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回来

    野蛮娇妻宠不得,回来

    “所以,你凭什么说是我毁了她?”

    殷溪桐那双晶莹透亮的眼眸紧盯着她,那眸光,让宋小妮身子不由自主一僵。∥ !!爱殢殩獍

    宋小妮想开口反驳,但是却没找到话语,可是心里又愤愤不平。

    殷溪桐修长白嫩的手指将头发撩在耳后,有些不耐烦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无话可说了吧?你有时间来跟我啰嗦,还不如去跟你的好朋友好姐妹说让她清醒一点!夜路走过多了小心遇上鬼!”

    宋小妮咬咬下唇,依旧瞪着她,“如果不是的话,那么静情怎么可能会选择自杀?骅”

    “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最好就自己去问她!”

    殷溪桐已经跟赵紫槐一同站起来,准备离开,离开的时候再多说了一句话,“还有,你跟她说,别以为她死咬住我不放我就会被她打击到!她最好就聪明点,安分话,不然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梁静情别以为她总是一口咬定是她让她自杀的她就该为她的蠢事买单!她知道魏莫一他们现在是还没有动真格,不然她以为她一个父亲贪污入狱的高中女生能够压制身为这家私立学校的拥有者的魏莫一么碰?

    更不要说魏莫一的真实身份了!

    真是蠢得可以!

    殷溪桐替她觉得可怜,她再不想明白,想清楚的话,她又该糟糕了。

    宋小妮抿了抿嘴唇看着她们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最终还是忍不住追了上去,“殷溪桐你给我等等!”

    她身边的那班女生并没有跟上去,因为她们也都在害怕。

    现在谁不知道殷溪桐是南宫集团总裁的夫人,南宫家族可不是她们能够得罪的,更重要的是她们不想因为别人而让自己遭殃。

    刚才会跟着宋小妮一起过来也只不过是被她强迫而已。

    也就只有宋小妮也一直都在坚持着那所谓的友情,要为好朋友讨回公道,都忘了自身的安危。

    殷溪桐现在很烦,忒么不想再跟她啰嗦。

    她说来说去都是那么几句,而且她自己又说得那么明白了,也不懂宋小妮为什么还要纠缠她。

    “殷溪桐,你跟我去医院去向静情道歉!”宋小妮说出的话让殷溪桐很想笑。

    而她也没忍不住笑了,睫毛弯弯,却也掩饰不住眼眸深处那抹嘲弄,“我为什么要去跟她道歉?宋小妮你疯了吧?”

    拜托,她疯了是她家的事情,她才不奉陪!

    宋小妮却有自己的理由,“你也不想一直上报的不是么?你就去跟静情道歉求原谅,我想静情就不会一直咬着你不放,而她也可以解脱了。”

    “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道歉?”殷溪桐冷静的反问。

    “你说你没做过也只是你自己知道而已,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清白么?没有不是么?”

    “那梁静情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有让她去死?”

    “所以我才说让你去道歉,这事情就一了百了了啊!”

    殷溪桐哼笑一声,“你倒是想得美!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还是省省吧!”

    “桐桐,别再跟她啰嗦了,她跟那疯子也是一路货色呢!”赵紫槐劝她不要再跟她说话,根本就只是在说废话。

    殷溪桐点头,她也不想跟她啰嗦啊。

    宋小妮又追了两步,站在原地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背影大声喊,“做坏事是有报应的!”

    殷溪桐与赵紫槐对视了一眼,两人噗嗤一声哈哈笑了起来。

    她那话不就是说梁静情做坏事会有报应么?

