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极品透视

第132章 朱四眼

    等到宝物从箱子里搬出来,李时认得那是一个青铜鼎,这东西一开始是作为炊器出现的,说白了就是做饭用的锅,不过经过后来演变,成了政治和权利的象征,更象征着尊贵和祥瑞。这东西可是国宝,除非不出现,只要出现那就是鉴宝界的盛事,肯定要引起一股捧追宝鼎的风潮。

    这个人叫朱四眼?听那俩专家的口气,好像这人以前跟古董不沾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朱四眼肯定是个尽人皆知的人物,看他那面相,大概不是什么好来路!

    青铜鼎被抬到评委面前,这些老专家们相当兴奋,看起来他们也并不是常有机会见到这种宝物,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地仔细评鉴,甚至嘴里还不住地发出赞叹。

    等到青铜鼎被抬到李时面前,李时先扫了一眼前边几位专家的意见,都有热情洋溢的评语,另外给出了很高的建议价格,李时冷哼一声,提笔在鉴定意见上填上“工艺品”三个字,然后挥挥手示意抬给下一位专家评鉴。

    下一位专家先是如获至宝的扑上来鉴赏一番,这才意犹未足啧啧有声地准备填写鉴定意见,可是拿起表格一看,似乎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扭头看看李时,伸过头来交流道:“这也是你们家生产的工艺品?”

    李时恭恭敬敬地回答:“对,我们家生产的,一看就认得!”

    老专家信心满满伸出去的笔又收回来了,略微沉思一下,终于在鉴定意见一栏填上“弃权”二字。

    李时前边那几个专家的鉴定意见都是西周铜鼎,而从李时往下传,鉴定意见再不见肯定的词语,除了弃权,就是跟李时一样写着现代仿真工艺品。

    最后传到龙钟那里,龙钟见这个铜鼎个头并不是很大,本想搬起来扔下去,可是攥住鼎足一用力,不但没搬动,还差点闪到腰,只好作罢。台下坐得远的看到龙钟这个动作,还在议论纷纷:“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你看龙老鉴赏完了还给铜鼎深深一揖,可见铜鼎的珍贵!”

    李傲然拿着表格朗声宣读完所有的鉴定意见,最后总结,这个铜鼎是现代仿真工艺品,不是古董。

    “什么?”朱四眼听到李傲然的最后总结,在台上瞬间暴跳起来,“你他妈说什么,我的宝物是工艺品,放你妈的狗臭屁,你们认得宝物吗就敢胡说八道,怪不得我听说你们这群王八蛋操纵鉴定,只要给你们送礼,假的也能鉴定成真的,不送礼,真的鉴定成假的,我还不信呢,现在才知道确实是这么回事。这次大会是谁办的,叫他出来,叫你们老板出来跟我说话!”

    李傲然脸上带着微笑,用程式化的语言很客气地对朱四眼说:“鉴定已经结束了,请朱总带着您的物品退场!”

    “我草拟妈的,你还敢撵老子走,我揍你个小舅子的!”朱四眼对两个手下一挥手,“揍他娘的!”

    李时不得不对朱四眼另眼相看,这可真是无法无天了,当着全国各地的名门世家,特警、武警层层防卫,朱四眼居然公然命令手下在台上殴打主持人,这人什么来头,胆儿够肥的!

    两个手下看来只知有老板,而不知有特警、武警和保安,一听老板发话,还真听话,当即放下箱子,横眉立目冲着李傲然就扑上去。

    李傲然嘴角挂着一丝讥讽,笔直地站着不为所动,两个手下刚刚扑到李傲然面前,就被冲上来的几个保安擒住,拖到后台去了。

    “站住,***站住,谁敢抓我的人,你他妈不想活了!”朱四眼大声呵斥保安,可是保安们根本不听他那一套,“妈的!”朱四眼只好亲自上阵,抬脚就要去后台。

    突然有人从后边拉住了他,朱四眼暴怒地骂道:“谁他妈拉我!”回头一看,认得是特警大队的一位领导,“放开,拉我干嘛!”

    “你干什么,想闹事是吧,这是鉴宝大会,谁闹事马上抓起来!”那位领导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严厉地冲朱四眼叫道。

    朱四眼愣了愣,看到那位领导朝他一个劲儿挤眼,立即回过味来,气哼哼一甩手:“让他们放了我的兄弟!”一边说一边下台去了。

    “这个朱四眼什么来头?”李时探头过去,小声问旁边的老专家,“这么横!”

    老专家胆怯地看着朱四眼的背影,把头伸到李时耳边,声音小得就像蚊子哼哼:“南岳省最大的黑社会,据说背景很深,上次有一位副国级领导来视察,他的车居然敢去冲击领导车队,过后竟然毫发未损,这人黑白通吃,手下养着一大批亡命之徒,连警察见了他都让他三分,他的车交警都认识,不管怎么违章无人敢管,咱们给他鉴定,还真得小心点儿!”

    “最大的黑社会?警察不是打黑,怎么不把他给打了?”李时问道。

    “能打的话早就打了。”老专家瞅瞅正往下走的特警领导,“没看见警察刚才给他使眼色吗,换了别人在台上闹事二话不说就抓起来了,可是他就没人敢动!”

    李时早看到领导冲朱四眼使眼色了,领导表面上语气严厉,其实那是故意做给现场的人看的,本意是来劝说朱四眼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闹事,要不然他们当警察的会很难做!

    看来这个朱四眼还真是不敢惹的人物,李时想起上午的事,如果朱海望换做朱四眼,肯定不会像朱海望那么老实,一定会冲自己发飙的。想不到好好一个大会,让两头猪给搅得鸡飞狗跳,同时李时也好奇地想到,俩人都姓朱,不知道是巧合,还是这两头猪有什么亲属关系?

    想到这里李时注意观察台下的朱海望,这家伙今下午自从进来就板着脸坐在那里,让李时感到意外的是,看到朱四眼在台上大吵大闹,朱海望居然好像很开心似的,脸上露出笑容。

    这家伙笑什么?是在幸灾乐祸于李傲然跟朱四眼结仇,还是另有深意?

    【作者题外话】:通知一下,以后的章节一起更新,不论两章三章还是多少,全一起更新,为兄弟们节省点流量。俺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汗颜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