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甜蜜得让人羡慕

    野蛮娇妻宠不得,甜蜜得让人羡慕

    宋唐虞听从殷溪桐的吩咐,将她送回家以后认命去将夏乔带了回来。‖ ~@爱殢殩獍

    两个小女人一见面就将宋唐虞抛弃到一边,话题滔滔不绝聊不停。

    今天是平安夜啊,就算没有男人,也该要开开心心的玩一场才行!

    她又给赵紫槐打电话,让她过来一起玩儿,顺便将她介绍给夏乔认识。

    她们都是她的朋友,她很想大家能够玩到一块去嬖。

    宋唐虞很命苦的再次成为司机,又将赵紫槐接了过来,三个女生很快又玩在一起,就连第一次见面的赵紫槐跟夏乔都很快就打成一片。

    宋唐虞坐在沙发上撇撇嘴,明明这么好的日子他该是沉浸在温柔乡中才对,结果又成为了命苦的保姆!

    他才开始唉声叹息,殷溪桐的目光就落在他身上,吩咐道,“虞美人,你去给我们买些零食果汁什么的回来吧!我们要举行party!乐”

    刚好,抓住宋唐虞这个冤大头,南宫莲华平时不让她吃的,她今天要吃个够!

    宋唐虞黑脸,“桐桐,你还真当我是佣人呢!”

    一次又一次,她就不能将话一次说完?累人啊!

    殷溪桐无辜笑笑,“哪里,我当你是好朋友,好拍档,好伙计,所以,快点去给我们买!”

    宋唐虞叹息,只好认命站起来,去给这女王买她要的东西。

    “对了,还有琳琅的草莓蛋糕跟蛋挞!”殷溪桐说着,又转身看向身边的两位同伴,“阿紫,乔爷,你们又什么想吃的么?”

    想吃什么,找虞美人就行了!

    “什么都行啊?那我要龙记的小笼包!谢谢!”

    “我随意吧,买什么吃什么。”

    夏乔不是本市人,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好吃的。

    宋唐虞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她,还好这里还是有一个好人啊!

    “别磨蹭了,快点去吧!”殷溪桐催促他赶紧去买,不然时间都过去了。

    宋唐虞哀怨的看了她一眼,认命出去给这班大小姐们买吃的。

    剩下三个女生继续她们之前的话题,天南地北,没有是她们不聊的。

    等宋唐虞将她们需要的东西买回来的时候,三个女生正蹲在手提前不知道在看什么看得津津有味。

    宋唐虞撇撇嘴,开口轻声咳嗽了几下,引起她们的注意。

    殷溪桐看都没看他一眼,扬扬手,吩咐道,“将东西拿过来!”

    宋唐虞蹙眉,这是在看什么这么吸引人?

    他拎着那两袋食物走过去,认真往电脑屏幕上一看,刚好一个血淋淋的镜头出现在屏幕上,把他吓了一跳,“啊!”

    殷溪桐她们白了他一眼,眼底尽是唾弃,“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还害怕这个呢!”

    宋唐虞狂汗,那是她们太汉子好么?有那个女人会喜欢看这种血腥得恶心的东西?而且还看得两眼发光!

    对于这三个女人,宋唐虞无比的佩服。

    “东西呢?拿来!”殷溪桐将那两袋零食从他手中拿过来,分给夏乔跟赵紫槐,三个人继续看她们的恐怖片。

    宋唐虞想走又走不了,只能离她们远远的坐着,努力忽视手提电脑传来的阵阵尖叫声。

    “喏,变态,要吃么?”赵紫槐很好心的将自己的小笼包分给他吃。

    可宋唐虞在听到变态两个字的时候黑了脸,“你叫谁变态呢!”

    “不就是你么?”之前那画面太冲击,以至于到了现在赵紫槐都还没办法忘记。

    只要一见到宋唐虞的脸就会忍不住想起那天他一脸享受的模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在那种地方跟女人乱来,不是变态是什么?

    宋唐虞深呼吸,在心里跟自己说,他忍,他忍还不行么?不跟这些丫头一般见识!

    “你到底吃不吃啊?不吃拉倒!”不就是看他自己一个人坐在那边比较可怜么?不然她赵紫槐才不管他呢!

