”

    他这样子说她是很高兴,但是也不能真的让他放弃,那样她可会有负罪感愧疚感呢。

    南宫莲华还真没想过这丫头这么懂事,怜惜的亲吻着她的额头,“我尽量快。还有,那女人以为我们感情差,我也跟她说了如果她帮我的话我会跟你离婚而跟她在一起,我保证这只是骗她的话,我后面不管有什么行动你都只要记住我的妻子永远都是你就好。其他的,都当笑话,不要当一回事。腩”

    啧啧,这是要她演戏演到底么?

    殷溪桐撅撅嘴,点点头,然后跨坐在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认真与他对视,“那你得保证你真的不会被她碰到一根手指头哦!不然,哼哼,我宰了你!”

    殷溪桐对着他的脖子做了个痛宰的手势,警告着他。

    南宫莲华搂住她的腰,靠过去,直接吻住了她的唇,吮*吸着她的唇瓣,她的舌头,把她的呼吸夺走,唇舌交缠了一番以后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她。

    “我保证。”

    殷溪桐靠在他的怀里,微微叹息,“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你就让虞美人出马,不要再给我来第二次,知道不?”

    南宫莲华揉着她的秀发,嘴边弥漫开璀璨的笑容,“好,我不会给你有吃醋的机会。”

    “我才没有吃醋!”她把玩着他胸襟上的纽扣反驳。

    就算有也是没有,吃醋什么的才不是她殷溪桐会做的事情。

    南宫莲华只是淡笑,也没有揭穿这丫头的不老实。

    “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殷溪桐点头,就从他的怀里下去,站起来,突然又询问,“那我跟你一起出去吃?这样子好么?那女人不会找人监视着你有没有跟我好么?”

    她很敏感,毕竟电视剧里都是这样子演的,谁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也不放心,就让人监视着他究竟有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子做。

    南宫莲华赞赏的摸摸她的脸,“你说得对,那么我们还是在房间里面吃吧!”

    就像她所说的,林艺岚那个女人本来就不简单,如她所说的那样子做也有可能,都在快要成功的边缘,是应该要小心点。

    宋唐虞也回来,见到他们两个人如胶似漆,他很诧异。

    乖乖,难道南宫莲华这么快就把她搞掂?!可刚才那事情不是很严重么?!

    殷溪桐见他愣怔在原地,挥手招呼着他过来,“虞美人,你还愣着做什么啊?赶紧过来吃饭

    啊!还是你不饿?”

    而南宫莲华只是睨了他一眼,他不出现的话他会更开心。

    宋唐虞回过神来,往他们走过去,好奇询问,“我说,你们俩这算是和好了?”

    啧,他还想着要看好戏呢!

    大魔王吃瘪的模样可是很值得看的啊,只不过很可惜啥都没得看。

    殷溪桐斜睨了他一眼,“我们又没有吵架,那有什么和好?我们一直都好得很!”

    宋唐虞很诧异,“你们没有吵架?那你刚才不是都生气了么?”

    敢情刚才是欺骗了他的感情啊!害他还担心等下要怎样帮南宫莲华解释呢!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虞美人你可别乱说话!”殷溪桐无辜的看着他。

    宋唐虞觉得自己还是闭嘴吧,他果然就是在浪费表情,人家夫妻两好得很,就只有他这个笨蛋在替他们两个混蛋担心。

    他坐下,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将心里的郁闷发泄到吃这上面来。

    殷溪桐马上跟他抢了起来,这可都是她喜欢吃的呢!

    南宫莲华没怎么吃,只是吃了几口,多数都在喝红酒。

    宋唐虞跟殷溪桐抢了一会儿以后,他就忍不住开口询问,“我说,桐桐你还真的不生气啊?”

    殷溪桐将最后一块烤鸡翅抢到手,挑着眉看着他,“我为什么要生气?这不是在工作么?”

    “哟,你竟然还真的没生气啊?真是让人惊讶!”

    “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惊吓的好不好!”

