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合格的妻子

    野蛮娇妻宠不得,合格的妻子

    宋唐虞很忙,除了忙着公司的事情以外,还要当殷溪桐的保姆。∷ #.爱殢殩獍

    而且还是殷溪桐的事情优先,就算公司的事情再着急,也要先将她照顾好。

    他刚接到了下属的电话,他没办法回公司处理,只好在电话上跟下属沟通,聊了一整个上午才将事情交代完。

    殷溪桐现在还是住在南宫大宅,在南宫莲华回来之前,南宫老爷子舍不得让她回去。

    而殷溪桐在这里住久了,也就逐渐没有了当初那种尴尬的不适感,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他们对她真的很好,把她当家人般疼爱骁。

    这种来至于长辈的疼爱,她在殷家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感受到,就算是她的母亲,她也很少能够从她的身上感受到母爱,有的只是让她喘不过气来的压力。

    南宫莲华曾经说过,嫁给他,他会将她心里所缺少的慢慢填满,而她的心现在就是在被慢慢填满中。

    果然,嫁给他,是她这辈子中做得最对的决定冤。

    宋唐虞聊完电话以后就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询问,“桐桐,今天想去哪里?如果你没什么地方想去的话,要不要跟我去公司?”

    他不能抛下她自己一个人在家里而回去公司处理事情,唯一能够两全其美的方法就是带着她一起回去公司。

    如果今天不是礼拜天的话,宋唐虞就不用每时每刻都守在她的身边了,可今天就是礼拜天,他不得不看好她。

    公司部门下属今天都还在加班,而他身为上司却没能回去跟下属一起奋斗,他觉得自己这个上司做得很失败,也不知道下属有没有在骂他呢?

    他期待着殷溪桐的答应,但是殷溪桐却摇摇头,“不要。”

    公司她又不是没有去过,一点都不好玩,她为什么还要去?还不如在家里睡觉呢!

    “那你想怎样?找你那两个好朋友玩儿?”宋唐虞询问。

    殷溪桐还是摇头,“乔爷母亲今天生日,她没空理我。阿紫也说要去探望她外公外婆。我啊,就在家里呆着吧。”

    宋唐虞泄气,她在家里呆着,也就表示他也要在家里呆着。

    “虞美人,南宫莲华在d市到底是忙什么这么重要啊?他还要忙多久才能回来呢?”殷溪桐心里一直都在想着这个问题,忍不住开口询问。

    宋唐虞挑眉,有些诧异她会突然问这个。

    当然,实话是不能告诉她的,“公司的事情啊,有些开发的项目很重要,他在那边跟人商讨,比较难办吧!”

    殷溪桐撅撅嘴,“小慕子都跟着一起去,两个人都没能将事情处理好呢。”

    “慕霄已经回来了。”

    “为什么?他不是在那边帮忙的么?”殷溪桐很惊讶,那么只剩下南宫莲华一个人的话,不是更难办了么?那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

    殷溪桐突然觉得遥遥无期了。

    宋唐虞挑眉提醒,“上次不是跟你说过么?他啊,腿受伤了,做了手术,回来静养吧。”

    殷溪桐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但是眼里掩饰不住的担忧,“他到底为什么会受伤呢?他们去做的事情很危险?南宫莲华不会也有危险吧?”

    “没有,你别慌!”宋唐虞在她要说更多的时候轻笑着打断了她,“不是那么一回事,听说是晚上喝得半醉被人打劫的时候弄伤的。”

    殷溪桐闻言差点没摔倒,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小慕子真是弱爆了!

    她摸摸下巴,突然跟宋唐虞说,“虞美人,那么我们去探病吧!”

    “嗯?”宋唐虞满目疑惑,“去慕霄家?”

    殷溪桐微笑着点头,“对啊,走吧,你知道他家在哪里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小慕子那也算是工伤嘛,她呢,就代替南宫莲华去慰问一下他吧!

    宋唐虞跟在她的身后摇摇头,心想别去将人家折腾得伤得更重啊!

