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不是疯了也是疯了

    野蛮娇妻宠不得,不是疯了也是疯了

    段澜景疑惑的看着殷溪桐,不明白她脸红是什么意思。∥ #?爱殢殩獍

    宋唐虞捂住肚子闷笑,差点被他逗趣得肚子痛死。

    他伸手搂住段澜景的脖子,靠在他耳边边笑边说,“真是清纯啊,少年!要不要表舅来给你普及一下知识啊?”

    段澜景蹙眉,还是不明白,用手肘戳了他一下,“别碰我!”

    宋唐虞哪里肯放手,不顾殷溪桐依旧涨红如血的脸色,更加没理会噙着魅笑的南宫莲华,继续搂着他跟他说,“少年,还不懂啊?哎哟我的妈呀,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走!表舅带你回去给你好东西,你看了就懂了!孀”

    说着,他又忍不住感叹欣慰,“哟!吾家有儿初成长啊!”

    段澜景只觉得莫名其妙,大力将他这个神经病推开。

    殷溪桐也赶紧转移话题,看向南宫莲华,拿起宋唐虞刚才洗干净的提子扬了扬,“南宫莲华,你要吃提子么?我给你剥皮。煞”

    而宋唐虞还在跟段澜景扯着前面那个话题,“等下就跟我回去,我把东西给你!你可十八岁了,总不能啥都不懂,要不我带你出去玩乐一下?”

    段澜景听到这才听出一点端倪,脸色一阵红一阵黑,“谁稀罕!”

    “我稀罕啊!来吧,别害羞!”宋唐虞继续跟他胡扯。

    段澜景白了他一眼将他推开,看向殷溪桐,“那么桐桐,你要不要去我家住上几天?我小舅跟你在一起的话,想必他也没办法节制!”

    “澜景!”殷溪桐没想到他竟然也跟着一起调侃他们,好不容易褪下红潮的脸再次潮红如血色。

    他怎么都跟虞美人学了不好的东西了?

    虞美人果然是个祸害!

    宋唐虞也忍不住偷笑,“澜景说得对!桐桐你为了他好,你还是听澜景的吧!”

    回答他的是殷溪桐的瞪眼,真想直接冲过去狠狠给他一脚,看他还敢不敢笑得这么可恶!

    宋唐虞哪里惧怕她的瞪眼,依旧笑呵呵的调侃,“他现在可是一匹狼啊一匹狼!桐桐,为了你的小蛮腰着想,你还是赶紧离他远一点吧!”

    “宋唐虞!”这种话也能说得出来,她真是太看得起他的节操了!

    宋唐虞还在闷笑,却在见到南宫莲华瞥过来的冷眼的时候立即闭嘴,装得比任何时候都要纯良。

    殷溪桐气呼呼的给他竖中指,再胡说八道就揍死他!

    南宫莲华冷眼看着宋唐虞,“没事的话你就给我滚,碍眼!”

    宋唐虞撇撇嘴,觉得委屈,开玩笑也不行啊?真没趣!

    他叹了一口气,在他们夫妻俩的瞪眼下投降,“好,我滚,我现在马上滚,让你们夫妻俩甜蜜甜蜜!可是不要太过火哦,伤口再裂开就要成为头条咯!”

    就算要滚了,他还是忍不住再次调侃。

    这一次,也不用南宫莲华开口,他自动自觉滚,随便跟一旁的段澜景道,“澜景,要跟我一起走么?我送你回家吧,不然你这羸弱的身子,出了点什么事咱表姐的魂魄都要飞了!”

    “就虞美人你乌鸦嘴!”这种话能使随便乱说的么?

    殷溪桐白了他一眼。

    如果她是南宫冷情,听到他这句话的话,她估计一定会揍死他这个问题乌鸦嘴!

    宋唐虞哀怨的看着她,他怎么又得罪她了?

    反观段澜景状似没什么,微微点头,准备跟他一起回去。

    这时,南宫莲华的声音传来,就宋唐虞叫住,“宋唐虞,你先去把我跟桐桐的晚餐买回来再滚!”

    经他这么一说,殷溪桐才觉得自己的肚子正在叫,饿了。

    宋唐虞忍不住嘟嚷了一句,“你们这是当我是佣人呢!”

