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在床上败阵

    野蛮娇妻宠不得,在床上败阵

    其他游客都在热烈的鼓掌,尽情的欢呼。〔 !*爱虺璩丣

    慕霄站在原地,无比羡慕。

    他也多想有个人跟他一起跳,减轻一下他的恐惧啊!

    殷溪桐下来以后就开始后悔,特别是被周围的游人纷纷用暧昧好奇的目光看着她的时候,她更觉无地自容。她刚才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前跟他边蹦极边接吻!

    天啊,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啊嫜?

    那不是她!那不是她!那绝逼不是她!

    南宫莲华将她搂进怀里,轻笑传进她耳中,“怎么,原来你也会害羞?”

    殷溪桐捶了他的胸膛一下,哀怨的瞪了他一眼,“你当我是你呢!拳”

    脸皮比墙壁都要厚!当众接吻这事情也能脸不红气不喘的也就只有他了!

    她的反应惹得南宫莲华嘴边裂开的弧度更宽,“何必在乎别人的目光?况且他们都是在祝福我们!来,给我笑笑!”

    “笑屁啊!”殷溪桐恼怒灯他一眼,推开他自己一个人走!

    不然两个人边走边搂搂抱抱的,别人不盯着他们看才怪,特别还是两个刚刚在蹦极上接吻的人!

    只不过走远了,她才想起慕霄还像还在上面!

    她立即又转头,往回走。

    南宫莲华挑眉疑惑的看着她,“去哪里?”

    “慕霄还在上面啊,我们过去看看!”

    经她这么一说,南宫莲华才想起来,还有慕霄这个人的存在!

    真对不起兄弟,只因为他的女人比兄弟重要多!

    他们俩回到原来的地方的时候,就听到了慕霄的尖叫声,响彻云霄,果然就见到他在空中晃动着,原来还是非常有勇气的跳了!

    殷溪桐对着空中的他竖起大拇指,给他一个good!

    离开这里以后,慕霄觉得自己已经没了半条命,整个人都虚脱。

    果然,遇上殷溪桐就是不幸的开始,他以后见到她都要掉头走才是真理!

    殷溪桐转头睨了脸色苍白的他一眼,揶揄道,“我说,有没有这么恐怖啊?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脸色怎么还是这么苍白啊?你真要不行的话可要开口,好让南宫莲华送你去医院急救一下!”

    慕霄没好气的抬眸瞪了她一眼,现在手脚发软,精神不济,都懒得跟她吵,“我还没死!”

    他只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找张床躺下!

    南宫莲华从后视镜里睨了他一眼,沉声道,“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慕霄现在是真的很想躺在床上休息,说了个地址以后就闭上眼睛休息。

    殷溪桐突然有些愧疚感,他看起来还真的是挺糟糕的样子啊,早知道就不强迫他跳!

    不过……

    “你不行的话你就早说嘛!看,现在遭罪了,都是你死要面子的错!”殷溪桐数落着他,

    慕霄睁开眼,眼底尽是哀怨,没好气道,“我会这样子到底是谁害的!”

    明明她就是罪魁祸首,竟然还来数落他?真憋屈!

    殷溪桐立即反驳,“虽然我是有一点点的错,但是最错的可是你自己!谁让你死要面子了!”

    慕霄立即闭嘴,免得被这个丫头气死!

    他们将他送到了他入住的酒店。

    临走前,南宫莲华跟他说,“你要真有事就给我电话!”

    殷溪桐也说,“对啊,可不要再死要面子了,不然死了都没人帮你收尸!”

    慕霄都懒得反驳,挥挥手就进去。

    南宫莲华掉头,也带她回去。

    回到了酒店以后,南宫莲华躺下还没多久,耳边就听到了殷溪桐的惨叫声。

    他从床上坐起来,还没来得及下床殷溪桐倒是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她哭丧着脸往他走了过来,指着自己的脸哭诉,“惨了惨了!我的脸要毁了!”

    “什么?”南宫莲华疑惑的看着她,殷溪桐立即将自己的脸往他凑过去。

    南宫莲华认真一看,眉头紧锁,陈述事实,“脱皮了。”

    “呜呜……”好难看,她要怎样见人?

