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嚣张挑衅

    野蛮娇妻宠不得,嚣张挑衅

    他们两人不同的回答让赵紫槐有些诧异,“亲人?”

    殷溪桐看了段澜景一眼,微笑着点头,“也是啦,亲人,我是他小舅母。『 !。爱殢殩獍”

    “小舅母?!”赵紫槐漂亮如琉璃的眼眸瞪圆,“怪不得你们感情好,原来还是亲戚关系啊!那么,我能不能加入呢?我也想跟澜景做朋友。”

    赵紫槐伸出白嫩的小手,嘴角微翘露出甜美的笑容。

    段澜景不怎么感兴趣的睨了她一眼孀。

    殷溪桐见状,推了他一把催促道,“澜景,阿紫是我的朋友,也就是你朋友啦,快握手!”

    段澜景还是没动。

    他对跟女人做朋友一点兴趣都没有,即使这是她的朋友,那也只是她的朋友嫂。

    殷溪桐见他没动,有些不高兴,“怎么,澜景你还不给面子呢!”

    “没关系!”赵紫槐微笑着摇头,突然伸手过去与他的手握了一下,“我当他答应就好。”

    段澜景撇撇嘴,他还以为这个女人会说放弃,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只不过他也不大关心罢了。

    他的目光重新落在殷溪桐身上,直接与她漂亮的眼眸对视,“晚上你会去医院吧?等我,我也跟你一起去。”

    “好。”殷溪桐点头应允。

    他们的话题在上课铃声响起之时停下来,转回身子,认真上课。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除了段澜景以外,所有的同学都在体育馆集中。

    今天轮到殷溪桐跟赵紫槐过去储物室将今天要用的排球搬过去。

    她们两个人刚将那一筐篮球搬出门口就被人挡住了去路,而挡在她们面前的就是已经变了模样的殷穆琦。

    第一眼看到她,殷溪桐还是挺不顺眼的,毕竟一个你认识的人突然变了模样,是应该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

    “殷溪桐,我有话要跟你说。”殷穆琦抱着手臂挑着眉一副高傲的目光看着她,拽得像个二百五。

    殷溪桐撇撇嘴,往赵紫槐示意了一眼,让她一同将篮球放下,这才抬眸看向眼前高傲的女人,“你想说什么。”

    殷穆琦往一旁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赵紫槐瞥了一眼,不耐性的蹙眉,“我要跟你单独说!”

    赵紫槐有些担忧的拉住殷溪桐的手臂,蹙着眉在她耳边轻声说,“桐桐,她是谁啊?”

    殷溪桐知道如果没有答应她要求的话,必定又会大吵大闹,真烦心。

    即使有些不情不愿跟殷穆琦多说什么,但她还是给赵紫槐一抹安抚的笑容,“别担心我,我就跟她过去那边说几句。”

    赵紫槐点了点头。

    殷穆琦冷哼一声,率先走在前面。

    殷溪桐打着呵欠跟在她的身后,一想到跟她聊,她就觉得困了。

    赵紫槐站在原地双手放在胸口,神色略显担忧。

    两个人站在杨树下,殷溪桐冷眼看着她,“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殷穆琦嫌弃的睨了她一眼,“就你这种教养,南宫莲华没有休了你还真让人惊讶!”

    “怎么都比不上你竟然对自己的脸动刀让人惊讶!”说着,殷溪桐就眯着眼睛打量着殷穆琦的脸,“我说,你原本人就很假了,现在连脸都是假的,你还有什么是真的?”

    即使怒气已经涌向胸口,但是殷穆琦还在努力忍耐着,抱着手臂冷笑一声,“我知道你是嫉妒我的美!没办法,我是要做大明星的人,跟你这种黄脸婆比简直就是拉低我的水平!”

    殷溪桐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所以?你到底要说什么?”

    说了这么久都没有说到重点,她没空陪她玩儿。

    殷溪桐的态度让殷穆琦有些不悦,忍了忍,脸上又是得意高傲的笑容,“今天我的广告就开播,你给我睁大眼睛看看我的风采!”

    “就这样?”

    殷溪桐不甚在意的态度将她激怒,怒红了脸,到了嘴边的咒骂在理智的控制下压回去。

    她是个有教养的淑女,才不会像这个让人唾弃的私生女一样没教养!