    又是司机,又是佣人的,他还不如直接当他们家的管家算了,还去公司上什么班?

    殷溪桐跟南宫莲华两人一同瞟了他一眼,答对了!

    宋唐虞只好无奈叹息,认命去给他们两个人买晚餐。

    殷溪桐在他要出门的时候补充了一句,“我要吃余记的鱼蛋粉,千代的鳗鱼盖饭,还有绿岛的芝士蛋糕!”

    “……你真能吃!”宋唐虞觉得头痛,这好像都在不同的地方啊。

    他揉揉太阳穴,认命的看向南宫莲华,“你呢?你要吃什么?”

    “随便。”

    “……”

    能不能不要说随便啊老大!他哪里去买什么随便啊?等下买到不合胃口的估计又会被他骂!

    他怎么就这么可怜啊卧槽!

    宋唐虞跟段澜景一同离开病房,坐着电梯来到了一层,准备去停车场拿车。

    段澜景双手插袋,看着宋唐虞沉声道,“我不用你送了,你去给他们买晚餐吧,我自己回去。”

    况且,他要去的那几个地方都跟他家是反方向,不顺路。

    宋唐虞可是求之不得,也根本就没时间送他。

    他嘱咐了他几句以后就率先走去停车场拿车,准备为大魔王跟大魔王的老婆效力!

    段澜景独自一人慢悠悠的走向最近的车站,准备坐车回去。

    他刚走出医院的门口,身后就传来一声呼唤声,“段澜景,等等!”

    段澜景转身,在见到眼前的人的时候,忍不住蹙眉,他不觉得自己跟她有什么话可以聊。

    “有什么事?”他的态度冷得彻底,声音都彷如覆着冰。

    苏晴无惧他的冷意,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蛋儿露出讨好的笑容,“我有话想要跟你商量,能借一步说话么?”

    她今天来医院拿药,没想到竟然会遇上他,果然上帝都站在她这边,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

    她想要找他很久,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一个巨大的机会就放在她面前。

    段澜景目光冷凝,“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事情能够跟你商量,我跟你一点都不熟,你我甚至是陌生人。所以,很抱歉。”

    话音一落,段澜景转身就走。

    苏晴漂亮的眉头紧蹙,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立即追了上去。

    “段澜景,你先听听我的话再决定要不要跟我商量好么?”

    她挡在了段澜景的面前,张开双手不让他走。

    段澜景抬起下颌眯着凤眸看向她,“你想说什么?”

    苏晴看了看人来人往的四周,扯动嘴角有些讨好的说,“这里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过去附近的咖啡厅坐下好好聊聊行么?”

    段澜景幽深不见底的凤眸闪烁着探究的光芒落在她的身上,深深打量一番,再次抬眸,微微点头,率先走在前面。

    苏晴脸上露出笑容,快步跟了上去。

    两个人来到位于医院附近的一家叫做容客的咖啡厅坐下。

    段澜景没废话,直接开口询问,“你想说什么赶紧说,我没多少时间陪你在这里闲聊。”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给她十分钟时间。

    苏晴点头,认真的盯着他深邃如深潭的凤眸,沉声道,“你喜欢丫头对不对?你想要跟你小舅争,我可以帮你。”

    段澜景一听,抿嘴轻笑,“帮我?怎样帮?为什么帮我?你想要得到什么?”

    他一开口就是一连串的反问,苏晴总觉得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噙着意思的轻蔑。

    苏晴下意识紧蹙着眉头,认真回答,“所以我才说我们要好好商量!你想要得到那个丫头,而我呢,我要南宫莲华。”

    “要?你怎样要?你凭什么要?我小舅已经结婚,他跟你早就分手,他已经不要你,你凭什么这么大口气说你要他?”

    段澜景的目光有些咄咄逼人,苏晴都差点无力招架。

    “只要将他们分开,我相信南宫总会回到我的身边,他不会不要我的!”

    大概,一天没见到他们两个人分开,她一天都不会放弃!

    她见不得殷溪桐幸福的样子,那本该是属于她的东西,她为什么要给别人?

    就算她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特别是殷溪桐,将南宫莲华抢走的殷溪桐!

    她竟然还能够让南宫莲华娶她!