    慕霄现在还是跟父母住在一起,他们家虽然没有南宫大宅那么大,那么富丽堂皇,但也是古色古香别有风味的庭院式大宅。

    慕霄的母亲谢朵兰听到他们是来探病,非常高兴的将他们迎了进去。

    她说,“慕霄在房间里休息呢,你们上去二楼最后面那间房间就是他的了。”

    她让他们自己上去找他,而她就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工作,插花。

    殷溪桐给了她一抹灿笑的笑容说了句谢谢以后就率先走在前面。

    宋唐虞也跟谢朵兰点头,马上跟在殷溪桐的身后,可不能让她闯祸。

    这慕宅处处都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古董,墙上的壁画,走廊里的花瓶,还有各种各样的古董摆设,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殷溪桐或许一时手多碰了一下将那些东西弄坏,虽然不是赔不起,但是会非常不好意思和愧疚。

    殷溪桐可不知道他心里所想,如果她知道的话,估计一定会揍他一拳,她才不会乱碰人家家里的东西呢!

    站在慕霄门前,殷溪桐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了慕霄的声音,“进来吧。”

    慕霄的左腿打着石膏,正靠在自己的床上看书,而床边摆放着他的拐杖,他的一切行动都靠这拐杖了。

    他以为是他母亲要进来,但是当他见到进来的人是殷溪桐跟宋唐虞的时候,诧异的瞪大眼,“你们怎么来了?!”

    殷溪桐将他打量了一番,摇摇头叹息道,“小慕子,你真的弱爆了,不仅被抢劫,竟然还被打成这个样子,你好可怜!”

    慕霄一头黑线,“你这是故意来消遣我的呢!”

    殷溪桐嘻嘻一笑,“哪里,我是来慰问你这病号的。”

    说着,她就开始打量他的房间。

    慕霄莫名有些紧张,赶紧跟她说,“那什么,我们还是下去聊吧!”

    “为什么?”殷溪桐抬眸疑惑的看着他,“你不是不方便行动么?还是别走来走去折腾了。”

    话音一落,她目光触及某眼熟的东西,于是往他那收藏柜走过去,将上面的相框拿起来,“这是南宫莲华跟你小时候照的吧?”

    上次在段澜景那里见过南宫莲华小时候的照片,所以她一眼就发现这里面其中一个小孩就是南宫莲华。

    她伸手摸了摸照片上小一号的南宫莲华,嘴角不由自主微翘,露出笑意。

    果然是南宫莲华,从小时候开始就有一种我就是王的气势,小一号的慕霄站在他身边就弱小了好几分。

    她又看了看其他的相框,发现这是他们各种年龄阶段的合照,除了南宫莲华跟他的,也有其他几个人的合照,不过最多就是他跟南宫莲华两个人的照片。

    殷溪桐看着有些爱不释手,这里面各种年龄阶段的南宫莲华都是她所陌生的,突然有种想要穿越过去认识一下那个时候的他的冲动。

    宋唐虞也跟在她身边瞄了几眼,撇撇嘴,“桐桐你很喜欢?家里有很多啊,我们小时候都照了很多照片,原本也有放出来的,只是南宫莲华长大以后就不准拿出来,外公很疼他,就听他的,全部都收起来了。”

    宋唐虞说着这话的语气酸酸的,他外公从小就特别偏爱南宫莲华,都快要把他宠上天了,让他从小就羡慕嫉妒恨!

    “真的哦?都藏哪里了?等下回去你都搬到我房间吧!”

    这些这么值得回忆的东西,是该要好好收藏才对。

    慕霄瞥了他们一眼,心里那莫名的紧张感慢慢消失,“别看了,都只是一些照片而已,你来找我真的没别的事?”

    他想要将他们的视线扯回来,他的房间真的没什么好看。

    殷溪桐除了对那些有年代的照片感兴趣以后,还真的对他的房间没什么兴趣,重新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然后拖着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床边看着他,“有当然有啊,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来探望一下你,关心一下你啦!小慕子,我可是当你是朋友呢。”

    慕霄被她用那么璀璨的眼神盯着,撇撇嘴,有些不自在的将目光移开,“说重点吧,你那不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他当然没蠢到真的相信她最主要是来探望他,毕竟他跟这丫头也没好到这种程度,朋友什么的,必定只不过是说说而已。

    殷溪桐坐不住了,直接扑过去坐在他的床边笑眯眯的盯着他,“我问你哦,你跟南宫莲华在d市的时候都忙什么了?每天真的那么忙么?到了晚上十一点都还在工作?就没有出去什么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玩玩么?”