    殷溪桐已经不想继续跟她在废话,因为她就只是真的在废话。

    “你给我等等!”殷穆琦不满的抓住了她的手,不准她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走什么走?”

    “你还要说什么废话?”殷溪桐没好气白了她一眼,她根本就是在浪费她的时间。

    殷穆琦忍住快要爆炸的怒火,耐着性子跟她说,“我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要不要跟我去片场看看?”

    殷溪桐狐疑的盯着她,“殷穆琦,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她从来都不会觉得她真的会这么好心的带她去玩儿,她不是恨不得将她踩在地上唾弃么?

    现在竟然来跟她装什么姐妹,她会相信?这是开什么玩笑!

    “我是真心真意想要带你去看看,让你看看我拍戏的时候是有多认真,多大牌!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很都带去的呢!我带你去,是因为我看得起你。”

    殷溪桐看着她那高傲的神情,懂了,果然还是想要在她的面前炫耀,真是幼稚!

    她撇撇嘴,没空理会她的自恋与自大,转身就走。

    殷穆琦立即追了几步,在她身后大声说,“要或者不要你倒是给我一句话啊!如果你不去的话,那么就是说你在怕?怕看到我比你厉害,你无地自容?”

    如果她是想要用激将法来对付她的话,那么她成功了!

    殷溪桐最讨厌就是别人这种挑衅,屡试不爽,每一次她都会呛回去,这次也不例外,行动先于思考,话已经冲出口,“去就去,谁怕谁!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能有多厉害!”

    话一说完她就后悔了,在心里大骂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

    看着殷穆琦脸上那得意的笑容,她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只是已经答应了,如果她不去的话,这个女人一定会嘲笑她!

    她殷溪桐可不是她能够嘲笑的人,去就去,她就是要看看她一个跑龙套的能有多厉害!

    殷穆琦满意离开,殷溪桐走过去跟赵紫槐一同搬着这排球过去体育馆。

    赵紫槐担心询问,“她跟你说了什么?”

    殷溪桐耸耸肩,“那女人想当明星想疯了,说是要带我去片场看看她拍戏的雄姿。”赵紫槐惊讶的瞪大眼,“拍戏?!明星?!她到底是谁啊?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在电视上看过她啊!”

    而且如果是明星的话,没有理由他们学校一点风声都没有啊!

    殷溪桐无所谓一笑,“所以说那是个疯子啊!”

    都敢在自己的脸上动刀,就只是为了当所谓的明星,那不是疯子是什么?

    反正在她看来,殷穆琦就是切头切尾的疯子!

    “你认识她哦?”赵紫槐好奇询问。

    殷溪桐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算是我姐,同父异母的姐姐。”

    赵紫槐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原来你还有姐姐呢,不过看起来她好像对你充满敌意。”

    “你懂的,我是私生女嘛,人家正室生的,当然瞧不起我咯。”

    殷溪桐说的不疼不痒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赵紫槐很佩服她的豁达,想必在家里的日子不好过吧。

    她的目光充满了怜惜,惹得殷溪桐忍不住呵呵大笑。

    “我说,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觉得我很可怜?”

    赵紫槐看向她的目光很认真,“你真的很勇敢。”

    殷溪桐喜欢跟她做朋友的原因就是她很好玩,而且也是一名真心对待朋友的人,她喜欢。

    她给了她一抹灿笑,“我不可怜的,可怜的人是殷穆琦,特别是我嫁给南宫莲华以后,她跟她母亲都恨得气结了!”

    赵紫槐也回给她一抹笑容,“那就好,我就知道你会幸福,你老公对你很好吧?真羡慕!”

    殷襄离脑海中浮现南宫莲华的俊脸,嘴边的笑意止不住,“他敢对我不好么?我可要灭了他!”

    “啊!我好羡慕啊!”赵紫槐突然大叫了一声。

    殷溪桐都要被她吓到,愣怔了一下随即又呵呵大笑起来,“羡慕的话,你也去找个男人谈恋爱啊!”

