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风云变色

    野蛮娇妻宠不得,风云变色

    夜深人静,月光透过云墙洒落大地。〔 #@爱殢殩獍

    南宫莲华这时候已经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熟睡,手机铃声就像夺命追魂call一样响起。

    对于声响,他很敏感,所以在铃声响起的第一秒钟他就被吵醒。

    这个时候会给他打电话的会是谁?他醒来的第一秒钟想的是不是殷溪桐给他打电话。

    但是当他将手机拿过来看了一眼以后,眉头紧蹙纩。

    别跟他说是慕霄那白痴惹什么祸了?

    他紧蹙着眉头接听,耳边传来了慕霄沙哑的声音,“南宫,救我……”

    当南宫莲华赶到的时候,只见慕霄躺在地上,卷缩着身子呻吟徂。

    南宫莲华黑着脸走过去,边将他扶起来,边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伤哪里了?严重么?”

    慕霄这时候半醉,脸上都是被人揍过的淤青,捂住胸口不停咳嗽,“痛,痛死你爷爷我了!”

    南宫莲华真想将他扔下一了百了,蹙着眉耐着性子询问,“你到底怎么回事?存心给我找麻烦的吧?”

    南宫莲华将他扶起来,让他自己站着,但是慕霄根本站不稳,这又让南宫莲华黑脸。

    慕霄捂住腹部,喘了一口气才开口,“真倒霉,刚才遇上一班小混混,被抢了!如果不是我喝得比较醉,他们人比较多的话,我一定会将他们搁倒!”

    结果他才刚打了电话求救,就连手机都被抢了,还被狠揍了一顿,果然是流年不利么?

    南宫莲华翻翻白眼,这时候这厮还敢逞强!

    “我早就让你乖乖睡觉你还喝什么酒?别让我知道你是故意的!”

    南宫莲华瞪着他脸上的淤青,牙痒痒的。

    这家伙将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明天还怎样去勾搭那老家伙的女儿?

    他就是存心找麻烦,让他不好受!

    慕霄一脸冤枉,“你当我是白痴啊?我莫名其妙去找人来揍我自己?我是吃饱了没事干么?痛死我了!先把我扶回去擦药吧!”

    这时候,如果不是教养良好的话,南宫莲华还真想学殷溪桐爆粗!

    他冷着脸放开手,让他自己走。

    有种将自己弄成这模样就给他自己滚回去!

    慕霄被他突然放开,差点就摔倒,非常不满的对着他的背影大喊,“你别是这么残忍啊?我这也算是工伤,你别走啊!”

    南宫莲华没理他,心情沉了几分,脑海中都在想着明天的计划。

    这家伙尽给他找麻烦!他没揍他他就开庆祝了!

    慕霄翻翻白眼,认命一拐一拐的跟在他的身后。

    刚才他的腿也被那些人狠狠的踢中了膝盖,很痛。

    刚走了几步,一个踉跄,他就摔倒在地上,痛得呻吟。

    南宫莲华真的不想理会他,但是当他转身见到那家伙倒在地上无力呻吟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最终还是认命走过去重新将他扶起来。

    南宫莲华对他咬牙切齿道,“这笔账你给我算着!”

    慕霄现在是浑身都痛,而且头还晕晕的,没心情跟他算账!

    南宫莲华将他带回酒店的房间就将他大力摔在床上,慕霄捂住膝盖痛得呻*吟,脸色也呈不自然的苍白,虚汗从额头上渗出来。

    刚才在外面灯光暗,南宫莲华没有发现他的异样,现在这么一看才知道他的脸色这么难看!

    见他一直都捂住膝盖呻*吟,南宫莲华忍不住走过去关心的询问,“膝盖伤了?很痛?”

    南宫莲华将他的手推开,将他的裤脚拉上来,露出了他的膝盖,果然红肿了一片。

    南宫莲华蹙眉,没办法,他担心他的膝盖有没有内伤,他这个样子必须去医院。

    他重新将他扶起来,扶着他走,但是慕霄却像是越来越痛一样,那受伤的腿根本就用不上力。

    南宫莲华想自己或许是上辈子欠他的,今天竟然要服侍他!

