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特别的存在

    野蛮娇妻宠不得,特别的存在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透过窗帘照射进来,带着冬日少有的暖意。『 #?爱殢殩獍

    殷溪桐躲在暖呼呼的被窝里根本就不愿意醒来,只是伸手往旁边摸索。

    当她什么都没摸到的时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果然就如同她手上的触感,这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刚醒来,头还有点晕晕的,毕竟昨天发烧烧得浑浑噩噩。

    她都有些怀疑昨天南宫莲华昨晚真的有回来过么?还是这只是她做梦而已嬖?

    不然为什么这张大床上就只有她一个人?

    南宫莲华就像是昙花一现,一眨眼就消失,殷溪桐心情突然变得低落。

    就算他昨天真的存在过,但是一大清早就消失,摆明了就是要告诉她不管昨天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全部都不算数老!

    太过郁闷,以至于她根本就不想起来。

    反正,他也说了她不用上学,就像金丝雀一样被关在家里好了。

    亏她昨天还想出那么一出苦肉计,结果只是让自己白白遭受折磨而已!

    躺在床上傻愣了一会儿以后,她才依依不舍的舍弃这暖呼呼的被窝,从床上坐起来,将被子掀开,准备下床洗漱。

    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了被绷带包扎着的脚丫上,她很清楚自己昨天什么药都没有擦,更加没有缠上这绷带,所以这都是南宫莲华帮她弄的?

    至少,即使他真的很生气,他还是会怜惜她的!

    她单脚跳着走进浴室洗漱,不会像昨天那样蠢得将自己弄痛,梳洗完以后离开*房间,却依旧没在楼下见到南宫莲华。

    他自己也还是一名病患呢,竟然又跑得不见踪影?

    “婶婶!”

    南宫菲儿显然也是刚起来,从楼上下来见到她,微笑着跟她打招呼。

    殷溪桐也对她笑笑,没办法像她一样状似两个人很熟。

    南宫菲儿斯毫不介意她的态度有点冷漠,依旧笑眯眯的走过来,扶着她一起坐在了餐桌前,让佣人给她们端上早餐。

    “昨天大家出去玩特别有意思,很可惜你都不能去呢。”

    南宫菲儿脸上尽是惋惜,告诉她他们昨天玩得有多么的开心。

    殷溪桐根本笑不出来,她只觉得她像是在炫耀!

    明知道她昨天很悲惨的被抛下,现在还跟她说什么昨天很高兴的,这不是炫耀是什么?

    即使人家不是故意的,只是想要跟她分享快乐,但是殷溪桐自认不是那种好好小姐,没兴趣跟她唠叨还会装着很高兴的样子。

    她摆明了就是不感兴趣,低头默默吃早餐。

    南宫菲儿也不是笨蛋,当然感觉到她的冷漠,随即转移话题,“你的脚好一点了么?”

    “没什么大问题,谢谢你关心。”殷溪桐不咸不淡的回答。

    南宫菲儿继续微笑,“我还挺想跟你一起出去玩呢,毕竟在家里都没有跟我一样大的女生,我想要一个妹妹很久了,你不会介意我把你当妹妹吧?”

    人家都主动示好,她也没多冷漠,当然是点头,“行啊!”

    “那我能叫你桐桐么?叫你婶婶好像很奇怪呢!”

    毕竟,她还比殷溪桐大两岁,她不习惯,殷溪桐也挺不习惯的。

    殷溪桐耸肩,一脸无所谓。

    南宫菲儿嘴角微翘,露出一抹笑意。

    她想要一个妹妹跟她分享喜怒哀乐已经很久,而且她也觉得殷溪桐也挺好玩的,不然她叔叔又怎么会这么宠爱她?

    思忖间,南宫菲儿羡慕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我都没见过叔对那个女生这么好呢!看来叔真的很疼你呢。”

    听到这话,殷溪桐撇撇嘴,哼了一声,“他才不疼我!”

    不然又怎么会因为一件事情而生气这么久?昨天竟然还故意冷落她,即使她昨天连苦肉计都用上了,他也没有直接说原谅她,只是要求她听话。

    虽然她昨天是有点晕晕的,但是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在心上,他昨天就是在敷衍她!