    殷溪桐白了他一眼,开开心心的将最后一块烤鸡翅吃进肚子里。

    宋唐虞还在追问,“咱表哥都要跟别的女人亲密啊,你这都没关系?桐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的了?”

    殷溪桐哼了一声,“我这不是大方,这是信任好么?”

    她相信南宫莲华答应她的事情就会做到,跟那个女人的一切都只是逢场作戏,而且他也保证了他绝对不会被碰也不会碰那个女人不是么?

    如果两个人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的话,她何必跟他继续在一起?

    宋唐虞有些羡慕,“你们两个人真是粉红得让人羡慕又嫉妒!”

    他在心里暗暗回想自己辉煌的一生,还有那些曾经在他的生命中停留过的女人,忍不住感叹,什么时候他也能找到一位跟他无比匹配的女人啊!

    其实么,他也不是很花啊!现在会花,唯一的原因就是他还没遇到生命中的女孩啊!

    殷溪桐掩嘴偷笑,“哟,你不是有很多红颜知己的么?你都像韦小宝那样了你还羡慕个屁啊!”

    宋唐虞摇摇头,叹息,“这你就不懂了,桐桐。现在的我可不是真正的我,冥冥之中,那个属于我的她还没有出现呢。”

    殷溪桐都懒得跟他废话,目光落在一旁的南宫莲华身上,马上伸手过去将他的酒杯抢过来,“你别总是喝酒行不?快点吃东西啊!”

    就见他一直喝红酒,都没吃过什么,胃等下受不了他就知道后悔了。南宫莲华微笑点头,拿起筷子吃了几口,也就没怎么吃,着实是没有胃口。

    殷溪桐有些不满,刚想开口的时候宋唐虞的声音就传来,“桐桐,你就别管他了,估计是跟那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吃饱了吧。”

    殷溪桐立即瞪了他一眼,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听完他的话真不爽啊!

    南宫莲华也警告了他一眼,宋唐虞立即闭嘴乖乖吃饭不再说话。

    但殷溪桐还是很不爽,在桌子下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痛得他皱眉。

    靠!果然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他以后就算要找也不会找像她这种女人,简直就是活受罪,也就只有南宫莲华受得了她!

    宋唐虞突然很庆幸殷溪桐嫁的人是南宫莲华而不是自己,不然他每天一定是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就算让他当南宫集团的总裁他也不会高兴得起来。

    南宫莲华拿起餐巾擦擦嘴唇,沉声道,“桐桐,别管他,乖乖吃你的饭,别饿着。”

    殷溪桐这才警告的瞪了宋唐虞一眼,继续吃饭填饱肚子。

    宋唐虞撇撇嘴,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还别饿着呢,都吃了这么多又怎么可能会饿着?

    殷溪桐么,就是小猪!

    估计这话如果被殷溪桐听到的话,一定会灭了他,而他呢,也就只敢在心里啰嗦几句,腹诽几句罢了。

    饭后,殷溪桐摸摸肚子,一脸满足感,可当她听到南宫莲华的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殆尽。

    “你明天还要上学,休息一下就回去吧。”

    殷溪桐随即垮下脸,委屈可怜的盯着他,“你赶我走哦!”

    南宫莲华轻笑着解释,“我是为你好,不是快要期末考了么?回去乖乖上学,别到时候成绩差得让我丢脸。”

    “才不会!”殷溪桐小声反驳。

    自从换到一班以后,她都有很努力学习好不好。

    南宫莲华已经看向宋唐虞,吩咐道,“你等下将她安全送到家以后再给我电话,别开到中途鬼混去了。”

    宋唐虞当然是点头,时间也不早,是该要回去了。

    宋唐虞往她示意,但是殷溪桐却大力摇摇头,“我不想回去!”

    她那么想他,两个人好不容易才见面,他这么快就赶她回去,真让她心里忒么的难受。

    南宫莲华叹息,伸手摸了她的脸颊一把,“乖乖听话么?你刚才还说你已经不是小孩呢!”