    他只能将他背起来,快步走向电梯。

    就算他再有力量,但是慕霄可也是个一米八个子的大男人,那重量,背一下还可以,背久了就很想死。

    好不容易将他塞在了车上,南宫莲华就开往医院。

    慕霄一路上都紧咬住下唇想要努力忍住痛苦的呻*吟声,但是膝盖真的越来越痛,想忍都无法忍。

    他也不想成为负担,谁知道散散步竟然会遇上抢劫,他喝得有点醉,对方又人多,他根本就无力招架。

    钱什么他都可以给,但是就手机不能给,他里面可是有很重要的东西,结果却还是被抢走了,真窝囊!

    将他送到医院的时候,他都已经晕过去了。

    南宫莲华目送他被送进了急症室,站在原地紧蹙着眉头不能放松。

    现在是凌晨三点,该是睡觉的时候而他却在这里折腾。

    医生给慕霄昨晚检查以后就出来跟南宫莲华说他半月板完全撕裂,必须要做手术的时候,南宫莲华的里脸色很难看。

    那家伙……真会找麻烦!

    但是他的眼里还是掩盖不住担忧。

    经过三个小时的手术,天空都微亮,还在麻醉昏睡状态的慕霄就被推了出来。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注意术后休养,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谢谢!”南宫莲华松了一口气。

    病房里。

    慕霄也没有睡太久,八点多的时候就醒来。

    他醒来跟南宫莲华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第二句话是你赶紧去哄好老家伙的女儿。

    南宫莲华对他仅有的一点关心也消失不见。

    慕霄说,“不是都跟她约好了么?你赶紧去吧,早日将这事情办妥,我们早日回去,你也可以回去抱你女人了。”

    事到如今也没办法,总不能让还躺在病床上的慕霄去跟老家伙的女儿见面。

    只是,对于要跟别的女人虚伪演戏,他有点厌烦,有点厌恶。

    慕霄深知他的性子,对于讨厌的人他从来都不会给予好脸色,更不要说让他去讨好他厌恶的人。

    现在,也就只有委屈他了。

    “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我是疯了才会担心你。”

    走的时候他还是跟他说了句保重,男人间表达关心之情也不用太矫情。

    殷溪桐也在凌晨的时候被吵醒。平时她睡觉都会关手机,而南宫莲华不在她身边的这些天她没有关,因为她担心他会突然找她,而她又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个电话。

    结果,她就华丽丽的被吵醒了。

    醒来那一刻还以为是南宫莲华给她打电话,将手机拿过来边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边看着手机屏幕的时候,就忍不住蹙眉,因为那是一个陌生号码。

    整人的电话?那种外地的总是乱打来响一声的电话不是有很多么?

    但是手机铃声却不停的响着,不像是那种只响一声的。

    在她踌躇间,电话就停了。

    好了,这下子都不用纠结,可以好好睡觉。

    当她正要躺下继续补眠的时候,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的竟然这样子整她?

    这一次,殷溪桐立即接听,语气有些冲,“哪位?”

    电话里头沉默了几秒钟才传来有些沙哑的女声,“殷溪桐,你应该没有把我忘记吧?”

    殷溪桐伸手紧抓住被单,狐疑的蹙眉,说出一个很久都没见的人的名字,“梁静情?”

    虽然她跟梁静情也不是很熟,但是她的声音她也还记得。

    她还以为这么久不见,她以后都不会在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但是很显然她想错了。

    瞧,现在不是又给她打电话了?这又是有了什么诡计么?

    殷溪桐这一次学聪明了,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白白给南宫莲华一次教训她的机会。

    “你想干什么?”她不动声色询问。

    耳边传来梁静情的笑声,“怎么?害怕了?既然会害怕,为什么要将我们家弄得这么惨?我有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么?为什么你就不肯放过我?给我一条生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殷溪桐脸色有些沉。

    她是不知道南宫莲华究竟做了什么,但是她相信南宫莲华所做的事情都有分寸,他们家会比变成怎样都是他们家的事情!

    没做坏事的话,又怎么会给人抓住把柄?

