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差点让她热泪盈眶

    野蛮娇妻宠不得,差点让她热泪盈眶

    殷庭山很快就回过神来,“南宫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殷溪桐也很诧异,这个男人是在帮她说话?太让人惊讶了!

    南宫莲华翘起了二郎腿,脸上噙着淡笑,“字面上的意思,难道殷总你不懂?”

    在殷庭山看来,南宫莲华脸上的笑容分明就是嘲弄,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爱残颚疈

    家务事被外人见到,他的面子有些挂不住,而且南宫莲华那话分明就是指责他的不是!

    殷庭山是有意拉拢他,甚至出动了自己的女儿,在这a市好歹也是龙头之一,又怎么能被他一个后辈嘲弄。

    殷庭山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南宫先生,这是我们家的家务事,那么就不劳你费心了!今天跟南宫先生你聊得很愉快,关于那项目,我明天再跟你约个时间好好聊聊!”

    说着,他就对一旁的管家吩咐道,“张管家,麻烦你送南宫先生出去。”

    这分明就是赶客,南宫莲华抿嘴轻笑,深不见底的凤眸睨了他一眼,然后就站了起来,“那么,多谢殷总今天的款待了!”

    离开之前,他的眸光有意无意的往殷溪桐身上瞥过去,那深意,殷溪桐不懂。

    她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要帮她说话?

    那话虽然是陈述事实,但是却让她有一种他是站在她那边的感觉。

    这种被人相信的感觉,差点让她热泪盈眶。

    而让她有这种感觉的人竟然是那个被她在心里大骂神经病的男人,这就让她有些难以接受了。

    这落差可不是人人都懂,而她也没时间去深究,殷庭山还在用那阴沉难看的脸色盯着她。

    他说,“南宫莲华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殷溪桐垂下眼梢不看他,突然有了不想在他面前装淑女,装纯良的冲动。

    而她那火气冲冲的话已经不经思索多口而出,“意思还不简单么?就是我差点摔死,而你们却来指责我的不是!”

    “殷溪桐!”殷庭山还没说话,林萃仙倒是先给了她一巴掌,“谁准你用这语气跟你父亲说话了?快给我道歉!”

    殷溪桐捂住脸颊,垂下眼梢掩饰眼里的哀伤与失望,声音有些沙哑,“他不是我父亲!”

    “你说什么?!”林萃仙被她这话气得脸色都发白。

    殷庭山就更不要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没想明白怎么自己认为是乖乖女的女儿却说出这种话。

    只有殷穆琦母女一直都用那幸灾乐祸的嘴脸看戏。

    殷溪桐抬眸,眼眸中有着恨意,不加掩饰的落在他们身上,“十七年来我一直都被人骂野种,即使现在,殷穆琦母女心里还不是骂我是野种!如果我有父亲,就不会被人看不起被人骂被人欺负!他凭什么做我的父亲?”

    “你!”林萃仙被气得再次扬手想要打她。

    殷溪桐往前面一站,抬起下颌,狠狠的大声说,“你打啊,你最好就打死我!”

    林萃仙紧握住拳头没有打下去,脸上都难掩失望跟气愤,狠话脱口而出,“你滚!我林萃仙没有你这女儿,你给我滚!”

    殷溪桐也不假思索转身就走。

    这里,从来都不是她家。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