    “我本来就不是小孩!”

    啧!小孩会任由他在床上欺负么?如果她是小孩的话他就是变态了!

    “好,你不是小孩,你是大姑娘,那么你就听话,乖乖跟宋唐虞回去。我答应你,尽量快点完成这些事情就回去。”

    他也就只有对这个丫头的时候才会这么有耐性,不然早就甩手不管了。

    殷溪桐撅撅嘴,忍不住叹息,“好嘛,我回去了,你记得你给我的保证!”

    她再次提醒,绝对不能被那个女人占便宜了!

    南宫莲华点头,将她搂进怀里亲了亲发旋,这才将她放开,“想我的话就给我电话。”

    殷溪桐眼里闪烁着失望,还以为他会说想他的话他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呢!

    果然这是电视剧里才会发生的剧情啊!现实中么,想都别想!

    即便是依依不舍,但是分离的时间还是来临了。

    殷溪桐坐在车子里,降下车窗,撅着嘴看着他。

    南宫莲华双手插袋,轻声说,“我有时间我就会回去陪你。”

    殷溪桐点头,这种话还是先听着吧,谁知道她他到底会不会兑现呢!

    南宫莲华又嘱咐宋唐虞,“小心开车,要安全的将她送回去。”

    宋唐虞做了个ok的手势以后,车子就慢慢扬长而去。

    殷溪桐趴在车窗往后看着那越来越远的身影,忍不住叹息,这一次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而且他还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她只要一想到这个就觉得头很痛,真想不顾一切留在他的身边!

    宋唐虞忍不住揶揄,“才刚离开你就开始想他了?桐桐,这可不是好现象哦。你啊,已经被大魔王俘虏了!可悲,可悲!”

    殷溪桐才不管可不可悲,心里就总是忍不住想他。

    想念他的笑,想念他的呵护,想念他的体温。

    今夜,注定了是失眠夜。

    ********

    课室里,同学们的学习气氛很浓郁,每个人都在为快要到来的期末考做最后的奋战。

    殷溪桐跟赵紫槐一样,两个人都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微微叹息。

    殷溪桐抬眸看着她,询问,“阿紫,你在叹息什么啊?”

    赵紫槐也看向她,叹了一口气才开口,“我在叹息命运的不公!”

    “啊?”殷溪桐不懂。

    赵紫槐又叹息了一下才从桌子上爬起来,双手托腮一脸郁闷,“澜景今天又没上学啊!”

    殷溪桐挑眉,不懂话题怎么突然跳跃得这么快?

    不过,她还是认真回答她,“你懂的,他一直都是这样子,三天两头就请假,该习惯了。”

    赵紫槐却一脸哀怨,“可是,这样子的话我又怎么能跟他培养感情呢?我不想跟他的关系一直都这么陌生这么僵。”

    殷溪桐闻言,认真看着她。

    她是没想到她会真的喜欢上段澜景,而且好像还爱得很深,她都还以为只是普通的暗恋,恋一恋,有了新的目标就会变。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啊!都到了见不到就思念的严重程度了!

    “那你就跟他告白嘛!”殷溪桐提议。

    她不说,对方或许还不知道呢。

    虽然她是没觉得段澜景会不知道赵紫槐喜欢他,但是明说跟猜还是不一样的!

    “让我告白也得给我机会才行吧!”现在她一个星期都没见到他几次呢,真是让人着急!

    “那就去找他吧!去他家找他,当面说!”

    赵紫槐却胆怯怯,这样子的话不会太主动了么?她怕怕。

    殷溪桐还想开口的时候,外面就有人叫她的名字。

    “殷溪桐,你出来一下。”

    殷溪桐蹙着眉看着门外的宋小妮,怎么她就像个背后灵一样,怎样赶都赶不走啊!赵紫槐心情差么,见到宋小妮顿时没了好心情,紧着眉头靠在殷溪桐耳边询问,“桐桐,那女人怎么又来找你了?我说她是不是欠揍呢?要不要我过去好好教育她一下啊?”