    吃,当然吃,这可是他排队才能买到的!

    龙记的小笼包在本市很出名,每一次想要买都必须排很长的队伍,所以一般宋唐虞都不会去买。

    也看在她是殷溪桐朋友的份上,他才大老远过去买,而且还排了半个钟的队!

    “那就一起坐下来边吃边看啊!”赵紫槐邀请他,而且还给他让开了位置。

    宋唐虞可是免了,他可没有自虐的倾向!

    看着那种东西,他怕他会吐出来。

    既然他不要,赵紫槐也不管他,继续与殷溪桐她们一起沉浸在这一部血腥暴力又恐怖的电影上。

    宋唐虞很无聊,也就拿着电话坐在角落里跟小情人们聊天,慰藉一下孤单的心灵。

    殷溪桐突然又呼唤着他,“虞美人!削苹果!”

    宋唐虞黑脸,还真的当他是佣人看待啊?!

    见到他不情愿的表情,殷溪桐理所当然跟他说,“平安夜啊,怎么可以没苹果?快点!”

    没错,她就是故意要奴役他的!

    宋唐虞挂了电话,将手上的iphone5递给她,“喏,苹果。”

    “……”

    最终,在殷溪桐的瞪眼下,宋唐虞还是默默的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将那一袋苹果都拎了出来,洗了三个,然后就走回去,递给她们,“喏。”

    “削皮!”殷溪桐认真说着这两个字。

    宋唐虞不满抗议,“干嘛要削皮?难道你不知道苹果的皮很好吃,而且还对身体很好的么?赶紧直接咬吧!”

    殷溪桐狐疑的盯着他,“对身体好?怎样好?”

    “……总之就是好!”宋唐虞也不管她,直接将苹果塞进她手中,她们爱干嘛就干嘛!

    他又不是真的佣人,削苹果?别搞他,他可不想将自己的手指都削了!

    殷溪桐哀怨的瞪着他,一点小事都做不了,还答应南宫莲华要好好照顾她呢!

    一旁的赵紫槐将苹果拿过去,又拿起放在一旁的刀子,开始削皮。

    她非常干净利落就将苹果的皮削掉,延绵不断。

    殷溪桐一脸崇拜,她什么时候也能这么厉害啊?

    夏乔同样一副崇拜的模样,因为她跟殷溪桐都一样,对这种削工没辙。

    赵紫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这事情我做多了,没啥。”

    对于她们两个人来说就是有啥了!三个人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时间的指针也指向十一点钟,也是时候散场。

    当然,她们明天也要一起玩儿,今晚赵紫槐跟夏乔当然是在这里睡,还有宋唐虞,他就算不想留下也要留下。

    殷溪桐收拾了几间客房让她们睡下。

    原本她是想要跟她们两个人一起睡的,反正卧室的床很大,而她们三个人很瘦。

    但是夏乔这一次说什么都不愿意。

    她说,“我一想到你跟你老公在这床上滚过,我就没办法睡着了!”

    “乔爷!”这什么话啊?让人耳根都泛红!

    赵紫槐也在一旁掩嘴偷笑,“就是啊,想着那种火热的画面,谁还能睡得着啊!”

    “你们都给我闭嘴!”

    结果,赵紫槐跟夏乔睡一间,宋唐虞分享一间。

    各自回房间洗澡睡觉,殷溪桐一进去不是去洗澡,而是先把手机拿出来。

    她其实都关注手机关注了一整天,可是手机一直都没有响过,南宫莲华怎么就不给她打电话呢?

    而另一边,南宫莲华可没有他这么轻松。

    这时候,他与慕霄一起坐在酒吧包厢里,看着旁边半百的老人左拥右抱。

    而前面两名美女边唱歌边扭动着她们娇美的身段,场面火爆。

    但是南宫莲华跟慕霄两个人眼里一点花火都没有。

    慕霄偷偷往南宫莲华耳边靠过去,低声道,“还要陪这老头玩多久?”

    南宫莲华睨了他一眼,目光就落向旁边的老人,沉声道,“林老,我想,该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被称之为林老的老人眯着犀利的黑眸,呵呵的笑几声,“怎么,世侄,你等不及了?等不及的话你可以先回去,我们的下半场才刚开始!”