    慕霄挑了挑眉,嘴角噙着揶揄的笑容,“怎么,你这是不相信南宫么?这么不自信?”

    “那你说有还是没有呢?”

    不自信么?其实也不尽然,她也只不过是好奇,南宫莲华到底会不会去那些场所玩呢?

    他跟她结婚以后,她好像很少见到他出去玩很晚回来,难道他是真的是二十四孝好老公,从不出去夜蒲?还是他在她面前只是装装样子,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玩high了?

    她跟他也不是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总有些没在一起的时光,她怎么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乖乖上班呢。

    答案么,当然是要找他身边的好朋友问问看了。

    殷溪桐眯着眼睛盯着他,威胁道,“小慕子,你可要给我老实说哦。如果让我知道你是骗我的话,你就会倒大霉的。”

    慕霄还没有开口,宋唐虞倒是忍不住开口,“桐桐,你别说,南宫莲华他还真不怎么去那种地方呢。”

    毕竟他是南宫莲华的表弟,虽然他之前一直都在美国,可他也有经常过去美国,对他的生活作风还挺了解的。

    南宫莲华从来都不是一个喜爱夜蒲的男人,会去酒吧也只不过是跟几个朋友聊聊天而已,就不要说跟女人***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加上他身体之前那毛病,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碰他,人家不小心触犯他的地雷,他还非常不绅士的用厌恶的眼神瞪着人家,真是有损一个男人的身份。

    所以,南宫莲华一直都看不惯他爱跟女人玩游戏调***的性格,而他也因为这样曾经被他骂得狗血淋头。

    那是血泪史,想想都觉得自己很憋屈,从前开始就一直被那厮压制着,永不得翻身。

    殷溪桐闻言有些惊讶,“真的?”

    现在这种不喜欢夜蒲的男人好像很少,还真没想到南宫莲华也是其中一员。

    慕霄这时候补充,“你放心吧,在d市的时候,我们每天都累得像条狗,哪里有时间去什么娱乐场所?我就只是让他一起下去酒吧喝杯酒他都不愿意去呢!”

    不然他又怎么可能因为落单而被人抢劫又弄伤了腿?

    殷溪桐有些洋洋自得,但是想想又有些担心,“可是你们男人不是都很喜欢去酒吧的么?他不爱去的话这没病吧?”

    宋唐虞忍不住掩嘴偷笑,目光促狭,“他有没有病问你不是最清楚么?每天跟他躺一张床的人可是你哟!”

    听到宋唐虞又将话题扯到那奇怪的地方去,殷溪桐红了耳根,不满的瞪着他,“你直接说他没问题不就得了么?别给我胡说八道!”

    宋唐虞也知道她在不好意思,就算他再想逗逗她,但是一想到南宫莲华他就蔫了。

    还是不要挑战大魔王的耐性比较好,如果桐桐去告状就惨兮兮了。

    “好了,你别胡乱猜测了,他真的是去工作,而且还是很麻烦的工作,还需要多久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就要看事情的进展程度。你只要记住他最疼爱你就行了。”慕霄说得非常认真。

    殷溪桐很惊讶,笑呵呵的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小慕子,还真没想到你会帮他在我面前说好话啊。你以前不是很讨厌我么?怎么,现在也被我的魅力折服了吧?”

    慕霄白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推开,“你的魅力?免了,我吃不消。我是南宫的兄弟,你是他老婆,我当然要为兄弟好好说话了。”

    “呵呵,南宫莲华有你这兄弟还真是他的福气!”

    最重要的是他选择支持她跟南宫莲华啊,真是让人心花怒放。

    慕霄看着她笑靥如花,忍不住摇摇头,苦口婆心,“南宫工作很辛苦,你身为她的老婆,可要懂得体谅他。还有,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我希望你能做到!”

    殷溪桐有些诧异,“小慕子,我怎么觉得你话中有话呢?”

    宋唐虞也摸摸下巴,眯着眼睛打量着他。

    慕霄顿了顿,撇撇嘴,“我这是在教你怎样做一名合格的妻子!”

