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该要节制

    野蛮娇妻宠不得,该要节制

    宋唐虞赶来到医院的时候,南宫莲华正在病床上吊着点滴昏睡中,而殷溪桐就坐在病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病床上的南宫莲华。『 .!爱虺璩丣

    “桐桐,他还好吧?”宋唐虞走了过去,看了看病床上脸色潮红的南宫莲华一眼,目光就落在殷溪桐的身上。

    殷溪桐在见到他的时候,原本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一点,扬眸淡笑,“伤口已经重新缝过针了,医生说等他烧退了就没事,现在还在发烧。”

    宋唐虞点头,走过去轻轻的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就好,你也别太担心。”

    刚才他睡得香的时候突然被电话吵醒,差点一开口就爆粗,没想到竟然会听到南宫莲华又进医院的消息嫘。

    他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怎么见过南宫莲华生过什么病,更不要说将自己弄得发烧晕过去被送进医院。

    思忖间,他忍不住开口追问,“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伤口怎么会裂开了?”

    殷溪桐的脸没能控制住的绯红,低着头没看他。

    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这种话她又怎么说得出口?难道要跟他说因为那家伙在床上折腾自己的后果么?

    宋唐虞也不用她开口,他从她的脸色就已经猜到究竟是因为什么。

    他忍不住翻白眼,无奈摇头,“我说,他有这么饥渴么?虽然禁欲了十几年,但也别受伤了还折腾,结果又是将自己折腾进医院啊!”

    “靠!这种话你能别说了么?”殷溪桐脸滚烫得非常不自在,这种太私密的话题她一点都不想聊,特别是某个男主角还在昏睡中的时候!

    宋唐虞拉着椅子坐在了她的身边,目光促狭道,“不过还真为难你了,一整夜被大魔王折腾,还要这么早起来送他这病患进医院。你要是累的话就去沙发上躺一下吧,这里有我看着大魔王,不会有事的。”

    “不准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殷溪桐伸手往他眼睛上一挡,非常后悔将他叫来。

    这家伙摆明了就是来嘲笑她的,可恶!

    如果刚才她不是觉得自己太孤独无助,想要找个人给依靠一下,她才不会将他找来,给他机会嘲笑他们!

    所以,他最好就见好就收,把她惹急了,她就整死他!

    宋唐虞也没继续逗她,不然大魔王的女人生气了就糟糕了。

    他伸手在她后背上轻轻拍拍,“我是说真的,你要是累的话先去沙发上躺一下,可不要等大魔王醒来以后,你又病倒了。”

    “我身体好得很!”殷溪桐拒绝他的提议,重新将目光落在南宫莲华的身上,看着点滴一点一点的滴落。

    宋唐虞耸耸肩,也不强求,估计南宫莲华没醒来,她也没心情去睡觉吧!

    他突然站起来,跟她说,“你饿了吧?想要吃什么?我去买早餐。”

    现在也才七点多,还很早,是吃早餐的时候。

    他刚才来得急,也没有来得及吃早餐,她不饿的话他现在可是很饿,肚子都在跟他抗议。

    “随便吧,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殷溪桐边回答,边倾身过去伸手摸摸南宫莲华的额头,还是有点烫呢。

    宋唐虞挑眉,“哟,什么时候对吃的这么没要求了?”

    殷溪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一直都不挑好么?给我买多点,我饿!”

    宋唐虞点点头就出去,殷溪桐继续专心致志照顾病床上的男人。

    她不是不累,而是他没有退烧的话她根本就没心思休息。

    腰很酸,恨不得躺下,不停的打呵欠,很想睡,但是她却强撑着,坐在病床边把他照顾得入微。

    宋唐虞将早餐买回来以后,就见到她已经趴在病床边睡着了。

    他莞尔一笑,这丫头,明明就困了,累了,却一直都在死撑着,真是让人羡慕南宫莲华有这么一位可爱的小妻子。

    什么时候,他的春天也会到来呢?

