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遇上变态

    野蛮娇妻宠不得,遇上变态

    殷穆琦出来的时候,殷溪桐还真吓了一跳。( ~.爱殢殩獍

    她没想到她的古装扮相这么适合她,整个人看起来都高贵了几分,所以说,她整容还是挺成功的?

    至于她的演技,殷溪桐就不敢苟同了。

    身边的赵紫槐突然又拉了拉她的衣摆,“不行了,我还是要去一趟洗手间,桐桐你在这里等我啊!”

    殷溪桐还没回答,她就急急忙忙走了出去嬖。

    殷溪桐忍不住轻笑着摇头,很快又将目光移回片场,继续嫌弃殷穆琦那浮夸的演技。

    第二次来到洗手间,赵紫槐这才知道刚才自己太过着急进错地方。

    原来,右边才是女厕,她刚才左转,那是男厕…浪…

    而一次,她虽然也是很急,但没有再次看错,匆忙的走进了女厕。

    方便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猜想,另一边的那对男女也不知道完事了没……

    这个年纪,就是对所有事情都很好奇。

    殷溪桐对殷穆琦唾弃了一番以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阿紫是不是去厕所的时间太久了呢?

    她微微蹙着眉头,有些疑虑。毕竟,距离她进去厕所已经过去差不多半个钟。

    就算是便秘也不用这么久的,对不对?

    她将手机收回包包里,还是决定亲自去找她,毕竟这个地方她们很陌生,她担心她会不会是走错地方,又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洗手间距离她们刚在在的那个片场还是挺远的,殷溪桐快步走进洗手间,呼唤着她的名字,“阿紫,阿紫你在么?”

    只是她都将这洗手间翻了一遍,都没见到赵紫槐的身影。

    这怎么可能?她不可能自己跑掉的!

    这一刻,殷溪桐开始有些担忧。

    她快步走出去,边呼唤着她的名字,边一个个地方找。

    终于,在一间状似是杂物室的房间门前,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而那话的内容,却让她惊得瞪大眼,立即冲进去。

    话说,当赵紫槐方便完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名顶着个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她不甚在意,只是瞄了一眼就继续走自己的路,毕竟对于这种丑东西,她还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只不过她没兴趣不代表别人没兴趣,那中年男人伸手挡住了她的去路,这让赵紫槐不得不抬眸看向他。

    “干什么?”她一脸防备的瞪着那人,下意识往后退。

    中年男人摸着自己的下巴,色眯眯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着,“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有没有兴趣做明星?我看你很有潜质,一定会红的呀!”

    赵紫槐那个时候心里在想遇上变态了!

    她紧蹙着眉头瞪着他,眼里尽是防备,“很抱歉,我一点兴趣都没有!麻烦请让让!”

    她要走,中年男人可不愿意让自己看中了的人离开。

    他挡住她的去路,继续嘻嘻的笑道,“你再慢慢想想,我保证你一定能当上明星!还有,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啊,可是环力电影公司的制片人,我正准备要投资一部戏,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让你当上女主角,怎样?”

    赵紫槐冷眼看着他,就像是看着一个疯子一样!

    而她也脱口而出两个字,“疯子!”

    “呵呵,不相信?我告诉你,我可捧红了很多女明星,像现在正在拍我的戏的樊凡星也是其中一个!如果你愿意,我绝对可以让你成为第二个樊凡星!”

    赵紫槐果然如他所料的瞪大了眼,“樊凡星?你说樊凡星也被潜规则?啧,这娱乐圈真乱,我才一点兴趣都没有!”

    中年男人原本听到前面的话还挺满意,直到听到了她后面的话,脸色一沉,“女孩,想要成功出位,就是需要付出代价!我跟你保证,只要你愿意,我绝对会让你成为巨星!”

