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照剧本演戏

    野蛮娇妻宠不得,照剧本演戏

    殷溪桐带着满肚子的心事回到课室,刚坐下赵紫槐就关心询问,“桐桐,刚刚是怎么回事啊?”

    殷溪桐抬眸看着她,摇摇头,“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回事。( !。爱殢殩獍”

    一天的好心情都因为这突发状况而殆尽,殷溪桐觉得头痛。

    赵紫槐伸手拍拍她的背,“听那些记者说什么前副局长的女儿自杀,是你之前班里的同学么?那人自杀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殷溪桐叹息,往桌子上一趴,“那女人就是不想我太舒坦了吧。骅”

    这种污蔑,也就只有梁静情那种疯女人做得出来。

    还好她没死,如果她死了……殷溪桐都难以想象会出现怎样的状况,那些像是要吃人的记者一定要将事情闹得更大。

    她一想到自己被围困的情景就觉得头很痛,心想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接受这种对待单?

    “桐桐,别在意,那种女人爱干嘛就干嘛,清者自清,她死都是她的事情,跟你没关系。”赵紫槐安慰她。

    殷溪桐又挺直身子,点头,“那当然,又不是我让她去死的,她还真的能污蔑我呢!”

    只是她没想到梁静情竟然真的以死相逼,人心就是让人难以猜测。

    “那些记者真不是人!那你等下怎么回去?”

    说真的,赵紫槐挺担心她的。

    刚才那仗势她也看到了,那些记者就像是狼,都不给人留活路。

    殷溪桐是她的好朋友,她不想见到好朋友被那些人为难,而且又跟她没关系,那些记者怎么可以单凭那女人什么遗书就乱咬人了?

    赵紫槐为她愤愤不平,见不得好朋友被污蔑,被欺负。

    殷溪桐给她一抹安心的笑容,“放心,等下虞美人会接我回去,他会保护我的。”

    她是不怎么害怕不能回去,反正有虞美人在呢。

    虽然他平时是挺不靠谱的,但是她相信他在重要时刻还是很重要的!

    赵紫槐点头,摸摸下巴,“没想到那变态还挺好用的嘛!我真的小看他了,还以为他只是一般的纨绔子弟,就只会玩女人!”

    只因为第一眼印象太重要了,她才认为宋唐虞只是一名中看不中用,只会勾搭女人乱搞男女关系而已,没想到在重要时刻他还能派上用途。

    刚才宋唐虞护送殷溪桐进来的那画面她刚好看到,见到他不为余力将殷溪桐保护在怀里不让记者***扰到她的英姿,她不得不说,那个时候的他特别的帅,跟她印象中的他差太多,让她对他另眼相看。

    殷溪桐听了她的话以后忍不住掩嘴偷笑,“如果被虞美人听到你这样子说他的话,估计会把他气死了!”

    其实,宋唐虞也就花了一点,但是谁让他就是有花的本钱,更何况他身边那些女人都是自动送上门的呢,用他的话来说,白送上门的,难道还不要?

    殷溪桐现在可是把他当朋友看待,因为每当南宫莲华没空理会她的时候,都是宋唐虞陪着她,保护她,照顾她,有这么一个朋友的存在,殷溪桐很感激他。

    而且每一次都还占用了他很多私人时间,让他没办法跟他的情人们玩儿,殷溪桐是挺愧疚的。

    只不过愧疚是愧疚,跟那些小情人们比起来她还是比较重要,所以他必须要把她保护好才行!

    赵紫槐耸肩,无所谓一笑,“啧,反正我在这里说,他又不知道!还有,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么?”

    他是有帅的时候,但是也有乱搞的时候不是么?

    这时,宋唐虞那天在厕所里跟女人搞的时候那情*欲高涨满足的表情不由自主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赵紫槐赶紧摇头,恶灵退散,那种画面就不用一而再的回想了,即使那表情配上他的俊脸还是挺赏心悦目,比a*v里的那些男优更吸引眼球!

    殷溪桐笑着点头,“看在虞美人对我这么好的份上,阿紫你可千万别在他的面前说这种话,把他气死啊!”

    气死了,她就少了一个可以奴役的朋友了。

    赵紫槐抿嘴嘻嘻一笑,然后又拍拍她的肩膀,“怎样?心情好一点了没?”

    殷溪桐闻言笑得更开心,“很好啊!”