    殷溪桐拿着一面镜子坐在床上不停的照着脸,但是不管怎样照,还是脱皮脱得厉害。

    不只是脸,身体各个部位都在脱皮,显然是今天晒得厉害,而她又什么防护措施都没有做!

    越看越想哭,她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

    南宫莲华伸手将她的小脸扳正过来,上下打量一番,“谁让你笨!就只记得玩!明知道太阳这么大,你就该做好防护措施!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怨得了谁?”

    殷溪桐泪汪汪的瞪着他,“我都这么可怜了,你就不能不骂我么?”

    呜呜!明天该怎样出门?

    “怎么办?现在该怎样补救?”殷溪桐扑倒他的身上,揪住他的衣襟委屈可怜的追问。

    “还能怎么办?养几天就好了!”

    “呜呜……”

    “好了,又不是真的毁容,犯得这么伤心么?”南宫莲华柔声安抚。

    殷溪桐还是哭哭啼啼的,“可是明天就不能出去玩了啊!呜呜!我不要!”

    她好不容易才等到他终于有时间可以陪她,可她却发生了这种意外,这是要折磨人吧?这该死的折磨人啊!

    南宫莲华无语,他就知道这丫头的关注点永远都匪夷所思!

    “或许明天起来就会好一点的,要不你敷敷面膜!”

    殷溪桐睁着泪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真的么?敷面膜有用?”

    南宫莲华耸耸肩,“或许吧,我不清楚!”

    殷溪桐继续用委屈可怜的眼神看着他,南宫莲华挑眉,“你想说什么?”

    殷溪桐撅撅嘴,说出两个字,“面膜!”

    南宫莲华微微一叹,揉了揉她的秀发,就从床上起来,“好,我出去给你买,不要再给我露出这种表情了!”

    殷溪桐一听,脸上才露出点笑意,立即催促着,“快去快去!”

    南宫莲华无奈的摇摇头,认命出去给这丫头买面膜。

    也就是因为是这丫头,不然他绝不可能做这种事情。

    当他站在百货专柜前挑选着面膜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蹙眉,但还是接听,里面传来了苏晴含糊不清的声音,“华,华,你在哪儿?不要丢下我……华……”

    南宫莲华目光冷凝,面无表情回答,“有事么?没事我就挂了!”“不要!华,不要挂我的电话,不要……我好难过,我的心好痛,我想你了,我……”

    后面却变成了嘟嘟声,只因为南宫莲华已经挂了电话。

    苏晴将电话放在面前,怔怔的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泪水随即从眼眶中流下。

    她倒在沙发上,将手机扔到一旁,抓起一旁的酒瓶,狠狠的往嘴里灌。

    这一刻,她需要醉,彻底的醉!

    南宫莲华挂了电话以后,买好了面膜就回去。

    殷溪桐也在敷上了面膜以后就乖乖闭嘴,室内难得的安静。

    南宫莲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将电脑放在桌子上,打开以后就继续工作。

    两个人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谁都没有管着谁。

    殷溪桐昏昏入睡,边敷面膜边打呵欠,显然是今天玩得有些累。

    过了不久,她还真的传来了呼噜声,睡着了。

    南宫莲华听到声响,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忍俊不住抿嘴轻笑,摇摇头,继续工作。

    这丫头,就连睡着都能逗他笑,真是个好玩的小家伙。

    **************

    殷溪桐这一睡,结果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她从床上坐起来,第一时间就去看自己的脸。

    南宫莲华长臂一伸,将她的身子重新搂进怀里,贴着她的耳朵说话,声音是清晨刚起来的沙哑,“怎么这么早?再睡一下吧!”

    “你让我起来,我要看看我的脸!”殷溪桐在他的怀里挣扎着。

    南宫莲华直接给她答案,“你今天就乖乖留在这里吧!”

    “啊?我不要啊!”殷溪桐大力将他的手臂推开,从床上爬了起来,立即冲进了浴室。

    当她见到她的脸还是那么惨不忍睹的时候,尖叫声立即冲破喉咙。

    南宫莲华很不厚道的躺在床上咧嘴大笑,他可是非常愿意在酒店躺一天,最近都忙得没时间休息,睡懒觉才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南宫莲华,我该怎么办啊?”殷溪桐从浴室走了出来,直接爬上床,跪在了他的身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南宫莲华给她两个字,“睡觉!”