    梁静情听了她的话以后立即冷笑一声,“哈!你还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殷溪桐,装傻也该有个程度吧?我们都已经够惨了,可你们竟然连我们家所有的人都不放过,是不是要我死你才肯放过我们?”

    “我说了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们家变成怎样都跟我没关系,你爱怎样说就怎样说,我没时间跟你耗!”

    话音一落,殷溪桐就想挂电话。

    “等等!”梁静情急忙将她叫住。

    殷溪桐耐着性子跟她说,“你还有什么事?现在已经很晚,我没时间跟你闲聊!”

    而且她也不是能够跟她闲聊的对象!

    那边的梁静情状似深呼吸一口气,这才传来她的有些渗人的声音,“殷溪桐,请你放过我们吧,我求你了,还是你真的要看着我死你才甘心?”

    这个女人这是在威胁她么?但是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她跟她说再多都没有用。

    而殷溪桐也耐着性子跟她说,“我说了我不懂,你跟我说再多都没用!我对你家的事情一无所知,你跟我说也只是白说!如果你真的有冤情,你该去找政*府而不是找我!没事的话我要挂电话。”

    “殷溪桐,你别后悔!”梁静情突然大声说了这样一句话。

    殷溪桐眉头紧蹙,耳边又听到她的声音,“我告诉你,你别后悔!这是你逼我的,我死了都不会放过你!”

    殷溪桐张张嘴,都还没说话就听到电话里头传来嘟嘟声,梁静情已经将电话挂了。

    殷溪桐瞪着自己的手机,那女人还真的很喜欢威胁她,难道她真的去寻死不成?

    后悔?她为什么要后悔?她可是什么都没做过,明明她该找的人就不是她!

    殷溪桐撇撇嘴,打了个呵欠,最终还是决定将手机关了,免得等下睡到半夜又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

    早上,太阳如期升起。

    吃完早餐以后,宋唐虞就开车送她上学。

    昨天被梁静情的一弄,她都睡不好,现在都还不停的打呵欠,很困。

    宋唐虞侧头睨了她一眼,关心的询问,“你昨天干嘛了?想你家大魔王睡不着了?”

    殷溪桐又打了个呵欠,这才开口,“才不是!昨天被梁静情的来电弄得我睡不好!”

    “梁静情?这名字还挺熟的!”宋唐虞一时间没想起。

    殷溪桐提醒他,“当然熟了,那次澜景受伤都是因为她。”

    宋唐虞一听这才想起来,“就是她父亲是什么副局长的,因为贪污而落马的那个人的女儿?”

    殷溪桐点头,“她昨天打电话来威胁我,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宋唐虞忍不住严肃起来,“威胁你?她都说了什么?她应该没在你们学校读了吧?桐桐,你放学后还是不要乱跑,乖乖在学校等我来接你!”

    “安啦,她也不是威胁来找我麻烦或者什么,她就用死来威胁我而已!”殷溪桐都不怎么在意。

    要死是她的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宋唐虞还是很担心。

    如果没将她看好保护好的话,遭殃的人可是他!

    殷溪桐见他还紧蹙着眉头,忍不住好笑的看着他,“真的没事啊,你干嘛这表情?还是你要当我的保镖,跟我一起上学?”

    “那还是免了!”宋唐虞扯了扯嘴角笑不出来。

    他想,他是有必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南宫莲华,该怎样做就让他自己决定,不然等以后真的发生什么事情的话,他又称为替罪羔羊。

    当他们的车子停在了校门口的时候,宋唐虞的手机也响了。

    “魏莫一?”听到电话里头传来魏莫一的声音,宋唐虞很诧异,“找我有事?”

    “南宫不在的这几天,是你接送桐桐?”

    “对,怎么了?”宋唐虞听出他的声音有些紧绷,有些疑惑。

    “你们现在在哪里?如果还没到学校的话就不要回来。”

    “为什么?”他才开口询问,旁边的殷溪桐已经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准备下车上学去。

    当他听到了魏莫一的话以后,脸色一变,想要让殷溪桐别下车已经来不及。

    殷溪桐一下车,突然就见到眼前涌现很多人,手里都拿着话筒,往她逼近。“请问你就是殷溪桐殷同学了么?”

