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极品透视

606章 又一个隐身的

    高个男人什么也没说,退到一边抱胸冷冷地看着。

    “哦——”李时暗暗点头,“陈梅果然有两下子,佩服佩服!”

    他看看那些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打斗的俩人身上,回身抓住一条绳子,迅速地爬上去。

    下面那些人注意力全在打斗的俩人身上,居然没有发现峭壁上的人影。

    跳上高耸的峭壁,再往谷底看,那些打斗和对峙的人已经看得不那么清楚,但明亮的车灯还是能够看得很清楚,李时捡起几块石头,冲那些车灯投下去。

    三辆车的车灯都被石块打碎了,只有背对着李时的那辆车还亮着灯。

    打斗的一男一女被这一通石头炮弹给轰得停止了,那些人挟持着社长上了车,陈梅和高个男人一直不甘心,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想把社长截下来,但是投鼠忌器,知道打起来他们根本没有把握保证社长的安全。

    李时转到刚才自己下去的地方,垂下绳子去。

    黄狗和狐狸很快被拉上来,李时往谷底看看,下面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李时和俩人沿着来时的小路往回走,走出不多远,三个人停住了,因为小路中间赫然多了一个人,穿一身黑色衣服,抄着手抱着一把武士刀,正是矮个男人。

    这三位都站住了。

    矮个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时道:“你是哪里来的,你不是神杀的人?”

    李时有些奇怪地问:“这位先生,黑更半夜的你能看清是我?”

    矮个男人冷冷地说:“我天生夜视。”

    “唉!”李时叹口气,“真羡慕你,我要是有一双夜视眼多好!”

    矮个男人依旧面无表情。

    “你刚才还在下面,到底是什么时候上来的?”李时喋喋不休地问道。

    矮个男人举刀抱在胸前,沉声道:“我知道你是高手,不用装了,亮出你的兵器吧!”

    李时摇头道:“我没兵器,不喜欢耍刀弄枪的。”

    “练武的人居然不喜欢刀枪!”

    “我小的时候喜欢摇铃,可现在就是给我再好的摇铃,我也不想摇着玩儿了,刀枪也一样,以前喜欢过,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些小时候的玩具。”李时轻描淡写地说。

    对于矮个男人来说,这是再侮辱不过的话了,李时分明就是讽刺他手里的武士刀是小孩玩具,矮个男人再不想罗嗦,身子一闪挥刀劈上来:“去死吧!”

    李时并不闪避,反而迎着矮个男人的刀锋跳过去,矮个男人眼看着刀锋劈进李时的身体,但是手上却没有割裂皮肉的感觉,这一刀居然劈空了,李时贴着刀锋冲到他的面前。

    矮个男人大惊,回手冲李时拦腰砍去,李时就像一根弱柳一般迎风一摆,刀锋擦着他的衣襟掠过去。

    矮个男人的刀快,他在几秒钟之内劈出几十刀,刀锋居然只是贴着李时的衣襟游走,这只能说明李时在分寸上已经拿捏得无比精确。

    矮个男人很快看明白了,李时就像稀泥里边一条滑腻无比的泥鳅一样,仅凭自己的刀,是无论如何砍不到他的。

    不但砍不到他,矮个男人第一次对自己的刀产生了怀疑,因为他发现他的刀连自保都不能。

    李时就像个影子一样贴着矮个男人滑动,矮个男人想砍他,必须要撤身与他保持一定距离,但是他每一次撤开身挥刀砍下,李时都要像铁块遇到了磁石一样贴上来。

    矮个男人砍、削、劈、刺,用尽了刀术里面最精妙的招数,只是不能伤到李时一根毫毛。

    李时一边在矮个男人闪电般的刀锋里边翻滚,一边调侃道:“我还以为这位先生的刀有多厉害,不过就是耍起来好看,根本不能伤人——”

    矮个男人咬紧牙关不说话,看着李时的身体又贴了过来,他往旁边一撤,等李时欺身缠过来时,他并没有挥刀,而是从手里激射出一把飞镖。

    李时身体急速往侧后滑开,嘴里叫了一声:“好多——”

    矮个男人一把飞镖把李时逼退,更不答话,纵身跃起,只听到“丝丝”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像满天飞雨一般的暗器整个把李时包裹在里面。

    不管李时怎么窜、蹦、跳、跃,总是逃不出暗器的包裹,矮个男人就像一挺机枪一样手里打出源源不断的暗器,李时跳过之处,总有一小堆东西留下。

    狐狸和黄狗看得目瞪口呆。

    但是矮个男人看得明白,李时不但把那些暗器接住了,而且还码在一起堆起来,这一堆堆的暗器里面什么都有,柳叶飞刀,六棱飞镖,四棱飞镖,飞针……

    跳了两圈,矮个男人不打了,李时叫了一声:“还给你——”把接住的那两把暗器冲矮个男人打回去。

    矮个男人挥刀遮挡,只听一阵“叮叮泠泠”的声音,那些暗器打在刀上撞出一团火星,随着这一团火星,矮个男人突然不见了。

    李时看看远远观战的狐狸和黄狗,问道:“那个人呢?你俩看他哪去了?”

