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冷暴力

    野蛮娇妻宠不得,冷暴力

    不过殷溪桐显然也想太过,因为他只是抬眸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爱殢殩獍

    殷溪桐还真的希望他狠狠的她骂一顿,总好过现在的沉默。

    这是冷暴力啊冷暴力!

    她心里忒难受,要不他直接将她揍一顿吧,或许她还没有那么难受呢。

    殷溪桐思忖了一会儿,又抬眸偷偷看向他,绞尽脑汁想着该要怎样做,那厮才不再用这种态度面对她嬖。

    问题是面前那男人根本就是当她是透明,见不到,摸不着。

    如果她求他来骂她的话,会不会显得她太二了点?

    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到该怎么办,好像不管她怎么做,他就是这种态度,暧昧不明捞。

    殷溪桐知道,他在生气,他在用冷暴力折磨她。

    最终没办法,她只好扭扭捏捏的往他走了过去,站在了他的身边,红润的嘴唇微撅,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偷偷睨了他一眼。

    只见他依旧将目光专注在电脑屏幕上,没受伤的手按着键盘,依旧是一副冷漠的态度。

    殷溪桐在心里腹诽一番,这才试着小声呼唤了他一声,“南宫莲华……南宫……莲华……老公……”

    只是,她都试着叫了各种称呼,可让她无可奈何的是这男人依旧不理会她!

    殷溪桐忍不住伸手拉住他的衣袖晃了晃,讨好道歉,“我知道错了,你别这样行不?”

    他难道不知道他的冷暴力让她很受伤么?

    全世界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冷暴力啊!

    南宫莲华依旧不动如山,稳稳当当的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殷溪桐知道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让她难受,故意折磨她,让她不好过。

    但是她好像除了继续跟他求饶之外,也没什么可以做了。

    不然还真的要她跪下来舔他的脚他才愿意看她一眼跟她说句话么?

    这种事情想想就好,真的做出来她就是疯了!

    殷溪桐想了想,又拉着他的手摇晃了一下,“南宫莲华,你别再生气了!我知道我错了,我道歉。你要我怎样做你才肯原谅我?”

    她很快又想到,是不是要她在床上讨好一下他,他才会原谅?

    以前每一次,他们最后还不是滚到床上去了?

    只是,他现在在禁欲期间,她这样做可以么?

    脑海中刚想到这,她整个人都已经弯下身子靠向他,贴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今晚是你的,你想怎样都行。”

    殷溪桐心里没把握,还以为这一次还是不行,可他却终于抬眸看向她,她骤然忍不住窃喜。

    只不过这窃喜也没窃喜多久,很快就被泼了冷水。

    南宫莲华眸光阴沉,语气冷凝,“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你又当我是什么?你觉得你自己对我来说,就只有身体么?”

    殷溪桐被他说得一愣一怔,她这又得罪他了?

    南宫莲华将她推开,目光重新落在了电脑屏幕上,如同覆盖上一层冰的声音传来,“出去,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殷溪桐胸口堵得慌,大受打击,他竟然说不想见她!

    殷溪桐觉得很受伤,眼眶微红,咬住下唇将委屈往肚子里吞。

    好嘛,她伤了那猪头,被人请回了警察局,这件事情她是有错,她也知道她太过冲动,她也反省了,可他怎么还是这种态度?

    这时,南宫莲华抬眸再次看向她,给了她两个字,“出去。”

    虽然只是淡然的语气,没有从中听出什么,但殷溪桐心里还是很难受。

    虽然难受,不过怕他会更生气,殷溪桐还是乖乖转身走出去。

    好吧,他现在正在生气,不想见到她的话她就听话出去,她只希望他这生气不要太久。

    她刚走出去,郭婉儿就迎了过来,见到她耷拉着脑袋的模样,关心询问,“桐桐,怎么了?”

    刚才一屋子的人都察觉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好像不对,而且南宫莲华竟然招呼都没打就往楼上走,这根本就不正常。

    身为他的母亲,郭婉儿当然知道儿子那是生气的表现。

    再看看紧跟在他身后一脸委屈的殷溪桐,她也知道,儿子生气还是因为儿媳妇。

    原本,他们两位小年轻的事情他们这些老家伙也不该插手,只是见到她这模样,她这做长辈的就忍不住想要关心。

    殷溪桐抬眸看向她,果然如郭婉儿所想的红了。

    她有些担忧的走过去,“到底怎么了?你跟莲华吵架了?”

