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剑弑天穹

164.第164章 袭击!

    第164章 袭击!

    第一百六十八章袭击!(求订阅)

    但,他的动作,并没有因此有任何的迟缓。

    “呲!”

    南宫蝶的长鞭是四级灵器,但,秦南的噬魂剑,也是三级灵器,而且,是绝对不亚于普通四级灵器的拥有器魂的真正三级灵器。

    在南宫蝶的长鞭朝着自己挥动而来的第一时间,秦南的手掌便在空中一摆,然后,噬魂剑带着凌厉的剑气,带着骇人的杀意,破空而出。

    “玄天游龙!”

    同一时刻,蟠龙剑法第三招,也被秦南祭出。

    “嗷!”

    一道龙吟声,贯彻天地,无数人的心神,都被这一道龙吟声给深深的震动了,他们目光中泛着无比的惊愕,看着天空中那隐约呈现的长龙,面容呆滞。

    “这……这剑法,也是人级武法!!”

    这一下,轮到南宫问震惊了。

    在之前南宫蝶展现出四级灵器,施展出人级武法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因为他知道这很正常,也只有他知道这很正常,南宫蝶,虽然姓南宫,但,这个南宫,和他的南宫可不一样。

    但,现在,一个严家的小辈,竟然也施展出了人级武法!

    “轰!”

    长鞭,剑影,在空中轰然相撞了!

    那是一道震天动地的巨大声响,滚滚的气浪,在这两者相撞之后猛烈席卷天地,高空的阳光,也在一时间被气浪完全阻隔了起来,让这原本明亮的林间,立刻昏暗了下来。

    “呼!呼!”

    狂风刮过,天地重亮。

    秦南和南宫蝶的身影仿佛是定格在了半空之中,长鞭,噬魂剑,也在他们二人中间交叉相撞。

    显然,刚才的那一招,他们谁都没有占据上风。

    “彭!”

    相持片刻,二人的身影同时向后弹开,后稳在了地面之上。

    但,南宫蝶却明显没有就此罢手的打算,又是一团赤红色的灵气将她的身体完全萦绕,她手中的长鞭也再次被其高高举起,准备挥出。

    不过,就在她想要再次出手的时候,南宫问抵达了她的身旁,那一双厚实的手掌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显然是要她停手,但,后者却并没有开口做出任何斥责。

    理智,回到了她的脑中。

    她身上的杀意缓缓退却消散,她身上的赤红色灵气也一点点收敛了回去,她,收手了,然而,她却同样没有对南宫问说什么,似乎,她根本不需要对其说什么。

    这一幕,让所有人的脑中都产生了一丝疑惑,尤其是所有的南宫家人。

    要知道,南宫问可是南宫家族长,而南宫蝶只是一个族内小辈,按理来说,两者之间的等级差别,可是十分巨大,但现在,这种差别,在他们身上却完全看不出来,甚至,人们都有一种感觉,身为族长的南宫问竟然对这南宫蝶有着一种浅浅的恭敬。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个疑问,在秦南的脑中加深了,其实,不只是秦南,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南宫蝶停手,南宫问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装作一脸病态,很是虚弱的严震天身旁。

    “严兄,刚才的事情,是我们南宫家的不对,抱歉了,还望勿怪!”他对严震天拱手致歉。

    “南宫兄言重了,小辈嘛,难免会冲动!”严震天回应道。

    四家之比,本已经结束,但,秦南和南宫蝶的这一个短暂的交手,却为这结束的四家之比点上了重重的一笔。

    这一笔,让所有人都对秦南的实力进行了一个重新的评估,只是炼魂境六阶的他,却能够和荒通境一阶的南宫蝶打一个平手,而且,他们所展现出的力量,还都不下于荒通境二阶,甚至,直逼荒通境三阶。

    这样震撼的情况,在青阳镇的历史之上,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同时,南宫蝶的身份,也让所有人心中产生了疑问,这一个南宫家小辈中的第一人,这一个父母身份不详的南宫家小辈,真的是南宫家的人吗?

    当然,这些疑惑和震惊,众人也只能深深的藏在心底,就算他们想要深入探究,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静止的人潮,再次开始流动,这一次,是真正的流动,不会再次停顿,只不过,这一次挪动身影的众人,心境和之前可完全不一样了。

    人聚,人散,转瞬间。

    数万人影,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之内几乎全部离去,这原本人潮拥挤的竹林,恢复了以往的宁静。

    “我们,也该走了!”

    身处最中央的四家之人和苏府之人,当然是最后离开的。

    同样的方向,不同的路线。

    一同行径了不久之后,四家之人,也都分散前行开来。

    “秦哥,你真是帅爆了啊!尤其是之前那一句,我从来不和我的手下败将交手,除非我知道他已经有了和我一战的实力。”

    这句话,严峰可是憋了一路了,现在只剩下他们严家之人,他也终于能够将其吐出口了,而且,看那模样,要是让他在多憋一会儿,恐怕都会憋出毛病来。

    “帅吗?我觉得还好!”

    秦南看着严峰那似乎真挚的表情,用手拂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很是装逼的道出这么一句话。

    在其身旁的严梦看不下去了:“秦南哥,你这是和严峰呆久了,被他给感染了吧……”

    “恩,我想,应该是吧!”秦南故作思索了一番,重重的点了点头。

    “什么叫被我给感染了?我把秦哥哪里感染了?这话说的,秦哥以前也很自恋的好吧,只是以前自恋的不明显罢了!”严峰抗议了,对秦南和严梦双双鄙视的看了一眼。

    什么叫自恋的不明显?

    自恋的不明显,那不就是不自恋吗?

    秦南和严梦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

    但,突然间,秦南的面色,变得凝重了下来,因为,他察觉到了一缕凌厉的杀意,不,不是一缕,是一缕接着一缕的凌厉杀意,在向着他们急速逼近。

    “嗖!嗖!嗖!”

    也就是在他察觉到这一缕缕杀意的下一霎那,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席卷而出,然后,长剑直指严震天,袭击而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