    殷溪桐一直都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像梁静情那种故意陷害别人的人,一定不会有好的结果。

    有魏莫一的安排,殷溪桐在学校里还是很安全的。

    就如刚才宋小妮带着人来围堵她,其实魏莫一早就吩咐了人在她的四周暗中保护着她。

    不让她知道有人跟在她的周边,是因为不想让她觉得有负担,不自在。

    自从上次梁静情伤了段澜景以后,魏莫一就加强了殷溪桐在学校里的安全,安保做到十成十,不允许出现一丝的差错。

    上次他已经被南宫莲华责备了一顿,再不做点什么的话,估计又会被那厮抓住把柄再次臭骂。

    虽说他们是好友么,但是南宫莲华生气起来可是六亲不认,再好的朋友都比不上他心尖上的人来得重要。

    如果刚才宋小妮想要对殷溪桐做些什么的话,那在殷溪桐周边的人就会及时出现,破解危机。

    不过还好宋小妮没蠢到这种程度去伤害殷溪桐,不然她就没好果子吃。

    魏莫一这些天也很忙,忙着处理这破事儿,而且还被那女人耍了,后果很严重。

    他么,是不会打女人的,而且他做事情从来都不往暴力方面着手。

    梁静情不松口,他也真没能对她怎样,而且他也觉得这件事情还是由南宫莲华出面比较好,毕竟他才是事情的主人翁,知根究底。

    他将情况告诉南宫莲华的时候,他正在跟林艺岚吃饭。

    林大小姐果然不是草包,不是那么容易能够降服,这两天的进展为零。

    手机响了,南宫莲华说了句抱歉就走出去接电话。

    魏莫一一接听就将事情都告诉了他,最后补充,“我看你还是先回来处理吧,那威胁恐吓什么的,我觉得你做得比我好多了!”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怎么让你做点事情你都做不好?”

    “那是因为我是好人,而且我有帮你照顾你女人,她在学校很安全。”魏莫一特意提起,目的就是让他知道他不是没有做事,他女人的安危可是他在看着呢。

    南宫莲华揉揉太阳穴,“你知道我在这边走不开……”

    “我知道你还在弄那事情,但是你女人这事情也很重要吧?先回来处理好再回去么?顺便回去看看你女人么?我看桐桐可想死你了。”

    南宫莲华原本还在犹豫着,但是听完他后面的话以后他就下定了决心,“嗯,好吧,我回去。”

    顺便将慕霄那蠢货带回去,免得他继续成为他的绊脚石。

    估计这话让慕霄听到的话一定很不满,毕竟他又不是故意弄伤的,那是工伤!吩咐完魏莫一一些事情以后,南宫莲华就走回餐厅坐下。

    林艺岚抬眸看着他,不动声色询问,“公事么?你今天应该还有时间陪我吧?”

    南宫莲华一脸抱歉,“对不起,我等下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回去总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林艺岚闻言,眼眸中掩饰不住的失落,握在手上的筷子都慢慢放在桌子上,“那么,你要回去了?那我们……”

    “不是。”南宫莲华沉声打断她的话,“处理完以后我会再过来,有些公事还没有完成。对了,上次跟你说的关于跟你父亲合作的事情……”

    他故意提起这件事情,目不转睛的打量她的反应。

    林艺岚抿嘴淡笑,“那事情么,也不是我能做主的,我已经跟我父亲说过了,他会怎样做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南宫莲华在心中冷笑,这种谎言她说得真溜,表面说着答应的话也不知道实际上有没有跟她父亲提。

    看来,要将她降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艺岚。”南宫莲华嘴角噙着淡笑,眼眸深处却是厌烦。

    林艺岚都看得有些着迷,她最喜欢他这个表情,这个笑容,让她心跳怦然,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

    南宫莲华看着她有些迷离的眼神,脸上在笑心中在冷笑。

    她现在表现出这种花痴的表情,他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发花痴呢,还是装糊涂。

    林艺岚脸上绽放灿烂的笑容,明亮的眼瞳中影上他的俊颜,“莲华,希望你早点处理好事情回来。我,等你回来,我们再一起吃饭吧。”

    南宫莲华点头,抬起手看着腕表,抱歉的口吻,“抱歉,我现在该走了。我回来再给你电话。”

    林艺岚乖巧应允,“好。”

    两人在餐厅门口分道扬镳,南宫莲华目送她上车以后,他才坐上自己的车离开。

    回去酒店的路上给慕霄打了电话,让他准备一下,他要带他回去。

    慕霄现在还在医院养着,天天都闻着刺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他都闻得想要吐。

    刚刚竟然听到南宫莲华说要带他回去,他很诧异也很高兴。

    去哪里都没问题,只要别是医院就行。

    过了这些天,他那刚做了手术的腿也适合出院慢慢养着了。

    南宫莲华回去酒店收拾了一些东西就去医院接慕霄一起回去。

    坐上车以后,慕霄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的腿好受点以后就侧头看着他询问,“怎么突然回去了?担心桐桐?”