    殷溪桐闻言有些好笑,“我说,你是我老妈子啊,还教我呢。”

    “总之,你听我的话绝对没错!”反正他能说的就这么多,爱听不听是她家的事情了。

    抬眸,不经意就与宋唐虞对视上。

    宋唐虞在跟他挤眉弄眼,像是在询问他什么。

    慕霄还真的能够读懂他想要询问什么,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宋唐虞顿时恍然大悟,一副明了的表情。

    慕霄又瞥了他一眼,像是在警告着他什么。

    宋唐虞做了个ok的手势回应他。

    殷溪桐狐疑的转头看向宋唐虞,宋唐虞赶紧将手放下,一脸无辜。

    殷溪桐随即眯着眼眸盯着他们两个人,她怎么觉得他们两个人好像有什么瞒着她呢?

    宋唐虞干笑一声,“桐桐,慕霄人你也看过了吧,他一时半刻都死不了的,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跟我回公司吧,我真的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殷溪桐点点头,反正她想要问的也问了,想要知道的也知道了。

    慕霄不方便,也就没有下去送他们。

    反而他母亲谢朵兰非常热情亲切的跟他们道别,还嘱咐他们多来他们家玩儿。

    殷溪桐想,慕霄真幸福,有一位这么好母亲,真让人羡慕。

    她发现,南宫莲华身边的人都让她很羡慕。

    她羡慕小慕子,也羡慕虞美人,就连段澜景她也很羡慕,因为他们都生长在宠爱着他们的家庭,而不像她,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多的关怀。

    如果南宫莲华这时候在的话,他必定会跟她说没关系的,过去不能回去,但是未来他会将她宠上天,将她缺少的那部分填得满满的。

    想到南宫莲华就忍不住有些失神,乖乖,又开始想他了,怎么办?

    手机铃声响起及时将她飘远了的思绪拉回来。

    殷溪桐拿出手机一看,却在见到殷庭山这三个字的时候诧异的瞪大眼眸。

    这还是殷庭山第一次给她打电话,这能有什么事?

    宋唐虞边开车,边看着她,见到她这表情,好奇询问,“怎么了?谁给你打电话了?你怎么不接?”

    “我爸!”殷溪桐在说完这两个字以后就接听,态度有些冷漠,“喂,爸,找我有事么?”

    殷庭山也没介意她的态度有些冷,开门见山跟她说,“桐桐,你妈病了,你能不能来医院看看她呢?她很想你。”

    殷溪桐在听到母亲病了的时候,眉头忍不住紧蹙,手也紧紧握住手机,“哪家医院?”

    在得到答案以后她几就挂了电话,转头看向宋唐虞。

    宋唐虞也不用等她开口就直接询问,“哪里?”

    “市中心医院。”

    宋唐虞点头,随即将车子掉头,往市中心医院开去。

    殷溪桐心里有些乱糟糟的,即使母亲从小到大没跟她多少关爱,但那毕竟是她母亲,从小一起相依为命的母亲。

    她病了,她还是会担心。

    这是天性,没办法改变。

    殷溪桐跟宋唐虞赶到医院的时候,林翠仙手上打着点滴,睡得很沉。

    殷庭山坐在一旁守着她,在见到走进来的殷溪桐跟她身后的宋唐虞的时候,随即站起来,“桐桐,你来了。”

    殷溪桐点头,目光越过他落在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比起上次她见她的时候瘦了不少,脸色也是苍白的。

    殷庭山跟宋唐虞点头打完招呼以后,就沉声跟殷溪桐说,“别担心,你母亲只是发烧。现在已经退烧了,没大碍。原本也不想让你知道怕你担心,只不过你母亲说很想你,我才自作主张给你电话。我没打扰到你吧?”

    听到母亲没事,殷溪桐心里还是吁了一口气,心也可以安下来了。

    她摇摇头,目光一直紧盯着病床上的林翠仙,“谢谢你告诉我。”

    殷庭山突然就有些尴尬,总觉得这小女儿对自己的态度过于生分,不像父女,反而更像是陌生人。

    殷溪桐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坐在了病床上,轻轻的将母亲打着点滴的手握在手掌心。

    原来母亲的手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凉凉的。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