    “我都是想啊。”赵紫槐叹息,眼里尽是落寞。

    两人聊天的期间,已经回到了体育馆,他们之间的话题也就中断。

    在快要放学的时候,段澜景终于出现在体育馆。

    他手上拿着一个背包往他们高三一班走了过去,目光远远就落在了殷溪桐身上。

    殷溪桐也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他,在见到他手上的背包的时候,觉得特别的眼熟。

    在段澜景走过来之前,她已经率先迎了上去。

    “这是我的包?”她的话还带着疑问,怕这不是自己的。

    结果,当段澜景将背包递给她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这就是自己的背包。

    只是,他怎么拎着她的包来到这里?

    像是从她漂亮的眸底看到了她的疑问,在她询问出声之前,他已经主动给她解释,“反正都准备放学了,我把你的包带过来,等下我们直接就走,免得你再爬到五楼。”

    殷溪桐给了他一抹赞赏的笑容,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果然是段澜景,够聪明啊!”

    段澜景只是淡然的笑了笑。

    一旁的赵紫槐听到他们的对话,随即叹息,“那么你们直接就走啦?唉,我还想跟你们一起走呢。”

    “呵呵,下次啦!下次我们一起去玩!”殷溪桐微笑着拍拍她的肩膀。

    赵紫槐哼了一声,“你都答应我多少次要跟我一起去逛街了?你每一次都是食言!”

    “对不起嘛,我这不是故意的,只是有了突发状况,我下一次绝对不会失约,你要相信我!”

    “先听着吧!”

    “我发誓哦,阿紫你可要相信我!”殷溪桐举起手发誓,模样很认真。

    赵紫槐都要被她逗笑了,“好啦,我相信你啦!”

    刚好,放学的铃声响起。

    “走吧!”段澜景给殷溪桐说了一句就率先走在前面。

    殷溪桐跟赵紫槐挥手道别以后,就跟了上去,与段澜景一同离开。

    校门口,一辆***包的黄色兰基博尼就映入他们视线中。

    随后,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

    “虞美人!”殷溪桐举起手跟他示意,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宋唐虞也举手示意,咧嘴大笑,“怎么这么快?钟声不是才刚响么?”

    “反正我们都没有早退就是了!”殷溪桐回答得很敷衍。

    宋唐虞的目光也落在她身旁的段澜景身上,“你怎么这么快就上学?伤口拆线了?”

    “没有。”段澜景回答得很简单。

    “那干嘛这么拼?别跟我说你爱学习,你不是号称天才的么?”宋唐虞揶揄取笑。

    段澜景冷睨了他一眼,“难道天才就不用学习?那你就真太天才了!”

    宋唐虞摸摸鼻子,又跟殷溪桐说,“那么我们现在去医院?澜景也去么?”

    “对,澜景也说要去的。”

    殷溪桐跟段澜景坐在后面,聊了起来。

    坐在前面开车的宋唐虞有些不满的开口,“呀,你们能不能给一个人坐前面啊?别把我搞得好像个司机一样行不?”

    殷溪桐跟段澜景同时睨了他一眼,殷溪桐撇撇嘴说道,“你本来就是司机啊!”

    宋唐虞泪。

    聊了一会儿以后,殷溪桐回想起好玩的事情,开口道,“对了,我刚才碰见殷穆琦那女人,竟然跟我挑衅说她要拍戏什么的,还让我去片场看她拍戏,真逗!估计她不过是个跑龙套的吧!”

    宋唐虞一听,挑了挑眉,“殷穆琦,也就是你那同父异母的姐姐?她还真不是跑龙套的角色。虽然不是主角,但是听说戏份还挺重的!你那姐姐啊,很懂得玩手段,更懂得玩娱乐圈里的潜规则!”

    “潜规则?!”殷溪桐惊讶的瞪大了眼眸,“你是说她……”

    宋唐虞给了她一眼,“对,就是你所想到的。听说她爬上制片人的床……”

    这真是个大新闻!

    殷溪桐知道殷穆琦一直都很爱玩,她还没有嫁给南宫莲华之前,就知道她每天都会出去泡酒吧,甚至夜不归宿,即使殷庭山对此不满,她还是我行我素。

    只是她没想到她为了红,竟然连潜规则都玩上了,她母亲知道不?或者说殷庭山知道么?显然是不知道!

