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161章 谜一样的女人

    李时偷偷掀起窗帘一角往外窥探,只见沈嘉瑶手里抓着两个刚刚洗好的西红柿,正在跟村委的几个人闲聊,很明显她这是抓着西红柿去给村委的人开门来着。村委那些人认出这是李时的车来了,围上去观赏,有的摸摸车漆,有的两手捧住脸贴在车玻璃上往车里窥视,其中一个还踹了踹轮胎,啧啧赞叹:“这轮胎真宽!”

    老支书李子胜看到沈嘉瑶手里的西红柿:“你还没吃早饭?”

    “还没有,刚要做西红柿鸡蛋面!”沈嘉瑶一边说一边往屋里走,顺便用手捏了捏晾衣绳上李时的短袖衫,朝屋里喊,“李时,你这衫干了,出来穿上吧!”

    沈嘉瑶的一声喊差点把李时吓尿,沈嘉瑶难道中邪了,这么明目张胆的到底什么意思?李时虽然没结过婚,没试试婚姻生活,但是没吃过死羊肉还没见过活羊走吗,人家的夫妻生活都是这样的,老婆在院里冲屋里的男人喊,你的衣服干了,出来穿上吧!

    村里的小保管冲着屋里大叫:“李时快起床吧,小心日头把屁股晒成两瓣啊!”

    沈嘉瑶走进来,看到里屋的李时面如死灰地站在窗前,没事人一般轻描淡写地说:“衣服干了,出去穿上吧!”

    沈大小姐,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光着上身的样子怎么有脸从你这绣房里钻出去呢,众目睽睽的!要知道现代人信息量发达,想象力丰富,如果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出去,肯定就会想到昨夜晚一男一女在一米半的床上干了些什么,甚至发出什么声音,变换了几个动作都能想象出来——李时真恨地上为什么不突然出现一口千年古井,让自己一头扎进去再也不要出来!

    偏偏村委那些人就是不进屋,一直站在院里闲扯淡,看样子就是等自己出去看看自己是不是蓬头垢面被榨成人干了?可是土地爷作证,狗逼猫逼没捞着一点啊,却要承受那样的眼光,这简直是比窦娥都冤啊!

    沈嘉瑶动作娴熟地切好西红柿打卤,然后煮面条,一切妥当之后,再拉开门看看站在窗户边上变成速冻肉鸡的李时,故作惊讶地说:“你还慎着干嘛,赶快洗把脸穿上衣服吃饭,你不是时间紧张吗,吃完饭早去办事!”

    李时简直是一副被押赴刑场的心态从屋里走出来,出来还要先跟大家打招呼,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但是李时心里一直在无声地呐喊,我可确确实实没有为人民服务啊,你们不要用那种无限暧昧的眼光,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好不好!

    沈嘉瑶啊沈嘉瑶,你自己不嫌臭也就罢了,干嘛非得导演着把屎盆子往我的头上扣呢!

    进屋吃西红柿打卤面的时候,李时又不禁为沈嘉瑶的手艺所震惊,当然了,做个西红柿打卤面对于农村每一个家庭主妇来说,不过是最基本的功课,但是李时知道沈嘉瑶家庭背景不是一般地厉害,就那样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她是如何掌握这些家庭主妇的基本功的?

    要知道动手能力很强如梵露者,她也做不出这样一碗西红柿打卤面来啊!更有甚者在学校的时候听人传说,校花刘菲菲连怎么开天然气都不会!刘菲菲不就是开限量版玛莎拉蒂吗,可是家里再豪富,她能随意调动全副武装的部队,驾驶着军用直升机赶来救命吗?

    沈嘉瑶不但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从她昨晚到现在的表现看,她也是一个相当怪的女人!

    俩人就像夫妻俩一样坐在小饭桌旁吃面条,对于这种状态李时倒是有很享受的感觉,毕竟也体验了一把饮食男女的感觉,而且如果是这个档次的老婆,应该是相当满足了。可是面条吃了一半,老支书李子胜敲敲门进来了,而且坐在小板凳上笑眯眯看着俩人吃饭,就像老头看着儿子和儿媳一样的笑容。

    李时这个尴尬,老支书看着我们俩坐在一起吃饭就像过小日子似的,可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没听说过在一块儿过日子的两口子连抱抱都没捞着抱抱的吧!

    李子胜六十多岁,早年当兵打仗负过伤,到现在身上还有弹片,回到村里当了一辈子支书,因为不贪不图,只想着为老少爷们干事,一辈子的村干部并没有让他攒下额外的财富,到现在老两口还是住着当年那三间石板房。自从王建昌当上村长他被架空,成了摆设,老头子眼看着王建昌欺压百姓,但是年纪大除了满肚子愤懑却无能为力,只好托病在家,也不到村委来了,眼不见心不烦。王建昌倒台,老头子这才重新掌管村里的事务。

    看着俩人吃完,李子胜慢悠悠开口了:“时子你回来我就放心了,李强好心办了坏事,昨天我还跟小沈讨论这事,也未必是坏事,咱们这十里八乡种菜的被王国福坑了多少年,要是这回下决心自己搞出口,种菜的从此再也不受王国福盘剥了。”

    “王国福不收咱们村的菜,就是被咱们的合作社刺激了,以前咱乡里除了他的加工厂,别没处卖蔬菜去,现在他发现要是村里搞合作社,就可以摆脱他的控制,所以他现在也成立合作社了。就是逼咱们村的人加入他的合作社,还是受他控制,不加入合作社就不收菜,现在村里很多人耐不住性子,要去跟他签字入社,这三两天咱们要是不解决蔬菜的销路问题,咱们村的人大部分就成了王国福合作社的成员了。”

    “放心吧爷爷!”李时说,“王国福盘剥咱们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你让老少爷们沉住气,坚决不要再上王国福的当,我和嘉瑶姐尽快把事办成,要是办不成耽误了卖菜,所有的损失算我的,我一分不少的给大家伙补偿。”李时这也是财大气粗,整个村里一季的蔬菜也就一两百万的事,就是全部烂在地里,自己也完全能承担得起。

    “兄弟,兄弟你回来了?”一个哭腔从外面传来,到了门外也不进来,噗通一声跪下了,李时一看居然是李强,跪在地上,腰里还别着一把劈柴的斧子,看起来跟李逵似的,就是斧头稍小了点,其实更像李鬼,“兄弟我对不起你,让王国福那老狐狸给耍弄了,我现在就去找他,一斧子劈了他,一命换一命,也比自己上吊死了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