    他将早餐都放在一旁的柜子上,犹豫着要不要将她叫醒的时候,另一个人倒是率先醒过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刚醒来的南宫莲华还有些迷糊,想要揉揉太阳穴的时候就见到自己的手掌被握住。

    他垂眸一看,就见到了那丫头熟睡的侧脸,目光不由自主柔和下来。

    宋唐虞双手插袋,跟他说,“你伤口裂开发炎烧起来,是桐桐将你送来医院的。我说,你也太不节制了吧?桐桐还是个学生呢,你看你每天都把她折腾得没精神,她要怎样回去学校学习呢?”

    看着殷溪桐这疲惫的样子,他都忍不住想要为她抱不平。

    每天要应付高三繁重的学业,还要应付丈夫旺盛的需求,桐桐没有倒下他还真是觉得意外,南宫莲华是怜惜她的话就不该为了满足自己一己私欲而频繁的折腾自己的女人。

    南宫莲华轻轻的回握住殷溪桐的手,抬眸睨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我跟我老婆的床事好像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在啰嗦什么?”

    即使他也知道自己需求太过旺盛,把自己的女人折腾得很呛,但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他这个外人来说话。

    他也怜惜心疼殷溪桐,看到她这疲惫的小样子他也心疼愧疚,要不要节制也是他们的事情,他讨厌听到别的男人在讨论他的事情。

    被他冷如冰霜的眼神瞪,宋唐虞耸耸肩,只觉得自己很无辜。

    他这么啰嗦,还不是为了他们着想?不然某一天玩过头了他就知道惨了!

    南宫莲华也没心思去管他,刚醒来,身体还有些发软,头也还有些痛,发烧后的后遗症还没有消退。

    他现在也没心思去管自己,而是轻轻的将自己的手从殷溪桐手里抽出来,小心翼翼的不把她吵醒,轻揉着她的秀发,这才抬眸看向宋唐虞,“你帮我小心点将她抱过去那边的沙发让她好睡一点。”

    这里是单人病房,就只有一间床,不然就可以让她躺在床上舒服一点。

    宋唐虞挑了挑浓眉,还真难得他竟然愿意让被的男人去抱他的女人。

    南宫莲华见他还不动手,蹙眉往他冷凝一眼,“还愣怔做什么?快点!”

    宋唐虞无辜一笑,往殷溪桐指了指,“人都醒了,你确定还要我抱她?”

    南宫莲华垂眸一看,果然对上了她含笑的晶亮的眼睛,原来在他跟宋唐虞说话期间她已经醒来。

    不过……

    他还是不满的往宋唐虞瞪了一眼,“我是要你抱她去睡觉,而不是让你抱她,你说话给我说清楚!”

    宋唐虞撇撇嘴,还真是小气的男人!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怎么不把我叫醒?”殷溪桐边说边站起来伸手在他额头上一探,在感觉到没那么热以后她也吁了一口气,灿然一笑,“好像退烧了!”

    南宫莲华点头,打着点滴的手举起握住她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握在手掌心轻轻摩挲,“我没事了。”

    “你都不知道,睡到一半突然发现你浑身发烫,都快要把我吓死了!”回想起清晨发生的事情,殷溪桐还心有余悸。

    这种突发状况,以后还是注意点,她可不想再来尝试一次这种慌张到极致的感觉。

    南宫莲华有些愧疚的摸了摸她的脸颊,轻声说,“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保证。”

    得到他的保证,不管真假,殷溪桐都满意的露出笑意。

    宋唐虞突然觉得自己这电灯泡也太亮了,站在这里不仅是插不进去,而且还很碍眼,要不他直接滚?

    在他就纠结着自己的存在的时候,南宫莲华黑如夜的眸光往他身上一瞥,“早餐呢?拿过来吧,桐桐该饿了,吃饱了你就送她回家换了衣服就去学校。”

    殷溪桐立即说不,“我不要!我今天要照顾你。”

    南宫莲华看向她,沉声道,“我很好,你乖乖回去上课,我也要回去上班。”

    “你都这个样子了,还回去上什么班?我不准!”殷溪桐蹙着眉看着他,不同意他的决定。

    “我没事……”

    “你手都废了两次,还说没事?总之,你不能回去工作!”

    她握住他没受伤的手,紧抿着唇盯着他,坚决不能让他回去工作。

    而且才刚退烧,明明就是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才对!