    “很抱歉,我一点兴趣都没有!”赵紫槐也知道继续跟他在一起的话会很危险,所以想赶紧离开。

    却在那瞬间被这利欲熏心的男人抓住了手腕,不顾她的挣扎,硬是将她往往前面拖。

    赵紫槐挣扎,可是那个男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她能够挣开的,她又大声叫救命,却又被他捂住了嘴巴,被迫推进了前面的杂物房。

    赵紫槐就是传说中那种弱不禁风的女孩,力量根本就跟她的性格不成正比,即使她再泼辣,她的力量还是很弱小,跟殷溪桐完全是两个样。

    所以,眼前的中年男人宛如一座大山,她怎样逃都逃不了。

    当那个让人恶心的中年男人边解皮带,边淫笑着往她走过来的时候,赵紫槐是以为自己要被毁了!

    他那恶心的嘴唇落在她的脸上的时候,她恶心的想吐,但是不管她怎样挣扎,那个男人依旧在她的身上施虐,被他碰触过的地方起满鸡皮疙瘩,那一刻她真想死去!

    她只能软弱的叫救命,谁能来救救她?

    而就在那个时候,殷溪桐像救世主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个中年男人太过于急色,都忘了要将门锁上,殷溪桐一冲进去就见到赵紫槐被他欺负的模样。

    那瞬间,怒火攻心,她不假思索的抓住一旁一条铁棒,狠狠的往他身上挥过去,“你给我放开她!”

    铁棒狠狠的打在那中年男人身上,痛得他大呼救命,马上放开了赵紫槐,往旁边躲过去。

    殷溪桐哪里肯这么轻易放过他,继续追着他打。

    这种人,他竟然敢欺负她的好朋友?简直就是不要命,她要揍死他!

    赵紫槐连爬带滚的躲在她的身后,被吓怕的脸蛋儿苍白一片,紧抓住她的衣摆,“桐桐……”

    殷溪桐给了她一抹安抚的笑容,“阿紫你别怕,我们俩来将这个混蛋宰了!”

    话一完,她就将手中的铁棒递给她,然后自己又找到一把扫把,两个人追着他打。

    这个男人也就只是一只纸老虎,被她们追着打也就只会大声呼救命,软弱无能!

    直到,他的惨叫声将别人引来,才阻止了打上瘾的殷溪桐跟赵紫槐。

    很快,这里就涌来了很多人,将她们团团围住。

    中年男人被打得头破血流,身上都是淤青,好不悲惨,都跟猪头差不多。他捂住头上的伤口,指着殷溪桐跟赵紫槐狠狠的说,“给我报警!我绝不饶她们!”

    “李先生,请息怒,先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吧!”一旁的导演劝说着。

    可他就是死死咬住殷溪桐她们两个人,非要报警不可!

    殷溪桐跟赵紫槐都瞪着他,见到他这做贼的喊抓贼,心里涌现一把火。

    “明明就是你这个老色鬼欺负我朋友,你凭什么报警?报警?好啊,我们也要告你非礼!”

    中年男人冷笑,“你说我非礼你?你有什么证据?我有插你吗?我有把***射你身上么?告啊,你告给我看!我绝对要玩死你们!”

    他的话难听得殷溪桐黑了脸,这种人,就是该去死!

    赵紫槐站在她的身边拉拉她的衣摆,眼神里尽是担忧,靠在她耳边轻声说,“桐桐,我们怎么办?”

    中年男人当着她们的面报了警,扬起邪恶的嘴脸让人作呕。

    怎么办?殷溪桐都有些懵。

    他欺负赵紫槐的事情就只有她见到,只要他死不承认,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面,殷穆琦挤了进来,“怎么一回事?你们两个搞什么?!”

    殷溪桐立即哀怨的瞪着她!

    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非要她来看她拍什么戏的话,阿紫就不会被人非礼,她们也不会将他揍成猪头,他也就不会报警来抓她们!

    当殷穆琦从其他的人口中听到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她脸都黑了。

    “我不是让你们不要乱跑乱搞事的么?”殷穆琦脸色难看,咬牙切齿道。

    一旁的中年男人见状,眯着眼眸看着她,“琦琦,你认识这两个人?”

    殷穆琦一听,心里一慌,赶紧摇头,“不是很熟!她们竟然敢伤害你,李先生你一定不要放过她们!”

    这个时候,就是该撇清关系的时候!