    殷溪桐不想让长辈们担心,只是垂下眼梢叹息着摇头,“没有。”

    只是某人在生她的气而已,没有吵架。

    殷溪桐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那到底是怎么了?你明明就在不开心。”郭婉儿揉了揉她的脸蛋儿,柔声询问。

    她的表情都变现得很明显,看不出来的就是傻瓜!

    殷溪桐牵强的笑笑,“其实也没什么,我没跟他吵架,我只是惹他生气了而已。”

    郭婉儿点头,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我相信莲华很快就会气消的了,你不用太在意。”

    怎么能不在意?刚才那厮那个表情让她真的很想哭!

    只不过她也不想长辈太过担心自己,只是笑笑,也没有再说什么。

    “没事的,你跟他撒娇他很快就会原谅你的。别再露出这种表情了,知道么?”

    殷溪桐点头,敷衍着应允她。

    如果她撒娇一下他就能够原谅她的话,那就好了,她也不用这样子。

    “好了,先不管他,下来陪我们聊聊天吧。”郭婉儿拉住她的手,一同下楼。

    殷溪桐瞪圆了漂亮的眼眸,聊聊?这是要聊什么?

    她有些不习惯跟长辈们聊天,特别是她跟他们其实也没多熟,毕竟南宫莲华都很少带她回来,没有机会让她跟他的家人混熟。

    今天的南宫主宅特别的热闹,有些之前没怎么见过的人也回来了。

    南宫老爷子一共有三名子女,大儿子南宫琮禾,二儿子南宫琮晋,还有小女儿南宫安晴。

    南宫琮禾有两名儿女,大儿子南宫伟近一家人在美国生活,这一次特地带着妻儿一同回来探亲,这也是殷溪桐跟他们的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是她跟南宫莲华结婚的时候,只是那个时候没怎么跟他们交流。南宫伟近的大女儿南宫菲儿今年已经二十岁,比殷溪桐大两岁,可是辈分却比殷溪桐小了一辈,因为南宫莲华是她的叔叔。

    南宫菲儿还有一个弟弟南宫锦非,今年十五岁的他秉承了南宫家的优良基因,小小年纪个头已经一米七五,外表也看不出来他是弟弟而南宫菲儿是姐姐。

    郭婉儿一一给殷溪桐介绍,殷溪桐也一一跟他们打招呼。

    明明是跟自己年龄差不多,但是殷溪桐只觉得无比的尴尬,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们都称呼她为婶母,还是因为她不习惯跟陌生人打交道。

    南宫菲儿跟南宫锦非都很大方的跟她sayhi,落落大方的态度让殷溪桐也没之前那么的尴尬不自然,却依旧没办法打开心扉跟他们相处。

    最重要的是,她心里还惦记着南宫莲华,没心思跟他们打交道。

    “婶母,叔叔还在楼上办公么?”南宫菲儿询问道。

    殷溪桐点点头,总觉得被比自己还大的人称呼自己为婶母很奇怪,而且南宫莲华也没大她多少。

    这都因为南宫莲华是南宫琮晋跟郭婉儿的老来子,所以才跟他的外甥侄子们相差不多。

    南宫菲儿叹息,“怎么叔叔天天都这么忙了?不是说是在家里休息的么?”

    殷溪桐干笑几声,她也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总是那么忙。

    “对了,婶母,我约了朋友准备去酒吧玩,你要跟我一起去么?”南宫菲儿转移话题,邀请她。

    殷溪桐心里蠢蠢欲动,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叹息着摇头,“不了,你玩得开心点吧。”

    南宫莲华那厮还在生她的气呢,如果她还傻乎乎的跟着她出去酒吧的话,估计那厮直接将她关在门外不让她进来了!

    他一想到南宫莲华就觉得头痛,对于如何让他消气还没有想到办法。

    “你真的不去么?我的朋友都挺好玩的哦。而且叔叔不是在工作么?他都没时间陪你,你陪我出去正好啊!”