    南宫莲华有些无奈,但仍然沉声吩咐,“我可以不回去工作,但你不能不回去上学。学生就该有学生的本分,不用担心我,我只伤了一只手,而不是整个人都废了。”

    殷溪桐还想要反驳什么,南宫莲华就打断她的话,“就这么决定,你别说了,赶紧吃过早餐就让宋唐虞送你回去,你要迟到了。”

    殷溪桐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究竟有没有迟到,她在乎的是他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但是,那可是南宫莲华呢,又怎么会没把自己照顾好?或许,她是想得太多,其实她是不想上学而已……

    结果,她没得反驳,一吃饱南宫莲华就让宋唐虞送她回去。

    殷溪桐在心里叹息,嘱咐他几句,“那么你自己一个人在医院好好休息,我放学就会过来陪你。”

    南宫莲华点头,催促道,“快去吧。”

    殷溪桐点头,俯下身子在他的唇上亲吻了一口以后,才跟宋唐虞一同离开。

    殷溪桐一坐上宋唐虞的车就忍不住打呵欠,睡意再次袭击,困了。

    宋唐虞边开车,边揶揄,“哟,看来你跟南宫的感情突发猛进啊!怎么,你已经爱上他了?”

    殷溪桐爱困的打呵欠,都懒得看他,“关你什么事?男人太八卦可会变成女人的哦!”

    “我不就好奇么!你跟我说我又不会嘲笑你,怎么还藏着捻着呢?”

    “那你就慢慢好奇吧!”

    殷溪桐闭上眼睛睡觉,都懒得管他。

    “哼!你不说我知道,你一定很爱他!不过,那家伙爱不爱你呢?”

    殷溪桐原本不想理会他的,但是控制不住自己将他的自言自语听进去。

    南宫莲华爱不爱她,她也不知道,因为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这种话,就连喜欢都没有说过。

    不过,她能够从他平时对待自己的一言一行中看出来,他很宠自己,只是不知道这只是宠呢,还是充满爱意的宠。

    这时候,宋唐虞的声音又传来,“在爱情中,先爱上的人注定会输!你啊,也别太爱他,要让他太爱你才行!我可希望你是爱情的大赢家,将大魔王吃得死死的!”

    能够见到大魔王被人吃得死死,那就是他毕生的愿望,他是真的希望她能够做到,让他有嘲笑大魔王的机会,不然一辈子都被他打压就真的太悲催了。

    殷溪桐依旧闭着眼睛装睡,心里却暴汗。

    将大魔王吃得死死?可是现在被吃得死死的人是她啊!

    真悲催……

    不知道她心里所想的宋唐虞还继续唠叨着,“南宫莲华那种人就是要让他吃瘪才行!不然你想要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一辈子被他吃得死死的,可是很悲催的事情!我这个下属就已经很凄惨的尝试了被他打压的滋味,桐桐你啊,要争气一点,你要翻身做地主……”

    殷溪桐继续暴汗,如果被他知道她现在已经被吃得死死的,他会不会还继续啰嗦下去?

    殷溪桐还以为自己在他的唠叨声下会睡不着,但是她显然太小看自己,如果不是宋唐虞将她摇醒,估计她会继续睡下去。

    打了个呵欠以后就下车回家,当她站在家门前的时候,却呆愣住了。

    宋唐虞跟在她的身后,疑惑的看着站着不动的她,“你傻愣着做什么?进去啊,都要迟到了!”

    殷溪桐干笑几声,转过头来无辜的看着他,“我早上好像忘记拿钥匙了!”

    “……”

    殷溪桐继续傻笑,“虞美人,你说该怎么办?”

    他就知道,她尽会给他找麻烦!

    “没有备用钥匙么?像是放在门口地毯什么的。”他询问。

    殷溪桐摇摇头,“没有,那样太危险了……”

    “……那你说怎么办?”他忍耐着咆哮的冲动,咬牙切齿询问。

    殷溪桐无辜的摇头,“我不知道啊,要不我今天还是不要去上学好了!”

    刚说完这话,她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灿烂。

    但是宋唐虞立即让她打消这个念头,“不行!我可不想大魔王灭了我!我让开锁公司过来开门!话说回来,钥匙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都能忘记拿?”