    她是急需要发泄,不然心里压抑得难受。

    宋小妮主动送上门来,她当然是不玩白不玩了。

    殷溪桐见赵紫槐就要出去,马上将她拉住,摇了摇头,“没事,我去会会她,你别忙活。”

    赵紫槐耸耸肩,没有说不。

    殷溪桐就往外面走出去,站在了宋小妮的面前,沉声询问,“你到底还要干嘛?”

    这女人怎么总是出现在她的面前?梁静情那事情不是已经解决好了么?还是她不相信还要来找她麻烦?

    在殷溪桐千奇百怪的思忖着的时候,宋小妮突然当着她的面鞠躬弯腰,“我没有想干什么,我只是想来跟你道歉!”

    “啊?”殷溪桐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宋小妮依旧维持着那个姿势,“之前因为静情的事情,我态度很不好,真的很对不起,是我没弄清楚事实就责备你。我现在知道我错了,希望你别太在意,原谅我的过失吧。”

    乖乖,这人竟然会跟她道歉?!别是又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计谋吧?

    别怪殷溪桐这么敏感,谁让她就是对这些人没好感,都是这些人所做的事情从来都没让她好过。

    现在突然来跟她道歉,她不觉得有古怪才奇怪呢!

    “殷溪桐,我是真心跟你道歉的,请你原谅我好么?”宋小妮再用恳求真诚的语气说了一遍。

    殷溪桐摸着下巴,这个人的话真的能信么?

    不过不管能不能信,她还是跟她说了句原谅她。

    实质上她到底有没有原谅她,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她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以后也不会见到,各自爱干嘛就干嘛,别再犯到她的身上就行。

    宋小妮听到她的回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意,“你真的肯原谅我么?”

    殷溪桐有些敷衍的点头,“对,我原谅你了,但是我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跟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也没必要再有什么交道。”

    宋小妮因为她的话脸色有些僵,但还是点头,“你放心吧,我以后都不会打扰你。静情的事情是她的错,我们两清。”

    殷溪桐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就回去。

    宋小妮抿了抿嘴唇,看了她的背影一眼也转身离开。

    赵紫槐在她回来以后就追问,“桐桐,那女人跟你说什么了?”

    殷溪桐耸耸肩,“她跟我道歉,说她之前做错了,求我原谅。”

    赵紫槐满目诧异,“啊?真的假的?之前不是很嚣张的么?”

    殷溪桐不怎么在乎,“谁知道呢。”

    反正跟她都没关系了,她也才懒得理会呢!

    她摸出手机,打开通信录,看着那滚瓜烂熟的电话号码出了神。

    南宫莲华这个时候究竟在做什么呢?是不是跟那个女人继续逢场作戏着呢?应该没有破戒吧?

    越想越觉得烦,殷溪桐蓦地揉揉自己的秀发,弄得凌乱,真糟心!

    放学的时候,赵紫槐还是陪着她坐在课室里等待宋唐虞来接她们回去。

    而每一次当宋唐虞见到赵紫槐都在的时候脸色都会黑了几分,那就表示他要走多一趟送她回去,很烦人!

    当然,赵紫槐除了是要陪着殷溪桐不让她在等待的时间里太过沉闷以外,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搭便车嘛,而且回去的路上还能跟桐桐谈天说地呢,真快活!

    这可就苦了宋唐虞而已,他要哭了。

    今天也不例外,还是先将她送回去然后他们才回家。

    宋唐虞忍了忍,还是忍不住开口跟她说,“喂,丫头,明天你能不能自己坐车回去啊?我真没这么多时间天天送你呢!”

    他这话当然是跟赵紫槐说的。

    赵紫槐挑眉,还没开口殷溪桐就率先开口了,“不就是举手之劳么?虞美人你真小气!”

    赵紫槐随即附和,“对,真小气!”

    宋唐虞脸色又黑了黑,殷溪桐还真跟她一个鼻孔出气,真让人来气!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