    “我已经睡够了,我不要再睡,我想要出去!”殷溪桐紧蹙着眉头大声说。

    南宫莲华依旧闭着眼睛沉声道,“没有人不让你出去,你想出去就出去!”

    “我现在这样怎样出去!”她一副懊恼的模样。

    南宫莲华终于肯睁开眼睛,“不然你想怎么样?”

    殷溪桐一脸欲哭的看着他,“你说我还能怎么样?”

    这世界上还真的没有后悔药啊!那能不能有回到过去的药啊?她现在很想要穿越!

    “不能怎么样,所以睡觉吧!”

    “我不!”

    她现在很愤怒,一点睡意都没有!

    南宫莲华看着她,突然坐起来,直接将手深想过她,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既然不想睡,那么我们就来做点特别的!”

    话一完他就要亲她的唇,殷溪桐敏捷的捂住了嘴唇,瞪着他,“我才不要!”

    “不要也得要!我们好像很久没有欢爱了!”

    “你放屁!前几天你才那个过,你还敢跟我说很久!”

    南宫莲华轻笑着揉着她的腰,将快要炸毛的她的毛抚顺,“超过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很久!”

    “你还能更不要脸么?”

    “如果不要脸就能跟你做的话,那么我就不要脸吧!”

    “你,你!”

    你到最后都词穷,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咽到。

    南宫莲华一个翻身,利落的将她压在身下,用像是要将她吃了的眼神看着她,“没错,就是我,我要跟你做!”

    卧槽,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说着这种话的人也就只有他这种不要脸的混蛋!

    不给她发呆的时间,他已经啃上她的下颚,伸出炙热的舌头舔舐了一把。

    殷溪桐抖了抖,伸手推着他压下来的胸膛,红着脸反抗,“别总是当我是猪蹄,我一点都不好吃!”

    “没关系,我觉得很好吃就行了!”某人非常没节操的继续啃她,完全当她是一道美味的菜肴。

    殷溪桐被他吻得浑身发软,心想自己总不能每一次都在床上败阵,她要翻身做地主!

    她挣扎了再挣扎然后又挣扎,只可惜男人的力量就像无底洞,不管她用上多大的力气,他总能够将她压得动弹不得。

    不一会儿以后,殷溪桐不是被他吻得气喘吁吁,而是被自己的挣扎弄得没了力气,最终选择了放弃,他喜欢啃,就给他啃好了!

    南宫莲华也不是非要做,就是想要逗逗她,看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就是越看越想要狠狠的欺负她!

    这恶趣味,果然恶!被她知道的话,必定又会气死!

    啃够了,南宫莲华就放开她,看着她还继续脱皮的脸,伸手摸摸,“其实,这样子还是很漂亮。”

    殷溪桐躺在床上挺尸,听到他这话,立即白了他一眼,“开什么玩笑!丑死了!”

    回想起自己的脸,她就很想哭,丑得她都不敢出门啊喂!

    “怎么会?我们家丫头怎么看都是漂亮的!”他的目光太过真诚,看得她都有些不自在。

    有时候两个人说着这种太正经的话她真的很不自在,特别是他的眼神让她都不敢直视,这种感觉真可怕,感觉都不像是她了!

    “怎么不看我?”

    “我要睡觉!”

    转身,闭上眼睛不理他。

    但是南宫莲华却将她转了个身,继续紧盯着她,“你不是说你不睡的么?”

    殷溪桐维持着那个动作那个姿势,“我现在想要睡了可以么?”

    “好,我们一起睡!”

    “……”沉默几秒钟,再次大爆发,“卧槽!你能不能不要把手放在我胸部上啊?”

    “有么?原来这小馒头是你的胸部啊!”

    “小馒头你妹!”娇红着脸很想揍他一顿。

    而且,他的手依旧放在她的胸部上,还暧昧的揉了揉。

    那一刻,殷溪桐很想灭了他!

    在她的粗口再次爆出口之前,南宫莲华直接吻住她的唇,将手抽出来,搂住她,深深吮吻。

    “好了,不闹了,睡觉!”现在到底是谁在闹?谁在闹啊?!