    殷溪桐就有些委屈了,“那种紧急的关头,我哪里还能记得这么多?”

    真当她是神呢!而且这又是她第一次面对这种突发状况好不好?能够将南宫莲华送到医院去已经很了不起。

    宋唐虞很无语,头痛的揉揉太阳穴,“真要被你们夫妻俩搞死!”

    直到开锁师傅来了,他们才得以进去。

    殷溪桐有些不情不愿的回卧室换上校服,出来以后又是一名青春洋溢的高中生。

    她抬眸看看墙壁上的挂钟,指针都已经快要指向九,于是走过去拉拉宋唐虞的衣摆,讨好的跟他说,“虞美人,你看,现在都已经快要九点了,早就迟到了。既然这样子,你就别让我回去上学嘛,都错过好几节课了。”

    宋唐虞抱着手臂斜睨了她一眼,给了她四个字,“想都别想!”

    殷溪桐郁闷的撅着嘴瞪着他,怎么就不懂得变通呢?

    宋唐虞走在前头,凉凉的声音传来,“别瞪我,我可不想再次因为你而被南宫莲华惩罚!”

    每一次他心软的后果就是他遭殃的时候,他要做聪明人,绝对不能重滔复撤,把自己陷进水深火热中。

    所以,只能跟她说对不起了。

    殷溪桐不满的撇撇嘴,也给了他三个字,“胆小鬼!”

    宋唐虞无所谓一笑,反正他不会再做傻事就是了!胆小鬼就是胆小鬼,他认,他就是胆小鬼!

    回去期间,南宫莲华也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听到殷溪桐有乖乖回学校,他才挂电话。

    殷溪桐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什么时候她才能摆脱这种每天上课下课毫无自由的生活呢?

    高考,快来,她快要受不了了!

    想到这,殷溪桐突然转头看向开车的宋唐虞,询问一句,“虞美人,你知道南宫莲华是在哪里读大学的么?”

    她也高三了,很快也到了填报志愿的时候,突然就有种想要上他上过的大学,去他去过的地方的冲动。

    “他?他大学是在麻省,从高中开始就在美国读,去了美国好几年,也是上一年年末的时候回来,也就是你认识他的时候,他才回来定居。”

    “噢。”殷溪桐眼里掩饰不住的失望。

    美国啊,太远了,不想去没有他的地方。

    那什么想要上他上过的大学的想法还是算了。

    冲动,果然只是冲动,眨眼就烟消云散。

    宋唐虞见她耷拉着脑袋,有些好笑,“怎么突然问这个?对了,你也高三,明年就要高考了吧,想要考哪里了么?”

    殷溪桐摇摇头,现在是哪里都没有所谓了。

    “要不当我师妹吧,我在t大。t大很漂亮,你会喜欢的。”宋唐虞提议。

    殷溪桐撇撇嘴,“再说吧!”

    她突然对这个问题没有了兴趣。

    宋唐虞将她送到学校门口,亲自看到她走进教学楼以后才离开。

    殷溪桐回到课室的时候,刚好是第二节课下课。

    让她惊讶的是,段澜景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上课,而且他们两个人再次成为同班同学,段澜景就坐在她身后的位置。

    在她好奇的将问题问出口之前,段澜景倒是先疑惑的询问,“桐桐,你怎么现在才来上课?”

    殷溪桐老实回答,“你小舅进医院了,我才从医院离开。”

    “进医院?他怎么了?”段澜景蹙着眉询问。

    殷溪桐不想让他担心,耸耸肩,“伤口裂开,有点烧,不过已经没事了,在医院住一天,明天就可以出院。”

    段澜景吁了一口气,点点头,“那就好。”

    看着如此关心南宫莲华的段澜景,其实他们两个人感情还是很好的嘛!

    “对了,你怎么不在家里休息多几天,这么早就回来上课?”

    段澜景淡笑,“身体没大碍就想回来,我不想落下太多课。”

    殷溪桐点点头,也对,高三了,对学习也不能马虎。

    这时,一直都再旁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赵紫槐开口,“你们感情真好。”

    “我们是朋友!”

    “我们是亲人。”

    他们两个人同时开口,说出不同的答案。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