    南宫菲儿有些惊讶,“他都快要把你宠上天了,这还不是宠啊?要知道,他可是从来都不会对一个女生这么在意这么关心呢!如果他不宠你的话,他才不会管你的死活,更加不会生气了!”

    “难道他生气还是他疼爱我的表现?”这么特殊的表现,她想她还是不要算了。

    南宫菲儿肯定的点头,“那当然!他是那种越是在乎就越是管得严的人,而且那占有欲啊,简直让人吃不消!”

    殷溪桐非常同意的点头。

    南宫莲华的占有欲是让她吃不消,就连她只是跟澜景靠近一点点他都会不高兴,即使她说了八百遍她跟澜景什么都没有,那厮生气了就是生气!

    不过……

    “你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殷溪桐询问的语气里有些浓浓的醋味,即使那人是南宫莲华的侄女,她还是有些不高兴别的女人这么了解他。

    仿佛,他曾经对别的女人也是有过独占欲强的时候,而她不是他的唯一这件事情让她有些吃味。

    即使这是事实,她还是会觉得很不是滋味。

    她可没忘记,南宫莲华跟她结婚之前,他跟苏晴有过那么一段。

    他们曾经究竟有多爱,她不清楚,她只是一想到南宫莲华对她的宠爱曾经也给予过别的女人,她就觉得胸闷难受。

    她的醋意这么明显,南宫菲儿又怎么可能会没听出来,忍不住掩嘴偷笑,“他是我叔叔啊,而且他也没大我多少,他在美国的时候都是跟我们住在一起的,我当然了解他了!还有啊,你放心好了,我叔可从来都没有对哪个女人有这么宠爱过。你啊,可是唯一!”

    听着她的话,殷溪桐是有些飘飘然,但还是忍不住追问,“真的?那么那个苏晴呢?你叔叔不是跟她在一起很久么?”

    她承认,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对于另一半过往的情史,她还是很在意,特别是那个前度还总是出现在她的面前晃来晃去。

    “她啊,一个惹人讨厌的女人罢了!”南宫菲儿提起苏晴的时候明显很不屑,“我叔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也没什么特别,对她的态度也有点冷,一直都是那个女人缠着我叔,我叔对她的态度可是可有可无的呢!”

    “真的?”听完她的话,殷溪桐就有些疑惑。听起来,他们之间好像也没多爱的样子啊。

    南宫菲儿点头,“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么?我叔对所有女人一直都是这种态度,苏晴也没有特别到哪里去,我叔也不过是对她照顾了点,跟现在对你比起来简直差太多。所以我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对一个女人的态度这么宠溺,你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存在!”

    想不飘飘然都很困难,任何女人听到这种话,相信都会跟她有一样的反应!

    她对南宫莲华来说,真的是最特别的么?特别到他把她管得死死的,限制这又限制那?

    啧,那还真是特别的存在!

    不过……

    殷溪桐忍不住眯着眼睛狐疑的盯着南宫菲儿,“我说,是你叔派你来跟我说他的好话的么?”

    不然她的话怎么听起来像是在跟她推销南宫莲华对她好,怕她会不知道似的呢?

    “我叔叔怎么可能会让我来跟你说这种话?你还不了解他么?”

    殷溪桐想想,也是。

    南宫莲华是谁啊,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那个人可是自大自恋得很!

    无可否认,殷溪桐听完南宫菲儿的话以后,心情大好,连带着都不停的对着南宫菲儿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只是很羡慕你能够得到我叔的宠爱,那可是独一无二的呢!”南宫菲儿眼神里还是羡慕。

    她叔可是从来都没有这样子对过她呢,即使她是他的侄女,他会宠,但却不是那种宠。

    相比之下,他对段澜景都比他们姐弟俩好,现在又多了殷溪桐,他们姐弟都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叔叔,一直都是她崇拜的对象。

    她没有哥哥,所以一直都在幻想着南宫莲华是她的哥哥,会疼爱妹妹的哥哥。

    殷溪桐嘻嘻的笑着,伸手拍拍南宫菲儿的肩膀,“菲儿,我们做好朋友吧,我真喜欢你!”