    这一点,一直都让苏晴很生气,因为这是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的东西!

    “所以,你要我跟你联手将破坏他们之间的感情,让他们分开?”段澜景沉声反问。

    苏晴点点头,脸上笑意灿然,“没错!你我合作,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你喜欢那个丫头,我喜欢段澜景,我们就是最佳拍档啊!”

    她已经在憧憬,如果她跟南宫莲华在一起的话……

    她的眼里,尽是笑意,就连眼睛周边都仿佛开满了鲜花一样,璀璨夺目!

    段澜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眼睛,内心深处不停的思索着。

    苏晴接着又说,“你相信我,我们一定能够得到最后的胜利!只要你按照我说的话去做,那么殷溪桐就会成为你的人!”

    段澜景抿了抿唇瓣才开口,“怎样做?我不要结果,我要过程。”

    苏晴顿了顿,“过程,我们好商量!也不是一次两次就行,我们可是要长期合作!让他们俩从此以后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看着她脸上得意又邪魅的笑容,段澜景仿佛连表情都懒得表现出来,语气依旧冷冷的,“就这样?你觉得我会傻乎乎的跟你合作?”

    苏晴闻言,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段澜景冷笑,“我,可不需要一个疯子跟我做拍档!而且,我自己一个人都已经游刃有余!”

    话一完,他从皮夹里抽出几张钞票放在桌子上,“这一餐,我请。”

    苏晴的脸色阴沉不定,在他站起来要离开的时候开口,“你这是看不起我的意思?”

    段澜景停下步子,侧眸睨了她一眼,“你现在才知道?况且,我更加不愿意见到我小舅跟像你这种女人在一起!你,配不上他!”

    苏晴因为他这句话怒了,蓦地站起来瞪着他,“你说什么?!你说谁配不上他?”

    段澜景抿嘴冷笑,“还需要我说得更明白么?在我眼里,你这个老女人比不上桐桐一根头发!”

    “你,你说谁是老女人?!”

    苏晴难以置信的瞪着他,他竟然骂她是老女人?

    她还没有三十岁,又怎么会是老女人了?

    她跟南宫莲华一样大,两个人一直都很相配,而且她的脸哪里老了?她的脸分明就是十八二十的皮肤!

    段澜景没有理会她的瞪眼,撇撇嘴,有些不耐烦回答,“我最讨厌,就是像你这种死不承认自己的缺点的女人!像这样的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小舅!你跟他,一辈子都不可能!”

    他没有留恋转身就走,仿佛跟她多呆一会儿都是折磨。

    苏晴气不过,怒火都快要将她漂亮的脸扭曲,追了上去,“段澜景,我要你道歉!”

    会理她的就是疯子!

    段澜景根本就不理她,快步往前走,将她抛下。

    苏晴一直追,一直都在他的身后大喊着,迫使段澜景不得不跑起来,他不想再听到那个女人说废话。

    直到坐上一出租车,段澜景的呼吸已经乱了,一上车就不停的喘息,脸色如红,紧蹙着眉头像是很难受。

    司机有些担忧的从后视镜看向他,“小伙子,你还好么?需要送你进医院么?”

    段澜景喘息着摇头,报了自己家的地址以后,他就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休息。

    他这身子,果然还是禁不起他的折腾,才跑这么一会儿,他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像是要死一样。

    刚才,苏晴也像是疯了一样追着他跑,不是疯了也是疯了!

    还好他将她甩开,不然一直听着她的声音,就像是听到苍蝇在他耳边不停的嗡嗡叫。

    那个女人是个疯子,显然不会就这样停止她神经质的行为,也不知道他拒绝了她合作的要求,那个女人会做出什么来。

    这种疯子,就是该送进精神病院。

    段澜景昏昏入睡,呼吸也变得平顺,脸色这才恢复了常色,俊俏迷人。

    宋唐虞终于将殷溪桐他们俩的晚餐买好,打道回府,刚拎着两个袋子走进病房,就见到了他们家的大boss南宫老爷子,当然还有坐在一旁的南宫莲华的母亲郭婉儿。

    “外公,舅母,你们来了啊!”宋唐虞干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南宫莲华在他进来的那瞬间冷酷的眼神射在他的身上,他都不敢抬眸看向他,因为是他告诉他外公南宫莲华受伤的事情。

    为的是什么?为的当然就是想要见到南宫莲华被责备的场景!只要能够见到南宫莲华吃瘪的样子,他就觉得很爽……好吧,其实是因为南宫老爷子找他的时候,他说溜嘴告诉他的,所以大魔王能不能别生气啊!