    狐狸和黄狗都摇头:“没看见。”

    李时一边左右寻找一边嘟囔道:“这人难道是变戏法的,身上怎么藏着这么多东西,攒吧攒吧能有一小推车!”

    “哪去了呢?”因为现在李时在附近扫描,居然看不到矮个男人藏到哪里去了!

    狐狸走过来道:“一个大活人说没了就没了,难道他会隐身?”

    李时道:“我知道了,他是隐身了。”

    想起上次那个黎伽人,也是会隐身,而且隐身之后自己的透视眼都不能发现他。后来还是他的气息暴露了目标,让自己把他抓住的。

    李时让狐狸和黄狗站得稍远一点,屏息静气,细心地感受着那人的气息。

    突然,矮个男人像个鬼魅一样在李时身后冒了出来。

    李时身子一转闪过从背后砍来的一刀,顺势贴到矮个男人近前,矮个男人横刀来削,李时抬肘点在他的手腕上,同时右掌疾如闪电拍在矮个男人的前胸。

    这一掌出去,明明打中了,但是矮个男人就像被他打化了一样,又消失了。

    狐狸在一边叫道:“又不见了。”

    李时冷笑道:“我能看见!”其实李时并不能看见,只是能感受到而已,说自己能看见对方不过是心理战而已。

    从身上掏出两把三棱镖,李时突然回身打出去,又听到一阵“叮叮泠泠”的声音,矮个男人就像草丛里被轰出来的兔子一样跳起来挥刀拨打着暗器。

    李时得理不饶人,一见矮个男人跳起来了,更加起劲地捡起地上的暗器追着矮个男人打。

    矮个男人拨打了两下,身子一晃又不见了。

    李时就像能看见隐身的人一样随便找个地方追过去,果然矮个男人又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

    与此三番,矮个男人不再隐身,专心拨打暗器,抽空还想冲上来劈杀李时,但是他刚刚靠近,刀还没劈下,就被李时一个穿心脚踢得飞出去。

    矮个男人被踢飞的过程中还能挥着手里的刀打落暗器,功夫确实不弱,在空中一拧身,双脚稳稳地落到地上,只是在落地后吐了一口鲜血。

    李时这一脚忒狠了点。

    看样子矮个男人有点黔驴技穷的味道了,打又打不过,暗器被人家接住,隐身术被破解,于是他一边拨打着暗器,一边快速后退,他准备跑了。

    李时叫道:“想跑,跑不了!”

    随着叫声,矮个男人腿上挨了一镖,这一镖正打在他的右腿折弯处,旋转的六棱飞镖把他的大筋都削断了,他的腿不由得一软,一条腿跪倒在地。

    李时飘也似地跳到他面前,矮个男人挥刀就砍,李时反手抓住武士刀长长的刀把,另一只手立掌砍在矮个男人的手腕上,矮个男人握刀的手就像跟手腕失去联系一样软下来。

    李时顺势夺过刀来,在手里“滴流”挽个刀花,刀尖掉回头来冲着矮个男人,再轻轻一送,自矮个男人的胸腹部刺入,从后背透出。

    矮个男人那只好手条件反射般地握住了刀身,太用力了,他的手都被刀锋割破,鲜血淋淋沥沥地淌下来。

    李时搔搔耳朵,自言自语道:“还隐身术,不过是障眼法!”

    矮个男人瞪眼看着李时,那眼神里的内容太复杂了,怀疑,惊惧,或者什么……

    “玩火者必**,玩刀者必自戕,玩枪者必自毙,你喜欢玩刀,这把刀离得最近的人始终是你!”李时看着矮个男人死鱼一样的眼睛,慢慢说道。

    矮个男人想说什么,一张嘴,一大股鲜血从喉咙里涌出来。

    李时冷冷地说:“听说有人喜欢割肚子自杀,以为是无上的光荣,所以我捅你的肚子,死了以后要记得我的恩德,在阎王爷跟前儿给我美言几句!”

    矮个男人出的气多,进的气少,呼吸渐渐变得微弱,绷紧的身体也软了下来,眼看就要死透了。但是李时发现他的一只手还死死地抓着裤兜,那里面装的就是刚才陈梅扔给他的玉璧。

    李时一把拽开矮个男人的手,探手想从他的裤兜里掏出玉璧。想不到矮个男人回光返照,身体又剧烈动了几下,手还抬了起来,看样子想夺玉璧,但是挣扎几下之后,终于身体一软,死了。

    “这不就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玉璧吗,值得这么大动干戈了吗?”李时端详着玉璧,自言自语着,玉璧材质相当不错,做工很是精良,而且李时分明看到玉璧上面微微发紫的寿衣沁,说明这个玉璧还是古物。

    “不用看了,这不是你应该研究的。”狐狸站在李时身后,不知为何口气变得冷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