    是好了不少,阿紫果然是她的好朋友,知道她心里还是有些疙瘩所以一直都很努力的想要逗她开心。

    她是挺开心的,她很成功。

    “这件事情你老公会处理吧?那么你就别烦了,清者自清,没事的。”赵紫槐不希望她因为这件事情而不开心。

    提起南宫莲华,殷溪桐就想起那个打不通的电话。

    虽然她知道他现在必定很忙,会没时间接电话也是正常的。

    但她也是正常的女人,受了委屈,就是想要找自己的男人安慰一下自己,即使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都好。

    “你在想什么?”赵紫槐的声音将她飘远了的思绪拉回来。

    殷溪桐不想让她担心,笑着摇头,“没什么,我没事,你也别担心。我又没做错什么,即使那些记者继续追问,我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她又不是犯人,难道还怕他们的追问么?就是觉得烦躁了点。

    赵紫槐点头,做出愤慨的可爱模样,“你没乱想就行啦。总之,我相信贱人自有天收拾她!”

    殷溪桐因为她这表情而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哈哈,天已经在收拾她啦!”

    “不是没死掉么?这种贱人,死了都不值得同情!”

    殷溪桐点头耸肩,反正她怎样都跟她没关系。

    这时,段澜景从外进来。

    赵紫槐很高兴的跟他打招呼,“澜景,你来啦。”

    段澜景的目光没在她身上逗留,直接落在了殷溪桐的身上,眉头紧蹙,“桐桐,你没事吧?”

    殷溪桐有些好笑,摇头,“我能有什么事?”

    段澜景紧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就将目光收回去,“你没事就好。”

    殷溪桐也没多说,上课铃声响起,重新坐好,准备上课。

    可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学习上,思绪早就飘远,飘到了南宫莲华的身上。

    真的……真想听到他的声音……南宫莲华在慕霄的病房洗了一把脸,整理了一下衣衫就离开。

    他没有时间回酒店,直接奔赴约好的地点。

    他的手机昨天出门的时候忘了拿,所以宋唐虞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有这回事,而慕霄的手机更是在昨天就被人抢走,又怎么可能会打通?

    他来到约定好的酒店包厢,刚走进去就见到了早已经坐在里面优雅的喝着茶的漂亮女人。

    这女人就是林老最宠爱的独生女林艺岚,南宫莲华曾经跟她见过一面,他更懂得这女人爱慕他,即使明知道自己出手的话必定会事半公陪,只不过他不想惹麻烦,所以才让慕霄去跟她见面。

    可慕霄那蠢货竟然还能将自己弄得进医院,他迫不得已才亲自出马。

    如果不是这次的货比较重要,而林老是其中重要的一环的话,他绝对不会去招惹这个女人。

    果然,当林艺岚见到南宫莲华进来的瞬间,立即站起来,笑靥在脸上绽放,“莲华先生,好久不见。”

    南宫莲华跟她的唯一一次回见是在三年前,那时候他跟她也没多聊什么,只是见了一面而已。

    他对她没感觉,而他从来都不会对自己没感觉的女人有过多的接触,也没有那冲动去接触。

    南宫莲华伸手与她握了一下,就示意她一同坐下,“林小姐,很久不见,过得好么?”

    林艺岚的笑意从没消失,眼里的爱慕从来都不加掩饰,“我们三年没见了,我又怎么会过得好?”

    “是么?林小姐这是在责怪我?”南宫莲华手指摩挲着手掌里的杯子,嘴角微翘露出一抹性感魅惑的笑意。

    南宫莲华虽然很讨厌跟女人周*旋,而且还是是自己没感觉的女人,但无可否认,他对此游刃有余。

    只不过是一抹笑容,却早已经将林艺岚迷得眼光迷离,那爱慕之心完全呈现在他的眼前。

    她说,“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可我却三年都没见过你。”

    “抱歉,所以今晚由我来请林小姐吃这一顿饭可好?”南宫莲华给她的杯子里添茶,含笑魅惑勾人的眸光落在她布满爱慕的小脸上。

    林艺岚点头,心跳急促得像是要跳出来。

    她捂住胸口,安抚自己小鹿乱撞的心,轻声说,“能不能不要叫我林小姐呢?叫我艺岚好么?”

