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极品透视

428章 大动作

    李时跟着梵露进了院子,梵露准备得还挺全,全套的衣服、鞋子和帽子,还有口罩、墨镜一应俱全。李时换上衣服把自己包裹起来,照照镜子简直连自己都认不出自己了,不禁又有点反悔:“你说我这样做有必要吗,你只是听说虎南帮很厉害而已,值得我怕成这样吗?”

    “什么叫怕!”梵露反驳道,“你就是再厉害,何必非得去跟他们硬碰硬?只要你突然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变成敌在明,我在暗,这是有百益而无一害的事,充好汉有意思吗?”

    李时觉得梵露说的对,孙子兵法上说,“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凡事要“致人而不致于人”,现在能做到敌明我暗,确实比跟敌人硬拼强多了!

    梵露继续道:“我也是听说虎南帮有变种人,到底变到什么程度,有什么本事,咱们又不知道,万一会隐身什么的,他在暗处你在明处,不是被他暗算了!你先老老实实藏两天,我们梵氏的高手也不是吃素的,我已经让哥哥安排人暗中调查小张的下落,等有了消息我再告诉你。可以暗中帮你打探,但是不能替你出面,我们梵氏毕竟是正儿八经做生意的,不会平白无故去惹黑社会。”

    说到这里梵露翻翻眼皮看着李时:“再说我爸知道哥哥暗中帮你,还不得活劈了他,所以这个金佛对你来说是个机会,要是能帮他找到宝藏的确切位置,你小子就算将功补过了。”

    李时心说梵露的嘴可真毒,自己刚刚就遭遇过两个会隐身的人,不过他们隐身还不是很彻底,到底作为人的气息没隐藏住,让自己发现了。如果虎南帮的变种人隐身能力比黎伽人还强,自己的透视眼也不管用,那自己可就真的是危险了。

    还是梵露心细,稳重,替自己想的周全,看来以后梵露还真是能够成长为一个很好的贤内助呢!

    当然了,李时也听得出来,她这里边也有让自己为她爸谋福利的因素,不过人家让自己为她家出力,也是为了她跟自己的未来着想,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好!

    想到这里李时不禁多看梵露几眼,虽然她故意让人修改得很丑,但在自己眼里却是打扮成什么样也很好看!

    到了易容大师那里,李时一看,什么大师,原来这就是一个黑作坊,干的这又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业。不过李时也不得不承认,人家的技术确实不错,自己要不是能透视,根本就看不出眼前这个丑女就是梵露。

    看来梵露一切都替李时想周全了,掏出手机翻开相册给大师,让他把李时改换成这副模样。

    李时拿过来一看,这不是自己的同学王一哲吗?

    “就是王一哲。”梵露笑道,“那天我碰见他,他正要回原籍,在这里找不到工作,要回他们那个城市搬砖去,我给他拍了这张照片,你就冒充他吧!”

    李时笑了,也行,梵露还真是有想法。

    ……

    当天晚上,李时就睡到工地上的大通铺上了。

    这是梵露给介绍的,她不是在这个工地上管做饭吗,随便把李时介绍给了一个小工头,小工头看在厨娘的面子上,对李时还算照顾,马上安排吃住,还嘱咐那些民工多照顾一点这个新来的。

    傍晚十分天空飘起来今年初冬的第一场雪,到了夜里建筑工地上一片寂静,塔吊上稀疏的灯光被飞舞的雪花包围着,投射出黯淡寒冷的光芒。

    李时适应能力很强,虽然睡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但是躺下很快就能入睡,而且还做起梦来。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到自己摸到虎南帮的老巢找到了店员的下落,但是碰上了虎南帮的变种人,只是变得有点夸张,很大的脑袋,还有八根触手,简直像只鱿鱼,跟自己大战起来。

    在梦里激战正酣,却不知道被什么动静惊醒了。醒了定定神,本想翻个身,但是没敢动,因为听到有不同寻常的喘息声,心说:“这动静怎么听着这么不正常!”

    “叔诶,婶儿,这是大通铺,睡着几十个人呐,不是你们家的热炕头哇……”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可这毕竟进入了冬天,所谓“不冷”大概是相对于能冻死人的温度而言。这个工棚看起来完全就是为了度过炎夏而设计的,又薄又破,四下里透风,初冬的天气里工棚内冷得像冰窖,屋顶石棉瓦的缝隙里还时不时飘进些细碎的雪花,就这样的居住环境要是弄个大款或者二三奶一类的睡进来,顶着十床鸭绒被大概也得冻死了。

    偏偏民工们不是爹生娘养的,盖着灰不溜秋的破被,烂棉絮整天像灰老鼠一样从破洞里往外跑,他们愣是冻不死。不但冻不死,在这冰窖里就像星火燎原一样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火花,譬如打个*飞机啦啥的,都有很高的温度。

    甚至,一拉溜几十个人的大通铺上,人堆里还有鹊桥登临度佳期的。当然干这活儿是在熄灯以后,周围鼾声一片的时候,另外熄灯以后干活儿还有一个好处,不会看到几个月不洗澡的民工身上那层油灰。

    现在李时暗暗叫苦,坏就坏在挨着这位民工大叔,虽然看不到,但是从那些细微的动静里,两口子被窝干的啥事,他听得一清二楚。

    李时挨着的这位民工大叔的老婆在电子厂干保洁,电子厂失了火,她没地方住了,过来男人这里借住一晚。可工地上别没地方住,两口子又不舍得去住旅馆,于是就跟她男人一个被窝。

    要知道民工们常年在外,都是些见了雌性动物眼睛冒绿光的主儿,天不黑这位大叔就把他老婆搂紧咯,生怕哪个把持不住来点意外动作。

    李时心里恨得痒痒,暗暗骂着,没地方住为什么不回家,在你家那土炕上两口子就是夯到炕洞里也没人管,现在这是什么地方,周围这么多人,你俩不害臊,我这个年轻人可是替你们羞死了!

    看来这位大叔在工棚里单着的时候靠不住也得靠,现在搂紧咯,实在是靠不住了,不管两边全是人,听着左右临铺好像都打呼了,这就来个大动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