    殷穆琦赶紧离开,这里的事情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可不想因为殷溪桐而毁了她的演艺事业!

    “殷穆琦!”殷溪桐难以置信的瞪着她,她竟然还落井下石?!

    殷穆琦哪里会管她,赶紧明哲保身,她遭殃是她自己的事情,而且她还乐得见她被欺负!

    “桐桐,我们怎么办啊?”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赵紫槐怕得想哭,眼泪在眼眶上聚满,那模样楚楚可怜。

    殷溪桐心里也很无助,如果她知道怎么办就好了。

    结果,她们竟然被请回到警察局,而那个已经包扎好伤口的中年男人正坐在警察面前指责着她们俩的罪行。

    殷溪桐真想叫他闭嘴,怎么会有人能够当着警察说谎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结果,警察让人她们找人来保释她们俩,如果不能庭外和解的话,那么就只能法庭上见。

    赵紫槐都急得快哭了,如果被她家人知道她把人打伤被告的话,她会死的。

    殷溪桐也很想哭,她能找谁?

    找谁都不能找南宫莲华!

    她想起他之前要她保证过不能惹是生非,如果被他知道她在警察局的话,一定会很生气。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通讯录,殷溪桐也就只能给宋唐虞打电话。

    “虞美人,救命!”殷溪桐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宋唐虞都快要被她吓死,“怎么了?你在哪里?发生什么事了?”

    殷溪桐只说了自己在警察局,让他赶紧过来,还有,“你自己过来就好,不要告诉南宫莲华!”

    这种打伤人被人告的事情,被他知道的话,真的会死翘翘!

    可电话却换成了另外一把熟悉的声音,“我已经听到了!殷溪桐,你又做了什么?!”

    殷溪桐只觉得眼前一片灰暗,脑海中也只浮现三个字:死定了!

    那中年男人死咬住她们两个人不放,不停的指着她们两个大骂,说是一定要将她们两个告进牢里,不然死不罢休!

    殷溪桐已经懒得去理会他,她现在心里已经被恐惧所占据,等待着南宫莲华的到来……

    出现在她面前的人不是南宫莲华,而是宋唐虞。

    宋唐虞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目光直接落在了她们身上。

    “啊!”赵紫槐在见到他的时候,不由自主指着他大喊了一声,“变态!”

    宋唐虞也眯着眼睛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挑了挑眉,就将目光移向她身边的殷溪桐,“桐桐,怎么回事?”

    殷溪桐还在因为赵紫槐那一句变态而疑惑着,只听到赵紫槐在她耳边说,“他就是我之前在片场跟你说的在厕所见到的变态!”

    殷溪桐蓦地瞪大眼往宋唐虞看过去,没想到,虞美人是那种人……

    宋唐虞撇撇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先生?!”中年男人蹙着眉头看向他。

    他当然认识宋唐虞,宋唐虞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风流,玩过的小明星不计其数,最重要的是他有资本。

    南宫集团创始人南宫老爷子的外孙,有谁不认识?

    只是,他跟那两个丫头什么关系?

    他开始有些担忧……

    宋唐虞也看到他,挑了挑眉,“李先生,请问我嫂子跟你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么?”

    “嫂,嫂子?!”被称之为李先生的中年男人愕然的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殷溪桐跟赵紫槐,她们其中一个人竟然是他的嫂子?那么也就是说南宫集团现任总裁南宫莲华的妻子?!

    这个认知让他的脸色像雪一样苍白,冷汗直流,只因为他好像得罪了不得了的人了。

    宋唐虞皮笑肉不笑的点头,“没错,我嫂子。”

    李先生被他的目光盯得都说不出话来,扯动嘴角,想笑却露出想哭的表情,“我,我,我……”

    他都被吓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宋唐虞好心帮他补充,“我嫂子说被人告伤人,我想,这是误会,对不对?”

    “对,对,没错,是误会,呵呵,就是误会!”李先生赶紧附和,有一下没一下的笑着,心里却害怕得要命。

    他怎么这么不走运碰上了这么不得了的人?那可是会死人!