    她说的话让她很高兴,这种朋友不交还等到什么时候。

    南宫菲儿也呵呵的笑起来,“我也喜欢你呢,桐桐,我们是朋友了!”

    她们两个人手拉手握了一下,殷溪桐就好奇追问,“那么你应该很了解南宫莲华的吧?能不能把他的事情都告诉我?”

    殷溪桐知道自己对他的了解不深,所以很想要从他身边的亲人下手,把她所不知道的他研究一遍。

    “你想知道什么?”南宫菲儿很慷慨,她想要知道的,如果她知道的话她会告诉她。

    能够跟她叔在乎的人亲近,那么也就是跟她叔亲近,她很喜欢。

    “所有关于他的,我都想知道!”

    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想要知道,包括他跟苏晴的那一段感情。

    从前她不介意,但是最近却很介意。

    即使南宫莲华说他跟苏晴不再可能,但是她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

    毕竟他们从小就认识,在一起那么多年,感情不可能说没有就没有,对不对?

    她就是怕,她就是没有自信能够赢得了那个女人,毕竟她跟南宫莲华在一起都还没有一年,而人家可是十多年,她用什么去比?

    “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跟苏晴那个女人分手?”这一直都是她想要知道的。

    南宫菲儿挑眉,“这个么,我还真不知道!我只知道中间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们在一起,听说那个女人去英国进修,她回来以后没多久,叔就跟她分手了。我也只是听说,毕竟那个时候叔已经没有跟我们住在一起,而是自己买房子住在外面,我对这件事情了解得不多,而且叔也不喜欢跟我们说这种私事。”

    殷溪桐点点头,看来这件事情都要成为一件悬案了!

    “你还想知道什么?”

    殷溪桐想了想,嘻嘻一笑,“那厮有没有什么糗事呢?俗称丢脸的事情,说来给我听听吧!”

    她就不相信南宫莲华那厮这么完美,从来都没有丢脸的时候!

    南宫菲儿还没开口,身后就传来一把熟悉低沉的嗓音回答了她,“想知道什么?需要我亲自告诉你么?”

    殷溪桐一惊,一转身就见到往这里走过来的南宫莲华。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别是将她们刚才的话都听到了吧?

    南宫莲华对上她瞪圆了的眼眸,似笑非笑盯着她,“知道我最丢脸的是什么事情么?”

    殷溪桐眯着眼眸狐疑的盯着他,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

    “那就是娶了你这个总是惹麻烦的丫头!”

    “我嫁给你才觉得丢脸呢!”殷溪桐不服气的回敬了一句。

    太可恶了!竟然说她让他丢脸?!

    南宫莲华挑眉盯着她,“是么?我觉得我们该来算算账!”

    殷溪桐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想逃。

    南宫菲儿也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很适合待在这里,赶紧站起来跟他们道别,“我吃饱了,你们俩慢慢来吧。”

    话一完她赶紧溜。

    殷溪桐也想跟着一起溜,但是她瘸了一只脚,想要溜都溜不走。

    “你想在这里算,还是回房间算?”

    能不能哪里都不算?

    显然,她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

    南宫莲华已经站起来,示意她率先走在前面,这种家务事么,还是在房间里单独解决!

    殷溪桐有些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走路不方便的她又不愿意用拐杖,都是单脚跳。

    南宫莲华不满的紧蹙着眉头,左手伸过去,直接将她搂进怀里,托住她的小屁屁,就扛着她往楼上走。

    殷溪桐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这种姿势让她难受,特别是胃,挤压得很想吐。

    还好南宫莲华很快就回到房间里,将她摔在了床上。

    殷溪桐;立即爬起来,不满的瞪着他,“你就不能温柔点呢!”

    即使床很软,但是被这么一摔,还是会头晕脑胀,更何况她还是刚病好。

    南宫莲华居高临下的站在床边睥睨着她,“你说,咱们的账该怎样算?”