    不知道被他知道他的宝贝女儿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得的事情的话,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殷溪桐心里的恶魔蠢蠢欲动,真的好想爆料怎么办?

    宋唐虞接着说,“其实这在娱乐圈根本就不是新闻,哪个新人没经历过这个阶段?不过人家还会想一想,你姐可是想都不想直接就被潜,真牛!”

    殷溪桐瞪圆了眼眸看向他,“你怎么知道?别说你也曾经潜过吧?”

    宋唐虞在后视镜里白了她一眼,“我风流倜傥,需要潜么?我随便一站,大把美女送上门来!我也是听我最近的小情人说的,她刚好也是跟你姐拍同一出戏。”

    “哟,还最近的小情人,虞美人,你真没节操!”殷溪桐鄙视了他一眼。

    段澜景附和道,“他床上的女人每一天都不一样,节操早就送回去给他母亲了!”

    宋唐虞理所当然的反驳,“我是正常男人,跟她们男未婚女未嫁的,男欢女爱是很平常的事情好么,别把我说得好像色狼,我可是绅士!”

    殷溪桐跟段澜景同时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惹得他哇哇大叫,“你们俩那是什么眼神?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思想要跟得上潮流行不?你情我愿的事情,就不要牵扯到其他上面去!”

    “虞美人!”殷溪桐突然非常认真的呼唤了他一声。

    宋唐虞眯着眼睛狐疑的盯着她,等待着她要说什么。

    殷溪桐突然抿嘴一笑,“你天天这么胡搞,你也不怕得a开头的病呢!”

    宋唐虞一听,激动的大喊,“我可是每次都用套,安全得很!还有,我每一次都只会跟一个女人搞好不好,别说得我好像很滥情!我可是三好男人!”

    殷溪桐跟段澜景选择闭嘴,特别是对这三好男人四个字很无语!

    宋唐虞还在不满的解释,“而且我每年都会去做检查的好不好?那些爬上我床的女人我都要求她们给我一份身体检查,不健康的我都不要呢!”

    殷溪桐啧啧两声,“你真的让人无话可说。还有谁能够超越得了你啊?”

    “我这可是为了安全着想啊!”

    “是是是!”敷衍的回答。

    在他们吵闹的时间里,车子已经开进了医院的停车场停好。

    他们一同走进病房的时候,那厮正对着笔记本电脑工作。

    殷溪桐眉头骤然紧蹙,有些不悦的瞪着他,“我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么?不准再碰电脑。”

    她想要将他的手提电脑抢过来,可还是被他抢先一步挡住了她的手,“别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殷溪桐不满的撇撇嘴,“有什么事情是重要过你的身体的了?”

    而且……

    “你都废了一只手了,单手还敲什么键盘?不难受么?”

    南宫莲华抬眸对着她魅笑,“别担心,我敲的字不多,还行!”

    显然,他是没有想过要中断工作!

    殷溪桐瞪着他,他怎么就总是不听话呢?

    还总是让她乖乖听话,他自己都不听,凭什么要她听话?

    南宫莲华不知道她这丫头心里所想,一心一意都在手头上的工作上。

    宋唐虞可看得出殷溪桐在不高兴,赶紧跟她讨好道,“先坐下吧!要吃什么水果?提子怎样?”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从一旁的果篮中拿出一串提子,走进厕所去洗干净。

    殷溪桐坐在他的身边,继续不满的瞪着他。

    她也没说话,就只是盯着他看,就是想要知道他能够坚持多久。

    南宫莲华也没有坚持多久,微微叹了一口气以后,认命将笔记本电脑收上起来。

    他摆摆手,无奈一笑,“现在满意了么?”

    很满意!

    殷溪桐嘴角都漫开灿烂的笑容。

    见到她的笑容,南宫莲华只能无奈的摇头,侧头目光就对上了段澜景深邃的凤眸,“你怎么也来了?”

    “听到你住院就来看看你,宋唐虞那二货说你是不节制才会再次进医院,那是什么意思?”

    别怪他,他是真的没听明白。

    从小到大都是药罐子的他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就更加不要说身体上的接触。

    就算是天才,在这方面还是一无所知。

    南宫莲华挑了挑眉,而殷溪桐早就涨红了脸。

    卧槽,这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啊?真丢脸!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