    南宫莲华也没了好脸色,“林老,你该知道,我没时间跟你耗!”

    林老冷笑,“你当我是有时间跟你耗?既然谈不来,那么就请回吧!”

    “你!”慕霄牙痒痒的,这老家伙竟然敢拿乔?真可恶。

    南宫莲华抬眸警告了他一眼,让他收敛自己的脾气,这才继续看向林老,“林老,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东南亚那条线,你帮我打通,三七分账。”

    “哈!”林老冷笑一声,“三七?你三我七么?年轻人,别太小看我。你可以不跟我合作,反正很多人都想要这条线,我没必要跟你聊!要么就二八!”

    “林老,你这是狮子开大口呢!你不过是顺便帮忙而已,二八?我们八你二么?”慕霄沉声反驳。

    这个老家伙,老糊涂了?现在还有谁能够跟他们相比?摆明跟他们合作才是上道!

    林老眯着冷眸睨了他一眼,“小子,你可别惹我生气!你刚才那话是在骂我么?”

    慕霄还想开口就被南宫莲华扬手阻止。

    他说,“林老,放眼过去,你除了跟我们合作利润最大之外,你还能跟谁?你好好想想我刚才的话,我们七你三!”

    林老却黑了脸,“呵,你这是看不起我的意思?”

    “绝对没有这个意思,我可是非常期待跟林老你合作。”南宫莲华说的冠冕堂皇。

    “哼!如果我不答应呢?”

    “林老你再好好考虑一下,跟我们合作,绝对不会让你吃亏。”话音一落,南宫莲华也站了起来,“那么,我们先走了。林老你慢慢考虑,我们明天再见!”

    他与慕霄一同跟他点头示意,然后就离开。

    林老黑着一张脸目送他们离开,最终冷哼了一声。

    南宫莲华与慕霄一同从酒吧里出来,往他们的车子走过去。

    慕霄边走边询问,“接下来怎样?那老家伙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妥协。”

    南宫莲华想了想,沉声道,“听说,他这辈子最宠的就是他的女儿,那么我们就从他的女儿入手。”

    该是他要的,他会得到。

    慕霄有些诧异的挑眉,“你说真的?”

    南宫莲华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坐上车。

    慕霄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笑,也坐上了驾驶座。

    车是慕霄开的,而南宫莲华就拿出手机拨打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慕霄侧头睨了他一眼,轻笑道,“给你家丫头报平安?”

    南宫莲华没有理会他,等耳边传来熟悉而清脆的声音的时候,沉声询问,“还没睡?”

    “等你电话呢!”殷溪桐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干,趴在床上聊电话,语气明显有点埋怨。

    她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还不就是没有接到他的电话,等他呢。

    南宫莲华听出她话里的不满,嘴角微翘,“想我了么?”

    殷溪桐也不扭捏,反正他又不在她的满前,也看不到她发红的耳根,轻声回答,“想死了!你明天真的能够回来么?”

    南宫莲华闻言蹙眉,“这个么,我不能保证。”

    就今天那林老的反正,他相信没那么容易跟他谈拢,还需要些时日。

    殷溪桐随即泄气的叹息,“你不是说你会明天会赶回来的么?”

    害她还在期待他们明天就能够见面呢。

    “抱歉。”南宫莲华跟她道歉,“我尽量快点,这些天你乖一点,有什么事情你跟宋唐虞说,找他帮忙,懂么?”

    “嗯。”殷溪桐回答得有气没力。

    他不在她的身边,又不准她随便乱出去,人生还真无聊。

    “不高兴了?”南宫莲华不用猜都能够想象到她现在的表情。

    这丫头,该是生气了。

    “我保证,我尽量快,行么?”

    不行还能怎样?

    殷溪桐无声叹息,“我等你回来,可你也不要让我等太久了。”

    “好,我答应你。现在你快点弄干头发睡觉,很晚了。”

    殷溪桐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没干的头发,忍不住傻笑,“你怎么知道我头发还没干?”

    “你当我这一年来跟你白生活在一起了么?听话,快点吹干就睡吧。”

    他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就连她皱皱眉头都快要能够猜出她究竟在想什么。

    殷溪桐坐了起来,下床找吹风机,边询问,“你呢?你还没睡?”