    他还以为他能忍很久,谁知道才没几天就破功,或许这就是殷溪桐的魅力?

    南宫莲华斜睨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了他打着石膏的左腿膝盖上,沉声道,“回去处理那事情,还有送你这个麻烦回去。”

    “我怎么就是个麻烦了?”慕霄不满。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你不是麻烦是什么?”

    才过来几天,他除了第一天之外,剩下的时间都是在给他添麻烦罢了,一点用处都没有。

    慕霄听完他的话以后很郁闷,在他看来自己就只是个麻烦么?真是让人伤心的认知。

    慕霄唉声叹息一番之后就询问,“那么你跟老家伙的女儿谈得怎样?她还没上钩?”

    “那女人一直都在跟我耍太极!”南宫莲华沉声道。

    慕霄紧蹙着眉头,伸手揉揉太阳穴,“我说,要不就另外想办法吧,那女人摆明了就是在玩,根本都没想过要帮你!”

    南宫莲华侧头睨了他一眼,“你觉得现在还有时间去给你慢慢在另外想办法?”

    慕霄撇撇嘴,偷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小声嘀咕,“有是有,但是你绝对不会同意就是了。”

    “你又在嘀咕什么?”南宫莲华斜睨了他一眼。

    慕霄干笑几声,最终还是摇头,“没什么。”

    如果他真的说出来的话,估计南宫莲华会直接将他扔下车。

    那个人么,南宫莲华是绝对不可能去找他帮忙就是了。

    当他们回到了本市的时候,黄昏已经将大地照耀得一片金黄。

    南宫莲华直接将慕霄送回去以后就开车来到医院。

    他之前已经让魏莫一跟医院联系,让记者不能靠近那家病房,方便他出入。

    他在门口的时候有见到几名记者模样的男人站在那边,而他开着慕霄的车很轻易就开进去而没有人察觉。

    他来到了梁静情所在的病房,也没有敲门,直接开门就走进去。

    里面的梁静情在见到他的那瞬间脸色都变了,马上就想要大叫救命,伸手去按床头的按钮,让医生护士过来。

    南宫莲华在她的动作之前开口,“你想变得更惨的话你可以大喊,我不介意雇凶杀人。”

    梁静情的脸色黑了又黑,下意识紧抓住床单,死死的瞪着他。

    在她看来,南宫莲华就是恶魔,是他将她原本美满的家庭弄得支离破碎!

    南宫莲华丝毫不介意她的瞪眼,勾起嘴角露出抹冷魅的笑意,只不过笑意没有深达眸底罢了。

    “看着桐桐因为你的谎言而受尽世人的责骂,你很得意吧?”

    梁静情咬了咬下唇,一脸防备的瞪着他,没有说话。

    南宫莲华已经站在了她的跟前,抱着手臂,嘴角一直都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你很聪明,懂得用这种手段来整桐桐,但是你又很愚蠢,你竟然敢伤害她。你是太看得起你自己呢,还是太看不起身为桐桐丈夫的我?你以为你这小把戏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想干什么?”梁静情扬起下颚瞪着他,颤抖真声音追问了一句话。

    南宫莲华冷笑,突然俯身靠向她,那冷冽的眼神足以让她的心颤抖,下意识往后退。

    南宫莲华突然用那双修长的大手钳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让她泛红的眼眸与自己对视,“听说,你父亲被关在东山监狱,不知道你父亲最近日子过得怎样呢?要不,给他找点乐趣?监狱那种地方么,死了几个犯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说得状似很不在乎,却又没有放开她,这让梁静情不由自主恐惧起来,挣扎着,“你放开我!”