    “艺岚。”南宫莲华顺应她的要求。

    两朵娇红美艳的花儿随即在她俏丽的脸上绽放,璀璨夺目。

    “听到你叫我的名字,我真的好高兴。”林艺岚那眼神,像是要扑过去将他抱住似的,丝毫不含蓄。

    南宫莲华只是笑,可眼前的林艺岚却没见到他眼底的冷。

    估计如果她真的扑过去的话,南宫莲华会忍不住狠狠将她推开,立即破功。

    他可以对一个没感情的女人笑得魅惑,也可以说着更暧昧的话,但是他没办法接受身体上有过多的接触。

    就如慕霄所说的,对于女人,他有洁癖,他所厌恶的人碰他他会觉得很恶心,很烦躁。

    “那我能叫你莲华么?”林艺岚眼里尽是期待,那乱跳的心如同少女情怀。

    南宫莲华点头,“乐意之极。”

    “莲华。”林艺岚随即喊了一声,然后就自己娇羞得不敢抬眸看向南宫莲华。

    南宫莲华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冷笑一声,表面上不动声色,“艺岚你饿了吧,我们点餐吧。”

    他将餐牌递给她,林艺岚点头,轻声说了一个好字。

    两人点餐的期间安静了一会儿,点完餐以后,林艺岚就迫不及待的将目光落在他的俊脸上,贪婪眷恋他的俊美。

    她目光有些迷离,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恋,“莲华,你知道么?当我知道你结婚的时候,我的心痛得要死呢。”

    南宫莲华成婚的事情不是秘密,大家更是清楚他娶的是殷氏的二千金。

    只不过因为他对殷溪桐的保护,并没有让人能够过多的将她调查得一清二楚,只知道她是殷氏总裁殷庭山的小女儿罢了。

    现在听到她提起这件事情,南宫莲华都忍不住闪神想到了家里面的小女人,她有乖乖的么?

    “你……爱你的妻子么?”林艺岚鼓起勇气询问。

    南宫莲华是一名成熟优秀迷人的男人,很多女人都想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即使他现在是已婚的身份,但是仍然有很多女人肖想他,想要成为他的妻子。

    而林艺岚也不例外,即使他已婚,但他仍然是她想要嫁的男人。

    南宫莲华抬眸睨了她一眼,嘴角噙着一抹勾人的淡笑,只是一笑,足以让她着了迷。

    他开口,声音如酒酿般醇厚动听,“家里的,总不如外面的好,你说对吧,艺岚?”

    他没有直接回答,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立即让她心里盈起了一股希望,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带你的妻子参加一些商业酒会,我就知道她一定不得你心。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你还要娶她呢?她父亲是殷氏的总裁,可那也不过是家小企业,你犯得这样牺牲自己么?”

    南宫莲华在心里冷笑,强忍着不悦,脸上的笑意就越深远,“我们跟殷氏还有一些很重要的合作,可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毁了。不过,我最近在跟令尊商讨一些合作的方案,可惜令尊好像不怎么感兴趣。”

    他变相是在告诉她,他想要跟她进一步,可惜她的父亲不领情。

    他的话听进林艺岚的心里,就是这样一番意义,顿时有些慌张急躁,“我父亲可能还没有考虑清楚吧,能够跟莲华你合作,这可是我们林家的光荣。你放心,我会跟我父亲好好说,万事有商量。”

    “真的?”南宫莲华脸上笑意更深,“我很需要你父亲帮我们搭线,如果能成的话,有些项目就可以废除,而我跟你……”

    他没说完,意味深长,林艺岚自然会懂得接着幻想下去。

    果然,她耳根一热,脸颊绯红,带着点娇羞的点头,“好,你放心,我会跟我父亲说的。”

    美味菜肴开始上桌,南宫莲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热情招呼她趁热吃。林艺岚脸上的笑容笑成了花,眼眸中闪烁的都是憧憬美好未来的光芒,沉浸在她快要成为他身边另一半的美梦当中。

    南宫莲华脸上虽然一直都在笑,但是从来都是言不由衷,笑意从没漫上眼瞳,

    或许林艺岚这种太过迷恋他的女人一点端倪都没有看出来,南宫莲华对她的,只有厌烦。

    但他就是能够伪装得很好,那笑容,那眼神,让女人不由自主上当着迷,还以为自己是最重要的哪一个,殊不知根本就什么都不是。

    最近查的很严,而这批货价值连城,没有林老这条线从中搭线的话,必定会很危险,一不留神不只损失惨重,更会将所有人连累进去。

    所以,这一次忽悠不得,散漫不得,失败不得。

    他南宫莲华做事从来都必须握有十成的把握,让自己绝对没有输这个可能!