    突然,耳边听到了像是车声,她追问,“你还在外面?”“嗯,刚忙完,现在回酒店。”

    殷溪桐眯着眼眸继续追问,“这么晚还在忙?忙什么?没跟女人在一起吧?”

    南宫莲华忍不住失笑,“担心什么?我谁都不要,只要你!”

    听着他这话,她脸又红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哼!我才不要你!我要吹头发了,拜拜,你早点回来吧!”

    “好。”

    将手机收回去,慕霄就忍不住揶揄,“真甜蜜啊,你们这是要羡慕谁啊!”

    南宫莲华抬眸睨了他一眼,“就是让你羡慕!”

    “看来你们进展得很顺利,很相爱嘛!”

    南宫莲华耸肩,没多说。

    慕霄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对了,你知道么,苏晴好像回美国了!”

    “那又怎样?”南宫莲华侧眸斜睨了他一眼,“我说过,她的事情跟我没关,你没必要告诉我。”

    慕霄撇撇嘴,“我也没要你怎样,我只是告诉你一声,不管怎样,她还算是我们的朋友。不过我就是有点好奇,她之前还对你一副执迷不悟死缠烂打的样子,怎么突然又回美国了?我一直都以为她还会继续缠着你呢!”

    果然,女人的心是你不能猜到的么?

    南宫莲华脑海中忆起了一些往事,淡然道,“她在美国有人等她回去。”

    慕霄诧异的瞪大了眼眸,突然就将车子紧急刹车停了下来。

    南宫莲华没防备,差点就撞向前,侧头瞪着他,“你发什么疯?”

    “对不起,不是,我想说,她在美国有人等她回去?谁?别跟我说你们分手是因为她爱上别人了?”

    慕霄很惊讶,虽然之前也猜到大概是这个原因,但是亲耳听到还是让人很惊讶,而且苏晴不是很爱他的么?怎么会跟别人在一起?

    “爱?不,她不爱那个人,只不过被人玩了一场。身体上的出轨,让我恶心。”南宫莲华眼神里尽是厌恶。

    他有洁癖,容不得自己的女人身上染上别的男人的气息。

    苏晴不仅犯了他的大忌,还瞒着他一件让他难以置信的事,让他没法原谅她。也看清,她不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

    这种为了身体上的愉悦而背弃他的女人,从来都是他所讨厌的。

    所以,他跟苏晴今天这结局都是她造成的,而她之后还一直纠缠他,这让他更是厌恶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看在她陪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的份上,他才不会这么容易就原谅她的背叛,放过她,给她一条生路。

    慕霄点头,也明白。

    当初南宫莲华那毛病还没有好,苏晴那种成年女人也不可能一辈子守着贞洁,而且还可能一辈子都要当老处*女,会被迷惑会出轨,也是常人之理。

    只可惜,南宫莲华最讨厌的就是背叛,特别还是因为他满足不了她而做出的身体上的背叛。

    如果是他,他也不会原谅她。

    慕霄想到之前自己还帮着苏晴就很懊悔,当初他究竟是被什么蒙住了双眼?竟然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

    还好他悬崖勒马,不然这朋友都没了!

    “开车吧!”南宫莲华催促他。

    慕霄收拾心情们重新开车,还是忍不住开口,“你什么时候知道她背叛你的?她的姘头是谁?”

    南宫莲华想起某个笑得邪恶,让他异常厌恶的男人,眉头骤然紧蹙,“一个让人恶心到极点的人!”

    慕霄见他露出厌恶的神情,有些好奇,“那到底是谁?我认识么?”

    南宫莲华侧头睨了他一眼,给他一个名字,“李傲白。”

    “李傲白?!”果然,慕霄惊讶的瞪大了眼,同样回想起一些事情,眼神里同样闪烁着厌恶,“那男人,是该让人恶心!”

    “所以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就不必多说!”

    “不过,苏晴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她明明就该知道你跟他从来都不对盘!”

    南宫莲华冷笑,“那人手段多得是!只不过这种事情,我不会再让它有机会发生第二次!”

    慕霄点头,也不想提起那个人,转移了话题,又把话题聊到公事上,一直回到酒店才停止,各自回各自的房间。

    今夜,注定了是不眠夜。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