    殷溪桐一听,都不敢抬眸看向他,小声嘀咕,“你昨天不是说只要我听话了,你就原谅我么?”

    南宫莲华似笑非笑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我昨天是这样子说的么?”殷溪桐努力回想了一下,随即撇撇嘴,意思不是都差不多么?那么较真做什么?

    “殷溪桐,看着我。”南宫莲华低沉的声音传来。

    殷溪桐下意识抬眸看向他,对上他幽深的凤眸,那瞬间,目光像是被吸住,怔怔的与他对视。

    南宫莲华认真的看着她,“反省过自己做错什么了么?”

    殷溪桐赶紧点头,泪汪汪的眼睛盯着他,“我不应该总是出去惹麻烦,即使麻烦自动找上我,我也该绕着它走!南宫莲华,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么?”

    说得还挺动听的,但是南宫莲华可不相信这丫头是真的懂得这么做。

    这丫头那所谓的正义感,如果下一次朋友还是遇上同样的事情,他相信她还是会这样子做,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因为她总是将自己置于危险当中。

    在心里微微叹息,该怎样才能够让这个丫头知道,别再惹是生非将自己陷入危险当中?

    殷溪桐见状,赶紧扑过去挽住了他的手臂,继续用泪汪汪的眼睛盯着他,“我真的有好好反省的!你别再生气嘛!你知道你那冷漠真的让我很受伤,我的心会痛,你不信的话你摸摸看!”

    说着,她就拉着他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摸过去。

    南宫莲华挑眉,“你这是在勾*引我?”

    殷溪桐闻言,动作顿时一顿,脸颊一红,赶紧甩开他的手,大力摇摇头,“才不是!”

    南宫莲华点头,“对,你不会,你只会装可怜!”

    殷溪桐撅撅嘴,这话还真没办法反驳。

    “昨天装得挺爽的嘛!”他眯着凤眸盯着她,凉凉的开口。

    殷溪桐赶紧摇头,委屈又可怜,“我昨天可是真的发烧了,怎么可能会爽……”

    后面的话因为南宫莲华的瞪眼越说越小声,目光都不敢与他对视。

    提起昨天的事情他就有些火大,真想撬开这个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

    “你昨天的苦肉计还真不错,把自己折腾成那个样子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如果我一整晚不回来,你是不是等着烧成白痴?”

    这话还真狠!

    殷溪桐就算觉得委屈也不敢开口为自己申诉,那厮摆明了就是在生气。

    她头垂下,认真跟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不管怎样,率先道歉还是对的。

    对着这样的她,南宫莲华是有火发不出来,可又不能轻易放过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不给她点教训,她永远都不长记性!

    “趴下!”

    “啊?”

    殷溪桐一脸茫然。

    南宫莲华冷着脸重复了一句,“趴下!”

    殷溪桐心里咯噔了一下,怯生生的开口,“你想要干嘛?”

    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她能不能不要趴下?

    南宫莲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眯着凤眸冷睨了她一眼,她就不敢再啰嗦,乖乖趴下。

    这姿势,这动作,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难道……

    她下意思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屁屁,目光染上惧意,别是揍她小屁屁啊!

    南宫莲华在她怯生生的眼神下,果真如她所想的扬手往她圆巧的屁股上拍下去,一连就是几下,丝毫没有手软!

    “你明知道我讨厌什么,你还总是做出这种让我生气的事情!昨天你竟然还故意将自己弄得生病?你到底有没有脑子?生病了你就很高兴?你把别人的关心当什么了?你以为你还是小孩么?做事情能不能用上你的脑子?难道你这脑袋是用来装饰用的么?我告诉你殷溪桐,再有下一次,就不是打你屁股几下这么简单!”

    他不只是揍她的屁股,而且还毫不留情的数落了她一番,丝毫不心软。

    殷溪桐不只是屁股痛了,脸更是丢光,一张俏丽的脸蛋儿涨红,屈辱的泪水在眼眶晃动。

    这辈子,她从来都没有试过这么丢脸过。

    这一刻,一股怨气堵在了胸口,说不出话,哭不出来。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