    陪同这位林大小姐吃完这顿食之无味的午餐以后,林大小姐又娇羞的看着他跟他邀约,“莲华你下午有时间么?我……想你陪陪我呢。”

    如果照照之前的剧本演下去的话,南宫莲华必定会答应她的要求。

    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按照剧本走的人,对着她抱歉一笑,“很抱歉,虽然我也很想跟艺岚你多多谈心聊天,可是我拍档昨天跌断了腿进了医院,我必须去看他。”

    能够耐着性子陪她吃完这顿饭对于南宫莲华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不然他早就甩手走人。

    让他继续陪着她演戏演到天黑?很抱歉,他没办法做到。

    林艺岚的眼里掩饰不住的失望,却又故作大方微笑,“那当然是去探病重要,你拍档他还好么?”

    南宫莲华微笑,“有心了,刚做完手术,还需要休养。本来想带他一起出来跟艺岚你认识一下的,可惜他没这福分认识那么美丽的你呢。”

    被他称赞,原本就算有些失望的林艺岚都忍不住露出笑意,笑容中尽是娇羞,“以后有机会的。”

    南宫莲华点头,“对,以后有的是机会。”

    南宫莲华招来侍应,准备结账离开。

    真的到了要分别的时候,林艺岚的眼里还是闪烁着失落还有依依不舍。

    南宫莲华将她送到了门口,她家的车一直都在外面等她。

    林艺岚站在车子前抬眸看着他,嘴角微翘露出淡笑,“莲华,我今天真的很高兴。”

    “我也是。能够跟艺岚你度过美好的午餐,是我的荣耀。”南宫莲华的话让她笑容更灿烂。

    离开前,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希望我们能够快点再见面。”

    南宫莲华抿嘴魅笑,“我也很期待我们的下一次见面。”

    目送她的车子离开之后,南宫莲华这才坐上自己的车,扬长而去。

    而提前离开的林艺岚的车却又掉头。

    林艺岚坐在车内,跟前面开车的保镖吩咐,“跟着他的车。”

    她再天真,也是林老的女儿,一个纵横在黑势力数十载的老油条的女儿,又怎么可能真的那么天真?

    南宫莲华抬眸往后视镜睨了一眼,嘴角微翘,露出冷笑。

    对此,他早就猜到。

    如果林艺岚什么都没做的话,他反而觉得更奇怪。

    他收回目光,重新专注在路况上,将车子开到了医院的停车场停下,然后就走了进去。

    林艺岚的车在医院门口逗留了一会儿以后就离开。

    南宫莲华直接来到慕霄的病房,也没敲门直接进去,就见到护士将一只尿壶递给红着脸的他。

    而护士还在跟他说,“这个你会用吧?就是将你那东西塞在这里,直接尿就行。”

    那护士是上了年纪的护士,对此大咧咧,丝毫不扭捏。

    南宫莲华闷笑,慕霄却羞怒的红了脸,低吼了一声,“谁不懂啊!我自己能行,你出去!”

    护士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他小心别弄湿了被单后就出去。

    南宫莲华非常不厚道的大笑了起来,坐在一旁笑话他。

    慕霄牙痒痒的,被他嘲笑得都要尿不出来了。

    南宫莲华挑眉,“怎么,你不是要尿的么?赶紧吧,憋着可不好!”

    慕霄有些扭捏的瞪了他一眼,“你也给我出去!”

    他一直都在一旁盯着他,笑话他,他又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将他的鸟掏出来塞进去尿给他看?

    他的面子还是有的,不能丢!

    南宫莲华笑得更夸张,“都是男人,你在害羞什么啊?你有什么是我没见过的?”

    他们两人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青春期都是一起度过,对方身体还有什么是没见过的?

    也就只有他这人爱面子,是个男人就不该扭扭捏捏,别人还以为是个大姑娘呢!

    被嘲笑,慕霄脸又红有绿的,很愤慨。

    如果他没嘲笑的话他当然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这厮就是不停的在嘲笑他,他又怎么能当着他的面尿出来?

    南宫莲华看在他是病患的份上,也不闹他了,反正他被林艺岚恶心过的心情也恢复得差不多,就放他一马。

    他站起来边走向洗手间边跟他说,“你尿吧,你哥我也进去放哨了。”

    话音一落,他已经走进洗手间。

    而慕霄也终于松可一口气,差点憋死他了。

    等南宫莲华出来的时候,慕霄就将刚尿过还弥漫***味的尿壶递给他,笑得牙齿特别的白,“麻烦哥们了!”

