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331章 强压怒火

    第三百三十一章强压怒火

    沈嘉瑶见李时突然发呆,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喂,你这是怎么了?”李时却只是死死地盯着地下,难道地里边有什么东西不成?沈嘉瑶心虚地看看旁边的坟墓,不由自主地胆怯起来!

    “李时,你别吓唬我,你是真有问题了还是装神弄鬼,我吓坏了你知道吗!”沈嘉瑶不禁尖叫起来。

    嗯?李时就像刚刚做了个梦突然被人惊醒一般,从沉思中醒过来,扭头一看沈嘉瑶吓得脸都白了:“什么事,怎么吓成这样?”

    “你——你刚才是怎么回事,眼都直了,叫你也不答应,我吓坏了!”沈嘉瑶惊魂未定地说道。

    李时笑道:“哪里发生什么事,我就是陷入沉思而已,你胆子这么小,还孤身一人住在村委,这要是半夜来个色狼敲窗户,你还不得吓死!”

    “色狼我不怕,我就是怕别的东西,刚才我以为你——”沈嘉瑶指指坟墓,“呃,你懂的!”

    李时不禁失笑,原来她是以为自己的父母显灵,把自己弄得灵魂出窍了:“唉,俗话说人死如灯灭,我的父母要是真的在天有灵,那还好了呢!现在咱俩在这里,你面对我和父母的坟,假设我是色狼,你说坟可怕还是色狼可怕?”

    “坟可怕!”沈嘉瑶毫不犹豫地选择道,“如果是色狼,我才不怕呢,你以为我就是一个弱女子?我从小就被人传授过防身防狼术,三个两个的色狼我还不放在眼里。”

    “呦呵,还真没看出来,当时在派出所我还真以为你就是一个弱女子!”

    “那是我大意了,以为那几个警察是讲理的,想不到那几个败类那么黑,早知道那样他们带我走的时候我反抗就得了!”

    “那好!”李时点头道,“等有机会一定要展示一下你的防身防狼术,让我开开眼。不过现在我最想看看我那朋友老梁,你说他会不会在土洞子挖土,咱们才找不到他,要不咱俩到土洞子里去看看?”

    沈嘉瑶笑道:“浅一点的还可以,要是深了我可不敢进去,塌方就麻烦了。”

    “深了我也不敢进。”李时和沈嘉瑶一边往下走,一边说道,“不过我们的山里都是黄土,又是从山缝里往里挖,塌方不了。”

    到了下边,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土洞子,沈嘉瑶笑道:“这么多土洞,谁知道他在哪一个里边,咱们最好还是在外边等着,他肯定会往外运土,等他出来你不就见到他了!”

    李时早就看得明明白白,梁广会就在里面挖土不止,这老小子为了富可敌国,贵不可言,简直是拼了,看起来确实是能干。而且他还为了往外运土做了专用工具,一个很矮的四轮小车,上面带着个装土的斗子,看样子是等土满了之后就拖出来。

    从梁广会现在所处的位置垂直往上看,估摸一下距离,照老小子这个进度,再有十来天他就会打到父母的坟墓底下。可以肯定的是老小子有一定的探测仪器,他这条土洞打得笔直,只要笔直地往前延伸,就能精确地到达父母的坟墓底下。

    这老小子是活够了!这跟挖人祖坟没有什么区别吧!

    李时也不用拐弯抹角,直接指着这个土洞子对沈嘉瑶说:“我看这个土洞好像挺深的,往里一眼看不到头,我进去看看老梁到底有多能干,你要是害怕可以在外面等我一下,好不好?”

    沈嘉瑶点点头,笑道:“其实你进去我也是替你害怕,但你真要进去,我只好在外边等着,你可要快点出来,要不然时间长了我就要调挖掘机往外救你了!”

    “没事没事,稍等片刻!”李时说着钻进土洞子,心说这个沈嘉瑶也有点乌鸦嘴,你的意思是如果在里边待时间长了,就是被土埋在里边了是吧?

    李时顺着土洞一直往前走,快到尽头的时候,听到刨土的声音了,远远地看到梁广会那老小子头上戴着矿灯,正在挥汗如雨地奋力挖土呢!

    “哎呦呵,老板可真是能干啊!”李时尽量压住心头的怒火,拿出最初见到梁广会时的嘚瑟嘴脸,“梁老板挖土造田,相当能干,全乡都知道了这事!”

    梁广会看到李时进来,就像被吓到了一样吃了一惊,但是看到李时一如既往的那副嘴脸,他的脸色很快就恢复了自然:“哦,李时回来了,事务所怎么样,还在经营着吗?”

    “托您老的福,经营得好着呐,比以前你在的时候经营得还好,一开始夏姐还不相信我,我就说嘛,你不就是个算卦的,我比你算得好多了,你说是吧!”一看到梁广会,李时好像找到了当时的感觉,言行举止不由自主地变得嘚瑟,连装都不用装。

    对于李时的轻视,梁广会倒是浑不在意,脸上居然还带着微笑了:“你说的对,我就是个算卦的,而且技不如人,要不然也不会被发配到山沟里来,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能干吗?我这是在惩罚自己的无能,以此警醒自己,以后要发奋努力。其实这点活,比起你说的山村生活的艰苦,生存环境的恶劣来,这已经是好多了,你当时就是吓唬我是不是?”

    李时想起自己声情并茂地讲了很多公公饿得偷儿媳妇的奶吃,老鼠给人暖和被窝,以及人和黄鼠狼为了争夺一只鸡大打出手,一群黄鼠狼骑着母鸡在村头游行,等等等等。还有说自己家里有个九十多岁得了半身不遂的爷爷,需要人接屎接尿,你每晚按时给他翻身二十一次,不能多不能少,翻身多了影响他老人家睡觉,次数少了会得褥疮,他要是喊哪里不舒服呢,就要给他不轻不重地按摩……

    呵呵,当时把梁广会都吓尿了!

    嗯!不对,李时突然想起来,梁广会被吓尿之后,要走的时候脸上居然隐隐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自己当时注意到这恶意的笑容了,感觉这笑容大有深意,好像他是故意把事务所输给自己似的。可是当时就想,要说他是故意的,完全不符合逻辑啊,自己那时就是一个小民工,除了烂命一条其他一无所有,他故意输给自己,对他一点好处没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