    宋唐虞很满意他的回答,抬起下颚表情有些高傲,“那么,我想我现在就能将我嫂子带回去了,对不对?”“对对对!”李先生赶紧点头。

    殷溪桐撇嘴,早知道就早点报出宋唐虞的名字,把他吓唬一番!

    这时,赵紫槐靠在她耳边跟她窃窃私语,“这个变态,是你的亲戚?!”

    殷溪桐点头,“对,我老公表弟。”

    赵紫槐立即用唾弃的眼神看了宋唐虞一眼,“啧啧,这个世界真混乱!”

    解决了这件事情,宋唐虞就看向殷溪桐,“桐桐走吧,大魔王还在外面,你啊,可是要死定了!”

    殷溪桐一听,笑容立即在脸上消失,委屈可怜又担忧,偷偷询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很生气?”

    宋唐虞给了她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你说呢?”

    “……”

    她说?如果她说了算的话,她当然是说不生气啊!

    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没生气的就不是大魔王了!

    他们一同从警察局走了出来,一眼就见到停靠在那边那辆熟悉的黑色奔驰。

    殷溪桐知道,大魔王就在里面等她。

    她站在原地有些不想过去,因为她知道里面等待她的是什么。

    宋唐虞推了她一把,“走吧,迟早都要面对的,早死晚死总得一死,还是赶紧死一死,重新投胎吧!”

    殷溪桐抬眸瞪了他一眼,“虞美人你不要给我说什么风凉话!不然我一不顺心就将你那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告诉爷爷!”

    果然,这下子轮到宋唐虞脸色变了变,赶紧讨好道,“我的姑奶奶,算我怕你了,你可别乱说话啊!最多我等下帮你向大魔王求情嘛,你别陷害我!”

    殷溪桐这才顺气一点,抬眸睨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大气凛然的走向前英勇就义去!

    宋唐虞看向身边剩下来的赵紫槐,“我送你回去?”

    赵紫槐紧蹙着眉头抬眸看向他,“免了,我怕有毒!你跟桐桐说我自己先走,再见!”

    话一完,她潇洒转身离开。

    宋唐虞摸了摸下巴,眯着凤眸盯着她的背影,啧了一声,“有毒?老子又不是病菌!”

    他丝毫没有被人撞破那种好事的尴尬,他原本就是爱玩的人,跟那些小明星玩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男未婚女未嫁,男欢女爱更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只不过地点有点偏差罢了……

    殷溪桐打开车门,就见到南宫莲华冷着脸坐在里面。

    她耷拉着脑袋坐上去,与他隔得远远的,也没敢去看他的脸,只是保持着沉默。

    让她非常难受的是,南宫莲华竟然也一起保持沉默,没有说一句话。

    她宁愿他骂她,也不要他一声不哼,这样子让她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他怒气有多厉害。

    宋唐虞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座,往他们两个人瞄了一眼,聪明的保持沉默。

    他可不想成为炮灰,唯一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反正后面的人跟事都跟他没关系。

    南宫莲华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周身的低气压差点将她冻僵,而她又不敢开口,直到回到家,她都觉得自己的手脚都要被冻僵。

    宋唐虞将车子停在了车库,而南宫莲华也立即下车。

    殷溪桐见状,即使他一句话都没说,但她仍然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就是要识时务者为俊杰,赶紧跟上去。

    宋唐虞秉着这不是他的事情不关他的事的原则,赶紧重新倒车,准备出去溜达一圈都不要在家里等着成为炮灰!

    南宫莲华直接回到书房,殷溪桐也跟着一起进去。

    只是他连眼尾都没有瞄她一眼,就更加不要说跟她说话了。

    殷溪桐也憋得慌,他这个态度真是让人难受,心里七上八下,紧张得胃都快要抽筋。

    她见到他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单手操作。

    她不由自主紧蹙着眉头,话不假思索就说出口,“不是说了让你休息不要工作的么?你就听话一点行不……行……”

    说到最后,她已经在后悔,她乱吼什么了?

    这摆明了就是找骂!

    而当南宫莲华终于抬眸看向她的时候,她却又希望他不要注意到她,心里胆怯怯。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