    南宫莲华没有理会她,自顾自接着说,“还有你母亲,在怡乐养老院吧?那儿费用不低,听说你家有亲戚在那边工作,所以给你算便宜么?你说,如果你那亲戚丢了工作的话,也不知道你母亲还能住多久,是吧?”

    他边说边笑,那梁静情的身子却不停颤抖!

    他这是在威胁她,赤*裸裸的威胁!可她却毫无还击之力!

    她张了张嘴,说出口的声音都在颤抖,“你,你别乱来……”

    南宫莲华冷笑,“我也不喜欢赶尽杀绝,可总是有人挑战我的权威,真苦恼。”

    梁静情后悔了,她早就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不能招惹的主,但是她却像是失心疯了一样做出了这件极端的事情。

    她也相信如同他所说的,他一只手指就能够掐死她父亲跟母亲,甚至是她全家!

    越想越害怕,惧意染上眼眸,“你到底想怎样?”

    南宫莲华突然收紧力道,梁静情痛得皱眉。

    “我相信你很清楚我想怎样!”

    清楚?当然清楚!再也清楚不过了!

    梁静情也有些认命,当初会做出这事情也只是因为被与从前截然不同的生活折腾得失心疯,现在回想也觉得自己很疯狂,比自杀更大疯狂。

    因为自杀死的只是自己,她现在这行为死的可是全家!

    心,慌到了极致。

    梁静情反过来握住他的手,目光哀切,“我,我会跟记者说那都是我伪造的,这都是我一手策划的,还她清白,这样子你能放过我们了么?”

    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么?到头来她什么都没得到。

    她说,声音里已经开始哽咽,“请你不要伤害我父母,他们都是无辜的,这件事情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我会承担后果,请你放了他们!”

    南宫莲华放开手,居高临下睥睨着她,“他们怎么就无辜了?生了你这个女儿就是不幸的开始难道你不知道么?”

    梁静情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南宫莲华的话一针见血。

    她的眼眶里已经完全弥漫着泪水,“我现在马上就去跟记者说这一切都是我自编自导自演的,求求你放过我父母……”

    这些天,她的心情一天比一天沉重,特别当她的理智回来以后,她特别后悔。

    魏莫一出现的那天把她吓坏了,她怎么就忘了殷溪桐根本就不是个能够得罪的人呢?

    她死了还好,一了百了,但是她没死,那么她就要面对惩罚,而且不只是她自己,还有她的家人。

    想到这,她已经泪流满面。

    南宫莲华双手插袋,淡然的看着眼前哭的厉害的女人,“那么就要让我看看你给我的答案到底能不能让我满意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转身离开,相信她已经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从医院出来往停车场走的时候,夜幕已经来临,将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漆黑当中。

    他来到停车场,刚好与魏莫一碰上面。

    魏莫一从车上下来就追问,“怎样?”

    南宫莲华抬眸看着他,沉声道,“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多问么?”

    意思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也做不好,怪不得你也只不过是个校长。

    魏莫一不介意他话里的挖苦,哈哈的笑了几声,“所以我就来找你给你庆祝啊!”

    南宫莲华没理会他,看了腕表一眼,已经差不多八点,冬天的夜色来临得特别的快。

    魏莫一见状,掩嘴呵呵的笑道,“怎么,急着去找你的女人,呵护她,疼爱她啊?想她就回去吧,那么我就不打扰你的美好时光了!”

    听完他的话,南宫莲华亦已经做好了决定。

    反正都已经很晚,赶回去d市的话明天还是没精神睡不好,所以他决定了今天留在这里,明天再去d市接着处理剩下的事宜。

    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要九点钟。

    他回来的事情谁都没说,本来就是想着要给那个丫头惊喜。

    脑海中不由自主脑补着等下见面的情景,他就只有一个想法,要将她狠狠的抱在怀里好好疼爱。

    那个丫头现在在做什么呢?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