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极品透视

616章 真正的神医

    可是这三个姓王的也领教了要饭的的厉害,不敢正面对着它,三个人不约而同转到要饭的后面,就像以前的人处决政治犯一样一样,三人同时举起枪对准要饭的的脑袋。

    小绿真的急了,她看出要饭的会功夫来了,但是她也知道即使功夫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不怕枪打。她还想冲上去护住要饭的,却被李时拉住了。

    李时隐隐看到从要饭的身上散逸出一股气流,或者说,这股气流比空气稍微浓一点,呈波纹状往身后散去,丝丝缕缕地钻进了三条土枪的枪管,然后在枪管里面聚集,变得越来越浓。

    三个姓王的咬咬牙,扣动了扳机。

    “轰——”的一声巨响,土枪腾起一大股烟火。

    小绿想不到那三个人居然真的开枪,枪声一响她就尖叫一声,一边那些妇女也吓得惊叫起来。

    浓浓的火药味随着烟雾渐渐散去,众人揉揉眼睛,只见要饭的四条腿绷直,身体僵硬地躺在地上,俩眼紧闭,嘴半张着,舌头耷拉在一边,小绿“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李时拽拽小绿:“别哭,他是装的。”

    听到李时戳穿自己,要饭的睁开眼睛翻翻李时,翻身爬起来,继续他的宴席。

    再看那三个姓王的,脸上红一道黑一道,黑的是火药,红的是打出来的鲜血,土枪已经掉到地上,他们扣扳机的手满手是血,三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浑身都在颤抖。

    三条土枪全部炸膛了。

    姓冯的村民全部兴奋了,互相窃窃私语:“活该,姓王的太狠了,还不知道捣进去多少火药,不炸才怪……”

    “报应……”

    三人的家人跑出来,一看三个人成了这个模样,手忙脚乱地备车送他们去医院,再也没心思再去找要饭的麻烦了。

    看热闹的也都散了。

    李时走过来,但是不敢十分靠近要饭的,只是远远地蹲在他的对面。因为要饭的这些东西味道实在浓重,如果靠得太近的话李时担心自己会被熏得晕过去。

    “呵呵!”李时先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老大爷,我想跟你打听点事,你知道哪里能买得到双花碧莲草吗?”

    要饭的没搭腔,小绿却是戳戳李时,小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他是要饭的,不是老中医。”

    李时反手戳戳小绿,意思是让她别说话,然后依然跟要饭的搭讪。

    但是要饭的仿佛一个聋子,依然我行我素地专心饮酒。

    李时心说这个老家伙装聋作哑,本想把他的酒菜给踢飞,可是抬起脚来又不得不放下,自己宁愿去踢一泡屎,也不愿踢他的一个塑料袋子。

    要饭的感觉到李时的意图了,抬头看了李时一眼,正好李时也在看他,四目相对,俩人都是一愣。

    李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因为对方的眼光看起来很像在往外放射一种射线。

    见要饭的发愣,李时认为要饭的大概也发现自己的眼睛有问题了。

    然后李时发现要饭的盯着自己的裤兜在看,李时明白了,对方的目光至少告诉了自己,要饭的是透视眼,他看到自己裤兜里面的玉璧了,正在透视过来研究这东西。

    李时确定要饭的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甚至他跟自己一样还是个神医,只不过自己是针灸,他可能会用药。

    他的袋子里有这么多自己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草药,可以肯定的是都很珍稀名贵,也许这里面有能治好小绿***草药呢。

    见不管自己怎么问,要饭的都不开口,李时有点生气,去旁边拿过一根长长的树枝来,远远地去拨拉那个装药材的袋子。我把你的袋子拿走,看你说不说话!

    要饭的伸手把身边的一根棍子抓起来,一下子打开李时的树枝子,抬头看看李时,眼露凶光。

    李时只好把树枝子扔掉,自己可不敢跟对方动粗,要饭的功夫有多厉害且不说,要是惹得他发飙,不用别的,单是他扑上来把自己抱住,相信熏也能把人熏死。

    所以还是要想办法智取。

    李时蹲下身子又往前凑了凑,觉得时间长了,味道也不是那么难闻,这可能是久而不闻其臭的缘故。

    “老大爷。”李时压低声音,“跟你说实话,我有一个病人继续双花碧莲草救命,你能不能卖一点给我?我知道你对我的玉璧感兴趣,等病人好了,我可以拿出来给你研究研究,怎么样?”

    要饭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能给我看多长时间?”

    李时一听有门:“你需要看多长时间?”

    “看到天黑。”

    “没问题。”李时慷慨大方地说,“不过有个条件,你要当着我的面儿看,可以吗?”