    南宫莲华嗤笑白了他一眼,他也就只能这样得意一把罢了。

    南宫莲华看在他负伤的份上不跟他计较,紧蹙着眉头一脸厌恶的走过去按下床头的按钮,过了一会儿护士就出现。

    南宫莲华指指慕霄手里的尿壶,“麻烦处理掉!”

    不然,端尿壶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他南宫莲华做?

    慕霄白了他一眼,果然是南宫莲华啊,他就是整不了他,真怨。

    待护士整理好一切出去以后,慕霄才认真询问他,可话却不怎么动听,“勾搭得怎样?”

    南宫莲华睨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那女人挺精的,表面上虽说会帮忙,可谁知道呢。”

    如果那个女人真的那么容易就帮他的话,那么那老家伙就不会让她出来走动,不然迟早会自找灭亡。“那你有信心么?”慕霄有些担忧,“这件事情还是赶紧处理掉,免的日长梦多。”

    南宫莲华点头,他又何尝不想赶紧处理完这些事情赶紧回去抱他的女人,可现在事情根本就超出了预期,一时半刻根本就走不了。

    慕霄摸着下巴打量了他几眼,好奇询问,“你到底是怎样哄那个女人的?没牺牲色相吧?”

    南宫莲华冷瞥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会委屈自己?”

    慕霄耸耸肩,“我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

    南宫莲华的脸色却越来越深。

    慕霄接着说,“或许现在你还能明哲保身,但是如果你真的想要从她的身上入手的话,你觉得那个女人会让你全身而退?任何女人都会想要跟自己爱着的男人有进一步的亲密举动,别说上*床,就算是最简单的接吻都必须的吧?她让你吻她的话,你会吻她么?上*床呢?所以我说,你还是考虑清楚吧!”

    南宫莲华蓦地抬眸瞪向他,“你倒是敢说!如果不是你惹麻烦弄废了自己,我需要牺牲自己么?”

    慕霄白了他一眼,难道他就必须要牺牲自己么?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慕霄率先开口,“我们能不能想别的方法呢?被你家女人知道你跟别的女人有纠葛,即使是因为工作需要,她也不会轻饶你吧?”

    南宫莲华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殷溪桐那张漂亮的小脸,如果真的被她知道的话,估计那丫头会闹翻天,可他不会让她知道这些事情。

    他收回神思,抬眸看着慕霄,“这是最好的方法,我会把握限度,你就给我赶紧把伤养好,而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还有,你给我闭紧你的嘴巴,别到处乱说!”

    他后面的话是警告他以后绝对不能在殷溪桐的面前乱说什么,不然他就死定!

    慕霄叹息点头,“你小心点吧。”

    他最担心的,还是他的安危。

    不管如何,那都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们也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轻易就能够将她降服。

    而林艺岚,就连南宫莲华都不敢肯定她现在是不是已经真的开始信任他。

    南宫莲华在医院逗留了一会儿以后就离开,准备回酒店换洗一下顺便给慕霄带一些必需品过来。

    看着这家伙被打着石膏的脚,一时半刻是好不了,也不知道需要在医院住多少天。

    他们很多计划都因为他突然受伤而搁置,也许需要让老贺过来坐镇才行。

    他回到酒店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四点钟。

    南宫莲华刚进房间,率先就去将自己的手机找出来。

    一整天都没带手机,他怕漏接一些重要的电话。

    按开屏幕,就见到好多通未接电话,有宋唐虞的,也有魏莫一的,还有一通是殷溪桐的。

    他忍不住蹙眉,怎么这么多人找他?心里不由自主漏了一拍,别是那丫头又闹出什么事情来。

    他眉头紧锁着给她回电话,头好像开始疼痛起来。

    这时候,殷溪桐还在上课,有气没力的趴在桌子上,根本无心学习。

    老师也知道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而且她的身份特殊,也就没有管她。

    抽屉里传来震动的声音的时候把还在发呆的殷溪桐吓了一跳,蓦地挺直身子探手将手机抓了出来。

    再见到是南宫莲华的来电的时候眼前一亮,抬眸看了讲台上的班主任一眼后她就站起来,“老实,我想上厕所。”

    也就只有她敢在课堂上堂而皇之的说要上厕所。

    班主任刚点头,她就抓住手机冲了出去。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