    南宫菲儿是有意想要跟她打好关系,毕竟两人年龄相彷,想要成为好朋友。

    再怎么想殷溪桐还是摇摇头,一脸抱歉,“真的很抱歉,我不去了,你叔叔他不喜欢我去酒吧那种地方的。”

    南宫菲儿一脸惋惜,“真可惜呢!叔叔管得还真严,婶母你该坚持自我才行!”

    殷溪桐干笑几声,她也很想知道该如何坚持自我,她不用被南宫莲华骂就好了。

    南宫菲儿在家里坐了一会儿就出门赴约,那一刻,殷溪桐很羡慕。

    她是多想自己也能够自由自在,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被限制着自由。

    郭婉儿见她还是耷拉着脑袋,忍不住开口,“桐桐,你怎么还是不开心呢?”

    殷溪桐一听,赶紧抬眸看向她,轻轻摇头,“也不是,你不用担心我的。”

    “还在想着莲华生气的事情?你放心吧,他生气一般都不会超过一天的,你等下记得跟他撒娇就行。”

    郭婉儿的话刚说完,南宫老爷子就从楼上下来,“你们在聊什么呢?桐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见到南宫老爷子,殷溪桐笑了笑,“爷爷,我回来已经有一阵子了。”

    “是么?”南宫老爷子笑着点头,“对了,我让厨房给你跟莲华炖了鸡汤,我让她们拿出来给你喝。”

    说着,南宫老爷子就扬手,让佣人将已经炖好的鸡汤端出来给她喝,剩下的那碗就让佣人送上去给南宫莲华。

    殷溪桐见状,大声将人叫住,“等等!”

    佣人停下了步伐,转身看向她,而南宫老爷子也一同疑惑的看着她,“桐桐,怎么了?”

    殷溪桐站了起来,咧嘴笑笑,“把汤给我,我送上去给他!”

    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当然要把握好。

    因为,南宫莲华的冷漠让她很难受,她想要和好。

    佣人将托盘递给她,让她小心翼翼的端着。

    南宫老爷子嘱咐道,“小心点,别洒了。”

    “ok!”应允一声以后,殷溪桐就快步往楼上走。

    南宫老爷子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轻笑着摇头,让她小心点,她反而走得更快了呢!

    站在书房门前,殷溪桐轻轻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南宫莲华的声音,“进来。”

    殷溪桐赶紧开门进去,刚好,与刚抬眸的南宫莲华对视了一眼,她立即微笑。

    只可惜南宫莲华看了一眼就将目光收回去,继续忙他的事情。

    殷溪桐又有些郁闷,心想这厮是不是决定今天都要把她当透明的藐视她了?

    她在心里腹诽几句以后,就端着托盘走过去,将汤放在了他的电脑旁,跟他说,“这是鸡汤,你趁热喝了吧。”

    “放着,你可以出去了。”他看都没看她一眼。

    殷溪桐瞪着他完美的侧脸,牙痒痒的感觉。

    努力整理了一下情绪以后,她才开口,“你还要藐视我到什么时候?我都跟你道歉了,你还不肯原谅我,问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你偶遇不说,你到底是想要我怎样嘛!”

    再继续下去,殷溪桐都觉得自己要被他搞疯了。

    南宫莲华抬眸看向她,与她对视。

    那毫无波澜的眼眸紧盯着她,殷溪桐心底都忍不住抖了抖,闭着嘴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转身默默出去。

    生气了不起啊?她也才不想继续用自己的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哼!

    那郁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夜深,而到了睡眠时间,南宫莲华却依旧没有出现在他们的卧室里。

    殷溪桐自己一个人躺在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大床上,明亮的大眼睛瞪得老大,一点儿睡意都没有。

    如果南宫莲华是想要用这种冷漠来惩罚她的话,那么他成功了,因为她真的很难受,比他直接骂她还要难受。

    她在床上滚来滚去,可是不管她怎样滚,她就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清醒得很。

    不行,真的睡不着!