    要饭的伸手开始划拉他的饭菜:“成交,马上带我去看病人,我不用给你药,我直接把病人给你治好就行了。”

    小绿一直贴在李时身后,听了俩人的对话,一头雾水,她想不到要饭的居然还会治病,也不知道李时怎么会知道要饭的会治病的?

    要饭的用那根长长的树枝子串起他的大包小包,扛在肩上跟着李时和小绿去见病人。

    小绿当初连洪断那么大的味道都能忍受,也算是练出来了,现在要饭的这味道比起洪断来半斤八两,又不是在密闭的空间里,也没觉得太难忍受。

    只是要饭的到了小绿的家里,刚刚从院子里走一趟,冯家的人大概给熏得晕过去一半。

    “你这是干什么呢?”小绿的母亲抱住了一棵树才没有被熏得倒地不起,大声质问小绿。

    “不是给奶奶治病吗!”小绿回答着。

    李时和小绿领着要饭的一进东屋,小绿的小姑就被熏得差点翻了白眼,刚想训斥几句,可是她根本张不开嘴,只好扶着墙跑出去,在院子里大口大口喘气。

    要饭的站在老太太的土炕前看了看,像个行家似的翻了翻老太太的眼皮,探探呼吸,也不把脉,直起身子盯着老太太的身体上上下下地看。

    李时更加确定,要饭的就是有透视眼,他正在透视小绿***病因呢!

    李时试探地说:“我刚才初步做出一个治疗方案,你听听是否合理?我想先给心脏减肥,让心脏恢复正常功能,然后肝区的毛病不好治的话,考虑动手术把那块坏区切除,你认为怎么样?”

    要饭的鼻子里哼了一声:“这么大年纪了,你就不怕她下不来手术台!”

    小绿更加奇怪,因为她感觉要饭的好像比李时的医术更高明,因为听着语气很有高高在上的味道。

    要饭的从袋子里拿出几味药来,放在手里一搓,那些炮制过的药草就变成了粉末,把这些粉末放一张纸上晃一晃,粗一点的粉末划拉出来,让小绿拿个小碗冲上热水。

    底层那些很细的粉末,放到老太太鼻子上让她吸进去一些。

    吸进去不大一会儿,只见老太太好像要醒过来的样子,而且表情似乎有些痛苦,脑袋微微摆动,嘴唇也微微分开,想要张嘴的样子。

    “好了。”要饭的示意小绿把小碗拿过来,“把她扶起来,灌下去就好了。”

    现在老太太已经有了要张嘴的迹象,很容易地就能把她的嘴撬开,把药给她灌到嘴里,她的舌头居然能够微动,慢慢就咽下去了。

    李时直到老太太把药咽下去了,这才吁口气:“看来有门!”

    “哼哼……”要饭的高傲地笑了,“我这药是一千多年前传下来的,能不管用!”

    “传了一千多年?”李时惊问道。

    “嗯,这药你花多少钱都买不到。别叽歪了,咱们赶快出去找个旮旯研究点东西。”

    “嗨嗨。”李时赔笑道,“稍等一下,等等老太太醒过来。”

    “醒过来也不能立即走动,怎么也得几个小时才能下地吧,快走快走,我等不得了——”

    小绿却是沉浸于万分惊异之中,自己的奶奶这么大年纪,病成这样,就弄那么点药吸进去,灌一点,就能药到病除,几个小时就能下地走路?

    怎么可能呢!

    李时和要饭的正在争执,冯家的儿女终于一个个用毛巾捂着口鼻冲了进来,他们觉得弄那么一个要饭的进去,不要说治病,光是把屋里的空气污染了,熏也得把老太太的熏死。

    可是他们不敢置信地呆住了,只见老太太眼睛正在慢慢睁开。

    小绿见奶奶这么快就睁开眼,而且很明显不用自己扶,都能自己在炕上坐住了,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她回头看着要饭的,“难道您是神医?我奶奶病得这么厉害,那么一点药就给治好了!”

    冯维光喜极而泣,这时已经闻不到要饭的身上的味道了,亲热地拉着他的烂棉袄说着感激的话。

    小绿的小姑则跳到炕上,拉着母亲又开始哭。老太太的眼睛刚刚睁开,还很无神,空洞地直直望着,女儿哭道:“妈,是我啊,你认不出我了?”

    老太太的眼珠略微动了动,好像认出女儿来了,嘴唇动了动,但是说不出话来。

    要饭的在一边实在等得头顶上都冒烟了,暴躁地说:“她刚醒过来,怎么可能会说话,你让她养两天不就全好了。”说着看看李时,“赶快走,再磨蹭我要恼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