    结果,又被没节操的混蛋占尽了便宜!

    **********

    殷溪桐这脸也不是一时之间能够好起来,继续留在这里也没办法出去玩儿,他们一睡醒以后,南宫莲华就将她带回家。

    这暑假就要这样子完了。

    开学前一天,殷溪桐接到了段澜景的电话。

    “上次不是想让你来给我说说有哪些暑假作业么?明天都要开学了,你今天能过来么?”

    什么时候见过段澜景求她了?这简直就是奇迹!

    对于他的要求,殷溪桐欣然答应。

    挂了电话,她就冲进南宫莲华的书房,直接开口,“我要去澜景家!”

    南宫莲华将目光从文件上移到她的脸上,眉头微蹙,“做什么?”

    “明天不是要开学了么?我上次答应过澜景要过去告诉他关于暑假作业的事情啊,今天都最后一天了,当然是要遵守承诺!”

    南宫莲华很快又将目光移到文件上,“他可以去问别人!”

    殷溪桐不满的撅嘴,“问别人还不如问我,我可是他的小舅母!”

    南宫莲华哼了一声,“你还知道自己是他的小舅母啊,真难得!”

    “我一直都记得好不好!”殷溪桐不满的反驳,“你别总是我一提澜景你就给我脸色看!都说了我只是帮帮同学送送关爱而已,你怎么就这么爱吃醋呢!”

    南宫莲华挑眉,“既然知道我吃醋,你还总是惹我生气?”

    “那是因为你太小气了!我们明明就是一点暧昧关系都没有!”

    “真的?”南宫莲华眯着凤眸盯着她,“你不是喜欢过他么?”

    殷溪桐白了他一眼,“那你还跟苏晴谈过恋爱呢,难道你现在还爱着她?哪个花季少女没有暗恋过人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好不好!况且又不是暗恋了就是一辈子,中途都会换对象的好不好!”

    “那么,你现在换成谁了?”

    殷溪桐哼了一声,特傲娇的睨了他一眼,“不告诉你!”

    “那正好,我也不是很想知道!”

    那你就别问啊喂!

    “话说回来,你到底让不让我去啊?你这么担心的话,我们一起去吧!”

    她就只是想要出去走走,这几天都被困在家里,太闷了。

    南宫莲华想了想,将文件收起,“可以,我跟你一起过去。”

    反正,他也很久没有去他们家,是该要去探望一下。

    殷溪桐一听,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早答应不就好了,就你啰嗦!”

    南宫莲华挑眉,将她搂进怀里,在她的脖子上狠狠的吻了一口以后才将她放开。

    殷溪桐不满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又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南宫莲华无辜的对着她笑了笑,殷溪桐立即往房间浴室冲进去。

    在见到自己脖子上那显眼的吻痕的时候,她真的很想杀了他!

    南宫莲华也来到,站在她身后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不是故意的。”

    卧槽,摆明就是睁眼说瞎话,也就只有他能够把谎言都说得理所当然!

    这么热的天,这是要她怎样将它遮住嘛!

    结果,殷溪桐的脖子上就多了两张止血贴,特别怪异!

    两人去买了些水果以后就来到了段澜景的家。

    按下门铃,是南宫冷情开的门,在见到他们的时候脸上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莲华,你们来了,怎么不早说呢,让我给你们煮好吃的!”

    南宫莲华微笑着与她拥抱了一下,“你随便煮煮都很好吃!”

    段澜景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他们,喊了一声,“小舅,桐桐,你们来了。”

    南宫冷情伸手敲了他一下,“桐桐辈分可比你大,以后要叫小舅母。”

    段澜景撇撇嘴,没有说话。

    殷溪桐说,“澜景,你的书本呢?赶紧抓紧时间吧!”

    段澜景点点头,就带她去自己的房间。

    南宫莲华也跟着一起过去,一同走进段澜景的房间。

    他的房间,还是跟从前一样。

    南宫莲华站在这里打量了一番,目光就落在了书桌上,走过去,将上面的一个相框拿起来。

    殷溪桐站在他的身后好奇的往他手上的相框看过去,“这是?”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