    宋唐虞在心中流泪。

    南宫老爷子冷瞥了他一眼才将目光回到南宫莲华的身上,“受伤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都没告诉我们?如果不是唐虞告诉我们,你还想一直瞒着?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们担心,但是你出事了,我们又怎么能不闻不问?”

    南宫莲华也顺他的意,点头认错,“爷爷,对不起,我没告诉你们是我的错。而且我也没什么,过阵子伤口就会好。”

    南宫老爷子也点头,用拐杖戳了戳地面,接着说,“既然你受伤了,那么你就给我在家好好静养,直到好了以后你才能回去公司。”

    南宫莲华蹙眉,“我没有严重到这种地步!”

    殷溪桐却非常赞同南宫老爷子的意见,附和他,“南宫莲华,你应该要听爷爷的话!在你的手拆线之前,你都得留在家里!”

    她就是怕他逞强,明明一只手都废了,他竟然还坚持要回去工作!

    是不是工作真的这么重要?竟然比他的身体更重要?

    所以,殷溪桐是无比赞同南宫老爷子的话!

    南宫老爷子很满意殷溪桐站在他这边,宠溺的眼神落在殷溪桐身上,果然这孙媳妇儿选得不错,深得他心。

    “就这么决定!你的工作交给唐虞,他这个经理也该独当一面!该让他去处理的就让他去,别让他有多余的时间给我去胡搞!”

    宋唐虞在听到前面的话的时候还很满意,但是再听完最后一句话立即黑了脸,抗议道,“爷爷,我才没有胡搞!”

    那是男欢女爱,你情我愿,怎么就叫胡搞了?

    南宫老爷子冷哼一声,威严的眸光往他身上一瞪,“别以为你做的好事我都不知道!”

    宋唐虞一听,立即胆怯,他这是知道了什么?

    南宫老爷子也懒得理会他,而是看向南宫莲华沉声嘱咐,“你不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乖乖在家养病!”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接着补充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出院?我让老李来接你回家,在你的手好起来之前,你都给我住在家里,好让人照顾!”

    南宫莲华蹙眉,“我不用人照顾!”

    “没得反驳!”南宫老爷子沉声打断他的话,眼神是不容抗议的冷然,“明天就能出院了吧?那么我明天让老李来接你,你给我老实呆着,桐桐也一起回去住!”

    突然被点名,殷溪桐赶紧点头,哪里敢像南宫莲华那样反驳。

    她也不想回去主宅住,大家庭么,人口太多,她有些应付不来。

    不过,南宫老爷子的命令,谁敢反抗?

    南宫莲华也没等到明天,当晚完全退烧以后就与殷溪桐一同回主宅。

    南宫老爷子早就命令佣人将他们的房间打扫干净,等他们回来就让他们能够好好休息。

    其实,让他们回来住,南宫老爷子是有私心的。

    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们,想念他们。

    人老了,就特别看重亲情,而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家人都在一起的人,不然为什么家里绝大部分人都不能搬出去住,原因就是他不允许,他要每天都能够见到他们。

    宋唐虞对于这一点一直都很不满,因为住在家里,他就少了很多时间跟他的小情人们玩儿了。

    一同回来以后,南宫老爷子催促着他们回去休息,现在不用寒暄,殷溪桐求之不得。

    回到房间以后,她直奔那张大床,躺在上面滚了滚,然后挺尸。

    今天,真累。

    南宫莲华走过去,坐在了她的身边,用没受伤的手撑着床单,侧着身子盯着她,“不喜欢回来?”

    殷溪桐睁开眼睛,与他对视,轻轻摇头,“也不是,只是你家太多人了,我有些无力招架……”

    南宫莲华闷笑,坐直身子,弹了她的额头一下,“什么我的家,这也是你的家。”

    笑意满满在殷溪桐脸上弥漫。

    对,这也是她家,他们家。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