    “前副局长的千金今天凌晨自杀,留遗书说是被你逼着去寻死,有这回事么?”

    “你跟她之间有什么过节么?为什么你要让她去死?”

    “听说你是南宫集团总裁的夫人,前副局千金说他父亲会落马都是因为她得罪了你,他们家会落败都是你的原因,请问是这样子么?”

    这些人的声音,还有不停闪烁的闪光灯,都快要把殷溪桐弄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真的要被他们弄晕。

    什么自杀?什么她让她去死?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宋唐虞赶紧下车,黑着脸将殷溪桐护在自己怀里,冷眼看向眼前的记者,“让开!”

    记者还在不折不挠的追问刚才那些话题,但是宋唐虞无可奉告。

    魏莫一也知道他们被围困在校门口,立即让学校保安过去将他们护进来。

    学校的学生都被眼前这一幕弄得一怔一愣,全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魏莫一让保安将记者都拦在了门外,不让他们进来。

    而殷溪桐也没有回去课室,而是与宋唐虞一同来到了魏莫一的办公室。

    一进去,宋唐虞就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姓梁的玩了什么把戏么?”

    魏莫一将手上一份报纸递给他们,只见那标题是“前工商局梁副局的千金今天凌晨割腕自杀,剖白因得罪同学而被恶意报复,以死求饶”。

    殷溪桐瞪大了眼,只觉得那梁静情还真的是疯子!

    所以,昨天她给她打完电话以后就自杀?

    自杀就算了,为什么要将她扯进去?跟她有什么关系了?她什么时候让她去死了?

    殷溪桐的脸色有些苍白,毕竟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刚才那些记者的语言太犀利,将她逼得不知道该怎样反应。

    宋唐虞看完那报道以后脸色也黑了几分,“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魏莫一睨了他一眼,“我们当然知道是一派胡言,可你也知道那些记者,总是喜欢捕风捉影,现在连桐桐是南宫老婆这事情都查到了,相信不会轻易放过这头条!”

    宋唐虞顿时觉得头痛起来,揉着太阳穴询问了一句,“那么那个女人死了没?”

    魏莫一摇头,“听说没有,被救回来了,在医院还没有醒,记者都在等着从她口中得到更多的新闻呢!”

    宋唐虞啧了一声,“怎么还没死?既然都自杀了,那就干净利落点赶紧死,免得祸害千年!”

    “人家就是命大,你也没办法。”魏莫一轻笑一声,接着说,“对了,先把这事情告诉南宫吧,看他怎样处理。”

    宋唐虞点头,就拿出手机给南宫莲华打电话。

    殷溪桐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凝重,一大早的好心情都被这种事情弄没了。

    魏莫一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放心吧,桐桐,没事的,这事情南宫会处理好的,不会有人再打扰你。”

    他也知道,殷溪桐还只是个高中生,突然面对这种突发事件,心里一定不好受。

    他接着说,“她会选择自杀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那个女人的手段,不值得同情,也不值得你内疚。”

    殷溪桐闻言,抬眸看着他,他怎么就知道她心里其实有着内疚?

    一个人因为她而去自杀,这罪名太大,让她无法承受。

    昨天梁静情还给她打电话,如果她当时不是那样回答,而是换中说话,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算了,反正都已经发生的事情,再怎样想都没办法回到从前。

    殷溪桐突然觉得很头痛,南宫莲华在她身边的话该多好。

    宋唐虞紧蹙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机,“打不通,没人接。”

    魏莫一也疑惑的蹙着眉,“怎么会没人接?你没打错吧?打给慕霄试试看?”

    殷溪桐也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宋唐虞点头,就换了个号码,打给慕霄。

    这个更让他脸更黑,直接关机呢!

    宋唐虞有些无奈的摆摆手,“关机啊,咋搞的?”

    殷溪桐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些郁闷。

    魏莫一安慰她,“或许他在忙,等下再给他电话吧。桐桐你先回去上课,事情我们来处理。”

    也就只能这样了。

    殷溪桐点头,就拎着自己的背包离开。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