    她蓦地从床上坐起来,愣怔的坐了一会以后就下床。

    她倒是要看看他是不是准备在书房过一夜!气冲冲的她连拖鞋都没有穿,直接赤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往书房走过去。

    只是,当她打开门,里面却没有南宫莲华的身影。

    难道,他是在客房睡?

    带着这儿疑问,她一间间客房看过去,依旧没有他的身影。

    那家伙到底是跑哪里去了?

    她瞳孔骤然扩大,别跟她说他是出去酒吧玩儿去了!

    她拒绝了南宫菲儿的邀请想着留在家里等下讨好他,跟他和好,可他倒好,都不管她的死活就只顾着自己出去玩儿!

    真不公平!她悔恨!

    她带着一把火出去,又带着一把火回来卧室,立即抓住自己的手机给他打电话。

    太可恶了,他怎么可以将她丢在家里而自己就出去玩?

    突然,她好像听到了那熟悉的铃声传进了她耳中。

    就在她疑惑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而南宫莲华的声音也从电话里有传进她耳中,“喂。”

    她蓦地转过身去,就见到将手机放在耳边的南宫莲华开门进来。

    殷溪桐挂了电话,直接往他走过去,站在他的跟前紧蹙着眉头瞪着他,“你刚才去哪里了?”

    南宫莲华冷眼看着她,“看来,你根本都没有反省过!”

    殷溪桐顿了顿,咬咬下唇有点委屈,“你还在生气呢!我早就跟你道歉了,只是你不接受而已……”

    “这就是你所谓的反省?”南宫莲华反问。

    殷溪桐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看起来好像更生气的样子……

    南宫莲华也没再理会她,拿了换洗的衣服就走进浴室。

    殷溪桐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忍不住叹息,怎么这个男人就这么难搞啊?想要他不生气,还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啊!

    原本还想着进去帮他擦背他讨他的欢心,但是想想他刚才那个态度还是算了。

    那厮摆明了就是不轻易原谅她,殷溪桐还真觉得自己无比的委屈,她这是做错了什么?不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么?结果不就是有一点的偏差么?难道还要她眼睁睁的看着阿紫被欺负?

    胡思乱想之间,南宫莲华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殷溪桐有些踌躇的迎了上去,又不敢跟他靠得太近,只是站在一旁远远的盯着他,模样是惹人怜爱的小可怜。

    南宫莲华却当着她面直接爬上床睡觉,看都没看她一眼。

    殷溪桐脸气鼓鼓的,真想过去暴打他一顿,真的让人很来气,这算怎么回事啊?

    她爬上床,跪坐着,不悦的撅着嘴瞪着他的背影。

    想了很久,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你能不能不要再玩这种冷漠游戏了?我的心真的很难受你知不知道?”

    他再这样子对她的话,她真的要哭给他看!

    她也怕他还是不理会她,话一完,她就直接扑过去从他的身后将他抱住,却小心翼翼的躲开了他手上的右手。

    抱着他的腰,将小脸贴在他的宽厚的背上,呼吸里都是他的气息,也就只有这时刻心里才是最愉悦的。

    只是一想到他对自己的冷漠态度,她就觉得心酸,在他的背后给他诉说,“南宫莲华,我真的好难受,你再不理我的话,我可是要哭了。”

    说话的同时,她的眼眶还真的红了,泪汪汪的,像是就要掉眼泪似的。

    南宫莲华还能狠下心来么?他还真能!

    每一次都轻易原谅这个丫头,她就总是不受教训,每一次都总是给他惹是生非!

    上次是闹进了医院,这次是闹进了警察局,那么下一次呢?

    他不想说,她还真的是个惹事精,不管大事小事,她就总是有本事惹出大祸小祸,把他吓得呛又把他气得呛,不给她一点教训的话,这个丫头永远都不长记性!

    这个年纪,爱惹是生非或许是正常的,但是身为他南宫莲华的妻子,就该给他努力长大,别总是惹是生非,让他帮她收拾残局!

    他是她的丈夫,而不是她的保姆!

    而殷溪桐还真的没想过他竟然真的这么狠,在眼泪夺眶而出的同时,她也愤愤不平的张嘴往他肩膀上一咬。

    **********

    亲亲们~明天就是期待已久的加更日,两万三的更新,爽吧~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